嗑药还是高科技…

<- 分享“走遍美国”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8-15 走遍美国




来源/神圣午睡   授权发布

每次看奥运会,我都会想:都比了这么多年了,世界纪录还能不断被打破。都说是“找到了更科学的训练方法”,到底有多科学呢?


这么想的人也不是我一个,有一种说法是现在的运动员都服药。查出来就是兴奋剂,查不出来就是高科技。前几天我还在微博上说,牙买加人跑步厉害,足以证明不是用药——牙买加化学似乎并没有得诺贝尔奖。但随即很多人指出牙买加运动员也俱都是在美国训练,并且美国这些实验室也是私人经营,完全存在与牙买加人合作的可能性。那么这样一来,一切又都说不定了。


从情理上来说,我觉得“人人用药”的说法确实有可能。毕竟只要进过健身房的人都知道,想要练出画报上那种标准腱子肉,不吃点补剂是很难的。但是从愿望来说,我当然不希望运动员都靠嗑药。今天嗑药,明天改基因,后天是不是人造人可以直接上场了?那这比赛看起来还有什么意思。我们当然愿意看到的是正常人类的奥运会。


而最近的孙杨事件,让很多国内观众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一派认为,孙杨清白无辜,绝对是误服。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一直对我们有歧视,认为我们黄种人不配游得快。




另一派认为骂孙杨的霍顿(及其背后的澳洲泳坛)是正义的使者,人家就是看不惯你们天天嗑药的样子。而且,人家这是帮我们揭开兴奋剂的黑幕,有利于中国体育的发展。中国早就兴奋剂泛滥了,以前捂着不报而已。


两种说法我都不认同。对于第一派的说法,我觉得固然有很多证据指向误服,但还有不少的证据指向不是误服。由于我不是心脏病专家,也不懂医药,所以是不是误服,反正国际组织判定是误服,那就当作是误服。毕竟国际组织们好像也从来不向着我们,想必不会替我们遮掩吧。


但有一点我可以确定,这个事情孙杨的团队绝对是有失误的。毕竟孙杨是在国内比赛被查出来的。我想谁也不认为孙杨会需要在国内比赛嗑药。何况这个药13年上了禁药名单,孙杨是14年查出来的,就算孙杨是有意服用禁药,他也不至于傻到直接吃名单上的禁药吧。


但是不管怎样,国内比赛能查出自己的名将有药物问题,总归是一种进步。而我们现在能讨论孙杨的禁药问题,也是一种进步。要知道早期我国多位泳坛名将因兴奋剂问题被取消成绩,国内可是几乎完全没有报道的。




而对于第二种说法,澳洲泳坛就是正义的使者吗?他们真的从来不用药物吗?起码以西方人质疑叶诗文的标准来看,他们的国宝飞鱼索普也是存疑的。2012年叶诗文大放异彩,被认为快得不合常理,被药检了一次又一次,都没有检出问题。本届奥运会叶诗文成绩平平,再次被提起旧话,觉得她有当年一定有问题,否则怎么短短几年就不行了?


而飞鱼索普的经历和叶诗文也有一定的相似处。索普也被认为手脚比例异于常人,一直都被人怀疑使用激素。2006年5月,索普被法国媒体爆出在一次检测中激素水平超标,但最终药检结果没有问题,似乎是证明了索普的清白。但随后2006年11月,索普即在24岁的盛年之际宣布因伤退役,这一举动也更加引人遐思。




假如说索普的某些指标还确实高的不正常的话,叶诗文可是从来没有检测出问题。但是时至今日,还是有很多西方媒体一提到中国游泳队的兴奋剂丑闻,还把叶诗文也算进去。但是对于飞鱼索普,他们可都是喊冤叫屈的。你说这中间完全没有民族情绪,种族偏见?我觉得也不能这么说吧。


澳大利亚游泳队也有过一次沾药的新闻,他们所服用药物是澳大利亚标准的禁药,但不是国际组织禁药。这也让很多人觉得澳大利亚这次不算沾染药品,甚至还有人说,这个药不能提高比赛成绩,只是因为对运动员身体不好,才被澳洲禁止使用。


如果你相信这样的逻辑,就要相信澳洲运动员有神经病,因为他们好好地去吃一些不能提高比赛成绩而且对身体不好的药物,并且还是几个人一起吃。


又有人说,澳洲运动员是合法利用咖啡因提高比赛成绩,摄入太多睡不着觉,又服用安眠药。而这个安眠药是被澳洲泳坛禁止使用的。


但是以常理推断,这个药一定多少对比赛有用,否则他们不会特意几个人一起吃。至于吃的原因是因为咖啡因摄入多还是另有隐情,就和孙杨是不是为了治病一样。我的看法是,都有可能,也都不一定。


还有一部分人觉得用药没关系,合法就行。合法用药就清白,不合法用药就不道德。可是,合法与否就是看检测结果。如果只要合法用药就叫做清白,那么最后的结果就是越发达的国家检测结果越清白,因为新药都是他们研发的,全都检测不出来。而不发达的国家很可能就确实搞到不小心吃个医用药物也被禁赛,还要被发达国家那些吃高级药的人骂是嗑药的。




有时候想想,全球科技差距如此之大,奥运会不公平的起点又何止是药物水平呢?据说孙杨不顾禁令要去澳大利亚训练,想必是澳洲训练在硬件上有不可替代之处。我国很多顶级选手都是常年在国外训练的,自然也是因为国内的条件达不到。我国是发展中国家里财力最雄厚的,尚且与一流水平差距如此之大,那些小国想要训练出个顶级选手,难度之大更是可想而知。


我们做观众的,当然都希望运动员洁身自好。从大环境来说,奥委会严格禁药是对的,谴责服用兴奋剂也是对的。但是我很难说某个具体的运动员药检有问题就是他道德特别败坏,而没有被检测出来的那个人骂他,就一定是清白并且出于正义感。说句运动员全都嗑药,区别只是查没查出来或许是太偏激了。但是实际服药的肯定远远比目前查出来的人多,基本上已是业界共识。




怎么解决呢?怎么才能绝对公平呢?那我可就不知道了,我就只会八卦。毕竟这个问题奥委会都解决不了,我怎么想的出来。


有人说不要把金牌看那么重不就好啦?然后开始分析,把金牌看太重是不健康的心理。什么举国体制,什么民族自卑感,每句话听着都挺有道理。喊口号的时候,大家都会说漂亮话:成绩不重要,体育精神最重要——可若真如此,还比什么赛呢?直接改表演不就行了吗?


自有人类起,竞争就存在。自有人类社会起,就有各种小圈子。哪个优秀的运动员不想登顶?哪个国家的人民看见本国运动健儿夺冠不跟着乐呵乐呵?一片祥和,皆大欢喜,那只有在小秧国才行了——小秧说,如果让她来举办奥运会,她就会让人人皆有封赏,并且全是金牌,这样比不好的人就不会哭了。


然而即便是小秧,说完之后也有点发愁:那会不会大家都想参加,去哪儿找那么多金子呀。


【作者简介】神圣午睡,作家,著有《懒妈妈胜过好妈妈》等,日前新书《妈妈,我从哪里来》上市。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