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顿还没安静下来,游泳队员陈欣怡就被曝服用兴奋剂…网络又炸了!

<- 分享“加拿大蒙特利尔蒙城汇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8-13 加拿大蒙特利尔蒙城汇网




中国女子游泳运动员陈欣怡在8月7日里约奥组委实施的赛内兴奋剂检查中被查出A瓶氢氯噻嗪阳性。陈欣怡目前已向国际奥委会提交了B瓶检测和召开听证会的申请。

中国游泳协会负责人表示,该协会对此事件高度重视,已要求陈欣怡积极配合调查,如实陈述事实,认真执行反兴奋剂规定,依法维护正当权益。

该负责人同时强调,中国游泳协会坚决反对使用兴奋剂,将主动配合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开展调查,并尊重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最终决定。



---------我是一个安静的广告位--------


为何媒体对中国咬得这么紧?


1992年第25届巴塞罗那奥运会,所有媒体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中国游泳身上。


在这一届奥运会的游泳比赛上,后来被称为中国游泳“五朵金花”的庄泳、杨文意、林莉、钱红和王晓红,一共拿到了4枚金牌和5枚银牌。


而4年前的汉城奥运会,同样是这批人,只获得了3银1铜。


从这届奥运会开始,外国游泳选手开始私下里提出质疑。


质疑中国运动员服药。


随后1994年的罗马游泳世界锦标赛,所有16个女子项目中,中国游泳队除了800米自由泳没有拿到奖牌,其余15个项目全都进入前三名!


其中12个项目拿到金牌,还有5银1铜,并创造了5项世界纪录!


而一直将游泳作为强项的澳大利亚队则深受打击。


1个月后举行的日本广岛亚运会,日本提供了中国运动员房间内的窃听录像,拍到了中国运动员服用禁药的证据。最终,中国队最终被剥夺12枚金牌,这12枚金牌全被记入日本队名下。


憋了很久的外媒终于沉不住气了,那段时间可以说是中国游泳历史最黑暗的几年,不仅中国游泳队,甚至其他项目的运动员形象都被殃及。


1998年,世界游泳锦标赛中国女子游泳队的队员原媛与教练周哲文,在抵达机场后,被当场查出携带生长激素,直接被警方带走。那一张照片在短时间内就传遍了全世界。


1999年初,当时的中国游泳队总教练周明的弟子熊国鸣和王炜,再次被查出服用禁药。熊国鸣被终身禁赛,周明被终身禁教。


中国体育界终于意识到了严厉管制运动员服用禁药的严重性,在那之后中国国家体育总局砸重金,对所有耐力项目的运动员进行了血检,“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


运动员们也慢慢意识到了,不能因为禁药断送了自己的体育梦,在国家和运动员意识觉醒之下,中国体育才慢慢摆脱了和“药罐子”画等号的阴暗岁月。


兴奋剂的分类



田径、游泳、自行车、举重等运动项目一直都是兴奋剂泛滥的重灾区。


是什么导致一种药被禁?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科学主管、毒物学者奥利维尔·拉宾(Olivier Rabin)告诉记者:


1、禁掉一种药物的决定不只基于它是否有增强表现的效用。同时还会考虑这种药物是否会伤害运动员的健康,以及使用这种药物是否违反了体育精神。


2、全球范围内有34个经过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认证的反兴奋剂实验室,他们会在运动员使用了位列于观察清单上的药物时通知我们。


3、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和世界范围内的运动实验室合作,与现在不再参赛的运动员们一起进行研究,鉴别某种药物是否有运动增强效果。


4、如果一种药物在一定剂量下的使用是合法的,我们会资助很多控制及其严格的实验,来明确诸如剂量、运动、饮料摄取以及测试时间等不同变量对尿液中伪麻黄碱浓度的影响。我们希望确保在此运用的科学是可靠的,确保正常使用该药物的运动员在检测中不显示阳性,因为我们不想错罚一名清白的运动员。


5、禁药在观察清单中停留的时间是不一定的,这取决于所搜集的信息和观察到的使用模式。


如何看待兴奋剂?


尽管世界体坛不断加大反兴奋剂的力度,但多年来,运动员嗑药,却反而有泛滥之势。有感慨称,竞技体育存在一天,就一天无法摆脱兴奋剂阴影。不论哪个国家,哪场赛事,都无法完全置身事外。


中国泳坛多年来被爆出多起服用禁药事件,而霍顿所在的澳大利亚游泳队,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之后,也公开承认有多人在赛前服用禁药;美国的女子800米自由泳冠军,15岁的莱德茨被英国媒体一致攻击服用禁药。


其他大部分国家,运动员涉药多为个体行为,比如昔日韩国泳将朴泰桓。而在举国体制,金牌至上的中国,运动员服药则很容易被怀疑有体育部门的默许甚至是纵容,比如多年前的马家军。


中国要真正成为令人信服的世界体育强国形象,不能靠社交媒体上的口水攻势,而要靠真正树立起赢得干净的信任。


整理自网络,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授权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