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墨市争论"最宜居" 市民胜利or房产胜利?

<- 分享“澳大利亚大华时代”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8-22 澳大利亚大华时代






上周,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一年一度的世界最“宜居城市”调查排名发布。在过去五年中,经济学人智库的调查排名把墨尔本评为世界上最适宜居住的城市,这一次的排名激起了又一轮“到底谁的城市更好”的争论。



不管这些调查报告怎么说,论点是相同的:墨尔本有最棒的咖啡馆和小巷,悉尼有美妙的海滩和天气。

 

据澳洲新闻集团报道,热衷于吹嘘自己的家乡有多么美妙的墨尔本人和所有澳洲人,应该不会太快对此进行反思。



这些调查沉迷于寻找世界上“最好”的居住之处,但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城市里也生活着不那么有钱的人。通过观察他们的生活,我们发现了这座城市的不同面相,到底是什么造就了真正伟大的城市。



最近的这个评选就是很好的例子。在经济学人智库用来定义“宜居”的标准中,提到了如公共医疗和教育标准等标准,但对于廉租公房、社会福利和不平等现象却保持着沉默。




一直把墨尔本放在他们的城市名单上的评选者,他们是否真的注意到这个城市创纪录的无家可归人数,或是乞讨被视为非法这一事实。



同样,他们可能不了解,悉尼廉租公房的居民们被赶出了自己的房子,只为了腾出地方为房产投资者们修建高级住宅和豪华公寓大楼。这种“选择性失明”同样也出现在Domain最近发布的一份名单上,“悉尼10大最适宜居住的城区”,这份名单也透露着明显的“无知”,应该被命名为一群超有钱的买家在下北岸和东部城区最好的扎根地。

 

这个名单中排名第一的Lavender Bay,房价的中位数达到了87万澳元,租一间带单个卧室的公寓,一周的平均租金为525澳元,可能对于没有大学学历或没有父母资助的人来说不是特别“宜居”。

 


无家可归、贫穷和不平等不仅仅是澳洲城市的问题,毕竟这些问题无处不在。但不同的是,有一些地方会以同情的心态来对待这些问题,提出常识性的解决方案。针对这些潜在的基础性问题,澳洲的许多城市的第一反应却是眼不见心不烦,对无家可归者、穷人和弱势群体视而不见。



不断增长的购房者和房地产投资者“发现”的地方,诸如Redfern、Footscray、Kings Cross、St Kilda和Newstead,在购买中不断地推动房价高涨,冲破屋顶,迫使当地的长期居民搬离了自己的住所。

 


近年来,设计公共空间“敌对建筑”的现象迫使人们搬走,特别是对于无家可归的人来说,或许已经游遍了澳洲所有的城市。去年,珀斯CBD的一个艺术中心在后巷安装了高压软管,以阻止无家可归的人晚上在此睡觉,这在当时成为了全国性关注焦点。我们也不要忘记,在2000年奥运会之前,悉尼是如何让城中无家可归的人奇迹般地消失的。

 

但是情况也不总是负面的,有迹象表明,澳洲政府正在绞尽脑汁寻找办法,以让城市满足每个人的需求。例如新州政府,在全州范围内发起了一个10亿澳元的社会住房项目,深受房地产专家和慈善团体的赞许。在维州,政府全新的快速住房援助计划(Rapid Housing Assistance)将采用犹他模式,为那些最需要的人提供长期住房。

 





内容来源:澳洲新闻集团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