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 希

<- 分享“悉尼雨轩诗社”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2-23 悉尼雨轩诗社


作者简介:陈若晞,笔名若希,斋号定一,籍称江西,时年五旬。术业出经济,奉职在政府;前七年,缴印辞官,自谋稻梁,盖不堪其时其境浸染之每右其志望耳。兹勉身躬勤于商海,行从中西之文教,往复华澳,失得未计,弘扬华夏菁华,并传各族优葩。闲弄翰墨,暇娱赋词;一定方寸,而从鹤云。庙堂倾心,江湖怀侧;其苦乐也淡淡,其失得也由由;或异于烈士之气,不亦同君子之怀耶?斯人也!辑有诗集《时雨情灯》


周末街题


梧桐借阴云的名义
在假日的街头
张起了一幕幕
无所事事的网

热爱阳光的灵魂
便躲在墨镜的后面
贪婪地咀嚼
齑粉咖啡的残香

冷却的咖啡杯口
寂寞出温暖的力量
执着在痴迷里
打扫冰凉

于是,思想的闪电
穿透了繁荣的脊梁
繁荣用游丝般的预言
把黑白抵押给荒唐

而还是咖啡的咖啡
犹有残香

(题于悉尼街头咖啡馆)


石椅随想—-题麦考利夫人的椅子

(一)
挑剔的视觉
给椅子贴上丑陋的标签
岩石用沉默
回敬了一切造型的箴言

(二)
黄昏风干了
望穿归帆的泪眼
丝带紧束着
瀑流千寻的发辫

(三)
榔头击打着铁钎
折磨了岁月
岁月讲述着童话
塑造了明天

(四)
不是所有的艺术
都接受具象的裁判
也有高贵的灵魂
在泥滩上步履蹒跚

(于悉尼的雨中)


人和旅途


生命没有例外
长街也没有
陌生的大浪,呼啸而过
拥挤的力,在徒劳抵抗

每一枚优雅的珠贝
都放纵地追逐
浪花消逝的轨迹
海星狂欢的角
泪珠在分泌

世界浸在海里
从来,到去
如果蓝色不代表忧郁
那么什么是海的谜底

(于悉尼湾的船上)


艺术馆纪行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
凉爽了酷热已久的悉尼

面对艺术馆沉默的板墙
让放肆的眼睛打捞沧桑

季节仿佛在一瞬间转换
灵魂的窗口撕开了闪电

(于悉尼,南威尔士艺术馆)


观傅抱石画,有感


当年陋巷妻寒啼
幸有恒情待运时
向使悲鸿惜清誉
世无丹青话抱石

(于悉尼艺术馆)


候机杂吟


坐候航讯沽闲酒
醉挽彤云念风疾
南洲此去逢酷暑
最是冰火难著衣

(于浦东机场)


晨题


清音神韵动灵台,
谁说贤家应同怀?
浩茫望尽无穷碧,
莲花朵朵从心开!

(于沪郊外)

注:听贝多芬,读歌德文,因念题感。


蒸蛋吟


最喜蒸蛋味美鲜
温润中和养神颜
弄厨别有雅趣甚
懒照冠带说圣贤

(于上海)


题友人梁敏画作


山浮鹰眼外,屋安古林中。
帆归云河酒,鹅嬉晓塘风。
西畴耘歌乐,南阳春意浓。
桃源寻常景,染君大不同。

(于布里斯班)


笔不从心,叹叹!


常唾醉沫发冻砚
筋骨难肖意难成
掷笔颓听窗风语
一段清思念清魂

(于沪郊)


感时吟


叶困灸骨暑
雨化万里虹
因知兴衰意
人与天共同

(于悉尼)


记今日股市暴跌


熔断新试新年初
哀鸿纷纷落血屠
最笑强心计精准
我本愚公为王屋

(于布里斯班)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