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小咪带你看世界|难民们的求生之路!

<- 分享“慧谷移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0 慧谷移民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当地时间 4 月 18 日,2016 年普利策奖获奖名单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公布,《纽约时报》4 名摄影记者Mauricio Lima、Sergey Ponomarev、Tyler Hicks 和Daniel Etter和路透社摄影团队关于欧洲难民危机的系列报道获得了突发新闻摄影奖。他们的作品关注难民危机、难民移民旅程、难民接收流程及难民折射出的国家间的斗争。用照片展现了生活的辛酸、希望和偶然的成功。他们着重关注了难民中的母亲、父亲、孩子和家庭,这些交织的真情、辛酸与绝望再现了人性,赋予照片巨大的张力。


以下是来自《纽约时报》摄影记者的作品。
一艘挤满非法移民的土耳其船只抵达位于希腊莱斯博斯岛(Lesbos)斯卡拉(Skala)镇。土耳其船主将150多名移民运至希腊海岸后,试图潜逃回土耳其,在土耳其海域被抓获。
塞尔维亚(Serbia)边境的托瓦尼克(Tovarnik)火车站,绝望的难民在竭力挤上开往克罗地亚萨格勒布(Zagreb)的火车。随着一些主要难民接收国加强边境监管,成千上万的移民者和寻求庇护者滞留在巴尔干半岛地区(Balkans),为原本种族冲突不断,危机处理能力极其脆弱的巴尔干地区带来了新的压力。
照片中央穿蓝色T恤的年轻人叫艾哈迈德•马吉德(Ahmad Majid),正和他的孩子们睡在巴士的地板上。右侧穿绿色毛衣的是他的哥哥法利德•马吉德(Farid Majid),周围还有其他的家族成员和几十名难民。他们刚刚离开布达佩斯(Budapest),准备前往奥地利维也纳(Vienna)。大部分来自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成千上万的难民逃离了家园,冒着生命危险乘坐危险船只,长途汽车和火车,通过非法过境地点,希望抵达西欧和斯堪的纳维亚(Scandinavia)寻求庇护。
难民们穿过教堂,在斯洛文尼亚(Slovenian)防暴警察的护送下,前往位于斯洛文尼亚多波瓦(Dobova)城外的登记营。位于迁徙沿途的多个巴尔干小国,每天都在目睹大量难民过境,在大量移民人群冲击下,这些国家对于人流量管控早已不堪重负。
塞尔维亚(Serbia)霍尔戈什(Horgos)边境,一名父亲把孩子护在怀中,以免孩子受到警察殴打和催泪弹袭击。数百名移民试图冲破封锁边境铁网,从塞尔维亚逃到匈牙利(Hungary),但遭到了手持警棍的匈牙利防暴警察催泪弹和水炮镇压。
塞尔维亚普莱索沃(Presevo),难民们在难民入境接待中心排队等待文件。难民们在炙热的阳光下排着长队,祈求门卫让他们进入接待中心。难民们需要提前注册,才能穿过塞尔维亚去更远的地方。在塞尔维亚,难民们注册后可以在境内停留72小时,得到旅行许可,甚至居住酒店。
几十个难民家庭在布达佩斯中心的凯莱蒂火车站(Keleti Train Station)下面支起了帐篷。他们大多来自叙利亚。
当地时间2015年11月28日,希腊伊多梅尼(Idomeni)边界,被困于此长达十天的难民们在争抢饮用水、毛毯、尿布、衣物等捐献物资。这些难民来自巴基斯坦、孟加拉、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和索马里,他们被禁止踏入马其顿(Macedonia)境内,只有来自阿富汗(Afghanistan)、伊拉克(Iraq)和叙利亚(Syria)的难民可以穿越马其顿继续他们的行程。
马其顿士兵在希腊一侧的边境建起铁丝护栏,将他们背后的盖夫盖利亚(Gevgelija)与希腊的多梅尼(Idomeni)分隔开来。这道铁丝护栏将近2500名难民拒之门外。
照片左侧的是柔金•谢赫(Roujin Sheikho)来自叙利亚,怀抱着她的女儿薇达(Widad),和位于图片右侧的儿子纳比(Nabih)及其他叙利亚难民一起,沿着铁路从塞尔维亚霍尔戈什向匈牙利进发。
马吉德(Majid)家的成员怀抱着他们的孩子坐在麦田里睡觉。他们等待着跨过塞尔维亚霍尔戈什(Horgos)带刺的铁丝护栏,抵达匈牙利(Hungary)。
马其顿(Macedonia)盖夫盖利亚(Gevgelija),难民们在难民营排队注册,注册后才能乘火车前往塞尔维亚的贝尔格莱德(Belgrade),再从贝尔格莱德继续前往巴尔干半岛及欧洲地区。
移民们在塞尔维亚防爆警察的护送下徒步穿越堤坝,向多波瓦(Dobova)城外的登记营进发。尽管人们以为,不断下降的气温和危险的海域将会减缓难民的涌入,但是叙利亚不断爆发的武装冲突和对边境关闭的恐慌,促使更多人宁愿冒着危险也要长途跋涉逃离家园。

马其顿盖夫盖利亚,难民们排着长队等待登记时,一个来自叙利亚的难民家庭围坐在火堆旁取暖。

历经狂风肆虐、惊涛骇浪的考验后,乘坐橡皮筏从土耳其出发的难民们,终于抵达希腊莱斯博斯岛(Greek island of Lesbos)海岸。因担心皮筏随时可能漏气或翻船,一些惊恐万分的移民者们跳入冰冷的水中,在绝望中一点点向岸边靠近。这个孩子最终成功上了岸,而数百名难民则永远留在了这片海域里。

希腊莱斯博斯岛(Lesbos),一位企图从土耳其跨越爱琴海(the Aegean Sea)的难民尸体被冲到岸边。还有三具尸体,一个12岁女孩,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老年人的尸体也在当天上午被发现。

伊拉克难民莱斯•马吉德(Laith Majid)乘坐摇摇晃晃的皮筏艇安全抵达希腊科斯岛(Kos)后,,与儿女紧紧相拥,喜极而泣。

希腊莱斯博斯岛(the Greek island of Lesbos)黄昏时分,岸边弃用的救生衣、内胎和泄了气的橡皮艇堆积成山,这些都是成千上万的难民想要在土耳其横跨爱琴海(the Aegean Sea)时要用到的基本品。

以下是来自路透社摄影记者的作品。
当地时间2015年9月24日,希腊莱斯博斯岛(the Greek island of Lesbos),一位叙利亚难民从土耳其抵达莱斯博斯(Lesbos),穿越部分爱琴海后,他一手抱着一个孩子,艰难地走下小艇。

当地时间2015年8月12日,希腊科斯岛,70岁的阿蒙(Amoun)在岸边休息,她原本居住在叙利亚阿勒颇(Aleppo),是一位失明的巴勒斯坦难民。刚刚和另外四十名难民乘坐小艇从土耳其出发,穿越部分爱琴海抵达希腊科斯岛(the Greek island of Kos)。

当地时间2015年10月8日,希腊雅典附近,比雷埃夫斯(Piraeus)港口,一名阿富汗移民坐在大巴中望向窗外,他与 2500多名移民和难民从莱斯博斯岛(Lesbos)搭乘埃莱夫塞里奥斯•韦尼泽洛斯(Eleftherios Venizelos)客运渡轮而来。

当地时间2015年10月20日,斯洛文尼亚(Slovenia)布雷吉治(Brezice)郊区,移民者们在徒步前进。斯洛文尼亚内政部表示,如果移民数量持续增加,或将在东南边境设置障碍。

当地时间2015年8月12日,希腊科斯岛(the Greek island of Kos),一位叙利亚难民在希腊科斯岛国家体育场拥挤的注册队伍中艰难呼吸。

当地时间2015年8月27日,匈牙利与塞尔维亚边境,叙利亚移民试图穿过铁丝护栏进入匈牙利。

当地时间2015年8月22日,希腊边境伊多梅尼(Idomeni)附近,一名马其顿(Macedonian)警察挥舞着警棍,试图阻止移民者进入马其顿。

当地时间2015年9月10日,希腊伊多梅尼(Idomeni)附近,移民和难民在暴雨中祈求警方允许他们跨过希腊边境,进入马其顿。

当地时间2015年8月15日,希腊边境附近,马其顿盖夫盖利亚(Gevgelija)火车站,警察试图阻止一名企图爬窗户搭火车的移民者。

当地时间2015年9月3日,匈牙利比奇凯(Bicske)镇,一个移民家庭倒在车轨上,他们之后被警察扣留在比奇凯的一个火车站内。

当地时间2015年9月10日,希腊伊多梅尼(Idomeni)附近,叙利亚难民在泥泞中艰难跋涉,试图穿过希腊边境进入马其顿。

当地时间2015年10月20日,德国韦格沙伊德(Wegscheid),移民穿越奥地利与德国帕绍(PASSAU)附近韦格沙伊德边境后,在德国警方的护送下前往登记处。

当地时间2015年9月10日,希腊伊多梅尼(Idomeni)附近,一名叙利亚难民抱着女儿前行,在暴雨中亲吻女儿的脸颊,他们正前往希腊与马其顿的边境。

当地时间2015年8月11日,希腊科斯岛(Kos),一艘挤满叙利亚难民的小船在科斯岛附近引擎失灵,飘荡在土耳其和希腊之间的爱琴海域上。2015年,有超过100万的人离开因硝烟四起,流离失所的家园,到欧洲寻求庇护。他们登上毫无装备的船只和充气船跨越爱琴海,在这个过程中,数百名难民死在了海上。

当地时间2015年9月13日,希腊莱斯博斯岛(Lesbos),一名叙利亚难民用救生圈托着一个婴儿游向岸边。他们搭乘的充气船在距离莱斯博斯岛(Lesbos)海岸100米处泄了气。

当地时间2015年11月7日,希腊莱斯博斯岛(Lesbos),一名身份不明的移民者遗体被冲上海滩。

当地时间2015年10月19日,希腊莱斯博斯岛(Lesbos),一名阿富汗移民从拥挤的救生艇上跳上岸。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