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苹果要撕美国政府

<- 分享“美国诚德投资置业”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2-22 美国诚德投资置业


从昨天开始大家都在谈 Apple Pay,但其实这两天有另一条关于苹果的新闻更有意思,那就是苹果在昨天毅然决然地和 FBI 以及美国政府撕了起来。


这件事之所以引起广泛关注,一是因为涉及自911以来美国本土所遭受到的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二是因为事关公民隐私和国家安全的两难选择,而苹果作为跨国大公司公开站出来反对美国政府,无疑将对这个话题在未来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去年12月2日,南加州圣贝纳迪诺发生一起枪击案,14名无辜平民被枪杀。两名嫌犯是一对夫妻,其中28岁的丈夫 Syed Farook 是出生在美国的第二代巴基斯坦移民,妻子则是土生土长的巴基斯坦人,通过配偶签证来到美国。因为两人被发现可能与伊斯兰国存在联系,所以这起案件被定性为恐怖袭击。



因为事态严重,FBI 立即介入了调查。他们在嫌犯家里发现了几部手机,其中两部被事先摧毁,所有的数据都已完全破坏。但不知道是疏忽还是别的什么原因,Syed Farook 唯独遗漏了一部他的工作单位配给他的一部工作用的 iPhone 5c。


FBI 拿着这部手机如获至宝,但是他们却遇到了另一个问题:这部苹果手机有锁屏密码。因为苹果的加密技术实在太好,连FBI也无可奈何。


FBI 为了说服苹果帮助解开这部手机的密码大费周章,但都被苹果拒绝了,连白宫出面也没有用。苹果的理由很简单,他们也没有办法。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实情。从2014年开始,iOS 系统的锁屏密码就只有使用者本人才能解开,就算是苹果,如果不知道密码也没有办法解锁。


FBI 和苹果扯皮了两个多月,前后会谈了很多次都不欢而散,于是只好寻求法律途径。


2月16日,加州的联邦地区法院法官 Sheri Pym 批准了 FBI 的请求,要求苹果开发一套新的系统,允许 FBI 可以无限制地在嫌犯的手机上尝试使用不同密码。用过 iPhone 的人都知道,正常情况下如果输错密码10次,系统就会自动删除所有内容,这也是 FBI 不敢对嫌犯手机乱来的原因。


也就是说,法官要求苹果在自己的 iOS 系统上开一个后门,可以让 FBI 的探员进去搜查。FBI 之前曾经表示,如果苹果愿意这么做,他们可以向苹果支付技术开发费用。


但是这个判决激起了苹果强烈的反弹。仅仅几个小时之后,库克在苹果官网上发布了一封措辞强硬的公开信,表示无法接受这个要求,将提起上诉。


这件事发展到这里,就变得有趣了起来。


有中文媒体说,这是苹果遭遇的最大的危机。这个说法在我看来是完全错误的,这点事对苹果来说根本谈不上什么危机;从美国目前的社会环境来看,苹果未必会输掉这场官司,在后斯诺登时代,苹果有天然的舆论优势。


2、



乍看上去,FBI 的要求和法官的判决合情合理。在恐怖分子的手机里说不定就能找到价值连城的线索,这可是关乎国家安全的大事,还有什么能比国家安全更重要呢?况且苹果需要做的,无非是一些额外的技术开发,所付出的代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这不是美国人的思维方式。美国人的思维方式是,政府机构和公权力都是不值得信任的,都是需要严加警惕的。


虽然 FBI 口口声声表示,这次要求苹果开发的后门系统只会用于破解 Syed Farook 的手机,绝对不会用于其他用途。但谁能够保证 FBI 以后不会借助这个系统,肆无忌惮地侵入更多嫌犯、乃至普通人的手机?一旦他们有了能够大摇大摆进入 iOS 系统的后门,谁能够保证以后他们不会经常出入这个后门?


毕竟,在这件事情上美国政府是有前科的。斯诺登爆出的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监听项目,已经让美国政府颜面大跌,公信力受到严重的质疑。


“国家安全”是一顶大帽子,可以扣在恐怖分子头上,同样也可以扣在异议分子头上。谁能够保证以后美国政府不会以国家安全为借口,侵入异议分子的手机?


这里最值得担心的,就是“权力的滥用”。


美国人之所以对隐私如此敏感,是因为这关系到他们最珍视的核心权利,那就是言论自由。如果普通人的手机能够被任意监听,那么言论自由必然会受到侵蚀。就如同在坚固的大坝上一旦开了一个小口,看起来微不足道,但洪水蔓延出来,最后势必冲垮大坝。


而且,即使 FBI 能够信守承诺,谁又能保证这个后门系统不会被某个被收买的雇员或者其他的暗黑势力利用?一旦开了后门,全世界亿万 iOS 用户的信息安全必然遭受严重的威胁。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这就像是那个经典的道德悖论:假如你在一个铁轨变道闸的控制杆前,远处有一辆失控的火车冲来;铁轨在你这里一分为二,一边有一群人,另一边只有一个人;如果你什么都不做,火车会撞死那群人;如果你选择变道,火车只会撞死一个人。你会选择变道,牺牲那个人去拯救另一群人吗?



苹果一点也没有犹豫地作出了他们的选择。


这么做有没有私心?绝对有。他们要维护自己“强大信息安全”的形象,这是他们致力打造的核心竞争力。他们的激烈反应更像是一场公关策略,因为他们不可能在公众面前沦为一个屈服政府压力而牺牲用户隐私的软脚公司。但抛去这些私心,他们的理由和顾虑都是实实在在的。


还有一个理由,库克的公开信里没有提,但是很多媒体都分析指出,苹果担心一旦屈服于美国政府的压力,以后会有其他国家,也会依此要求苹果交出更多的用户隐私信息。那样的话,苹果会面临更加不堪的局面。


毕竟美国政府还是要好对付一点。


3、


理解了这些背景,我们再来看库克那封义正词严慷慨激昂的公开信,就更加容易理解了。


在信里,库克把美国政府的要求称为是“史无前例的”,他说,“一个美国公司被迫将其客户置于可能遭受攻击的危险之中,我们从来没听过这样的先例……反对这一要求,我们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们认为必须公开指出美国政府的这种越权行为。”


他说,“眼下美国政府要求苹果所做的,无异于侵入我们用户的手机,将我们几十年来为保护用户安全所做的努力一并抛弃,此后,苹果将无法保护包括上千万美国公民在内的用户免受黑客的侵犯。讽刺的是,当年为iPhone搭建了强大加密系统的工程师,如今却要被迫削弱其安全性。”


他说,“ FBI 其实是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绕开国会,利用1789年的《全令法案》(All Writs Act) 来为自己实际上的滥用权力正名……政府的这一要求让人不寒而栗。如果政府可以利用《全令法案》轻易解锁你的 iPhone,那么他们也就能够从任何一个人的设备上获取数据。政府对隐私的侵犯或许将不止于此,他们还可能要求苹果开发监控软件,用以拦截你的信息、获取健康数据、银行信息、追踪位置,甚至是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控制你的麦克风和摄像头。


他还说,“我们反对 FBI 的要求,是出于对美国民主深深的尊重和对这个国家的热爱。尽管我们相信FBI是善意的,但是我们认为在我们的产品中创建后门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我们担心这种要求恰恰会破坏我们的政府所想要保护的自由。


4、


美国社会的反应也很有意思。


圣贝纳迪诺枪击案的幸存者对苹果的做法表示了愤怒——这个可以理解。从网上的评论来看,Business Insider 这一类大众网站上尚能看到一些批评和讽刺苹果的留言,但在《纽约时报》这样以精英读者为主的网站上,大部分留言对苹果的做法表示了支持。



反对的意见无非是“苹果你为什么要保护恐怖分子啊”,“恐怖分子都是人渣,他们杀了我们美国人呀”,“苹果怎么可以这么不爱美利坚,这么不关心国家安全,法院让你干嘛你就干嘛,你再这样我要一辈子抵制苹果产品”——基本上都是没有什么思考能力的纯朴爱国群众。另外美国总统候选人川普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也讽刺了苹果,说“他们当自己是谁啊”。



但更多的人站在苹果这一边,当然,包括斯诺登。



事态将如何发展目前还不知晓,既然要诉诸法律手段,接下来势必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未来双方的博弈会很精彩。

(本文收集整理編譯自网络,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

马上关注:美国诚德地产投资置业

专注为来洛杉矶投资,置业,安家,留学和旅游的华人提供专业的一站式服务.关注美国诚德投资置业订阅号(chengdezhiye),定期接收洛杉矶最新,最实用的房产,生活和旅游资讯推送.


长按二维码 一键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