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VB昆仑国际郑晓嵘:跨境电商应重视外汇管理

<- 分享“KVBFX悉尼”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0 KVBFX悉尼



导读
在刚刚过去的广州IEBE展会中,多家行业内媒体对KVB昆仑国际参与跨境电商外汇业务的最新动向进行了大篇幅报道。以下摘录了和讯网对KVB全球交易主管郑晓嵘的视频和文字采访内容,相信能增加跨境电商和相关企业对外汇管理问题的关注和了解。




视频信息

主持人:章晗    嘉宾:郑晓嵘


文字实录:

  和讯网:和讯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投资新世界栏目,我是主持人章晗,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KVB昆仑国际环球资本有限公司郑晓嵘 David,接受我们的采访。首先请David和我们和讯网友打个招呼。


  郑晓嵘:和讯网友大家好,我是KVB昆仑国际环球资本的David。


  和讯网:今天这个采访我们主要从一带一路到跨境电商再到全球市场交易这三个方面请David给我们谈谈他自己的观点,也给我们和讯网友一些好的建议。


  郑晓嵘:好,没问题,谢谢!


  和讯网:首先我们观察到本次论坛的主题是一带一路,在一带一路大的政策背景之下,我们KVB昆仑国际会面临怎样的机遇和挑战或者说难点吧。


  郑晓嵘:一带一路大的政策是将中国的产品销往全球,同样的也是希望能够从全球引入高质量的消费品,日用品到中国进行消费。在这么一个过程中,就大量的资本流动,包括像外汇的流动,包括个人的、企业的以及我们现在中国政府非常大力支持的跨境电商行业,都是在非常迅速发展的状态。我们可以看到虽然去年中国整体贸易额并不是那么快速增长的状态,但是整个跨境电商包括进口和出口都出现了非常迅猛的增长。

  所以从昆仑国际的角度而言,因为我们在过去15年一直服务于海外的华人,海外的企业,在这当中,我们积累非常多的经验,现在我们需要对跨境电商行业以及一带一路政策和资金的流动包括资金的管理,我们需要有全新的认识。从去年开始,我们开始对跨境电商行业,对一带一路进行了非常深入的调研,并从去年开始,在这个行业开始深耕,主要的跨境电商为他们提供服务,这种服务包括最主要的外汇兑换,当然也包括帮这些企业建立外汇的私库系统,让这些企业了解自己在贸易过程中,在一带一路政策指导之下,他们面临怎样的外汇的风险。

  我们也了解到整个跨境点上行业对这块的风险并没有非常清楚和深入的认识,所以昆仑国际需要对这个行业参与者进行这方面知识的普及以及理念的灌输,这个是需要一定的时间,也是需要我们对整个行业更深入的了解,以及让这个行业和整个一带一路相关的企业对整个外汇交易,外汇的风险,企业的私库的管理有更加深入的认识。


  和讯网:您刚才也提到了外汇管理方面,我也了解到3月份是香港上市公司集中的业绩期,很多公司都存在汇兑风险,我想问一下您像这样跨境业务的企业怎么去管理汇兑风险呢?


  郑晓嵘:跨境电商因为涉及到资金的跨境,自然涉及到外币的兑换,也涉及到人民币的兑换,自然而然也就会产生像人民币外汇的风险,外部的外汇风险。之前我们看到很多中国企业走出国门了,就像之前中国的矿产类的企业投资澳大利亚、巴西等海外矿产,也有中国房地产企业走出国门,投资海外。这当中有笑也有泪。就像刚才看到的绿地集团,中国比较大的房地产企业,刚刚公告它是做了一亿美元的外汇套期保值,是为了应对人民币贬值的风险,人民币双向波动的风险。它是在中国企业为数不多,上市企业公告了在套期保值上的动作,这是我们需要学习的典范。

  也就是说为了让企业了解到外汇的风险,做一些套期保值的东西,来规避整个企业外汇风险是之前中国企业相对比较欠缺的。因为我们看到非常多的有外汇,也有严重外汇损失的公告出现。在过去的六七年中,这样的案例非常多,企业对于外汇的管理并不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一二三就能完成的事情,需要对自己外汇风险有非常清楚的认知,这就需要比较专业的团队,首先去了解企业所面临的外汇风险到底在哪里,包括需要把风险进行量化,不仅仅说外汇很大或者很小,而是需要了解在某个时间点,一个时间周期之内,你面临外汇风险实际的数额到底有多少,只有非常清楚了解你真正风险的敞口或者说数额之后,你才可能去做相应的外汇上的避险的动作。


  和讯网:我们昆仑国际在做外汇管理方面是很专业的,请问您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些案例,您帮跨境企业做的一些关于汇兑风险的案例?


  郑晓嵘:我们从2001年昆仑国际成立之后,一直在外汇行业打拼,尤其在外汇避险这块累积比较多的经验,我可以跟大家举两个案例,一个案例是在2014年,跨境电商行业没有太多的发展,但是是我们其他的行业,是我们中国投资澳大利亚房地产企业,我们知道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在过去两年是有非常高速的发展,也是得益于中国企业跟中国高净值的人群走出去投资海外的房地产市场,我们知道在两年前的时候,澳币对人民币大概在1:6,就是6块人民币可以换1块澳币,非常多的中国高净值的个人投资到了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在过去两年澳大利亚房地产升幅是达到40%左右,我们知道在过去两年,澳大利亚的澳币跌幅大概在30%,从对人民币是1:6到最近可能1:4.5,当时进入澳大利亚房地产这些企业从1:6到现在他准备要退出澳大利亚房地产获利了结的时候,他发现人民币大幅贬值把他大幅度利润给侵蚀,就是说他可能在澳币上亏损30%,但是在澳大利亚房地产上赚40%,他真正的盈利只有10%。这个对于投资澳大利亚房地产的企业来说是非常伤的,但是在两年之前我们帮助了两家比较大型的投资在澳大利亚房地产公司做了套期保值,也就是说当他在当时把人民币兑换成澳币,投资在澳大利亚的时候,我们已经帮他把两年之后将澳币重新兑换成人民币汇率风险锁定,他只需要专注于这两年怎么去投资房地产,他不需要去担心两年澳币是涨还是跌。在这种情况下,他完全规避了这30%澳币下跌的风险,他在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市场上的盈利可以全部地兑现。这是其中一个案例。

  第二个案例是去年年初的时候,我们开始为跨境电商行业进行服务,在8月份汇改的时候,人民币已经出现非常大幅的波动。在去年10月份的时候,有比较大的国内一家跨境电商,他主要是进口的跨境电商,所以人民币的贬值对他有比较大的影响。去年的时候,我们跟他分析未来人民币双向波动会进一步加大,在去年10月份的时候,他做了三个月人民币套期保值。也就是说三个月之内,他的人民币贬值的风险是完全规避了,我们也看到从去年11月到1月份,人民币贬值幅度在4%到5%,可能其他的进口跨境电商在这部分遭受了非常严重的汇率损失,因为可能电商净利润率也就是10%左右,4%的汇率损失对他们而言是非常沉重的包袱。当时我们这个客户做了三个月套期保值,将他人民币贬值汇率风险完全规避了。

  这是两个不同的行业,不同的案例,但都是说明一个问题,做一个套期保值或者风险规避对于一个有跨境业务或者有海外投资的企业而言是非常有必要的。


  和讯网:我想追问一个关于您刚才说锁定汇率的问题,是如何进行锁定,规避风险?


  郑晓嵘:首先我们需要了解客户未来的外汇的风险敞口到底在什么样的位置上,比如说我们有些跨境电商企业是用内保外贷的方式,用人民币质押成美元在海外进行投资,之前产生了汇兑的风险,外汇风险敞口已经存在了,当然他们在不断业务进行过程当中,他们有新的现金流的产生,对未来的帐期,未来的现金流有相对明确的预期,从过去到现在,到未来的,我们会把它做一个整合,了解清楚这个企业真正现在总的外汇风险是在什么样的位置上,我们再根据他所面临的汇率风险货币对是哪一些,这些货币对的走势是怎样。我们给出一个全套的方案,给这个企业,告诉他你现在的汇率风险是在哪些部分,哪些敞口,哪些是未来的货币可能波动的范围是你需要承受的,在这个基础上做全套的,包括近期、远期以及期权等一套的金融工具融入到企业外汇的管理当中去,为他去寻找一套规避外汇风险的方式。有一点是我们跟企业交流当中非常强调的,我们并不是为了企业去博取更多的利润或者博取更多的利差,我们是为企业去规避掉他可能有的风险,他未知的风险。


  和讯网:谈到全球交易市场,我相信和讯的网友比较关注这方面,第一就是原油的大涨?请您简单谈一下,原油大涨表现出来经济是在转好,是基本面转好还是其他?


  郑晓嵘:最近原油上涨,能刺激原油上涨最大的理由就是预期这些产油国会减产,一说伊朗的减产,或者沙特的减产,原油出现了上涨。这个是供需两端,在供应这块,由于低油价对这些国家造成的压力,就像委内瑞拉是非常重要的产油国,因为油价非常低,它的国家已经濒临破产,它可能不得不进行减产的动作。所以现在的油价上涨最主要的动力来自于两个,一个就是减产,在供应这块开始逐步地缩小,这个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我们看到原油之前的下跌是从100美元以上下跌到30美元,这个当中积累了太多太多的获利盘了,当一个市场只有空投没有多投的时候,当一部分空投撤离的时候,就会产生非常报复性的反弹。所以时间太多时间太长,需要有一些喘息的时间,第二它的供应链的减少,但是供应链减少和真正的经济的复苏并没有太多直接的关系,需要是一个需求方面真正的增长重新出现,才有可能说这是一个能够使原油重新进入新的上升通道的可能性,它的供需关系现在只改善了一半,另外一半需求这块还没有看到明显的改善迹象出来。


  和讯网:大家都关注是美联储加息,因为周二的时候,耶伦她的一个鸽派言论,让第二天全球股市都在上涨,其实我比较关心的一个问题是因为看到美国2月PCE就是核心物价数据,表现的还是没有预期那么好,我想请问您一下,在核心物价数据在慢慢加速状况下,美联储是不是仍然能够保持一年只加两次息的动作?


  郑晓嵘:对美联储而言,它是非常纠结的,因为全球经济现在只有美国经济是复苏的,是正常的,其他所有国家的几乎货币都在贬值,所有国家的货币政策都是偏宽松的。在这样情况下,一个独自去加息要承受非常大的压力。他的压力来自于两个,一个通胀在逐步复苏,但是没有复苏到能够 让美联储有决心去连续加息的范围之内。第二个是外部环境并不是非常好,也就是说外部的需求也非常低迷,在这样情况下,美联储如果加息的话会面临非常大的风险,他需要平衡两个风险,也就是说一个是他不加息通胀失控的风险和他加息了之后,美国经济放缓的风险,这两个风险需要做一个平衡,哪个轻哪个重需要自己做出决断。为什么说美联储,耶伦的说法一会鹰派,一会鸽派,这两个因素不断地在产生变化,一段时间之内,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她觉得是通胀的风险更大,现在她可能觉得美国经济受到环球经济因素的影响,复苏,如果连续加息之后受到打压的风险更大,所以她会不断地做平衡,她的想法也会不断地变化,我觉得大家过去三四年已经习惯了这样,从两年前去猜美联储什么时候开始加息,猜了一年多,到真正加息又开始继续猜下一次什么加息。为什么呢?因为的确从美联储而言,他也没有一个100%地确定,他非常肯定地说这个要下去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我们看到欧洲央行不断地降息,把利率变成负利率,他也是类似于放手一搏,他也不知道这个政策下去会怎么样,但是平衡了两个利益和相害的话,他选择了这样的动作,美联储也是一样,他会更加谨慎面对后面加息的动作。


  和讯网:我们还需要关注一些,美国的数据有一个预示性的作用,比如说明天我们可能会看到非农数据,非农数据对美元指数会不会有影响?


  郑晓嵘:其实美国的就业市场的复苏是非常明确的,复苏的进程也是非常稳定的,一次的非农的好或者是坏,并不会对美国就业市场的判断产生非常大的变化。美国就业市场非常清晰就是在复苏,只是说他其他配套的或者海外的经济没有跟上,所以我相信比如说明天非农就业还是好于预期的话,自然而然就会带出一个对于未来美联储加息的增强,正向是这样,可能反向也是这样,这个是会有这么一个因素存在。

  但是我们从大方向上而言,美国经济一定是向好的,美国的就业市场复苏已经成定局了,这个是没有太多的,不会因为一次数据的变化而产生太多的影响,其实这就是市场预期对美联储的影响会相对更大。我们看到过去两年美元指数连续上涨,最大的推动因素,一个是美国经济的增长,第二是加息的预期,目前加息预期已经做实之后,预期美元指数会产生调整,未来一段时间又是回到可能像去年有一段时间在纠结美联储何时加息一样,我们现在开始纠结美联储何时下一次加息。


  和讯网:其实也是在流动过程当中。


  郑晓嵘:不会对大势产生太大的影响。


  和讯网:我们谈回到欧元区,马上4月份要公布欧洲的核心通货数据,我想请问一下您的观点,您觉得再加大宽松力度,对欧元有没有宽松力度?


  郑晓嵘:欧洲现在的量化宽松的程度已经是到了非常刺激的状态了,可以用史无前例来形容,到底会产生什么样的作用或者副作用,又没有先例,你很难去评估,我相信如果这么方式去放水的话,最终还是会带动通胀的上升,最终会带动经济的复苏。但是这个过程,相信是比较漫长的,因为消费者的心态或者说存款人的心态不一定会因为你变成负利率就会产生很大的变化,因为你变成负利率,民众感觉经济真的是差到了感觉很难挽回的地步,所以他会更加谨慎。美联储加息,但是民众消费的信心更强了,因为他们觉得我的经济在向好,我消费没有后顾之忧。

  欧洲人们有可能担心后面欧元区会不会出更加刺激的政策,比如我现在存款,存在你这我负的0.1,可能会比半年后负的0.3、负的0.5来得更加划算一点,这些政策是面双刃剑,告诉了民众经济真的是非常差,反而可能会抑制他的消费,但是由于他放水力度的确非常厉害,短期之内会带动经济反弹,但是我们如果看一下日本的话,日本之前也是一样,非常急进的量化宽松,给日本的通胀一度到4%的水平。但是昙花一现,老龄化社会,最核心的根本问题没有解决掉,通胀很快就下来,经济增长也已经下来了,我们可以预期欧洲经济在未来半年一定会有复苏的状态,但是能维持多久,因为我们可以说这是强心针或者急救的,一个人可能在濒临病重状态,用电击,电击完以后,人救活了,但是我多少时间能够慢慢调理,像我们用中药慢慢调理一个人一样,电击完了,人暂时可能活过来了,但是能不能持续,能不能维持下去,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


  和讯网:很多我采访的分析师他们告诉我,在长时间角度来观察,他们还是比较看淡欧元区,包括在考虑到英国政治因素,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郑晓嵘:欧元区现在面临非常大的问题,在货币政策上他大量地放水,大量用刺激政策,但是在产业政策上都是收紧的。这个其实是不太平衡的,因为欧元区之前有希腊的问题,大部分国家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财政上缩得非常紧,就变成了央行在放水,财政在缩减,民众又不消费,企业不投资,就变成一潭死水,在这样情况下,如果说政府他的财政能够国家去投资,代替民众的投资,代替企业的投资,来拉动经济可能有比较好的效果,但是现在有点像死结的感觉,上市企业很多,不知道往哪儿投,企业不敢投,政府没法投,因为政府有财政限额的影响在里面,民众不消费,所以在这个困境之下,需要政府先带个头,有个突破,适当地放松它的财政政策,才能把水引到该引到的地方去,现在水都积在那,没有地方去,干旱还是存在的,那非常干旱,水在那不动,这并不是一个好的效果。

  回到英国的问题,英国退欧,我相信可能性并不会很大,但是这始终是不确定的因素存在,这也是体现欧盟也好,欧元区也好一个问题,国家太多,每个国家经济状况不一样,使用非常类似于货币政策,比如说德国的货币政策和希腊的货币政策是一样的,你说会没有问题吗?一定会有问题,因为这两个国家经济状况实在太不一样了,德国的财政政策和希腊财政政策也是一样,总没有办法按照每个国家实际情况做一个调剂,这就是欧元区也好,欧盟也好,最大的问题。他需要统一,需要所有的政策都统一,在好的时候,一荣俱荣是没有问题,但是在差的时候,就会产生现在的问题,针对需要用财政政策刺激国家,他得不到刺激,他只能挨着,冻着,但没有办法真正去有实际动作让他复苏起来。


  和讯网:所以您也是同意在长期时间段来看,欧元区的货币问题,风险还是存在的?


  郑晓嵘:是,如果还是靠央行放水,没有好的引流或者引导的话,没有政府部门,政府去做牵头或者至少企业做引流动作的话,这滩水没有办法达到他真正要的效果。


  和讯网:我们谈回中国的交易市场,现在非常火爆是像基金互认,深港通,大家呼声比较高。我也关注到基金互认方面,2月份北上基金多了4.3倍,在这样环境下,大家都是越来越倾向于去把人民币资产换成港币或者其他货币资产,您觉得现在的环境是比较适合转移的时机吗?


  郑晓嵘:有人民币资产转移成海外资产,的确是有这方面需求在。我们从去年已经看到人民币出现比较大幅的贬值,央行一直希望在人民币汇率上能够有一个相对平稳的状态。如果从经济学角度而言,中国的经济增速放缓比较明显,去库存化又是走在路上,央行的政策一向宽松,人民币贬值理论上来说是一个趋势。如果说大家认为人民币贬值是一个趋势,更早把人民币资产换成海外资产是一个正常的逻辑。但是我们也看到央行在捍卫人民币汇率上的决心,我们看到过去一个月人民币的汇率已经开始走稳,也开始逐步有一些反弹出现,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方面,还是要保持一份理性的状态,并不要过度去担心人民币未来大幅贬值的可能性,人民币随着国际化进程的深度增加,他一定是双向大幅波动,不会再像若干年前,每年升值3%,这样的情况不会再发生,可能一年是6%到7%上下大幅波动,所以我觉得更好地是说在选择好的时间点,可以把人民币资产换成外币资产,在另外一个时间点,相对好的时间点,把外币资产再换回人民币资产,这其实也是方法,而不是一味考虑我把人民币资产全部换成外币。是双向的流动,因为的确现在国内投资标的物不是非常地多,股票市场也不是非常地景气,过去几个月房地产市场有一度井喷,可能还是需要我们国内金融人也好或者说行业人也好,能够提供更多理性的投资产品出来,因为之前有非常多的投资产品出现了问题,或者一些不规范的情况出现,让大家对投资人民币资产有一些顾虑在,这是整个体系的问题,并不是央行单一的事情,而需要整个金融体系能够有更加完善,制度性的完善,来让大家对投资人民币资产有更加多的信心,而不是一味控制人民币出境,这可能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


  和讯网:您刚才也提到了希望产品能够多样化,我们大家呼吁深港通,说在下半年可能会推出,请您谈谈您觉得深港通的推出,更利好香港投资者还是内地投资者呢?


  郑晓嵘:投资股市最主要是信心的问题,如果大家对投资股市非常有信心的话,不用深港通,深圳的股市或者上海股市都会有比较好的表现,如果说大家对股市的信心还是非常弱的话,深港通开了,也很难有非常多的资金进入到深圳股市当中去。大家明知道投入之后不能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回报的话,很难投资到大陆的股市,所以前提是说中国的经济面,企业盈利能力需要要有非常好的复苏,才能说大家有投资中国股市最基础的信心。后期像钢铁企业持续巨亏,在这样情况下,很少会有人去投资,需要中国经济整体复苏,才能让大家对中国股市有更好的信心。当然我们也看到之前中国股市去年有非常多的违规的事件,对于投资者信心的打击是比较严重的,制度化的完善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恢复整个信心。我不会单独把深港通当做利好来看,肯定也不会是一个利空了,但是寄希望于在整体经济完全复苏之前,深港通给中国股市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觉得是不太现实。


  和讯网:只能说是一个利好消息,强心剂而已。


  郑晓嵘:你需要把香港的资金引入到中国股市的话,还需要中国股市本身基本面有一个质的改变。


  和讯网:在最后我想请您谈谈,因为我们和讯网友很多在做外汇投资这方面,请您个人的经验,在个人做外汇投资方面,给大家一些建议。


  郑晓嵘:个人外汇投资,始终要把风险控制放在比较重要的位置,因为风险控制永远是比追求高的利润是来得更加重要,我们一般投资者需要不断追求利润的同时,给自己操作中有没有止损,有没有风控,无论是企业也好,个人也好,我们企业非常强调风险控制这一块,我们个人也是需要在风险控制这块能够有更加强的意识和更加完善的措施。


  和讯网:所以非常感谢和讯的网友观看本期节目,希望和讯的网友能够继续多多关注昆仑国际,谢谢!


  郑晓嵘:谢谢!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