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装清纯,我发现了她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8-19 内涵段子


汶川大地震那年,我们班从灾区转来了一个美女同桌。她很冷,很傲,也很纯,她拒绝所有高富帅的追求。一节体育课她请假,我偷偷跟过去,没想到她玩那种东西!!!

 

 

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我老家作为邻边城市受到了不小的余震波及。那年我上初三,当时还在上课,隔壁班老师感觉到桌子在摇晃后,学校就用广播通知我们到操场避难。

 

  也就是那段时间,有不少从汶川灾区的学生转到了我们学校,舒蓝就是其中之一。

 

  舒蓝被我们班主任领进教室的时候,班上男生的眼睛几乎是瞬间就直了。当时舒蓝给我们的感觉就两个字能形容:惊艳!因为她人长得特别漂亮,身材也好,前凸后翘的,尤其是那双短裙下又长又白的美腿,让我当时就往那儿猛瞅了好一阵。

 

  因为我是坐班里最后一排,旁边正好有空位,老师让舒蓝坐我旁边。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激动极了,但我那时有点自卑,所以直到舒蓝在我旁边坐下,我却反倒不敢去看她了。不过舒蓝也没跟任何人说话,看样子挺傲的,我也在心里默默给她打上了高冷的标签。

 

  之后证明,这个标签打得恰到好处。因为舒蓝连续一个星期都没有主动找谁说过话,就算是别人找她,她也只是敷衍回答。

 

  但这并不妨碍班里的大部分男生对她有想法,光是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就发现六七个人跟她表白示好过了,但结果都一样——通通招到了舒蓝的拒绝。

 

  不过这大部分男生里并不包括我,原因之前我说过了,我那时自卑,因为在我很小还没有记事的时候,我妈就因病去世了,所以从小我都是被嘲笑着长大的,上学从来就没有什么朋友,更别说敢对舒蓝这么引人注目的女生有什么不符实际的想法了。

 

  最多,也只是会在心里妄想一些无法实现的东西,实际行动什么的肯定不可能。

 

  但是很快,我就发现舒蓝并不是啥好货色了,首先是穿着,当时我们学校的女生都穿得比较保守,而舒蓝要么是穿的短裙,要么是穿的超短裤,衣服的领口也比其它女生的要大,平时一个过大的动作,就能看见她里边白皙的皮肤。

 

  再有放学之后,舒蓝会跟学校外边那些在游戏厅混迹的学生来往,跟这些人打交道的女生,会是什么好货色吗?我不觉得。

 

  至于真正认证她不是好鸟的,就要从舒蓝到我们学校第二周的一节体育课说起了。

 

  那天我有点感冒,在上体育课前我就跟老师请了病假,坐在操场旁的树荫下休息。可就在体育老师带着我们班学生做俯卧撑的时候,我的眼球马上就被舒蓝给吸引了。

 

  因为我是坐在舒蓝斜边的位置,通过她胳膊靠上的衣袖,我竟然能看见里边有一条黑色带子!那是什么完全就不用猜,当时就把我给看兴奋了。于是我下意识的就偏着脑袋想再看里边一点,结果当我将目光朝里边探的时候,却有了更加意外的收获。

 

  在舒蓝肩膀下边,居然还有一个不大的纹身!当然,纹身靠里的地方,是随着那处白滑的皮肤略微向上凸起……

 

  大概十几秒钟后,我看得正爽,舒蓝却忽然站起来对体育老师说:“老师!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想回教室休息。”体育老师点头同意了,女学生的生理期,永远是体育课请假最好的招数!

 

  不过这个时候,舒蓝却朝我瞪了一眼,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轻声的朝我骂了一句:“变态,看你亲妈!”

 

  偷看被发现,吓得我愣了好一阵。回过神来,我立即就想要说一些意外之类的借口,可舒蓝已经走进教学楼,回教室去了。我忐忑了好几分钟,心里想的全是舒蓝会不会告诉老师我偷看她,可后来我一想,她这么一个有纹身的学生,凭啥去给老师打我的小报告?

 

  但我还是不放心,因为万一她告诉老师的话,这件事儿被大家知道就太丢脸了。所以下课之前,我决定去向舒蓝问清楚。于是我就以想喝水的借口,让体育老师放我回了教室,我也想趁这个机会试探试探舒蓝,问她有没有告诉老师的意思,如果真要告诉老师,我就用她身上的纹身来威胁她。

 

  可是当我走进教学楼,来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却发现我们班的后门是关着的。平时体育课,我们班从来都是只关前门,不关后门的,怎么今天两边门都关了?不过我们班后门的锁是坏的,轻轻一推就能推开。

 

  我一把将门推开,舒蓝正好坐在座位上,而且见我进来,她连忙将身前的东西理了理,然后转过头瞪着我说:“你妈没教过你进屋前要敲门?”

 

  老实说,别人这样提我妈的话,我会很生气,但我那时没有,因为我察觉到了舒蓝的异样:她的脸蛋有些发红。

 

  我反手将门给闭上,有些好笑的坐在她边上,说:“这是教室,又不是你家。”说话的同时,我发现舒蓝一直捂着她的超短裤上边,我以为是她真是大姨妈来了,也没多想。

 

  舒蓝朝我“切”了一声:“变态,你还敢顶嘴?信不信我把你偷看我的事儿告诉老师!”我一听舒蓝提这事儿就知道糟了,不过还好,幸亏我发现了她身上的纹身!于是我故意装成一副很平静的样子,说:“好啊,你告诉老师我看你,那我也告诉老师你有纹身呗。”

 

  说完,我得意的朝她挑了挑眉头。而舒蓝的眼中就明显闪过了一丝诧异,然后像害怕我偷看她一样的捂着衣袖……目前为止,舒蓝的反应都让我很满意。

 

  可是紧接着,舒蓝就拍着桌子站起来,说:“你敢!”我不屑的一笑,说:“你看我敢不敢!”

 

  舒蓝被我气得还想威胁我什么,但我抢先说:“我最多就是有个坏名头,但纹身在我们学校是会被开除的!”

 

  哪知道舒蓝根本就不在乎,她气呼呼的说:“好啊,开除就开除,但学校谁都会知道你是个变态!”

 

  这个时候,舒蓝的表现就不在我的意料之中了。但我既然和她怼上了,就不能服软,所以我也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可我话刚到嘴边,一个塑料的方块就从舒蓝的抽屉里滚落到了我的脚下,我立即将它捡起来,舒蓝也弯腰想去捡,可我的动作比她快,先把东西给捡起来了。

 

“还给我!”舒蓝一脸怒意的瞪着我,还朝我摊开手,想要我将手里的玩意儿给乖乖交给她。

 

  本来我不知道这玩意儿是啥,但看舒蓝紧张的模样,我就大概的朝这玩意儿上边瞅了瞅,结果一看我就乐了。原来骂我变态的舒蓝,是请假回教室做这事儿来的?

 

  我小时候怎么也算看过几部“大片”了,这玩意儿上边写着的“震动滑轮”是什么意思还用猜吗?当然,上边还有更多的文字提示……总而言之,它就是一个遥控器!

 

  我看滑轮往上标注的是大,往下是小,于是就把滑轮故意朝上边推了推,结果舒蓝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之前有些红润的脸蛋现在简直是红透了整张脸。而且她的双腿也忽然紧闭着,并用手死死的按着两腿中间。

 

  我心想舒蓝肯定会求我把滑轮滑下来,可是舒蓝再一次出我意料了,她还是用那种要杀死人的眼神瞪着我,只是因为体内有东西刺激着,不可能像之前那样开口骂我了。

 

  我倒是挺轻松的坐在了椅子上,既然她要忍,就让她忍!是谁让她先嘴贱骂我变态的?

 

  终于,舒蓝忍不住了,甚至连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她颤抖着声音对我说:“杨,杨林辉,你停下来……”我撇了她一眼,说:“你让我停下来我就停下来?你必须求我停下来!”老实说,这个时候我有一股冲动将舒蓝给按倒在课桌上,但因为之前舒蓝骂了我,平时也傲得很,所以我更想让她主动求我。

 

  舒蓝咬了咬嘴唇,没吭声,还是不愿意在我面前放低语气。不过这时,下课铃声响了起来,舒蓝的眼神也彻底慌了,她对我说:“我,我求你,快停下来好吗?”

 

  我也没想将事儿给闹大,便将滑轮给推了下来。舒蓝当时就舒了一口气,并用手理着超短裤。我趁机威胁她说:“今天一整天你都不准拿出来,你要再骂我变态,再看我不顺眼,我就推到最上边去!而且还得是上课的时候。”

 

  舒蓝急了,甚至连那双修长的大白腿都出现了颤抖,她问我到底想怎样。我用目光上下看了看她,意味深长的说:“你不是骂我变态吗?那摸一摸的话,说不准我就……”

 

  结果舒蓝又是朝我一瞪眼,说:“想得美你!”我扬了扬手中的遥控器,故意做出要将滑轮给推上去的模样。舒蓝的脸又红了,不过是被我给气红的。反正我是无所谓,因为我掌握了舒蓝的秘密和把柄!于是我就在座位上悠悠的说:“下节课后就中午了,你只有这一节课的考虑时间。”

 

  舒蓝又想骂我,可是这个时候班上的同学也开始陆续回来了,她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位置上,朝左右望了望后,才轻声对我说:“那你先把遥控器给我。”

 

“不给!”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最大的把柄,说不准我以后就可以用遥控器对舒蓝想干啥干啥了呢!我能傻到给她?舒蓝抿了抿嘴,张口做了个“贱”的嘴型,只是没说出声来。

 

  整整一节课,舒蓝在座位上都显得有些不安,还故意在瞅她的遥控器在哪儿,我看她找了好半天,就在抽屉下边摊开手朝她挥了挥,气得舒蓝又是一阵喘气。

 

  快下课的时候,舒蓝给我做了个“好”的嘴型。我乐了,连忙就把手放到了舒蓝的大腿上,冰冰凉凉的,有点温度,最主要的是很软,很舒服……我看舒蓝的眉头皱了皱,但没阻止我,我顺势把手用力捏了捏,可是她将我的手给拍开了,然后给了我张纸条:教室里不要乱来,下了课我们去小操场里,但不准太过分。

 

  看见纸条上的内容,我当时是要多激动有多激动,整节课讲啥我都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舒蓝那双白花花的大长腿和在体育课通过衣袖看到的地方。下课后,舒蓝说去小操场前把遥控器先给她,不然她怕我反悔,我那时候也是想得太美了,直接就把遥控器还给了她。

 

  舒蓝又让我等几分钟,她说她要回宿舍将东西从裤子里拿出来,我没多想,就答应了她。

 

  舒蓝回来后,淡淡的对我说:“走。”我就跟着她去了小操场,期间我一直朝着舒蓝看,心里一直想的都是等会儿终于可以过过手瘾了。

 

  下了进小操场的楼梯,我迫不及待的就将舒蓝给抱住了,结果舒蓝将我顺势一推开,随后便像之前那样骂我:“草,你是白痴吧?”我愣了愣,对她说:“怎么了?说话不算数啊!”

 

“神经病。”舒蓝淡淡的对我骂了句,然后朝我身后使了使眼色,我还没回过头去看,背上就传来了一股沉痛。

 

  我当即就反应过来是被舒蓝给阴了,打我的人肯定是她叫来的!

 

  可是现在反应过来也没用,紧接着,一共四个人把我按到了树干上,其中一个寸头男还朝我骂:“逼崽子挺能耐啊,敢动老子认的干妹妹,你特么是想死吧!”

 

  我气不过,朝他瞪了一眼,说:“死尼玛!干妹妹?你特么是想干妹妹吧!”

 

  可能是我的话说到他心坎里去了,他把我提到一边就一脚将我踹到了地上,紧接着,我的胳膊、腿、后背,不是被拳头招呼就是被脚踢,我感觉我整个人都快散架了。

 

  最后当我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的时候,寸头男才招呼其他人停手,但他自己却一脚踩在了我的背上说:“没死就给老子听着,你再动一动舒蓝,老子就弄断你的手脚!”说完,寸头男四人和舒蓝离开了小操场。

 

  而我在地上趴了一阵子后才站起来,被这么揍了一顿也没啥心情去食堂吃午饭,主要是因为灰头土脸的过去很丢人。于是我悄悄小跑到厕所洗了把脸,心想着舒蓝真是个贱娘们,用那种玩意儿,还认识学校里的这种混混,能是啥好货?

 

  我虽然自卑,但不代表我不会反抗,那时候我心里就开始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要舒蓝在我面前低头,让她在我面前软下来!

 

  于是回到教室,我就趴在桌子上想怎么报复舒蓝的事情,想着想着,我竟然睡着了!而且一睡就睡到了下午第一节课,那可是班主任的课!

 

  我醒了,是被班主任刘老师给用书本砸醒的。

 

  可是刘老师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杨林辉,你成天在干什么玩意儿?学习不好好学习,还做偷鸡摸狗的事情!”

 

  我当时就有些纳闷了,我学习成绩是不好,但偷鸡摸狗怎么说?我不就睡个觉么……突然,我看见了我同桌的舒蓝也是站着的,而且还是用她那双眼睛瞪着我。

 

  我心想不好,肯定是舒蓝将那件事儿给刘老师说了!既然这样,我就把她纹身的事情也告诉刘老师!

 

  可这个时候,刘老师又继续说:“舒蓝是刚转到咱们学校的同学,我们对汶川的同胞应该怀着关爱之心,你倒好,还去偷人家的钱包!”

 

  我当时就懵了,连口齿都有些不清:“什么?刘老师你说我,我偷她的钱包?”

 

  我心里又是急又是气,毕竟班上这么多学生都看着,舒蓝当着大家的面栽赃我算个啥意思啊?如果之前叫人把我打了,是因为我先偷看她的,她还占理。但现在来说我偷钱包就完全不讲道理了!

 

  可是舒蓝的表情弄得跟我真偷了她钱包一样,她指着我的鼻子就说:“老师,就是他!他今天没去吃午饭,教室里就是他一个人,不是杨林辉还会是谁?”

 

  这个时候,班里的同学都在窃窃私语说好像是只有我一个人中午在教室……得,我这洗不清了!但无论如何,我也要辩解,我立即对刘老师说:“老师,您刚才不是看见我在睡觉么?我从中午睡到现在,啥事我都不知道啊!”

 

  舒蓝的样子快哭了,她说:“别装糊涂,大家都觉得是你!”

 

  不仅是大家,连刘老师也是!刘老师朝我摊出一只手,说:“杨林辉,你现在把钱包还给舒蓝同学,写个检查这件事就过了,知错就改才是最重要的。”

 

  我急得说:“还什么啊!刘老师,真不是我拿的!”

 

  刘老师对我失望的摇了摇头,说:“今天回家告诉你爸,明天来一趟学校,如果不来,我明天就给他打电话。”

 

  我是彻底无奈了,整个下午,一到下课时间同学们都在讨论我拿舒蓝钱包的事情,而舒蓝也一直气呼呼的瞪着我。我就纳闷了,因为舒蓝的模样不像是装出来的,可是我真没有拿舒蓝的钱包啊,莫非是有人拿舒蓝的钱包栽赃我?我觉得不可能,我在学校没啥朋友,但也没啥看不顺眼的同学,没道理有人会针对我……


  下午放学,舒蓝临走前朝我冷冷说了句:“杨林辉,不把钱包还给我,你今天出校门试试!”说完,舒蓝就背着书包走了,我也顾不得看她的大白腿,收拾好东西后就也出了学校。

 

  可是刚走到学校外边的第一条街,我就被三四个人给拦住了。我马上就想起了舒蓝的话,这伙人肯定是她找来的!就像今天在小操场的时候一样,不过这群人并不是寸头男他们。但我想不了这么多,调头就跑,结果没两步就被他们给抓住了,并且他们还把我带到了学校后边的山坡上。

 

  正如我所想的一样,是舒蓝搞的鬼!不过舒蓝身边还有三个同龄的女生,长得都很漂亮。我认为最好看的,就是站在最前边留着个斜刘海的女生,气质看上去很活泼,而最漂亮的就是她那双大大的眼睛。

 

  但就是这个大眼睛美女,她走过来对我挑了挑眉头,然后朝旁边的舒蓝说:“蓝蓝,你说的就是这个矮挫男啊?”

 

  说完,大眼睛美女就蹲下身子笑呵呵的看着我。

 

  我知道,她是在嘲笑我,反正从小到大,我也被人给嘲笑惯了。只是以前面对别人的嘲笑,我都只是在心里骂回去,而这一次不同,我竟然开口反驳说:“谁是矮挫男了啊!”

 

  可那大眼睛美女的笑容忽然就收了起来,变得一脸的冷淡,就跟舒蓝平常时候一样。然后她就对我说:“还顶嘴?蓝蓝是我姐妹,你让她受委屈了,你就得尝尝后果!”说完,她就让架着我的人把我按在了墙上,我想挣扎,可是力气没他们大。

 

  紧接着,大眼睛美女又说:“偷看蓝蓝是吧?那先将他的衣服给扒了!”

 

  因为当时是五月末的夏天,我身上就穿着一件短袖,被人一扒,我上半身还剩个啥?不过我又不是女生,衣服要扒就扒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大眼睛美女对舒蓝说:“蓝蓝,快,像我们之前说的那样……蓝蓝?”

 

  舒蓝好像在发愣,大眼睛美女对她说话的时候,她好一阵后才回过神来。她有些结巴的说:“不,不用了吧?”

 

  大眼睛美女皱了皱眉头,说:“蓝蓝,这家伙偷了你的钱包,你不用那种方法威胁他,他怎么还钱给你啊!”

 

  一听大眼睛美女说我拿舒蓝钱包的事情,我就急忙朝她喊:“都说了,钱包不是我拿的!你们要是觉得我偷看舒蓝而惩罚我,我无话可说,但是拿钱包的事情,绝对不是我干的!”

 

  大眼睛美女被我给说气了,也没再跟舒蓝说话,让人把我给按紧后,就从包里掏出个塑料包装出来堵在我嘴里。我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那是啥玩意儿,仔细一看,上面赫然四个大字:“七度空间”!

 

  我心里顿时就有一股羞辱感油然而生,嘴里含着女生用的那种东西,这对一个男人来说像啥话?我是很自卑,但自卑并不代表可以任人侮辱!

 

  可是大眼睛美女的动作还没完,紧接着就掏出手机对着我。我一看她准备拍照,立即就“呜呜呜”的挣扎,而与此同时,舒蓝也对大眼睛美女说:“菲姐,算了吧……”沈菲摇头说:“算啥算?偷东西的人,就该知道是这种后果!”

 

  我想解释舒蓝的钱包真不是我拿的,可是嘴都被“七度空间”给堵着了,我哪里还说得出话?那一刻,我只觉得大眼睛美女虚伪、蛇蝎心肠。至于舒蓝的求情,就更加虚伪了!

 

  很快,大眼睛美女就拍了几张照片,对舒蓝说:“回家我把照片传给你,他要是不还钱包的话,你就把照片放你们学校的贴吧去,让他出名!”舒蓝纠结的犹豫了一阵,最后朝她点了点头。

 

  随后,她们就离开了,可临走前大眼睛美女觉得这样羞辱我还不够,就让她找来的男生用绳子将我双手绑在了一个电线杆上,说是要路过的人都看看我不穿衣服,含着“七度空间”的模样。

 

  我是喊也喊不出声,手也动不了,挣扎了一会儿无果后,就只能期待有人路过能帮我把绳子解开了。但在心中,我已经暗暗记下了那个大眼睛美女,心想以后一定要把她的衣服也扒光绑在电线杆上让人看!

 

  可事实上,到后来我根本就不舍得这样做,因为她在我生命中,绝对是一个分量很重的人,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话说回来,我那时候是希望有人来救我,同时也不希望有人路过看见,毕竟含着那种玩意儿太丢人了。结果路人一个没有,到最后居然是舒蓝转回来用小刀将绳子帮我割开了。

 

  我觉得舒蓝是装好人,在松开双手并将衣服穿上后,我就带有敌意的对她说:“你还帮我干什么?现在你的目的达到了,可以把我这副德行发贴吧了对吧?”

 

  舒蓝抿了抿嘴,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然后才小声对我说:“对,对不起……”

 

  我“哼”了一声,说:“装啥装,用那种东西,还诬陷我偷你钱包,真是特么的贱啊你!”

 

“我没有!”

 

  舒蓝忽然朝我大声吼了一声,我怔了怔,有些好笑的看着她,说:“你没有?那你找她们过来搞我?”舒蓝红着脸说:“我是说的那东西……我只是好奇才在网上买来试试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至于钱包的事情,对不起啦……”

 

  好奇?鬼才相信!

 

  我认定舒蓝就是贱,否则有哪个女生没事儿去买那种东西?至于舒蓝最后的那声“对不起”,倒是让我心情有了好转,因为我说过,我想舒蓝在我面前软下来!

 

  于是我就故意没安好心的说:“你最后说的啥啊,能不能大点声?听不见啊!”舒蓝瞪了我一眼,一字一句的大声说:“对不起!”

 

  我嘀咕了句“这才差不多”,但心里一想又不对,舒蓝干嘛跟我道歉?她不是故意整我的么?

 

  这时舒蓝才缓缓解释:“我的钱包是在小操场那边掉的,现在捡回来了……之前是误会,所以我向你道歉。”

 

  要是这么说的话,还真说得通……我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我又不想承认,就一边自顾自的走开,一边撇了她一眼,说:“那你找学校里的人打我又是啥意思?装。”

 

  我走了好几步后,舒蓝竟然追上来对我说:“那是你自己偷看我啊,还用那个威胁我……现在我们相互打平了,明天我也告诉刘老师不是你拿的钱包……这事儿就算了,成吧?”

 

  我冷冷一笑,说:“不成!单单是找学校的人打我就不成!”其实我心里倒没多想这事儿,想得更多的是那个大眼睛美女,我在想要怎么报复她才好!

 

  可是舒蓝不知道,她以为我真是因为那事儿在纠结,于是她就跺脚说:“你怎么这样啊,明明之前的事情是你不对好不好!因为……因为我也不是真想找王凯他们的,只是当时特别想教训你,王凯他们正好路过罢了。而且我也知道王凯不是想认我做妹妹这么简单……”

 

  我听舒蓝的语气有明显的变化,就好奇的偏过头去看她,结果没想到她的脸上竟然显得很委屈,是看见就惹人怜爱,忍不住去抱着安慰的那种。

 

  我心软了,但又不能表现得转变太快,就朝她摆摆手说:“成成成,咱们两清了。”舒蓝意外的看着我,不确定的问我:“真的?”我点头说:“只要你不把照片传出去!”

 

  舒蓝当时就答应说好,并且跟我保证回家就让沈菲将照片删了。这时我才知道,原来那个大眼睛美女的名字是叫沈菲。

 

  但就在我们路过学校门口的时候,我和舒蓝碰见了一个刚刚提起的人——王凯!也就是中午揍过我的人。

 

  王凯的身边还有几个学生,就是之前揍过我的那几人。而王凯一看见我们,赶紧就热情的过来跟舒蓝打招呼,那样子哪像是跟认的妹妹打招呼,简直就是跟情人打招呼!可是随后,王凯就转头看向我,说:“你特么挺能耐啊,中午没揍够你是不是?”

 

  我没说话,舒蓝帮我解释说:“王凯,没事了,我和他已经说清楚了,你不用再揍他……”

 

“嘿嘿,舒蓝,这事儿你就别管了。”

 

  说着,王凯就插到我和舒蓝的中间,将脸凑到我面前,阴阳怪气的对我说:“知不知道你又犯了什么错?你特么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你长这副吊样凭啥和舒蓝走在一起?”说完,王凯就招呼着身边的人,沉声说:“揍!”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就只更新到这了,后续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