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咖】这些人物影响了整个澳洲教育界!快来看看都有谁!

<- 分享“澳学集团”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2 澳学集团


1GLYN DAVIS


在现今各个部门都不计后果地在“世界级”这个词汇边来回辗转的大环境下,墨尔本大学已经可以自豪地宣布他们处于顶峰的姿态!


而Glyn Davis,这位已经在这令人尊敬的学府中前行近十载的先生,是这些成就的原因。


在2005年一次有雄心勃勃并彻底的改革之后,人们见证了David为一种美式风格的文科本科与专业学术的研究生学习的组合铺下了奠基,而这种在之前的澳洲是史无前例的。墨尔本大学被称作墨尔本的典范的原因不仅仅是因其无时无刻踊跃的生源,更因为它从根本上改变了澳洲的高等教育领域。如果这还不足以证明,在过去的十年中,David专注于大学的广泛研究、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不懈努力,将墨尔本大学引领上了一个难以匹敌不断前行的国际排名。墨尔本大学可能在澳洲顶级大学排名的各个评分项上不是第一——但它在最重要的那一项上是的。像其他真正的领袖一般,David的成就远大于所见报的部分。轻言细语的行事风格,避免世事和聚光灯的纷扰,灵感才是David的货币。


他在国家和国际的角度入手广大而经常是非常深奥的议题,他从最实际的角度出发,以最真实的情况考虑到了昆士兰劳工政治的各种情况,也因此因为将Peter Beattie总理鼓舞人心的智能州计划以一种非常成功的真实感呈现而受到表彰。最终的,这就是David的能力——秉承着宏大的理念,引领人们将它转化为现实。这算得上是伟大的成就,David已经将自己在墨尔本大学的任期延长到了2017年,到那时他就已经为这所大学服务13年了——这些时间,他说,来完成我未尽的事业已经足够了。与此同时,他已经开始寻觅起了担任副校长的人选。


2SIMON BIRMINGHAM


在Simon Birmingham被任命为教育部长的时候,千万不要低估了横扫了整个部门的情感。高等教育的团体是一伙文质彬彬的匪徒,但这一次从珀斯到凯恩斯都能听见大家欣慰的叹息。并不是说Christopher Pyne无法有足够的激情与渴望来弥补问题,但是他的手段的确还有许多可以改进的空间。


Birmingham对于高等教育转型和政策方面采取了一种更加商议的态度,事实上他作为助理部长的经历帮了大忙。在VET免费帮助的丑闻逐渐发酵的时候,Birmingham介入了,他四处观察了之后立刻宣布了更改方案,意在将损失最小化。结果事与愿违,虽然这也在意料之中,因为这已经有些太迟了。但这距离我们上一次看见一位能将职业教育认真对待的部长已经太久了。所为对高等教育而负责的部长,Birmingham还没有完全展示出他的气概,但2016年会让他使出他的手腕——政府不得不在下一次选举前对Pyne的改革计划作出一些艰难的决定。这对于Birmingham的聆听、权衡和传递信息的能力都是一次考验。让好戏开场吧。 


3BARNEY GLOVER


西悉尼大学的副校长Barney Glover在澳洲大学中其实是一位意外人选,因为那时的他甚至不在董事会中。但这也恰恰表明了这位应用数学家对于这份工作来说是多么正确的人选。


随着Christopher Pyne的解除管制费的议程开始崩坏,因为此项费用一直由副校长支持,澳洲大学不得不急需一位新的人选,而Glover非常适合这项工作。他生来就拥有绝佳的商业头脑,他可以将百科全书卖给谷歌的行政经理,可以将戈壁滩卖给北极熊,SUV卖给阿们宗派。西悉尼大学覆盖了13个联邦、24个州级别的席位,他同样拥有一定的政治力量。如同Glover自己所说的,“西悉尼大学是澳洲地缘政治学的震中”,他目前的工作是将整个部门地缘政治的相关断层线的相关性列入下一次选举。其中的黄金原则是什么?别惹数学家。



4MALCOLM TURNBULL



Malcolm Turnbull

富有创新力的首相

行事灵巧的首相

具有企业精神的首相




Malcolm Turnbull对于一个有创造力、灵巧机敏并具有企业精神的澳大利亚有着很清晰的设想,并在各大学中已经公开讲述了许多年。“我们需要文化,需要文化创新,这需要冒很大的风险,但是随着我们的所作所为,我们就会在经济层面完成整个生态系统的革新”,这是在Turnbull在介绍自己的创新声明中所说的话。

这个计划完美吗?当然不;但这重要吗?当然是。首相的许可给政治想法的重心动向和结构转型都产生了影响。这很好地预兆了高等教育在研究的大环境中变得越来越重要。国家协同研究基础设施战略项目、同步加速器和平方公里战略望远镜项目已经确定有了10年的长期资金援助,而这一切还仅仅只是开始。大学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被放在一个承上启下的国家级规划的中心。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