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参考: 从入室盗窃到房价这把火是怎么点的

<- 分享“新西兰微财经”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8 新西兰微财经


点上方“新西兰微财经”加关注

最近有些人注意到NZ Herald今年以来集中火力猛攻专题,挑选的都是奥克兰最痛、最热的话题,这种单个媒体集中优势资源、轮炒话题的做法,近年新西兰不多见,拎出来做个简要解读。


NZ Herald一月前开做“入室盗窃”话题,连续5天播发系列深度报道,将新西兰各地入室盗窃率、破案率全部曝光,再找来受害人陈词谁敢比我惨,再找来前小偷采访自云‘我不后悔’,一时间给警方带来很大压力,


其后Herald将警方在报道后的一次集中整治、抓捕十多人的行动,一定程度上归功于这次他们做的盗窃问题集中报道。


这次抓捕行动就是被曝光全国盗窃率最高的奥克兰Mt Wellington警局为主发动的。抓捕行动之后NZ Herald做了这篇



报道在第二重要信息位就放了这句话:“Operation Resolve was launched in the Auckland City police district after the Herald's Hitting Home series highlighted that only 6.2 per cent of burglaries were solved there in 2015.”


OK,所以从媒体的角度来看,他们认为这次报道是成功的,毕竟不只是传播舆情,还改变了现实世界嘛……但是,大家不要把事情看得图森破,,,


因为事情总有两面,你以为报道了以后犯罪者会避避风头吗?那你就太naive了,,


事实上,在这些报道集中出现之后,以奥克兰Manukau区为例,入室盗窃不但没有减少,而且反而有一波迅速增加~~


道理非常简单,因为媒体暴露了奥克兰去年入室盗窃破案率仅为6.2%,结果那本来还犹豫不决的那些人,也去超市买橡胶手套了~~



有鉴于此,NZ Herald是这样应对所谓“媒体报道招致入室窃案增加”的指责的,


先是说了警方的这种看法,然后再找一位大学里的犯罪研究学者,通过学者的话" it was very unlikely that media coverage caused such a rise.“将其中的“Unlikely media caused rise in burglaries”(‘媒体不太可能造成入室盗窃上升’)做成导向标题~~见下面:



   


呵呵,这些原本也没什么,不过因为感觉这周开始已经开炒“在奥克兰买不起房”,而且还是可能向现实投射,所以鉴于上述的套路,我们就顺着看下去。


同样,我们先是会看到各种铺垫,就是这两天连篇累牍的先期报道,


比如周六这篇cover story,“没有富爹妈买不起房”,也用上了感叹号~~


房价现状:精英也买不起”:



等等等等,还有今天一大堆,包括今天报道奥克兰周边城镇,奥克兰人投资者已经占两成。


大家只要上网看就知道了,这两天出了很多,但我们一直在等待向现实政策投射的那篇关键文章,从周六到今天,这种向政策面投射的文章一共3篇,篇幅所限,这里就看一篇,建议大家去读一下原文:



话说Bernard Hickey现在为interest.co.nz写的少了,似乎和他去创办Hive New有关,这更加塑造了其政策顾问的形象。



这篇文章向基政府及政策端施压的意图就非常明显了,他说,这轮的的房市冷却只有5个月,上个月又重回上升了(奥克兰上月中价 环比+3.4%至$937,100),现在应该是政府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看这段:“奥克兰房市危机、或者欢乐party——取决于你看的角度——看起来没有伤害到政府的民意调查成绩,而且最近一次的房地产协会数据还被约翰基和财长看成是成功的迹象。。。”

This Auckland housing crisis, or jamboree (depending on your point of view), seems not to have hurt the Government in the polls and it was notable the latest REINZ figures were welcomed as a sign of success by Prime Minister John Key and Finance Minister Bill English.


他说,这个不是多难懂的小秘密就是房价涨会让投票人更富有和更欢乐……

The not-so-dirty little secret of the politics of rampant house price inflation is it makes voters richer and happier.


因为租房者的投票率是远远不及有房者的,所以他指出,这个小秘密就是“不作为就是政治有利”。但是,他又说,这种状态其实和现在Bill English所推行的“社会化投资"的战略是存在矛盾逻辑的。


Bill English的社会改造理念是加大对教育和引导的投资,从而减少在社会、家庭、福利等方面的支出。Bernard Hickey说,那你为什么不把这种思路运用到奥克兰住房问题上呢?(指用目前解决福利问题的思路解决房价问题)


他说,现在每年国家支出的租房补贴以及和收入相关的租金补贴等,已经高达20亿元一年,也就是说,政府补贴了60%的出租房


“如果政府真的在意用投资的方式解决社会问题(类似我们中国话里的授人以渔),那么就应该下决心将整个局面翻转过来,而不是继续补贴(补贴的流向其实是房东),造成更加严重的贫困家庭问题,造成一种长期的社会债务得不到解决……


大家可以到NZ Herlad上去看这篇评论原文。综上所述有理由认为:第一Bernard Hickey的这篇文章是有方向性的,值得留意,他从政府政策的角度着力,而放掉了其实现在更难做的储备银行,显示出了从经评领域向政策领域过度的欲望;


第二,从媒体角度,目前做房产专题的时机把握的是不错的,利用5个月冷却后的1个月升温,迅速捕捉时机,做出了到现在为止尚未结束的这批报道,为我们这个小社会增加了一点话题。


本轮房产题材还没有炒完,这次能否像盗窃题材那样影响到现实层面,就要看政界的二传手水平怎样了大家仍可继续观察。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