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老板的绝望、东莞老板的“不幸”背后:实体经济就是这样被打败的!

<- 分享“美国资讯”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8-22 美国资讯




深圳老板的无奈与绝望


1


因为债务问题,这些天我一直在催促王老板还款。王还算是有教养的老板,对于我这样的一个年轻人天天电话催促,每次都笑脸面对,从不显露半点不满。他是深圳的大老板,而我只是深圳一家公司的小小职员,身份和地位的落差并没有造成我们俩沟通的障碍,这得感谢他的大度和一直养成的小心翼翼。


每一个看似成功人士背后的凄苦并非其他人能懂。作为一个有着20多年创业的经验的王老板来说,这个曾经号称中国最开放的城市——深圳,已经让他觉得越来越力不从心。


他是做实业的,主要的客户是国企和上市企业,这要是放到过去,这是非常好的业务。但经济下行压力巨大的当下,这个过去看似很好的业务,却成了他的痛苦来源。


客户的回款越来越慢,账期越来越长, 按照正常的财务算法,原来平均每笔单有36% 的毛利,这是相当不错的行业和收益,但是现在客户的款回不来,账期从原来的一个月一结算,变成现在半年一结算,王老板自己大额垫资,倍感压力。


王老板的公司是生产型企业,有一个近300人的厂子,按照现在深圳的工资水平,加之他的产品技术含量较高,员工待遇自然要好,现在员工的月平均工资5000多元,加上各种保险和公积金,他每个月要承担每个员工6000多元的成本。就人力成本这一项,他每个月的开支近200万元。外加厂房、电费、水费、税费和各种公关费用,每个月的开支超过300万元。这300万元的费用是不管刮风下雨都得支付的。


可问题是,产品生产出来了,也卖了,但货款却迟迟不得收回。他自己估算了一下,就今年上半年,他已经垫付了三千万的货款。而且根据现在的形势,只有可能越垫越多。这样下去换了谁都受不了。


原本他认为只要自己坚持过了这段艰难的时期,好日子就会到的。而且政府不是说了吗?开启供给侧改革,让资金进入实力。——然而现实情况却并非如此。


日益紧张的资金链,让他自然而然的想到银行贷款。银行贷款并不简单,当他去银行咨询贷款的时候,银行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有房产吗?在当下的深圳,相对于房产而言,公司的经营状况和项目本身根本算不了什么,就算你是乔布斯,拥有最好的手机产品,如果他在中国,依然是一毛钱也贷不到。刘只好把自己住的房子抵押到银行,花了很长时间,终于贷到了八百万,这样才使得公司业务正常运转。


王老板跟我说,他累了。他说:自己为了这个国家的就业做贡献,但作为第三等公民的民营经济,负担最重的税负,解决最大的就业岗位,却没有应有的地位,当下如果还要坚持做实业无非是找死。王老板还说,钱已经足够两辈子花了,没有必要为了所谓的理想,去受无谓的罪,毕竟,当下已经不是一个有“梦”的时代。


王老板说:凭什么让他辛辛苦苦的为这个国家养活300多人,却得不到国家任何一点支持,反而成为盘剥和打压的对象?等他今年把所有的款项收回,不再扩大生产,慢慢把原来工厂里的员工分流,最后还是打算把工厂关了。


看到现在做金融的人,甚至做高利贷的人都能潇洒的过日子。他选定了自己未来的两条出路:1、退出实业,把实业交给国家去做,自己也从事投机投资,做轻资产的买卖;2、变卖家产移民。王老板选择第二项的可能非常大,毕竟自己的孩子已经在美国留学。


两三年以后,深圳又少了一个踏踏实实做实业的老板,多了一个炒房的炒客;或者中国又少了一个优秀的国民,西方多了一个消费的富翁。


王老板只是过去和现在千千万万在深圳苦苦拼搏的创业者中一员,他今日的选择不是孤立事件,无数个曾经满怀热情以实业造福社会的创业者选择抛弃实业,甚至抛弃中国。




老板关闭工厂买4套大房:不幸的是没买更多


来源:华夏时报


“忙得焦头烂额收入还不够给员工发工资,一句话早上岸早解脱。”东莞某灯饰厂唐老板说,最好赚钱的还是买房子,他在两年前将工厂关闭在广州买了4套房。


7月的金融数据显示,像他这样做实业的企业主或许更多在逃离,转身投入到房地产投资当中。


“不幸的是没买更多”


唐老板在东莞的灯饰厂最忙时有100多名工人,灯饰订单多数都是出口产品,忙碌时车间连续几个月加班,“后来生产逐渐下滑,加班很少了,一是订单减少、价格下降没钱赚了;二是员工工资一直在涨,减少员工又导致订单主动减少,还要倒贴钱来发工资,你说不关门干什么?”


唐先生2014年下半年果断关掉工厂,回到了广州的家,动用了亲人的指标陆续买了4套大房子。“幸运的是买了房,不幸的是没买更多。”他笑着说。


央行数据公布,7月新增人民币贷款4636亿元,远低于市场8000亿元左右预期,同比少增1.01万亿元,创近年来新低。其中住户部门贷款增加4575亿元,几乎全都是房贷撑起,企业新增信贷为负增长。


难道没人愿意借钱干实业,都去炒房了?海外对冲基金经理付鹏分析称,银行对实体经济惜贷甚至是抽贷,放款业务主要依赖政府部门和房地产销售,“7月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减少了5122亿元。7月新增人民币贷款扣除贴现后为负,意味着贴现可能大部分流向了房贷。”


国泰君安银行业分析师王剑认为,归根结底还是经济不好,私营部门自己的风险过高了。这是个更宏观的外生变量,银行只能选择去做更低风险的业务,比如按揭、政府项目。


企业债务已经不堪负荷, 2015年家庭负债率40%左右,发达国家在75%左右;企业负债率130%左右,为全世界最高国家之一;政府负债率差不多55%,与新兴国家相当,距离发达国家90%还有较大距离。


债务不会消失,只会转移,为了使企业部门杠杆下降,银行的房贷不良率远低于1,于是拼命给个人贷款买房,给家庭加杠杆。而个人最爱投资的也非房子莫属。


房地产的火热继续上演,一线城市地王频出。8月17日,位于上海静安中兴社区一幅住宅地块挂牌竞拍,最终拍出110亿元地王,楼面地价14.3万元。


货币继续脱实向虚,房地产持续狂欢。近日在海南三亚举行的2016博鳌房地产论坛上,经济学家向松祚对地王频出表示担忧,“这恰恰说明中国经济的不健康,和中国经济面临急剧的脱实向虚的结构性失衡。”


甚至有一些制造业企业拿到了银行贷款后,根本就没有进行实体投资,而是去炒房了。“我对银行的数据比较敏感,这里面真的都是改善性需求,都是刚性需求?” 在向松祚看来房价快速上涨,更多是资金在推动,而非实际需求。


危险的数据?


东莞很多企业主没有唐先生幸运,近日,东莞某纸类制品有限公司倒闭后,其累计拖欠工人工资、经济补偿金、海关关税、供应商货款共计4700余万元,当地法院拍卖其名下资产等方式已执行900余万元。


倒闭、欠薪、供应商货款追偿、资不抵债……最近几年,部分制造业企业老板陷入困境,而那些自认为“转型”成功的,都是退出企业经营转身投资房子的。“我辛辛苦苦做了十多年工厂,还不如买了几套房子赚钱。”唐先生感叹道,做企业赚钱后要不断加大投入,竞争大压力大,连觉也睡不好,买房子躺着也能赚大钱。


企业7月新增贷款大幅度萎缩,在7月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4636亿元当中,企业贷款没有新增,且反而减少26亿元,环比骤减6114亿元。企业新增贷款负值这在历史上仅是第二次,上一次是2005年7月。


这是否已经说明实体经济到了危险边缘?付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实体经济凋零,盈利、偿付能力都差,金融体系市场化决定了他们必然的选择。要么企业死掉了,要么自己主动关闭了企业,资金需求出现了断崖式下跌,信心一旦崩塌,就算银行愿意贷企业也不愿意要。


一线城市及部分二线城市房价不断上涨,地王不断浮出,一线城市房价收入比创下世界之最,市场担心房市泡沫破裂,但如今没有最高只有更高。新的经济结构还在重塑,传统经济仍在倒闭、兼并重组等痛苦转型之中,向松祚说, 2015年年报的2800多家上市公司当中,40%的公司一年的利润不到1500万,但随便炒几套房,利润可能就是几千万,“这样的一个经济情况是健康的吗?”


不过,央行却认为不宜对7月贷款数据过度解读,受到基数、季节性等因素影响,如7月、10月等是明显的贷款“小月”,同时地方政府债务置换减少存量企业贷款,及不良贷款核销处置等原因,此外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多渠道融资对贷款形成替代。


企业新增信贷负增长,实体经济不景气,但这次很难会“刺激”央行再次宽松。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未来一段时间货币政策将保持稳健。


真相惊人!楼市是如何打败实体经济的?


来源:凤凰财经(finance_ifeng)


现在中国经济有个怪圈,就是全民都在争当房奴,他们一方面在苦兮兮的还贷每月手头的钱交了银行就不剩下什么,另一方面房奴又有一种奇异的自豪感,他们望向没房的人,得意的说:我们家房子又涨了!


似乎所谓的“房子升值”的这笔钱已经进了自己的口袋一样......


楼市是如何打败实体经济的?看了这张图你就懂了




某些人天天着占领电视、报纸、网络头条,鼓吹“中国梦”;“中国梦”到底是谁的?当一个国家的所有年轻人为了房子辛苦奔走的时候,当这个国家经济的中坚力量民营企业家选择放弃的时候;实业萎缩的中国,难道要靠虚无缥缈的金融业来拯救天下?


亡羊补牢不为晚,本木倒置真可悲。没有多样性实业支撑,俄罗斯、阿根廷、委内瑞拉等这些国家经济水平在短短的两三年时间内回到了多年以前。自认为树大根深中国经济是否可以避免大面积衰退?



21财闻汇综合自:博闻(ID:lbw345)、华夏时报、凤凰财经(finance_ifeng)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