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应该写写这样的中国留学生!”

<- 分享“新西兰毛传媒”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9 新西兰毛传媒



这几天,在不同场合分别遇见的两位朋友碰巧都对我谈到了中国留学生,他们一位是在奥克兰大学教书的李博士、一位是在奥克兰市中心一家全球知名奢侈品牌店工作的林小姐。其中李博士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应该写写这样的中国留学生!”


对留学生我并不陌生。2002年初入新闻媒体行业,我第一篇文章就是写中国留学生。那阵子新西兰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很多,留学生之间的绑架案频频发生,以至于有法官说出这样雷人的话:“现在是留学生的绑架季吗?”


不过,发生在中国留学生间的绑架案大都不是为谋财害命,基本上是张三借钱给李四,李四找各种借口不还,张三急了,找狐朋狗友把李四拘禁起来,很揍一通,不还钱甭想走。


记得为了写第一篇文章,我在奥克兰高院坐了大半天,聆听法官对参与绑架案的中国学生的判决。审判结束后走出高院,一下被一群英文媒体记者包围起来,摄像机、麦克风纷纷对准我,他们以为我是被告的家属或是朋友,要我谈感受。


这阵势把我吓了一跳,我急忙说我也是记者,同行、同行。他们一听是记者,更不放过了,七嘴八舌地问我这样的案子在中国多不多,中国法庭会怎么判等等。


我不记得当时怎么回答了。只记得晚上刚刚到家,就有洋人朋友来电,说开车下班路上,在车里听到电台对我的采访。


后来,我还写过有关留学生中的论文抄袭现象。那时,我在一间私立高校兼职,那所学校中国学生多,抄袭情况较严重,负责教学的老师建议我写写这个。记得我为此采访过奥克兰大学的相关部门、还采访了当时在奥大教书的杨健博士。




这些年来,新西兰主流媒体对留学生的负面报道不那么多了,但这不代表负面的东西不存在,而看在眼里、痛在心上的是我们的华人同胞。


先说说那位在奢侈品店工作的林小姐告诉我的故事吧。


林小姐说,她工作的店里时常有学生来打工。有一阵,店里少了一些货品,通过内部保安监控录像,发现是被某中国留学生偷了。警察接到报案后到这名学生住所一查,发现至少有价值5万新币的货品,都是从店里“顺”的。 


结果是这名学生被开除、被定罪、被遣送回国。


林小姐说,不知这小子回国后怎么面对送他出国留学的双亲。




李博士告诉我的故事属另外一类,不涉及犯罪,但事关修养和自尊。


在奥克兰大学各系,教师们同学生们喝咖啡、吃饭、放松聊天的地方是分开的。通常,老师们的环境和设施更好一些。比如李博士他们系的教师餐饮休息室里有咖啡机,而学生们那里只有速溶咖啡。


教师餐饮室的门从来都是不锁门的,结果,总有个别学生到教师们专用的餐饮室,用咖啡机给自己打咖啡。


系里于是在教师餐饮室门口贴上一张大大的字条:“Faulty Only”, 意思是此地只限教师使用。


可是,仍旧有学生对之视若无睹,继续趁着早上或是晚上人少的时候来打咖啡,彼此讲着中文,或是用中文同他人讲电话。


洋人老师们看到了也不吭气,估计是不好意思。但人家从心底里对是反感这种不守规矩的事情。李博士说,系主任已经同他嘀咕好几次了。


“这算不上什么大事,可这种行为反映出一个人的修养,这样的品行,怎么能让人尊重?你说,怎么能让人尊重?还都是研究生呢!”


李博士说到此,有些激动。


我想起十多年前在奥克兰大学读书的时候,图书馆、卫生间,都有中文警示标语。


能进入奥大读书的学生,英文水平都不低,但人家专门用中文写出来,显然是针对特定人群,针对谁呢?


不把规矩当回事,不把对他人的尊重、对环境的尊重当回事,这样的人,哪怕再聪明、再有学问,在文明的社会里,也只会被人另眼相看。








编辑微信号:e2020-news  

电邮:info@e2020.co.nz

网站:www.nzmao.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