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婉莹丨一生优雅 老上海最后的贵族女子

<- 分享“生命真谛”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8-18 生命真谛


现在,真正的贵族已难觅。取而代之的是,消费的泡沫和一律千篇的网红脸。当很多人拥有金钱的时候,他们的生活却是潦草的。而每个内心高贵的人,越是艰难的时候,越温柔的对待自己,这是最为美好的韧劲。在钱钟书和杨绛都打成了牛鬼蛇神的年月,杨绛还被剃了阴阳头。杨绛找出女儿钱瑗几年前剪下的两条大辫子,花了一夜时间给自己做了一顶假发,第二天照常出门买菜。


民国上海最为耀眼的白富美郭婉莹,一辈子都保持着扬起的下巴,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要拥有精致的生活。


“要是生活真的要给我些什么,我就接受它们。”她用一生告诉我们,贵族之所以是贵族,并不在于财富有多少,也不在于权力有多大,而在于具有一种高贵的精神。



娇柔的眼神、光滑的额头、粉嫩的脸颊、白藕般的手臂,再配上精致的白色蕾丝裙子、软底的小白鞋,宛如一个纯洁的小天使,这些词语是用来形容郭婉莹小时侯的样子。1909年,郭婉莹出生在澳大利亚的悉尼。她在澳大利亚度过了快乐而又温馨的童年生活,那时她还没有中文名字,大家都叫她戴西。




6岁那年,父亲应孙中山的邀请,来到上海开办当时最新潮的百货公司:永安公司。戴西随父母举家迁回上海落户。郭婉莹在上海第一次见到了雪。



永安百货公司


如果正巧你现在在逛上海的南京路,依然可以看到站在车水马龙中的永安百货,它已经成为了上海的一个地标。郭婉莹的父亲郭标除了打理永安公司,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身份——中央造币厂厂长,宋子文是郭家的常客。


婉莹是父亲最心爱的孩子。那时,经常来郭家玩的同龄人,大都是名人富商家的金枝玉叶。从小锦衣玉食,得万千宠爱。父亲怕婉莹沾染一些小姐脾气,所以身居高位的郭标每日清晨都与女儿郭婉莹有个小小的约会,他们回去花圃打理鲜花。郭婉莹性格的闪光大概是从她打理鲜花开始的吧。大自然纯粹的美,却蕴含着极大的风险,因为花儿是会凋谢的。同时,也告诉了郭婉莹一个道理,化作春泥更护花。




1920年,婉莹进入中西女塾就读。这所创办于1892年的美国基督教女子中学是一所名副其实的贵族学校,宋庆龄、宋美龄、张爱玲,就毕业于此。学校管理非常严格:学生不准佩戴任何首饰和珠宝;自己的床,必须整理得一丝不苟;在走廊停下说话,必须让到一旁。任何家庭背景的学生都不能例外。学校的校训是:成长、爱人、生活。教育是美国式的,用全套美国课本上课。目的只有一个:让学生一生年轻和愉悦地生活。这样的教学理念,成为郭婉莹人生里丰沛的养分和坚固的武器。怨而不怒,哀而不伤,是愉悦生活的法则,也是一种精致的活法,人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失态,都能保持风度。



中西女塾

 

当时,很多人挤破了头,也要送女儿到这里读书。从这里毕业的女子,往往可以嫁一个富贵人家。1928年,郭婉莹从中西女塾毕业。如花妙龄的她,引来无数追求者。父亲为她选了一个富家子弟,订了婚。一次,未婚夫送她一双新潮玻璃丝袜。“这袜子真结实,穿一年都不坏。”郭四小姐可不想嫁给一个只会谈丝袜结不结实的男人。她不能容忍这样没有趣味的生活。于是以死相逼,让父亲解除了婚约。



郭家成员合影

 

拒绝富二代后,婉莹一个人去了北平,她想去寻找自己想要的生活。喜欢儿童心理学的她,决定进燕京大学心理系深造。正是在这里,她遇到了一个有趣的男子——吴毓骧。




吴毓骧虽出生于清寒门第,但风流潇洒,幽默有趣。郭婉莹和他一见钟情,两人轰轰烈烈地爱恋,然后结婚,成为众人仰慕的神仙伴侣。“他们一家人,那样好看,那样体面,那样幸福,那么温馨,客厅里的圣诞树那么大,福州厨子的菜烧得那么地道。”在朋友眼中,郭婉莹把日子经营得像一部完美的电影。




但是,生活常常就是一场闹剧。不久,婉莹的人生便开始偏离“千金小姐”轨迹。如所有故事一样,他俩的爱情出现了危机。生性风流的丈夫喜欢上了一个年轻寡妇。1943年,郭婉莹正在医院难产时,吴毓骧却在外面和寡妇彻夜风流。这是一个会让你高兴、但不会对你负全部责任的丈夫。千金大小姐,开始学会支撑一个家。




一个晚上,郭婉莹找到寡妇家,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而是平平静静把丈夫带回了家。在任何时候,她都不会失态,这个女子,完成了史上最优雅的捉奸。


任何人或事,都有AB面。得到了A面的好,就必须为B面的坏埋单。婉莹懂得这个道理,她选择了原谅。她依然像新婚时那样,每天早早起来为丈夫做精致早餐。在她的包容下,两人感情恢复如初。


在郭婉莹的世界里,没有歇斯底里和面红耳赤。获取这种强大的修复能力,还得感谢中西女塾的校训,成长、爱人、生活。




新中国成立,郭家人选择逃往美国。家里人想带她一同走,但婉莹坚决留下。没了家族支持,她就到外面打工养家。但没多久,更大的“磨难”接踵而至。1957年,吴毓骧被打成右派入狱,从此,婉莹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炼狱生活。不仅要承担繁重劳动,还要独自抚养孩子。每天早上五点起床,晚上十点才能回家。




每个月,她都要抽时间去看望丈夫。但1961年,由于心肺系统疾病,吴毓骧在提篮桥上海监狱医院去世,留下一大摊烂事,让婉莹独自扛起。但婉莹从不在儿子面前展现苦难和抱怨生活,她给儿子带回一只小鸡,让他好好抚养,虽然在过去,她们家宠养的是德国名犬。


第二年,吴毓骧被判向国家偿还14万元债务。法院的人来向她宣读吴毓骧的判决书时,婉莹只是平静地听着,不闹也不嚎,即便眼里盈满泪水,也决不让一滴落下。于是,四小姐的家产和首饰,皆被充公。婉莹被扫地出门,蜗居在一个7平米的亭子间。屋顶破漏,冬天一早醒来,她脸上总是结着霜。“晴天时,阳光会从破洞里照进来,好美。”但四小姐却总是这样看待生活。




因是资本家的女儿,她被强制去劳动改造。从没干过重活的她,就此摊上了重体力劳动。被送去修路,把大石头砸成小石子,从满手血泡到满手茧子。被下放到农村,挖鱼塘挑河泥,从满肩血皮到满肩硬痂。被派去菜市场,大冬天剥冻坏的大白菜,直到十指变形。生活即便困苦如此,她也要活出一派诗意。没有蒸具,她用饭盒也要蒸圣彼得堡风味的蛋糕。没有烤箱,她用铁丝也要烤香脆可口的吐司。没了茶具,用搪瓷缸子,也要天天喝自制下午茶。生活给她狰狞的酸柠檬,她就榨成好喝的柠檬汁。朋友问她:“都这样了,你怎么还那么讲究?”婉莹回答:“因为,这才是人的样子。”




熬过多年的艰难困苦,就在婉莹快要到达法定退休年龄时,她又被调到外贸职工业余大学教英文。那时,批斗活动早已在业余大学展开,真是“一入侯门深似海”啊,从此每天,她都要被各系老师批判罪行。别人用口水唾她,用扫把打她,她一声不吭,始终高傲地仰起下巴。不管生活多么艰难,她从不曾低下头颅。


一个女人的高贵是一种勇敢,是一种坚持,是一种信仰。就像雪中的红梅那样,遗世独立,骄傲又艳丽。


不久,“文革”便开始了,郭婉莹又被派去清洗厕所。在许多人的回忆录里,只要一提到清洗厕所,就带着被侮辱的愤怒。郭婉莹始终没有抱怨。即便去刷马桶,她也要穿着优雅的旗袍。“那些劳动,有利于我保持身材的苗条。”她笑着说。她工资也从148元锐减到24元。儿子大学生活费要15元,每月交通月票费要3元,她的生活费只剩下6元。她不吃早饭,在食堂吃最便宜的午餐。天天的晚餐,是8分一碗的阳春面。




“阳春面那么香,那些绿色的小葱漂浮在清汤上,热乎乎的一大碗。我总是全部吃光了,再坐一会儿,店堂里在冬天很暖和,然后再回到我的小屋子里去。”当初,她本可以选择离开上海。“要不是我留在上海,我有的只是和去了美国的家里人一样,过完一个郭家小姐的生活。那样,我就不会知道,我可以什么也不怕,我能对付所有别人不能想象的事。”即便只能吃八分一碗的阳春面,婉莹依然活得那么仁厚。从前的仆人在“文革”中受了伤,为了给他们送钱去,她不惜卖掉了自己最心爱的相机。“文革”结束后,她被请到上海硅酸盐研究所,教所里的专业人员学英文,在这里,她终于得到了一个老师应有的尊重。74岁时,她照了这张相片。她说:“如果我去世了,我愿意用这张照片做我的遗像,它证明了,我在工作。”




社会的变迁和生活的拮据,逼迫她放弃了很多爱好。不再骑马,不再弹钢琴,不再唱歌,不再戴首饰,尽管如此,她的生活依然优雅精致。她依然要用铝锅蒸圣彼得堡风味的蛋糕。她依然会把一头银色短发卷得整齐有序。“这才是人的样子。”


当有人挑衅的问郭婉莹那段岁月时,她回答,“我在这样的生活中学到了许多东西,要是生活一直像我小姑娘时一样,我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心有多大、能对付多少事。现在我有非常丰富的一生,那是大多数人所没有的。”


婉莹最后的岁月也是优雅从容的。她拒绝了孩子们到海外生活的要求。一个人生活在一个没有暖气的房间里。80多岁的她,走路坐车,从不让人扶。再老,她也要以精致的妆容见人,活得那么安详、那么体面、那么干净。


在她去世的前一天,依然坚持打理头发和化妆,最后,90岁的郭婉莹自己上了卫生间,然后回到床上平静地告别了浮尘飘渺的人世。她没留下骨灰,遗体也捐献给医学院,大概,她觉得与其困在坟墓里,还不如像花儿化作春泥那样来的自然明了。




人类是世界上最复杂的群体,就其精神意识的素质来考量,可分为三个阶层:贵族,平民,流氓。贵族处于高端,流氓处于低端,中间庞大的阶层是平民。郭婉莹用一生告诉我们:区分这三者的并不是钱和权。贵族之所以是贵族,并不在于财富有多少,也不在于权力有多大,而在于具有一种高贵的精神。




看着郭婉莹照片,想起了泰戈尔的诗:“这世界以痛吻我,我却回报以歌。”这个钻石般的女子,在经受了生活锋利的切割和粗粝的打磨后,只要有一点光,就反射出眩目的美。不管生活给与她什么,她都会高昂着下巴坦然接受,把困苦的生活活出诗意,把薄情的世界活出深情。也许,这就是贵族。


-------------------

生命真谛

微信ID:TrueLife_Acnw

长按二维码关注


欢迎踊跃投稿!我们会给予一定的报酬!请直接留言至微信公众号,或发送稿件至acnwco@gmail.com (注明“生命真谛”栏目)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