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北京的破墙上画了两个大熊猫,就被举报了,这个四次斩获吉尼斯的小伙,画出最幽默的城市纹身却上了黑名单

<- 分享“加拿大生活馆”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8-18 加拿大生活馆



如果那几天,你路过北京都市心海岸的这个角落,也许会看到一个“嘻哈少年”。


戴太阳帽留山羊胡的,指尖夹着根粉笔,在剥落得有些荒芜的墙上,在刷着小广告的垃圾桶边上,


歘歘歘,歘歘歘……


不一会,墙上出现了个生动的拾荒老人,正弯着腰在垃圾桶里“捡垃圾”。


边上还写了两行字:尖锐物品会划伤爷爷的手。


“嘻哈少年”满意地拍掉手里的粉笔灰,不留一个大名,背起邮差包就走了。修补”城市里的老墙,破墙,拆迁墙……就是齐兴华最得意的干活。



然而,这幅画现在已经看不着了,

因为,

它被物业刷成了一抹光。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兴华说起这个事儿,语气里有些不甘心。一边画,一边被毁掉,这是兴华以前从来没遇到过的事儿。


要知道,身为中国3D街画第一人的他,以前画的都是这样的巨作。

2005年,他创作的《漩涡》,开创了中国3D立体画的先河,在北大、清华等名学府门口做了巡展。



作为2008北京奥运会正式参展作品《古龙今韵》,吸引了全世界友人的赞叹。



创作的《战马归来》,长期陈列于西安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


四次打破吉尼斯纪录,画作遍布北京上海,甚至连迪拜的王子都跑来邀请他去做创作。你说,这么个高大上的齐兴华,怎么就愿意离开中央美院,成了街头流浪画家。


兴华说,那次在国外,看到艺术家在破墙上画3D画的时候,就开始动这个心思了。


在那之前,他从来没想过,3D画除了炫技,还可以去美化城市里的残破事物。在我们的身边里,有那么多老破旧的建筑,不经思考地在被拆除,每天每天。


似乎在大家的意识里,唯有“辞旧”才可以“迎新”。


其实,老残坡未必要拆掉,也许它可以成就另一种美丽。

正在墙上画画的兴华


所以,

当路过这个工地的时候,

停下了脚步。



用丙烯和刷子勾勒,一番涂涂刷刷之后,两只捣蛋的熊猫出现在了墙上。


长翅膀的那只扒着强边缘,另一只轮着好大一个棒棒糖,正一脸坏笑。两个人好像在“打劫”。

很多不知所以的人,从那边跨过来,再转脸看到墙上的熊猫,都是笑得不行。


在被人民群众自发打开的围墙口,他《埋伏》了两只熊猫,谁敢路过,削他一棒棒糖...


但是几天后,

面被贴上了小广告...


不仅如此,他还被报纸媒体批评了,说“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墙上画出猫“袭击”路人的熊猫...


兴华很郁闷:我只是画了小画啊,哪来这么严重。


可郁闷归郁闷,当经过某个墙皮脱落残破的旧墙时,他又忍不住了。


顶着烈日在野地里,

他根据墙皮脱落的形状,

画下了《睡美人》。


画完的笔头还没搁下

警察来了...



后来,兴华就学乖了。


“白天老让人逮,那我就晚上画。”来到北京这座旧墙面前时,在夜幕掩护下,他开始行动了。在原有涂料形状基础上与后面的“大树”结合,做了一次新的尝试——《妈妈,你怎么喷出绿水了》。


忍着蚊子的叮咬,熬了一夜。兴华终于大功告成了。



结果,

还没等来一个欣赏者,

警车来了......



“即使明天被抓……我今天依然要画。”


花了几多心思画的画,却一次次被擦除,被毁掉,但他依然不想就此停止:“我希望城市除了钢筋水泥,还有一些艺术趣味。我想像世界各国街头艺术家一样,游走在街头自费创作,美化城市中的残破伤疤,我愿做个美化残缺的街画侠。”


最开始,兴华总是觉得难过,毕竟挑战大众的普遍认知,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不过次数多了,他似乎也想通了。


“一个画作的出生,一个画作消亡,就像世间的一切生命一样,都有劫数,并无永生。虽然短暂,但足够精彩,虽已不在,但已在片刻间,驻留于欣赏者的心里,这,已足够。



这个阴森的地下车库,十年无人问津,街画侠拿起画笔,十分钟后,一个暖心的大白出现了。


残破也能变成一种趣味,

一个城市应该有她的纹身。

慢慢地,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兴华的画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同。

北京这块破了N久的墙,

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残破得像个有伤疤的汉子。

你之前看到的它,或许是这幅样子,

兴华把它美化了一下之后,

它变成了一只红墙鳄鱼。



一个被小广告写了又擦的桥墩,

成了两个萌宝的乐园,

这就是《宝贝,你抓疼爸爸了》。



兴华就这么一点一点地修补着,

人们开始接纳他的创作,

甚至居民主动来邀请他去美化社区。

于是,

有了这条飞龙。

《南海蛟龙》


于是,

在青龙胡同里,

长出了意气风发的麒麟。



于是,在街角,在老房子前,在垃圾桶边上……这家伙,还在继续。


在很多个深夜,当你已经入眠,这个自称街画侠的家伙,已经在某面残破的墙面上开始挥漆泼墨,只等着第二天一早,太阳洒下新一天的光芒时,残缺的地方变得美了起来。


他知道并且相信,一切都会慢慢改变。


图授权于微博@齐兴华,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并不只有辞旧才能迎新,

看似无用的残破,

它也可以变成一种美丽,

变成,

城市的另一种力量。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