Vogue前封面模特公开指责模特行业,称自己曾经患上严重厌食症

<- 分享“墨尔本生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8-19 墨尔本生活



“我当初连喝水都不敢喝太多,害怕。”


Kayley Chabot是一个加拿大的模特,今年19岁。她在15岁的时候就被纽约Ford模特公司签下来成为旗下艺人。如今她脱离了模特行业,并对公众展示了她这些年的心酸历程。



回想起当初刚刚开始的事业,她说“我当时对于去纽约充满了憧憬,特别兴奋。”


“但是当我到了模特公司之后,我第一次见到我的经纪人,当时他被我的身形震惊了,觉得我太胖。我的臀围大概是37.5英寸,但他们需要的是35英寸。”


“他们告诉我,我要减肥,保持苗条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当时太年轻,太上心,我听着他们喊我胖子,我基本上什么都不吃。为了让我的经纪人满意,我每天只摄入不到500卡路里的热量,每天运动5个小时,早上一次晚上一次。”


“但是这样的生活给我的健康带来很大的问题。我开始掉头发,总是会突然昏厥。我总是要在上课的时候让我妈妈来接我回家,因为我太虚弱,或者吃了太多泻药。”


“连喝水我都害怕,我不敢摄入任何物质。”


“没人让我停下来。他们都觉得,这些是作为一个成功的模特必须要做的牺牲。”


“我的经纪人问我什么时候才准备好。但是我总是觉得不行,我太胖。我当时15岁, 但觉得生命已经快枯竭了。”


“我产生了自杀的念头。我跟家人说了我不想活了。我的家人马上把我带到医院。医生跟我说我不能再做模特,甚至不要再去纽约。”


“听到这些,我觉得很绝望。我很想成名,想大家都认识我。于是我假装我恢复了,说服我的家人让我继续下去。”


“我终于可以去试镜。我穿上比基尼的时候,我还是觉得自己胖。但大家都说我很瘦,非常惊艳。”



“虽然我看上去十分病态,但是大家都跟我说我很漂亮,这些话听着会上瘾。我当时跟我的一些模特朋友住在一起,我们之间的友情也是建立在对瘦的追求上。”


“我们每天一起喝苏打水,一起在做仰卧起坐的时候看一些励志的纪录片。”


“不仅如此,为了控制我的精神状况,我开始了酗酒和吸毒,我想逃避,那段时间甚至不敢相信没有酒精和毒品的日子。”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2014年。在结束了她最后一场在巴黎的秀之后,她回到了加拿大自己的家,并且再也没有回去纽约。


“太难了,当时我离开模特行业真的是一个太难的选择。但我知道我没有办法这样过下去。当时我由于胖了一点点,脸上又长了一点痘痘,我突然不敢回去秀场上。我每天都在算着距离下一场秀还有多长时间,我的经纪人也每天都在催我。这时候我的家人劝我不要回去了,在家把自己的身体养好。我挣扎了很久,答应了。”


两年半之后,现在的Kayley看着健康了很多,经历大起大落的她现在选择在印度尼西亚给孩子们做教育。


“我13岁进入了模特这个行业,我相信了太多人们告诉我的东西,这个行业里每个年轻女孩子都会相信的东西。但是现在我懂了。”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