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补习老师性侵多名幼童

2016-04-17 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



数学补习老师Quy Huy Hoang非常享受悉尼一户人家对他的信任。他们是通过朋友介绍来上课的,并在他的要求下安装了门锁和窗帘。

但是在人看不见的地方,这个“恶魔”把魔爪伸向那些信任他、听他讲课的孩子们。

因为在2007-2014年间性侵五位私人授课的孩子,周五,这位68岁男子在悉尼地区法院被判刑24年,他听却判决时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

他的受害人年级最小的才3岁,就成为精心策划的性侵和猥亵的对象。

有些孩子每周都被他糟蹋。

法官Kate Trail周五下达的判决刑期比检察官要求的无期徒刑要短,但是不得假释的年限却很长。人称“彼得先生(Mr Peter)”的Hoang在85岁以前不得走出监狱。

法官周五说:“在我看来,这个罪犯是个性犯罪者,他利用作为老师和越南社区长老的身份带来的高度信任,对每个幼童进行了性侵。雪上加霜的是,罪犯在性侵儿童的同时,还从受害人的父母那里拿钱。”

法官Traill是地区法院去年任命的两名专家法官之一,审理全州的性侵儿童案件。她说这个罪犯没有悔意,她相信他会对社区构成危险。

她讲述了Hoang如何说服一名母亲安装百叶窗帘、门锁以及使用哪一个桌椅,这些都是打着提高孩子成绩的幌子。

法官说她相信Hoang的真实意图是将孩子的家装修成一个让他可以不受干扰地侵犯孩子的地方,这样“走进房里的人不会看到他的手”在抚摸这些孩子。

这位母亲事后对心理医生说:“我给他创造了一个侵犯我的宝贝们的天堂。”

另一位母亲,她的大女儿最近死于车祸,丈夫在她会见Hoang前不久因为癌症去世。她支付不起补习费,她本来以为他提供免费补习是好心。

提交给法庭的一份受害人陈述具体描述了一位母亲的愤怒。她说:“我的孩子们现在没有一个人肯在她们的房间睡觉。那个房间现在空置着,我的孩子们跟我说过很多次那个房间闹鬼,‘发生过坏事’。”

她说她哭的时候不发出声音这样孩子们就听不到。“彼得先生毁了我的孩子们的童年,偷走了她们的清白,让她们心地灰暗,夺走了她们的笑容。他这个恶魔!”

在庭外,儿童性侵专案组探长Peter Yeomans评论说,Hoang的禽兽罪行中,受害儿童的勇气可圈可点,值得称赞。

他说:“本案的受害人展示了幼小年龄非同寻常的勇气,他们的行动才阻止了这个罪犯再次犯罪。”

7岁女孩躺在悉尼一间医院的诊床上,她问妈妈:“你很失望么?我给Mr Peter保密,我是不是很笨?”

几天前,女孩的妈妈接到儿童性侵专案组的电话。探员告诉她,他正在调查数学补习老师Quy Huy Hoang(Peter)性侵学生的事。

她的担心成了现实,她的女儿是Hoang的受害人之一。

在受害人陈述中,这位妈妈表达了焦虑、内疚、受伤和愤怒。

她的儿女的最好的朋友,也是Hoang的学生,也是受害人。

她说她的儿子有了愤怒的问题,在学校打架,不愿被拥抱,有时候藏在黑暗的卧室里饮泣。

这家人把Hoang当作爷爷对待,补习就是在儿子的卧室,本该是他教导他们数学的,他却实施了性侵。

他对这位7岁女孩实施性交,对另一个孩子实施指奸,随身携带的手提箱里还有一小瓶润滑剂。

陪审团看到这些证据都飙泪了。

女孩在一年之内多次发生尿路感染,她的妈妈带她去医院,担心她被性侵。

她写道:“医生不推荐对我女儿进行那种检查,说可能是我太累、想太多和有抑郁。他给我开了抗抑郁的药物,劝我继续教育我的女儿。我的女儿被性侵,我却被当作偏执和抑郁被医治!”

Hoang还性侵了另一个家庭的两个女孩,她们是在天主教会里经朋友推荐请Hoang补习的。


新闻及图片来源:http://www.smh.com.au/nsw/sexual-predator-and-maths-tutor-sentenced-to-maximum-24-years-behind-bars-20160304-gnaf0q.html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