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学在体育竞技项目中到底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

<- 分享“走遍美国”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8-17 走遍美国





在2016巴西里约奥运会中,美国队派出了超过555名运动员参奥,其中,417名运动员是或者将要成为全国大学体育协会(NCAA)成员。美国大学在体育竞技项目中到底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


里约奥运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除了关注激烈比赛本身,最让人心弦紧扣的还是时时在发生变化的奖牌数了,目前美国以金牌数26块总奖牌数75块位居第一。




历年来,美国队在奥运会上的表现都是名列前茅。今年奥运会,美国就是派出最多运动员的国家。且不论中美金牌竞争,今天聊聊这些运动员:他们中的74%是来自于130个不同美国大学的大学生……这有点棒!


大学

承包奥运会美国队


第一名: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


根据Bussiness Insider的数据显示,今年奥运会有39名运动员来自或者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其中30名运动员是代表美国队参赛的。他们将会参加游泳、跳水、水球、网球、击剑等项目。美国奥委会数据显示,自从1912年美国参奥开始,每届奥运会都有一枚奖牌是属于斯坦福运动员的。


代表运动员:姬蒂·莱基德(Katie Ledecky)




今年19岁,她是里约奥运会女子400m自由泳的金牌得主。美国大学秋季一开学,她就要去斯坦福大学女子游泳队报道了。



即将入学斯坦福大学的姬蒂莱基德


第二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Berkeley)




UC Berkeley 今年有15名运动员代表美国队出战里约奥运。伯克利对自己的参奥成绩非常骄傲:他们的学生总共拿过105枚奥运金牌,47枚银牌和33枚铜牌。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学生或是校友一共拿下了15枚金牌。伯克利睥睨全场说道,如果我们伯克利是以国家为单位去参奥的话,历年金牌数来比,我们排名第五,秒杀德国、法国和澳大利亚。


代表运动员:凯斯林·贝克(Kathleen Baker)



Kathleen Baker


今年19岁,是一名加州伯克利在读大学生,同时也是里约奥运会女子100米仰泳的银牌得主。




第三名: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其实南加州大学出征奥运的运动员总数上是全美第一的,一共44名,其中有14位是代表美国队出战的。南加州大学在美国参奥史上也是一枚闪亮的星,南加大出品的运动员在历届奥运中一共拿过288枚奖牌。同样的,如果南加大以国为单位参奥,历史上总奥运奖牌数可以排到第16名。


代表运动员:埃里森·菲利克斯(Allyson Felix)



埃里森菲利克斯(Allyson Felix)


除了以上三所美国三大体校之外,并列第四名的两所大学分别是:北卡罗来纳大学宾州州立大学这两所大学在此届奥运会都有13名运动员代表美国队参加奥运会。



由以上数据可以看出,美国大学在美国体育运动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从数目众多的大学体育联盟,到全民参与的各项高校赛事,无不体现着美国对体育精神的重视。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促成这样的现象呢?


以NBA为代表的美国体育商业文化,充分体现了体育尤其是竞技体育在西方社会的影响力。西方社会对于体育运动的重视,与学校教育对体育的重视,似乎是相辅相承、相得益彰的关系。二者间的因果又是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很难说是社会范围内的体育狂热,影响了学校的教育构成,还是学校教育系统对体育的强调,培养了崇尚体育的社会文化。




健身风潮与审美风向


相较于东方文化尚白尚弱的审美倾向,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美国文化都似乎更推崇一种健康而有活力的体态外貌。相较于中国女生多被要求“美白”的审美经验,不少地域的美国白人都有“美黑”倾向,因为偏黑的肤色意味着更充足的阳光照射,更丰富的户外生活。“肌肉”的存在,无论对男生还是女生来说,都是重要的外貌加分点。因为肌肉的塑成需要持之以恒的锻炼,而肌肉的保持则需要维持长期的运动习惯。


“运动员”在中国大学,除非有机会参加具有知名度的大规模比赛,仿佛并不是一个值得认同的身份;“体育特长生”,往往还带着些许贬讽的意味。但是,在美国大学,许多学生都有至少一样擅长或感兴趣的体育项目,参加任何规模的体育比赛,即可自称为“运动员”。因为体育特长而被录取的名校学生不在少数,并且往往成为追捧的对象。橄榄球运动员、篮球运动员,时常是校园明星一般的存在,广受女生们追捧。


多数美国大学生都有健身的习惯。这与美国校园无数不在的健身房与体育场有关。大多数综合性大学都有至少一个大型体育场,健身房则不计其数。常规球类与田径项目之外,高尔夫、网球、壁球、冰球、水球、击剑、帆船、划艇、瑜珈、桑巴、剑道、空手道、中国武术都在许多大学的体育项目列表中。除各自的橄榄球运动场外,哈佛大学有网球中心、帆船中心、划艇之家等九个体育运动中心,耶鲁大学有高尔夫球场、壁球中心、户外教育中心、室内溜冰场等十一个体育运动中心。两校的本科生宿舍均配备有小型健身房,除跑步机、健身车、椭圆运转机、举升机、仰卧起坐机等健身机械外,往往还配有桌式足球、台球、乒乓球、桌上曲棍球等小型室内运动设施。


哈佛与耶鲁完备的体育设施固然得益于其丰富的校友捐款(大部分运动中心都依赖捐款建成,并以捐款人命名),也得益于两校悠久的体育教育传统。应该说,哈佛与耶鲁的竞技体育项目在美国大学体育竞技中不算突出,但其对于体育教育的重视程度,以及对于体育设施建筑的投入程度,可以说在美国高校中颇具代表性。




大学体育竞技与校友忠诚


与职业性质的国家橄榄球联赛及国家篮球联赛相对应,美国高校间的橄榄球与篮球排位赛亦有较高的社会关注度。国家大学体育联合会(NCAA),一个非政府非营利社会组织,是包括橄榄球及篮球在内的众多体育赛事的组织者。在2014年,NCAA产生了高达10亿美元的商业收入,其中超过80%来自第一层级篮球联赛。在高校橄榄球及篮球联赛中表现突出的运动员,则有机会被招募进职业队伍。华裔体育明星林书豪在哈佛期间即为学校球队主力,大三时入选NCAA第一层级前十名最佳选手。


西方社会崇尚竞争。表现在大学教育中,许多高校往往与实力相近、地理位置相近的学校结为“死对头”。哈佛耶鲁向来有彼此取笑的传统,有着长达一百三十多年历史的哈佛-耶鲁橄榄球赛亦是两校历年对抗的重头戏。目前两校间以耶鲁65胜59败8平的局面领先,但是鉴于耶鲁连续九年落败,这一优势恐怕未必能够维持。斯坦福和伯克利之间亦有长达一百多年的对抗历史,比赛前夜有各自的动员会嘲笑羞辱对方;得胜的球队则可获得“斯坦福之斧”。相较于这些因学术成就而获关注的橄榄球对抗赛,密歇根大学与俄亥俄州立大学之间的对抗有着更高的社会关注度。作为美国中西部“十大联盟”的两个重头球队,两校一百多年来的爱恨情仇,也是一代代球迷们口耳相传、津津乐道的故事。


高校之间大张旗鼓地开展体育竞争,除了振奋士气、凝聚人心的目标外,还掺杂着诸多现实利益。无论是私立学校还是公立学校,如今都越来越多地依赖校友捐款。尤其是对于稍欠影响力的公立大学,赢得体育比赛,就能获得相应的社会关注度,由此吸引更好的生源,促进学校长远发展。橄榄球赛事同时也是培养校友忠诚度的重要时机。相较于国内高校组织校庆以聚集校友的行政方式,美国高校的橄榄球赛事可以让校友自发返回母校。这些赛事的观众时常拖家带口,无形之中使下一代亦形成对于本校的忠诚度。美国高校与其校友家族间,于是往往形成延续数代的利益关系:校友为学校提供财政支持,学校为校友的子女提供高质量的教育。




贵族运动:精英社交方式


美国体育运动项目中存在一些所谓的“贵族运动”。设备和场地都需要学员负担相对高昂的费用,这就将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拒之门外。橄榄球及篮球,因其相当成功的商业化运作,得以在大范围普及开来;随处可见的球场也使参与门槛降低。但是,另一些普及度相对较低,却对场地或设备要求较高的运动,如击剑、马球、帆船、划艇等,无形之中为来自普通家庭的孩子设下门槛,同时也成为“有钱人”小孩们的社交方式。


描述马克·扎克伯格创立脸书的电影《社交网络》,塑造了温克弗斯这样一对富家子弟形象。他们有着优越的家庭背景,双双进入哈佛,一面参加精英俱乐部,一面参加划艇运动,并代表哈佛参加伦敦的划艇比赛。这对双胞胎非常典型也非常真实。一位就职于某创业公司的哈佛校友,本科时即为哈佛划艇队成员。他后来在牛津读硕,代表牛津参与了牛津剑桥间的年度划艇对抗赛。他在划艇队的队友,将代表美国参加今年里约热内卢的奥运会划艇项目。接受采访时他说:“划艇是我一生的兴趣。即使离开校园,我仍然会去观看包括牛津剑桥对抗赛在内的重要划艇赛事。这也是我维持和开拓社交圈的方式。

本文由美国留学提供,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文章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