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记忆》

<- 分享“悉尼雨轩诗社”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5-08-08 悉尼雨轩诗社




作者 梁风如故,朗诵者 梁风如故


在城市的和平公园里

阳光照耀着绿色的草地

老人们在一隅闲聚

青年在小河边追逐嬉戏

有一群孩子在放风筝

那风筝和孩子们一起

都在欢快地跳跃

相互牵动着

奋的脸上充满了笑意

我望着那太平的景象

满意地坐到场边的长椅

余光里似有什么在向我召唤

阳光下挥舞着巨大的手臂

我转身回望

却是一株大树参天直立

是的,它在向我招手

那枝叶苍翠挺拔而有力

我站起身走了过去

心中几分犹豫几分惊奇

你多少岁了,我问它

七十周岁,到上个月底

它回答,当年

日本的军机飞过这里

将我的母亲炸得粉碎

我从她身上弹飞落地

当时,地上的血流成渠

我是被人的血滋养大的

你看我如此的精壮

身体里却是一腔的悲戚

太阳变得有些暗淡

天上的乌云开始聚集

我仰望着大树

茂密的叶丛间天光依稀

明灭中

将当年的故事再次演绎

天空也是这样的阴怖

飞来蜂群般的日本轰炸机

转眼之间

哀鸿遍野,血溅满地

轰炸过后

荷枪实弹的日本兵

好比变疯了的野兽

四窜着烧、杀、奸、掠

他们的嘴里

有从人身上撕下来的肉

他们的刺刀尖上

有中国老百姓的肝脾

天空一道烈的闪电

接着是振聋发聩的霹雳

我仍然仰望着大树上

阴魂们演绎的幻影

借着青的电光

我看见一粒大大的果实

脱离了树的身体

钻进汪着雨水的泥里

那泥水就像被扎破的肌肤

泛起一片鲜红的血迹

我懂了

那种子也将被血液滋养长大

和它的母亲一样世世代代

将那段罪恶的历史铭记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