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转乾坤|不换国旗之后的思考

<- 分享“新西兰华页”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5 新西兰华页



不換國旗之後的思考


紐西蘭換國旗的全民公投在兩星期前結束,結果就是保留帶米字的原國旗。三百一十七萬選民之中,有二百一十三萬五千人參與投票,百份之六十七的投票率遠遠高於國會大選的投票率。有一百二十萬八千人支持保留原國旗,九十二萬一千人支持換新國旗。


原國旗仍舊高高飄揚,但是這次換旗公投仍然在引起人們的思考與探討。


二零一四年三月,約翰‧基總理首先倡議更換國旗,我個人是反對的,因為我喜歡現有的國旗,雖然她左上角的米字圖案總令人聯想起一八四零年船堅炮利的侵華歷史,但英國畢竟是大憲章誕生之地,是民主的搖籃,擁有全球第一的軟實力。尤其是對於紐西蘭而言,在從二元文化漸變成多元文化的時間尚短,共識尚未凝聚,我們這個四百多萬人并沒有像美國那樣已經形成一個完整而強大的民族意識,歷史與文化上還未能與英國作切割。僅以去殖民地化以及容易辨識為由就換旗,的確顯得輕率倉促,因為歷史的時機未到。


但是,我只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華裔移民,既非政治首領又不是億萬富豪,人微言輕,如何與權傾朝野的一國總理抗衡,我曾經覺得很無奈也很失望。


在約翰‧基總理換旗個人欲望非常強烈的前提下,整個換旗的行動果然受到異常積極的推助,即使各項民調充份反映大多數人不贊成換旗,各方面的反對意見,仍未足以令約翰‧基總理放棄,結果終於導致要舉行一次昂貴的公民投票。


這次公投一開始就顯得反常,第一次公投竟然先讓人從幾款新旗中揀選一款,選出了新旗才進行二次公投,讓我們在新旗与舊旗之中再二選一,這完全是本末倒置的愚弄。


為什麼不第一次公投就讓選民決定換不換國旗呢,如果多數人反對換,設計新旗以及第二次公投全部可以免了,也可以省下一大半的錢。但是約翰‧基沒有這樣做,他還是心存僥倖可以通過這種扭控改變反對他的民意。


除此之外,還出現了另一個怪異的現象,那就是換旗公投還在進行,結果還未揭曉,新設計的銀蕨旗居然在奧克蘭大橋和首都的國會高高飄揚,給人一種換旗已經既成事實的錯覺,這種作法相當輕浮不嚴肅,完全不尊重莊嚴的國旗,世界沒有一個國家會把換國旗弄得如此兒戲。


約翰‧基企圖個人青史留名的私念,導致他將換旗變成一場政治秀,更換國旗沒有廣泛征詢民意,沒有蒐集旗幟學、歷史与藝術文化、社會學者專才的專業識見、設計方案,導致紐西蘭換國旗淪為國際大笑話,公投過後,美國《紐約時報》就立刻以《新西蘭不為仿生的Kiwi鳥和空想的綿羊所動,保持現國旗不變》為標題,報導紐西蘭換旗事件。


凱爾 • 洛克伍德(Kyle Lockwood)設計的藍白黑銀蕨新旗圖案,被許多人譏諷為如同沙灘浴巾,這位技藝平庸的設計者心高氣傲,竟回應說「即使像浴巾,也是最好的浴巾」,他說的也許沒錯,但是他忘記了自己參加的不是浴巾設計比賽,即使最好的浴巾,始終還只是浴巾,永遠不能成為最好的國旗。


換旗塵埃落定之後,我第一個感受是,不管你是支持還是反對換國旗,能夠由我們每一個人通過公民投票來表明自己的立場,公投結果揭曉後大家又欣然接受與尊重大多數民意的抉擇,就足令我們再一次親身體驗甚麼是真正的民主。


其次,我不再因為自己只是一介平民,而覺得無心過問以及無力改變國家大事,換旗事件証明,一介平民也可挫敗一國總理。一人一票,就個體而言,一票微不足道,更不能定勝負扭轉乾坤,但你一票我一票匯集而成就是千百萬票,如涓滴之水聚成巨大洪流,足令掌權者乖乖地順從民意,因為他的權力是我們的選票所授,也可以被我們用選票所剝奪。


最後一點,這次換不成國旗,并不等於永遠都不能換國旗,紐西蘭也要与時俱進,未來總有一日我們會有一面完全屬於紐西蘭的旗幟,象徵與體現生活在這塊土地上各族裔民眾的精神與理念依歸,足以喚起我們內心對這個國家的熱愛與自豪。


到那時我也會投下贊成的一票!


國旗是可以更換的,更換的理由與原因可以有很多,惟一不可更換的是核心價值觀,是我們賴以存活的民主制度,這才是最根本的。

我們對此一定要有堅定的信念。


◆  ◆  ◆  ◆  ◆ 


扭转乾坤之作者南太井蛙以往经典阅读(点蓝字跳转阅读)

扭转乾坤|说假话

扭转乾坤|亚裔留学生连环遇袭有感



定期推送新西兰本土文化同城活动吃喝玩乐 资讯八卦商家优惠等诸多优质内容, 新西兰最接地气、重服务的本地微信平台!关注我们妥妥没错!电话:+64-9-3570922 客服微信号:nz3570922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