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泰戈尔的诗歌里

<- 分享“悉尼雨轩诗社”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5-07-09 悉尼雨轩诗社



作者 如姐


最近,哪儿也不想去
只想在泰戈尔的一首诗里走动
去听那梵音,如何在空谷发出回响
清泉如何在心田汩汩流动
发出悠长的轰鸣

我先听到了相信
一切都有自然的属性
一切都会长出个性的心跳
生命忽而幸福
忽而回响决绝的叹息

夏日之花,妖冶着心曲
花瓣背后负荷的心跳
和累赘的呼吸,带给生命负重
与负重之后的感动,藉此
一切枷锁都有了可以承受的解析

音乐响起在月的柔波里
如胴体一样圣洁
美如烟尘,瞬间便无影无踪
只留回忆从指缝间漏下

我听见爱情
带着颤抖和任性
在一潭蓝藻中挣扎着穿过
而失血的静脉
依然坚守信念的决定

还可以听见分别与重现
如昨日的流水
回环涌动。于是
老人成了少年,少年变成少女
在轮回的生命中演绎
别一重感动

晨钟暮鼓
在晚风中送出袅袅长音
老远了还在回头
顾盼花的盛放与凋零
说:放下即是再生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