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回路转!中资豪掷3.7亿在澳洲买下一个浙江省!曾惊动澳洲国防部!

<- 分享“图说悉尼”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0 图说悉尼




还记得去年10月“中国人要在澳洲买个“浙江省”,惊动澳国防部”的新闻吗?由于数个中资参团参与竞购的澳大利亚基德曼公司(S. Kidman&Co)旗下农场面积达10.1万平方公里,几乎相当于一个浙江省的面积,这则另类的中资海外“最大”并购在当时引发不少媒体转发。



因靠近军事禁区拒绝中资收购申请


Kidman是澳洲最大的私人农地拥有者,在昆士兰、南澳、西澳和北领地共有面积达10.1411万平方公里的养牛场。他们在17处租赁土地上放牧了16万头牛,是全澳最大的养牛公司。


因10万平方公里的面积实在太大,自然也受到了澳大利亚外资监管委员会(FIRB)的额外关照。最终在去年11月,澳方讨巧的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了这笔交易。澳财长莫里森说因为其中一个农场就在国家导弹试验场地附近。为了国家的利益,不批准这一销售。


放眼全球,世界各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其不愿看到的外资并购是较为普遍的做法,况且此次标的位于澳军事禁区的事实摆在那里,因此澳方的否决意见也显得理直气壮。


本以为澳财长声明驳回针对肉牛帝国Kidman公司(S Kidman & Co Ltd)的外资收购申请已经给这笔交易判了“死刑”。但不屈不挠的中资财团在过去几个月仍积极协调以期能最终促成这笔收购。事情发生了转机。


峰回路转,中企牵手澳洲合伙人


昨日S Kidman&Co宣布同意以3.707亿澳元的价格将部分公司卖给一家中国公司。



根据计划,该公司的80%将出售给中国大康牧业澳洲控股公司,剩下的20%将出售给澳洲本地上市公司Australian Rural Capital(ARC)。


澳洲大康和ARC打算联合管理和开发Kidman的业务。


Kidman主席John Crosby先生表示这两个公司和Kidman已经完全满足了FIRB提出的要求,这笔交易保障了Kidman的未来。


这笔交易还有待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的批准。


为何S Kidman&Co同意中资收购?


1、打消澳政府顾虑:分割“敏感”资产


由于收购案被澳政府驳回的理由为:Kidman公司旗下农场有涉及国防安全的区域,FIRB认为由外国投资者“以当前形式”收购Kidman资产不符合国家利益。而关系到“国家安全”主要是旗下的Anna Creek牧场,该牧场有50%位于南澳的Woomera军事禁区(WPA),而WPA武器测试场在澳大利亚国防领域地位独特且敏感。


因此,理论上剥离这部分资产就能令FIRB的“国家安全”理由站不住脚,Kidman公司也正是这样做的。2015年12月11日,Kidman公司表示,将剥离旗下最大的养牛场——面积约为2.4万平方公里的Anna Creek牧场和附属的驻扎地The Peake,再将剩余土地打包出售。这意味着,在去掉这块面积几乎相当于4倍上海市的土地后,已清除了外资竞购Kidman公司所面临FIRB审查的最大障碍。


kidman公司在声明中表示,移除Anna Creek牧场意味着此次出售的土地已不再涉及澳洲的军事利益,剩余土地离Woomera军事禁区已有足够的缓冲距离。毫无疑问,kidman公司此举纯粹是为了消除政府顾虑。


在今天大康牧业的公告中,也特别注明Anna Creek牧场不在此次竞购的范围。




2、增加成功率:引入澳方合作者+与新总理“做朋友”


虽然剥离了近1/4面积的土地,且已不再涉及澳军事区域。但待售牧场总面积仍然高达7.7万平方公里,相当于12个上海市的面积。外资对澳大利亚如此大面积土地的收购很难说不会再遇到政府方面的其他阻挠。这时候,要想让收购更为顺利则必须在其他方面有更多的作为。


今年3月9日,澳交所上市公司澳洲农业资本Australian Rural Capital向市场确认与上海鹏欣集团分支联手竞购澳大利亚最大牛肉生产商Kidman公司。ARC将开设基金或投资管理公司,面向澳洲资本市场筹资,提供给本地投资人直接投资Kidman的机会。


而大康牧业此次发布的公告显示,此次收购主要是通过共同设立的大康澳洲(公司持股51%,中房置业持股49%)实施,大康澳洲将以不超过3亿澳元要约收购Kidman公司80%的股权,另外20%的股权则将由ARC收购。(注:上海鹏欣为大康牧业的第一大股东)。


上海鹏欣与澳资公司的合作显然是对在向澳政府释放更多“善意”,增加收购的成功率。


此外,与政府搞好关系也是提高收购成功率的另一条途径。


2015年9月14日,澳洲政坛格局突变,谭宝在党内选举中以10票优势打败艾伯特,成为澳洲新总理。《澳洲人报》分析称,对于澳洲新总理来讲,妥善处理与中国的关系可能是最大的挑战之一。而谭宝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曾投资中国矿业项目,更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儿媳是一名中国人。因此,新总理在对待与中国的关系方面,或许比任何一位党内成员都要有基础。


我们注意到,此次收购主体的大康澳洲是由大康牧业持股51%和中房置业持股49%共同成立的。而中房置业是桂国杰于1999年创立,就在上周末(4月15日),有澳媒报道来自中国上海的富豪桂国杰将斥资数百万澳元赞助阿德足球队,但并不是因为他有多喜欢澳洲足球联盟(AFL),而是意在为收购澳洲 Kidman牧场而与政府搞好关系。并配上了他与澳新总理的合照。

不过,也有媒体表示桂国杰赞助俱乐部与其他公司的赞助活动没有什么不同,比如Santos公司赞助过环澳自行车赛,Jacob’s Creek赞助过澳洲公开网球赛。


不管真实意图如何,至少中国企业很看重与政府的关系这一事实是可以肯定的。


此外,也有评论人士告诫称,如果再次阻止外国人收购,尤其是中国投资人,澳政府将会受到商界的批评和指责,认为属于排外主义,传递出澳大利亚并不对商业开放,不欢迎外资入驻急需资本的农业领域的负面信号。


当前,Kidman公司主动剥离了敏感资产,中方财团也引入了澳方合作者,同时与新总理及南澳政府的关系也不错,而澳政府若再次阻止中资收购也可能有传递负面信号的风险。综合来看,对Kidman公司的收购可能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