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轩诗社同题诗集及行迈诗评【蓝花楹】(一)

<- 分享“悉尼雨轩诗社”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5-10-29 悉尼雨轩诗社




《蓝花楹的爱 》

作者/芳鑫如水


你离去的石阶路上
蓝楹花瓣
还在飘香
你离去的脚步声
让我心伤


晨光透过枝芽
在落英的伤口间徜徉
我放不下哀愁
仍要承接你圣洁的光芒
不忍直视满地的落英
还在摇曳的花儿
劝我不要绝望


紫色的雨
在风中颤栗
心随着飘逸的花瓣
滑过你的背影
却不敢将羞涩的脚步
轻轻跟上


多想
当蓝花楹再次盛开时
将那石阶收藏
不愿惆怅的心
再没有方向
也不愿再听到你的脚步声
又轻松的
踩响


澳华诗词协会副总编行迈老师点评


《蓝花楹的爱 》(芳鑫如水)把作者“蓝色般”深沉的爱与花的形态(蓝色花瓣)和气场(飘香)融汇在一起。借落英和透撒的阳光寄托自己既愁又羞,但却像花朵绽放般迎接现 实和未来的勇气。诗歌的灵感与结构不谋而合,语言恬静而优美。其中三处使用“脚步声”(或“脚步”),把蓝花楹下一段飘渺含蓄但却有型有味的爱情表达得恰 到好处。(第九行末尾的“茫”应为“芒”。)





《 蓝花楹 》三首

作者/文俊


蓝楹花 · 之 一

《 等 待 》


据说
在绝望中等待爱情
是你的花语
于是我撇见你
那一地凄美的落英


幽凉
如泪
一边等待
一边凋零


爱情真的那么难寻吗


在一个匆忙的季节
我怀着忧伤
与蓝天争夺人们的目光
我等待
等待纯真爱情的翩翩来临


纯真的爱情啊
美丽动人的爱情
我只有这麼一个匆忙的季节
花儿开得烂漫


在绝望中等待
我要把十月坐穿
在绝望中等待
我开得烂漫


鸟儿不愿打扰我
风儿也悄悄地离去
只为我
在静静地等待




蓝楹花 · 之 二

《又一个揪心而美丽的十月》


我像一个情人
再次来到你的身旁
默默凝视着你
用心亲吻着你
在你的怀里
温柔


温柔着我倾听你说
不会去嫉妒蓝天
蓝天像母亲
包容我绝望的等待
我一边心碎
一边感念


温柔着我听你说
风儿常来拥抱我
白云也常打我头顶飘过
可是我的爱情啊
你在何方等我


我在绝望中等待吗
我在等待中婀娜




蓝楹花 · 之三

《 有你没你 》


有你没你
我都在这里
静静地绽放


有你没你
我都把心
举到蓝天上


有你没你
我依然艳丽着
吸引着人们的目光


有你没你
我渴望的心
不会绝唱


有你没你
风还在吹
飘动我的新衣裳


有你还是没你
我哭了
我笑了
我不悲伤


有你还是没你
万众之中
我看到有人回眸

颤动了
我泣血的心房!

(2015、10、21于蓝花楹树下)


澳华诗词协会副总编行迈老师点评


《 蓝花楹 》(文俊)的作者以拟人的笔法,把象征永恒爱情的蓝紫色楹花比作在“等待”、“来到”、和“渴望”三部曲中超然的情人。诗中对爱情的若即若离和似有似无, 以及释怀之后的坦然,“猛回首”的惊喜,和那行将远去而满怀留念的“泣血的心”,都表达得惟妙惟肖。(题目和附题的用字及格式处理需要前后一致。)





《浪淘沙·紫葳 》
文/何处是金城


金城紫葳全盛時 III
紫葳花開

(紫葳 Jacaranda 又名 藍

紫葳花語 絕望中等待愛情)


又見藍楹開
春意傾懷
誰言醬紫可發呆
風送聲聲痴等愛
應不應該


獨自莫徘徊
綠樹青苔
嫣紅隱處踏紅埃
寄語多情雲水客
花落也來


Oct 13,2014


澳华诗词协会副总编行迈老师点评:


《浪淘沙·紫葳 》(何处是金城)是一首充满诗情和哲意的,别开生面的现代词。词中文韵十足的仿古句和直白坦荡的现代语交织互映,妙趣横生。如“发呆”与“痴等”下接“应该”;“踏红”和“多情”下接“花落也来”,把静的景和动的情三言两语就打发到一起来了。





《想起了你,蓝花楹》

作者/苏童


想起了你,蓝花楹
在我最美的年华中
有一片紫色的高洁
沐浴着温暖的和风
飘过,飘过了
满地落樱如梦


那时我喜欢微笑
喜欢静静仰望你的
枝叶轻轻摆动
再看百花伏地而开
招展色彩的情衷
陶醉,陶醉了
青春染过的香浓



七绝·蓝花楹

作者/苏童


清紫闻春一树彩,

缤纷满地惹尘埃。

花魂留恋人间梦,

相约年年几次来。



澳华诗词协会副总编行迈老师点评:


《想起了你,蓝花楹》 (苏童)的作者是现代诗好手。这首短诗显然为“不期而遇”时,“七步”心想,一笔而就。诗人的随景遐情跃然词句间,把“青春染过的”,和“入梦”般的“紫色”,推向了“高洁”的境地。诗作寓意不凡而情感真挚,作墨不多而纸留“浓香”。(“落樱”改为“落英”或更切题。)同一作者的《七绝·蓝花楹》 虽然不是古韵垒砌,却也轻快出彩。“尘埃”可“惹”,花恋“人间梦”,这些温馨的灵动,勾画出那“清紫”中的一片人情。(“相约年年几次来”意韵微欠,可否改为“相约一年几次来”。)





《初见蓝花楹》

文:香水百合


喜爱满目的鲜花
迎春花的嫩黄
海棠花的洁白
喇叭花的紫红
郁金香的五彩
石榴花的火红……
更喜爱花的品质
梅花的傲骨坚强
荷花的典雅脱俗
菊花的雍容端庄
牡丹的国色天香……


小时候
每年花开季节
树上挂满了一串串白雪似的槐花
地上落着厚厚的一层“槐花雪”
吃着香喷喷的槐花饼
欢声笑语不停


深圳
邂逅了木棉花
春天时
一树橙红
夏天绿叶成荫
秋天枝叶萧瑟
冬天秃枝寒树
四季展现不同的风情


对紫色的喜爱从蓝花楹开始
那时刚到澳洲
原来除了槐花、木棉花还有满树的紫色
紫色的初夏
紫色的花林
满地的落花
浪漫凄美的花语:
在绝望中等待爱情

虽不似赤橙激情
也无黄绿萌动
却冷艳孤傲
更显高贵
伴着风儿
紫雨落下
飘飘洒洒
跳起曼妙的舞姿
带着美妙的爱的芳香
走进爱的期盼里
读懂了一朵花
也就读懂了自己
心存美好
踏着紫色的花瓣雨而行




《紫葳梦》
文:香水百合


记忆中
阳光下的紫葳盛开
满树的花
如同一粒粒紫水晶
我的幸运石
冷艳夺目
清风徐来
紫色的花瓣雨落满地
像铺就了蔓延的紫地毯
让你
不忍心把这美丽踩在脚下


闭上眼
幻想
有一天
着一袭白色长裙
牵恋人的手
在紫薇树下漫步
徜徉在紫色花海中
蝴蝶般飞舞
伸出双手
等待朵朵花瓣
落在手心
如天女散花
把紫色的落樱洒向绿草地
又或是
相拥在紫色的花瓣上
看流星划过天际
数着颗颗繁星
那是我想要的浪漫



那只是一场关于紫葳的梦
把这梦放心里
美它一辈子




《紫葳语 》
文:香水百合


初夏紫葳开
香风扑面来
浪漫凄美语
期盼永相爱




澳华诗词协会副总编行迈老师点评:


《初见蓝花楹》和《紫葳梦》(香水百合)是由雨轩诗社一位初习写诗人写的。一年来她的诗做虽然不多,但写得越来越好:从不像诗到越来越像;从模仿到完全自创,从短到长,从少到多。这是走向诗人的必经支路,难道不也是雨轩精神日益壮大和丰满的必经之路吗?这两首诗朴实无华却诗情洋溢,作者对生活的热爱从百花的灿烂中脱颖而出。对花:平素的、邹容的、清淡的、华贵的,傲骨的、典雅的,那一次次的“邂逅”和 “初见”,披露出作者的阅历和对世事人情的审视。而对“紫葳”的结识,更铺展出一种“美它一辈子”的“梦”。“读懂了一朵花,也就读懂了自己。” 作者也许不知道,自己诗作的含义可以不断被发掘,而诗歌的魅力正在于此。雨轩诗坛的新生力量不是别人,就是一个个的“你”!





《約定》
作者:Moon


喜歡每天早上
清掃撒落在門庭小徑上
隔夜被風吹下的細葉
那一片片落葉
像一個個未完的故事


不知何時
悄然而來的一夜清風
吹紫了樹上的部分苞蕾
地上零星躺著幾朵小花
像穿著小紫裙的小朋友輕舞


透過參差細枝
仰望無際的天空
想像著遙不可及的宇宙
想起了你耐心的教導
藍櫻樹下—-無期的約定

19/10/2015 晨 悉尼


澳华诗词协会副总编行迈老师点评:


《約定》(Moon)是一首意多于情的短诗。作者有不少诗作如柳叙泉吟,在轻轻柔笔和淡淡水墨中,勾画着人生的真谛。作者在这首诗里低头听,也许是其他人 听不到的,那落叶上的“故事”;抬头看,也许是其他人看不到的,那花枝间的宇宙。一个“约定”, 和茫茫宇宙的,和美丽蓝樱的,和领悟自己的,不期而立了。读者这时可能猛醒,原来人是带着“约定”来到这世界 – 是有备的,却是“无期”的!





《又见蓝花楹》

作者/云然


我等在
蓝花楹树下
数着满地的落花
就像那夜我们数着满天的星星


你躺在紫花铺满的树下
我枕着你的手臂
你说我们来数星星
嗅着那醉人的花香
我却进入了梦乡


从此爱上了这紫
常常紫裙依依
只因你的欢喜
忘却了赤橙黄绿青与兰
独守着这份纯真


梦醒了
我还在梦里
你醒了
转身去了哪里?
不时有你盈盈的问候
时常提起那棵蓝花楹


等我
就在那里
蓝花楹再开的时候
我必在老地方等你
一起再数星星


等你
就在那里
花儿开了又落
只有我身上铺满了紫花
却不见了那只手臂


终于读懂了她的花语
在绝望中等待爱情!
是我
是你



《等待 》

(题梁敏指画)
作者/云然


紫葳花又开了
我的心碎了一地
却忍不住去了那里
寻找曾经的脚印


想起你吻花的神情
多想你接着吻下去[表情]
你一动不动地站着
兜起裙摆等待紫樱的飘零
痴痴地看着
深深地醉着
那满天的紫雨


想起你的话语
最爱紫葳的勇气
就要在最美的时候
落地
蔽天以紫
覆地如衣
浑然一色
恍若仙域


紫葳花又开了
我等在那里
将落樱拾起
叠成紫色的心情
静静守候
默默传语
若爱紫葳
归去来兮



《赞蓝花楹》

作者/云然


紫气接天地
恍若在仙宫
虽非瑶池种
造化夺天工



澳华诗词协会副总编行迈老师点评


《又见蓝花楹》和《等待》(云然)是另一位多产作者的佳作。两首诗都以“等待”为主题,虽各有意境,却犹如上下两部,浑然一体。前后都有把紫色楹花下爱人 的手背作为情感的依托。上部里的“等待”始于失落之后的惊诧和些许“绝望”;而下部里的“等待”则伴随着“蔽天”的“紫雨”和“覆地”的“仙域”,以身边 的美丽唤醒着“飘零”的心魄。由此,把“归去来兮”抽象为“是你”和“是我”的轮回。读者会反问:谁等谁呢?!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