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采访了张末,她说父亲张艺谋只探过班,处女作是自己独立完成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9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陈媛 编辑/樟木)


大概是看过太多父亲张艺谋与媒体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张末的团队对待张末,完全不像是在带一个新人,反而,更像是一个强势的妈妈在保护一个在自己看来永远不够强大的孩子,保护意识渗透到了方方面面。到达采访地的时候,才被告知不能录视频了。而反复被确认过提纲,被认为问题不够多,可以再加些和电影有关的问题——虽然记者并没有看过电影。而禁忌还是禁忌,无论如何都不能突破——虽然记者原本的提纲上也并没有任何和禁忌有关的问题。总之,一轮轮沟通过后,访问就在一种“万众瞩目”的氛围中开始了。



《二十八岁未成年》今年1月开机


被问到为何选择这样一个青春穿越题材,张末并没有平地起感慨,而是从导演的角度出发,在她看来,有过青春的人都有想回头改变命运的念头,同时,她又淡定地否认自己是个怀旧的人。


被问到拍摄中最困难的事情,她的坐姿依旧一丝不苟,平静地回忆道,时间太紧张了,仿佛这件事情是发生在很久以前、别人身上一样。


终于聊到张艺谋时,记者反复斟酌用词,并且仔细观察张末的表情,却发现的确想太多了。整个过程,她都没有任何犹豫,依旧是不疾不徐地给出了我能想到的最得体的回答,“其实他就来探过一次,也没有待多长时间,还比较尊重我的想法,给我很多个人空间。”


这个女孩子,就是张艺谋的女儿啊。结束采访与张末握手告别时,有那么一瞬间,我很想说出这句话。但当然不可能说出口。



▲在片场投入拍摄的张末


电影只保留了小说名和人物名

“17岁和28岁都是真实的,我觉得这就是原创”


腾讯娱乐:你最早是如何接触到《28岁未成年》这部小说的?你平时本来就看网络文学吗?

张末:看的不算多,主要是看简介。《28岁未成年》其实最早我是看到这个题目,觉得眼前一亮。最感动我的其实是小说的梗概,如果你能够面对面跟17岁的自己在一个房间里,你会对她说些什么?你会给他出一些什么主意,让她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因为每一个人都会想说我如果当时没有做这件事那件事,命运肯定会不一样。我觉得这是一个大家都能体会的点。


但是电影跟小说完全不一样了,我跟我的编剧团队用了两年,润色出完全不一样的故事。最后唯一保持的就是题目跟人物的名字。






影片剧照,主演倪妮、霍建华、马苏、王大陆等


腾讯娱乐:你刚才说那段话打动你,所以你也算是一个常常怀旧的人吗?

张末:肯定会,但是我觉得要顺其自然。如果我年轻的时候没有做过一些事情,我不可能成为现在这样,所以我没有特别想重新开始的地方。


腾讯娱乐:那你有没有考虑过原创故事呢?

张末:这个故事就是原创。说句实话,天下故事都一大抄,你想到的点,别人50年前、60年前甚至100年前都已经想到了。这个剧本最大的原创点是要跟自己对衡。像《搏击俱乐部》,它是属于像人格分裂式的,也就是说你对抗的是一个虚幻的人物。但是我想设定成她是一个真实的人物,也就是说28岁跟17岁,是两个真实存在的人,我觉得这个就是属于原创。


腾讯娱乐:选择这样一部爱情喜剧作为处女作,制作上的困难程度是你会考虑在内的吗?

张末:它其实不属于爱情片,还是属于剧情片,爱情只是一个辅助,也不是一个纯粹的喜剧,只是一个剧情片里有一些幽默的元素。我拍电影不是从困难程度出发,如果容易才做我就不当导演了。第一还是看你喜不喜欢这个故事,第二是你有没有能力去完成。



张末工作照


最困难的事是时间太紧

“从没怀疑过自己的能力”


腾讯娱乐:为什么从建筑转行学电影?

张末:首先还是喜欢,小时候跟父亲去剧组,虽然那时候不懂拍电影,但心里已经种下了好奇。建筑和电影都是一门综合艺术,很大程度上是相通的。比如对美学和艺术史的了解;对画面,构图,比例和角度的运用。所以转行并没有太大的专业障碍。同时,父亲也非常鼓励我做自己喜欢的事,又恰好遇到有感觉的故事,那么机缘就到了。


腾讯娱乐:后来在国内的剧组实践时,跟纽约大学电影学院教给你的东西有没有很大不同?

张末:还是挺相近的,说句实话,全世界的剧组都差不多。


腾讯娱乐:但是我们印象中好莱坞电影工业的流程很规范,但中国的现在很多剧组还是比较原始的状态。

张末:它不是原始状态,是体系不一样。好莱坞是制片人制,中国是导演制,导演的权威相对更大一些,但是你的责任也就更多。但我觉得发挥空间更大一些更好,因为在好莱坞,除非你是很大的导演,像斯皮尔伯格、伊斯特伍德,其他导演都不会有最终剪辑权。中国的导演相比之下更自由,大家也都比较尊重导演的意见。


腾讯娱乐:你喜欢这种状态?

张末:对于任何一个所谓艺术创作者来说,自由发挥肯定是每个人的心愿。


腾讯娱乐:如果在中国拍戏,你的权威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你会不会希望引入一些好莱坞的机制?

张末:我觉得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中国的剧组其实也是对事不对人的,大家都想把电影完成、做好,所以一般都是经过讨论、磨合,遇到问题解决问题。


腾讯娱乐:你一般都怎么解决问题?

张末:因为100多号人在看你,所以解决问题的第一点,是千万不要慌乱,你一慌,大家就都慌了,一定要冷静。第二,马上思考解决方式。第三点,作为一个导演可能需要一些妥协,主要是时间上的妥协。这部电影拍得很紧张,需要妥协的时候,就需要简练一些台词甚至删一些过场戏。那时我就问自己,删这场戏会不会对剧情造成影响,如果不会,那就果断删。


腾讯娱乐:所以你不是一个不计成本、追求极致完美的导演?

张末:对,要有取舍。


腾讯娱乐:那当你在处理这些问题的时候,情绪会纠结吗?

张末:不容易纠结。我们这个电影没有超期也没有超预算,我觉得也是这个原因吧。


腾讯娱乐:拍摄过程中你遇到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

张末:时间太紧张了。我们的拍摄周期只有54天,然后主演的时间只有40多天,所以每天都在赶,很多场戏不能拍那么多条。


腾讯娱乐:你对导演的认知跟你之前在做《三枪》、《山楂树之恋》之前,有没有一个很大的变化?

张末:以前只是负责一个部门的工作,现在是所有的部门都要我去敲定,更理解当导演的不易了。


腾讯娱乐:这个过程中有怀疑过自己吗?

张末:那倒没有。只要你准备工作做得充足的话,就不会有太大错误的。


腾讯娱乐:所以这次跟整个团队的整个沟通还是比较顺畅的?

张末:对。 因为第一,这些都是很有经验的演员,第二,这个团队大部分人都是我以前合作过的人,这些长辈都是看着我成长起来的,所以进剧组感觉像回家一样。所谓的磨合期一两个星期就过去了。



张艺谋全家福(资料图)



张末初中毕业后就前往美国读书(资料图)


张艺谋只探过一次班

“父亲给我更多的是自由和支持”


腾讯娱乐:从《三枪》开始做剪辑,《山楂树之恋》做剪辑又做副导演,再到现在独立执导,这样一个节奏是计划好的吗?

张末:倒没有太多的计划,也不是在衡量我的能力。反而是尝试之后再做减法。当然这些经验对我来说都非常珍贵。


腾讯娱乐:在此之前张艺谋导演告诉过你最好要学着做什么吗?

张末:他说当然是知道得越多越好,因为导演是一个比较需要功底的职业,如果什么都学会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所以我也很感谢他能让我在他的剧组担任那些职务。


腾讯娱乐:是否给过你一些建议?

张末:开拍之前大概两个星期吧,他给我提过剧本的建议和意见。无论是从父亲还是个人的角度来说,他都非常支持我能去完成这部电影。


腾讯娱乐:他如何评价剧本?

张末:他觉得思路很清晰,因为毕竟17岁跟28岁,他希望观众一看就能分清这两个人。


腾讯娱乐:那他来探班的时候会做什么?

张末:他会提一些意见,比如镜头稍微高会比较好看。其实他就来探过一次,也没有待多长时间,还比较尊重我的想法,给我很多个人空间。他还是希望我能用自己的能力跟阅历去完成这部作品。


腾讯娱乐:他在旁边看你拍戏时,你会有压力吗?

张末:还好,等于我在他旁边看他拍是一样的。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