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强复旦大学演讲:「想要」和「得到」中间有个「做到」

<- 分享“生命真谛”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8-19 生命真谛


王宝强离婚事件,闹得算是满城风雨了。近日,有网友找出了王宝强当年在复旦大学的演讲视频。




以下为演讲全文:


今天看到这么多同学,我心里真的觉得挺开心的,真的。首先申明,我也是一个学生,和大家一样,我今天过来就是和大家心与心地交流。其实我挺羡慕你们的,有这么好的学校,而且可以上大学。其实我也很想上大学,只是我没那样的条件。我跟老师商量商量,看看这个学校有没有我的一个课桌,有没有我的一个床铺,和大家一起上学,我学学你们的,你们学学我的。


当时我要是在学校上学,我相信我一定是三好学生,真的。我生在一个农村,河上的一个小农村,一爸一妈,兄妹三个,一哥一姐,还有我。我家里有八亩地,我在家里还有一亩地呢,父母都是种地的,我们家世代都是务农的。我爸爸当过兵,当了四年兵,回去之后就继续接着务农。我小时候在家里爱玩,跟我爸妈去地里,到地里就爱翻跟头、打滚。


在家里相对来说比较淘气,我挺受我妈待见的,不受我爸待见。我爸看我有点不顺眼,我妈老惯我,其实我也挺感谢我父亲的。我父亲并不是不爱我,他就觉得不能什么事都惯着我,依着我。这事我在什么时候体会到的?是我到了北京,我体会到了父亲对我的那种爱,但是那时候没办法,就爱跟我爸较劲。我爸爱揍我,一揍我,我就看他不顺眼。


八岁的那年,看李连杰那部电影——《少林寺》,我想在座的,可能很多人都看过《少林寺》。看了《少林寺》之后,心里可能都会有一种英雄梦,都想去少林寺当和尚了,拍电影去了。其实我对这个武术,就跟你们上学似的,特爱上学、学习,我就是爱学武。后来我就跟我妈说了,我不敢跟我爸说,我爸厉害,知道吗,他不同意,直接就把我顶回去了。


然后就想办法和我妈说。在地里干活,跟我妈说,我说你就让我去练武吧,到了那,我将来要是拍电影,我挣了钱之后,我给你盖房子,我一定好好孝顺你,不让你们种地了。我说将来我盖房子,娶媳妇,家产什么都不要,全是你们的,真的,全是我哥的,我什么都不用你们管。我妈听了我说这些话,因为那时候我才八岁,小孩子说那个话是真的假的,我妈根本就没把我说的话当真。


但是听我说了之后她非常感动,觉得这孩子挺懂事的,说这样的话。我妈说挣多少钱不说,你的钱都在镜子里面呢,谁知道啊。我说没事,你就让我去吧,将来就算我没实现,我不会怪你们的。我说你们要是不让我去,我觉得我这一辈子挺遗憾的,因为人生只有一次。八岁你要是不去练的话,你到二十岁才去练,现在去练就晚了,练一辈子都练不出来了。


人生就那么几年,跟上学似的,你不好好上学,你到二十岁了,三十岁了,才去上一年级,那就不行了,这一辈子就晚了,后面这几十年你怎么过啊。我妈她就是一个没上过学的人,我姥姥家里也挺穷的。我妈他们姐妹六个,孩子比较多,我妈是老大,看着孩子长大的她特别知道。我妈说不管怎么样都要让我好好上学,反正那时候我就想去练武。


看完电影之后就有电影梦了,不去少林寺拍电影、练武,我就觉得我这人生就没法活了,这是着魔了。我就要挟我妈妈,怎么说都行,然后我妈就跟我爸说了,说同意了以后就去了。我到了少林寺之后,尤其看到少林寺三个大字,跟电影上是一模一样的。到那之后第二天,我就剃光头,穿了僧衣,就感觉拍电影了,特激动。


但是少林寺对门不是山嘛,有水,向下看,其实少林寺对面全是一些饭店,全是摆地推卖东西。卖当地的那些东西,一看这稍微有点区别。当时在少林寺练武,就看到几个和尚在练二指禅,我就想少林寺的功夫真的是太厉害了,飞檐走壁,在少林寺真的都会飞。我在家的时候我就想练轻功,真的,我喜欢轻功。谁要是追我,我噔就飞上去了,别人就追不上我了,我觉得挺好的。


其实轻功就是每天你往上跑,腿上绑着沙袋,弄个坑似的,每天往上跳。我就练过二指禅,练了个半途而废,练得能撑起来了,后来知道拍电影用不着这个,就放下了,没练这个。练了些武术套路,传统的那些,拍电影能用到的,就练各种刀枪剑棍,就练这些。后来我跟师父说拍电影什么的,师父说这地方不是拍电影的,我说看到很多摄制组来这里拍,但是会选。


我等了几年,没有一个人过来找我拍电影的,后来我说不行,我的人生还是要拍电影。师父说那你练了这些花样可以了,因为那时候我在少林寺可以表演了。三年练表演,有些老外会去参观。武松,我的专长是醉剑,腰一窝就是一圈,那时候功夫练得真的可以。后来师父让我去北京,我就怀着自己的梦想去北京了。


背着行李一下了火车,第一次看到,这就是传说中的北京,高楼大厦,特兴奋,又高兴。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高楼大厦,然后自己就去电影厂,电影厂门口人山人海,人多得不行,谁也不认识,上去就问,大哥,这是拍电影的地方吗?他说,是,是拍电影的地方。我说在这能拍电影吗?他说能拍。我说那怎么拍呢?就一个一个问人家。


人家说怎么拍的,然后我自己还找了旅馆住了下来,又找了几个群众演员一起租房子,每天在电影厂门口等,非常兴奋,挺激动的。每天早上起得特别早,跑着就去了,在那连着等几天没有,就没活。那时候也小,我去跑群众演员,除非人多的时候,就跟滥竽充数似的充一个。平时人家要个子高一点的,显嘛,我人小往那一站不显。


但是那时候干了一段时间,后来自己实在是没钱了,表演带的那些钱,几百块钱快花完了,也不行了。这怎么办呢?去当群众演员也是断断续续的,后来跟着几个哥哥们一起打临时工,但是自己还是一直坚持这个路。可能很多人都笑我傻,说我傻。王宝强挺傻的,也说我爸妈。邻居说你们真想得出,孩子说一个胡话,你们就让他去了,也支持了。


因为我们家孩子多,所以那时候我去了,就是有我不多,没我不少,去吧。真的,你看我哥在家呢,我姐也在家,跟我爸妈待一起呢,那就当没有我,但是最起码有一点点的希望在我身上。如果有一天出来他们就会看到,每天就是有一点期待,期盼。我觉得我自己也是,我觉得我也是在期待我成功的那天到来,但是你一定要付出的。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你真的要付出实际行动去做的,就跟《士兵突击》老班长讲的那句话似的,想要和得到,中间有个做到。《盲井》那是我人生当中,十六岁拍的第一部片子。那时候真的是快坚持不住了,在工地上干活,群众演员也没了,那你怎么办,你还要维持生活,你想要回去吗,回去之后你这梦想就等于是放弃了。我不能放弃,我不想回家种一辈子地,种一辈子地改变不了人生。


北京机会多,但是那时候偏偏坚持不住了。正在那时候有个人说,一个剧组在选群众演员呢,你们去试试,去看看吧,然后工地上几个哥们就一块去了。到剧组之后,导演也没在,就一个摄影师,拿个DV机在那拍,就开始一个一个介绍。我说,大家好,我叫王宝强,今年十六岁,从小在少林寺练武,我最想拍电影,拍武打戏。就这种介绍,然后几个哥们用了一个数字DV机,就把电话什么留下了。


我们其中大点的哥们还喜欢回放一遍,因为没在电视上看到过自己是什么样子,他们就回放看,我都不敢看。看完之后他们说,换我出来之后,傻乎乎的,说话结结巴巴的,也不利落,他肯定在工地上累的。就是那种状态,我自己在路上难受了一路,挺自卑的。我说,哥,你看你们说话挺流利的,我说我还练过武术呢,怎么说话这个样子呢。


然后那哥劝我,没事,路还长着呢,就当是锻炼一下,你下次注意一点就行了。晚上导演回来看了,录了那么多带子,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么巧,拿一盘带子塞进去了,放着看看。都几点钟了,困得不行,快睡着了。忽然间迷迷糊糊地看到了,看到我出来了,说话也说不清楚,就那个样。他反正倒精神了,这是后来导演跟我说的。


他又看了一遍,他说这个小伙子什么时候来过?他昨天就过来的嘛。你们再放一遍,又放了一遍。有没有联系方式?就找了。找到之后晚上就呼我了,呼的是别人接的,他说找一下王宝强。在工地上,然后我就去回人家电话。我接了,他说是王宝强吗?我说是啊。他说在电视上看到你了。啊,在电视上看到我了。他说我是那个剧组的副导演。我说,噢,你好。他说我看你挺好的。我说,谢谢。


他说你会不会说河南话,我说河南话说得不中,但是也不是不符合标准。然后我说我是河北的,但是我从小在河南长大的,说得还行,我说你听,你觉得还行吗?他说我觉得行,挺好的,但是明天几点几点,你务必要过来,我一定要见你一面,你一定要过来,明天几点几点。我说,行,好。然后我一晚上没睡,第二天一大早我自己跑着,我就去了。


背着个包,洗把脸,头发弄得挺光的,然后就去了。最后我走的时候,他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说明天几点几点,你必须到剧组,迟到了就不带你去了;第二,头发不要弄得那么光;第三,不要刮胡子,你看你把胡子也刮了。后来拍戏拍顺了,我总是怀疑自己,觉得自己演不好,但是那个导演看了总是夸我:这里面演得最好的就是你,然后我就特别开心。


后来说让我去香港拍电影,去香港不就可以坐飞机了嘛,我这一辈子都没坐过飞机啊。我们那个村没有一个人坐过飞机,我是第一个坐过飞机的人,真的。到那之后,那是第一次走红地毯,走得非常长。下车走红地毯,媒体拍照,旁边主持人采访采访。好多媒体拍,他们说王宝强,摆个动作。我知道的,要摆个动作,在那摆姿势,摆了好几个动作。


那天特别巧合,上洗手间排着队,因为都是明星,一个个排着队。我也排队,然后往后一看,刘德华。当时说真的,心跳得很厉害,我说你先你先,他在推我,我说你先吧,我就往后跑。进去了,然后我也去了,跟着去了。上完洗手间之后,拧水龙头开关拧了半天,左又拧,反又拧,啪啪拍,也不出水,半天不出水。


然后刘德华过来之后,他就轻轻地拿我的手往那一放,那水就出来了,是自动的。当时心里真是激动的,太激动了,真的。原来是这样,没有用过,也不知道。后来上台我也不知道怎么上台的,就上去了。上台之后对着那话筒,说话全是说方言,别人也听不懂。全是口音,人家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有的还能听懂。


还有一个酒会,像庆功会的那种,很多人都会去。去了之后东西一口没吃,一点也没喝,拿个本子就一个一个开始找,这是谁啊,去找签名。快快快,赶紧拍照,真的是特别开心,那天签了好多名,也和好多明星照了相,后来就自信了。


没过三个月,《天下无贼》就找我了,冯导的那个副导演给我打个电话,他说你是王宝强吗?我说我是啊。他说冯小刚导演这里有个戏想用你,他对你印象特别好。我说,啊,哪个冯小刚啊,就问了,是拍《手机》、《大腕》的那个吗?他说就是那个啊。我说真的假的啊,就问了。他说当然真的啊,孩子,还能骗你吗。一下子我真的很紧张,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心开始乱跳了,感觉马上进皇宫见皇上了,就那种感觉,心跳得真的很厉害。


见了之后,一手都是湿的,湿乎乎的。那时候导演倒了红酒,几个人在那里聊天,倒了半杯。导演这人特别好,真的特别好。我拿起酒一口给干了,当时把导演和他旁边的经纪人,给吓坏了。他说,孩子,别干了。我说没事,一会这脸通红通红的。通红当中脑袋有点懵,喝完之后有点晕乎了,后来又看没什么就把衣服脱了。


喝完之后,他就说了,咱们这电影里面有个角色特别适合你,他说看看有没有缘分,能不能一起拍个电影。虽然说喝酒喝得有点晕,但是这心里面特别特别高兴,我想我一定要把握好机会,后来就决定了让我演。晚上我就给我哥打电话,他也知道了,听说里面有刘德华、刘若英。我说,哥,我爸妈有没有在家。


我说我接了一部电影叫《天下无贼》,导演是冯小刚,你知道我们里面演员还有谁吗?他说谁啊?我说你猜猜,香港四大天王之一。他说谁啊,你别蒙我了,刘德华?我说对,刘德华。他说你别蒙我了,真的假的?我说当然是真的。然后我哥说话有点结巴,他说真真真的啊?我说真的。因为我哥特崇拜刘德华,他特喜欢。我根本想不到我会和他一起合作。


其实那时候,我哥不是特别相信,但是我说了,反正他们特别高兴。说真的,还有一场哭戏,那时候也哭不出来,拍了好长时间了,《天下无贼》几乎快要杀青了,喝啤酒也哭不出来。刘若英姐就一句话真的说到我心里面去了,但是那时候是发自内心的,她说你看这三个月马上就过去了,戏快拍完了,我们要分开了。说电影上映之后,中国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是姐弟俩了。她一说分开,姐弟俩,我当时心里一下子失落了。


大家待在一块的时候你感觉不到,一说分开的时候,心里真的是难受,就是那种泣不成声的。然后刘若英姐姐就做了一个手势,然后就开始拍了。我们老家的,我们村的,在北京打工的,工地上干活的那些人,工人看报纸就看到了。看了之后就说,这不是我们村的王宝强,和刘德华、葛优一起拍电影了,那报纸他就一直留着。


刘德华过年回家了,人家带着报纸回到我们家了,他说我见到你们家宝强了,见到你们家孩子了。我爸说你怎么见到他了,他说在报纸上见到他了,然后就拿报纸给我父母了。直到我《天下无贼》拍完之后,我就回家了。回家的时候,我一进门,我爸第一句话就是,傻根回来了。我爸特别逗,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叫傻根的,你不是不相信吗。他拿了报纸就给我看,家里人特别高兴。


《天下无贼》拍完之后,相对来说我们家就宽裕了很多,那是第一次。我们家几十年来真的特别穷,我哥那时候结婚,我们去邻居家借钱,说真的,要是没有我那六个姨,一个舅,我哥这婚事还真的办不了。所以到今天我都特别感谢我那几个姨,对我们家的帮助。我们家那时候欠了好多债,因为我哥结婚这个事,那时候在小饭店里面赊帐,酱油醋都没有,就那回回去我爸跟我说的。


一晚上没睡,在那聊天,说家里那种困难,那种压力,我父亲一夜之间头发白了,很明显的老了很多,就因为这个事。直到拍完《天下无贼》之后,当时我哥欠的大债都还了,我自己还留了一部分。我自己留一部分干嘛呢,因为拍戏要有联系方式,我买了一个二手手机。也不舍得花太多钱,就花了二百块钱买了一个,这二手手机还有人抢,你知道吗。


买了之后也不会玩,也不懂,不知道怎么玩,拿着它,没事就拿着。那天中午自己出去玩,然后拿着手机就玩了。后来遇到三个抢劫的,三十岁左右的,中午一看旁边没人就过来了,那时候我也小,长得一看就是挨欺负的样。那哥们就问我,兄弟,现在几点了?我就看了一下,我说中午一点多。其中有个哥们过来,长得特别横,就看着我,他说哥们,你看我干什么?我心里想,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呢,特别逗。


那哥们挺横,过来就抢我手机,那哥们就过来抢。拉着就打,一拳就上去了,往他脸上干,然后其中三个哥们,那个哥们从背后,掏出一把小水果刀掰开了。我一看我就这样笑,你知道吧,我说拿这样来吓唬我。然后我拿着棍子过去,对着拿刀那家伙的一下子打的这个脸,拿那个棍子,你知道吗。我就顺着一棍子打上去,他趴着半天起不来,那时候我也是刚从少林寺出来,也不怕。


但是那时候说真的,他打死我,我也不会把手机给他的,那时候手机对我来说是我的命,真的,是我的命。除非你把我打趴下,真的不能动,你把那手机拿走,要不然我那手机绝对是不会给他的。因为手机是拍戏的联系方式,人家要找人找不到你,你就没机会了。所以拍《天下无贼》时,我说别相信天下无贼,天下就有明抢的,不能相信,连抢劫的都看。


为什么冯导拍《天下无贼》,就是因为这个社会上任何事,让大家都要警惕。反正就是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觉得这些道理都是对自己有好处的。《天下无贼》出来之后,还没上映,拍完之后还是租房子。但是那时候就开始练签名了,因为知道出来之后肯定会红。也不知道一定会找我签名,但是预备吧,用不上也没关系,有一天真正用上了,字就漂亮了。


拿着纸,拿着笔,一直在练习,写各种方式,自己就练。后来直到《天下无贼》出来之后,还真有人让我签名,签名签得还挺溜。冯小刚导演还说了,这名字签的还挺利落的,是不是自己练过了。我签名永远是王字,后来是强,然后再宝,徐帆老师说王强宝。


因为《暗算》瞎子阿炳,说真的这个人相对来说强制性非常大:没学过专业表演,而且他是个瞎子,耳朵又非常灵,他二十多岁才二三岁小孩的智商,一个弱智,所以这个人物对我来说挺复杂的。为什么《暗算》演完之后,大家都觉得,你要不知道王宝强,就是个瞎子。


我拍《集结号》,人家没看过《天下无贼》,农民嘛,他说你是不是演阿炳的?我说是啊,他说你眼睛能看见的?他真以为我是个瞎子,因为我前面的作品他没看到过。我拍《暗算》的时候,就和盲人在一起,特意地给我安排,体验生活。那个环境的全是盲人,盲人学校,还有一个盲人院,不同年龄大小的,都是盲人,里面的人什么都看不见,就我自己一个人能看见。


我在那个地方,感觉就是到了另一个世界,说真的,我在那里面的一种感受是什么吧,我觉得我挺幸福的:我有胳膊,有腿,挺全的,你想想他们,双目失明。有的时候我就在想,我把自己眼睛闭上,我什么都看不到,我自己是否能够坚持活下去,能快乐地活下去,快乐地成长下去,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的。盲人也是这样,他不想让你把他当成一个不正常的人去看待,不想你把他当成一个看不见的人。


而且有时候和盲人在一起打扑克牌,玩升级,他都是摸牌的,但是跟正常牌是一样的,他就是用盲人牌,那种小疙瘩去摸。我自己眼睛能看到的,他们谁都看不到,只好摸牌打牌。他们的手很利落,特别快。我拿着牌看,看那个,看那个,看那个,来回看,因为我能看到,看得出来。我还没人家出得快,人家说,小王,你怎么了,赶紧出牌了,你出什么了。我说,噢,我整理一下牌。


说真的,就那样还输给人家了,就那样还玩不过人家。人家打牌又快,我看着人家牌出,都输给人家了。其实盲人很厉害的,他可能视力这方面缺乏了,但是他心理上或者盲人按摩,有很多一些东西,他是可以打开的。阿炳为什么耳朵会动?就是因为瞎子阿炳眼睛看不见,但是耳朵特别灵。有的人是天生可以动的,我自己就炼。


《暗算》出来之后,没人说王宝强只能演傻根了,包括我老乡,包括导演,包括一些演员看了之后,从心里来说他觉得,你王宝强虽然没学过表演,但是从心里来说还是挺佩服你的;你能把盲人演得这么像,而且人物把握得这么准确,有了《盲井》,有了《天下无贼》,有了《暗算》,有了《士兵突击》许三多。


拍《士兵突击》那时候,正好有个武打片来找我,我一听说是拍武打戏,所以意思就是想去拍。《士兵突击》先找的是我们领导,徐帆老师和冯导,找了徐老师之后,我说,徐老师,我想演武打片。徐老师问我,那武打片你是男主角吗?我说不是,她说这个是男一号,我特别感谢徐老师。徐老师当时,没有坚持让我演许三多的话,也不会那么快让大家喜欢我,这么认可。


我觉得《士兵突击》,是在讲许三多的一个成长的历程,我觉得也是在讲王宝强的成长的历程。我那时候练把单杠,我唯一觉得这场戏特别重要,我每天拍戏再怎么累,我也坚持锻炼把单杠。每天都把单杠,有时把手都磨破了,大拇指这一块肉都掉了。我那时候给唐导一看,唐导吓住了,真的不敢看了,用酒精给我洗,酒精扎这个东西疼得我成什么样。我翻了十几个,镜头对着你,不变镜头,我在那翻。


一开始一个都翻不了,后来继续翻两个,后来连着翻好几个,我自己锻炼,但是真的我自己完成的,再困难也是我自己完成的,我没有欺骗观众,也没欺骗我自己,如果用替身去做的话,可能对我王宝强来说是个很大的遗憾,这一辈子都弥补不上去了。


为什么有人问我,你拍《士兵突击》有没有什么遗憾?其实我觉得没什么遗憾,没有遗憾。因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我该做的尽力都去做了,说真的,我形象特别好。很多人说成名了是不是很烦恼?我觉得成名挺好,我有那么多的家人支持我,不单单是你王宝强自己了,有多少人在关爱你,有多少人在支持你。我们都是一家人的时候,心都到一起的时候,是多么开心,多么温暖,我觉得当名人挺好的。


我想请问一下,你可能是我们见过的最平实的一个明星。我说过不要把我当明星,我也是同学,我过来就是和大家交心的。可能这平实的一面,就是我们喜欢你的原因,我想请问一下,或者几年以后,十几年以后,你还会保持这种形象吗,平实的形象。不是说保持,我的本质是什么,我这人就是这样,谢谢。


-------------------

生命真谛

微信ID:TrueLife_Acnw

长按二维码关注


欢迎踊跃投稿!我们会给予一定的报酬!请直接留言至微信公众号,或发送稿件至acnwco@gmail.com (注明“生命真谛”栏目)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