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王诗龄甜馨们上真人秀其实是种善意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9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指间沙)


你们还想在“真人秀”里看谁的小孩?赵薇的小四月?杨幂的小糯米?张智霖的魔童?对不起,他们都不可能参加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新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上星综合频道节目管理的通知》要求:“严格控制未成年人参与真人秀节目,不得借真人秀节目炒作包装明星,也不得在娱乐访谈、娱乐报道等节目中宣传炒作明星子女。”换句话说,《爸爸去哪儿》《爸爸回来了》等热门节目,都要停了。


综艺节目必须保护好未成年人,这根准绳向来都被要求把牢。犹记《超级女声》大红大紫后的第二年,广电总局出台相关禁令,要求跨省赛事参赛选手年龄必须满18周岁。“明星亲子秀”红了以后,2015年9月新《广告法》做出规定:“不得利用不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作为广告代言人。”总体来看,这些措施的出发点是针对未成年人保护。


实际上,“真人秀”节目发端于荷兰,原本的参加者是素人,满足的是人类与生俱来的窥私欲。可在中国,这种节目已被明星把持,在这巨大的名利场里,他们的子女也被裹挟进来。


过去,明星总在躲镜头,千方百计地隐藏孩子。可为何现在却有一大波明星在拼命携娃露脸呢?原因很简单,因为利益——明星的小孩既有能让父母赚得盆满钵盈的巨大商业价值,也更能满足大众对名人生活的窥探欲。有报道称,2015年全国卫视频道广告总额超百亿元,《爸爸去哪儿4》招商金额高达15亿元。


客观来说,未成年人被过早抛到成人名利场中,必然会对身心发展造成一定影响。好比大观园里,忽然出现了绣春囊,代表童年世界的瓦解。


李亚鹏的经纪人就曾为还是小学生的窦靖童向公众讨饶:“她还是个孩子,经不起这么多的闲言碎语。”去年,李嫣突然晒出化妆视频,李亚鹏当即封了女儿的账号,自责管理疏漏,由此,果断阻止未成年女儿的网红之路。


而对于“真人秀”里的未成年人来说,他们所受的影响则更多。


首先,面对公众的环境里,家长们很难避免子女遭遇刻薄评论。比如,曹格的女儿曾被网友评论称:“单眼皮、大饼脸的Grace,天生一副蜡笔小新的粗眉毛,八字眉也够悲催。”陆毅家的贝儿算清秀的,却也被不少人嫌弃眼睛小。


其次,未成年人的安全与隐私问题也让人堪忧。吴镇宇是典型例子——他带儿子费曼参加“真人秀”,意外导致眼角受伤,引得轩然大波,更甚的是,儿子因太受关注,其学校也不可控的遭到网络曝光,于是,媒体、粉丝跟风围观。


Grace、Joe、费曼、贝儿


除此之外,节目更容易为了戏剧效果与收视率,而忽略儿童心理,埋下潜在风险。例如,在《爸爸去哪儿》第一季里,节目组设置了“换爸爸睡”的桥段。当时,森蝶哭得撕心裂肺,五岁的她已隐约意识到这种安排的问题与可能的危险。果然,有儿童专家迅速指出,“换爸爸”的做法给孩子输入了混乱的信息,不利于孩子的自我保护。


又如,《爸爸回来了》里,吴尊给三岁半的女儿洗澡的镜头,引发观众强烈批评,“现场那么多摄影师、导演围观,有没有考虑过小姑娘的感受?”


有媒体亦提出质疑:“‘真人秀’节目不在浴室或洗手间安装摄像头,是否应该成为约定俗成的行规?”制作方的万能挡箭牌却是:明星本人都同意了。


可是,家长都同意,就是正确的吗?就是为娃着想了吗?无论是让女孩与陌生成年男子亲密相处,还是被众人围观洗澡,都是对他们个体感受的无知与漠视。


这些不由让我想到一部美国电影,叫《楚门的世界》。影片中,由金·凯瑞饰演的男子在婴儿期就被电视公司处心积虑地投入了“真人秀”节目。他生活的地方其实是个摄影棚,他的爸爸、妈妈、妻子、朋友都是演员,只有他本人对此毫不知情。最终,觉醒的男子弃绝了这种人为控制的所谓巨星生活,回归到普通的真实世界里。


▲天天、森碟、甜馨、王诗龄


我们回想一下,在“前真人秀时代”的现实世界,也有一个不断被晒的著名小朋友,叫“谢霆锋”。他一出生就在浴缸里被媒体疯狂拍照;不到两岁,便被带去拍电视广告;每年生日与春节,谢霆锋还要拍全家福给杂志登封面。他为此很恼火,周围同学也常拿着照片嘲笑他。所以,谢霆锋斩钉截铁地表示不会让自己的儿子生活在金鱼缸里——要让他们尽量远离公众视线。


不曾想,到了21世纪初,“楚门的世界”依旧在身边。


所以,站在孩子们角度来说,对王诗龄、甜馨、Kimi们说声“再见”,是我们能做的一份善意——他们终于可以自在的长身体、做游戏、上学校。直到有一天,他们有能力飞到更广阔的世界里,自己去选择人生。


相关阅读:


"限娃令"严控星二代,也许再也看不到下个甜馨了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