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丨朴素之美:在南岛最北,重新发现新西兰 (2)

<- 分享“凯特旅游新西兰”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5 凯特旅游新西兰


点击上方
“凯特旅游新西兰”
可关注我们!




Day 4: Kaikoura, 人与自然,究竟如何相处?


我们行程的最后一天,来到了”大名鼎鼎“的凯库拉。说这里大名鼎鼎,主要是因为这里号称新西兰海洋野生动物的门户。不仅可以远观庞然大物抹香鲸,还可以看到海豚、海豹,当然,更可以“亲自”捕捞,吃到最新鲜的大龙虾。所以,凯库拉对向往野生动物的游客来说,有着天然的吸引力。


(凯库拉,Kaikoura, 在毛利语里,Kai代表吃,Koura代表龙虾。龙虾俨然是凯库拉的一张招牌和名片。当然,鲸鱼、海豹、海狮、信天翁……数不清的海洋生物,更使得凯库拉声名远扬。图片来自于网络。)


做为吃货的我们当然也不例外。而且,信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我们,早早就预定好了出海海钓的活动。虽然我们到达凯库拉的时候,天气并不给力,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我们海钓的兴致。


(我们到达凯库拉的时候,天气就是如此的阴沉。)


由于之前听了太多关于出海晕船的故事,我这种晕各种交通工具的人,更是要第一时间吃掉号称“全新西兰最强效“的晕船药。这种晕船药,只有在凯库拉的药店才可以买得到。进到药店,老板一看我是游客,都省略了寒暄,直接问,”你是要买晕船药吧?“ 听到这么问,我反而心理更踏实了:这有口皆碑的好药,吃了肯定没错。


(在凯库拉,就要买图中小瓶子里的这款晕船药。但一定要提前半小时以上吃。)


然而事实证明,再强力的晕船药也抵挡不住我那敏感的“前庭平衡感受器”。刚出海时看到一群海豚的兴奋劲刚过,我就开始打哈欠:这是晕船的前兆。然后我立刻口含姜片,不停地盯着远方的陆地。但等待把捕龙虾的笼子从海里吊起来时候,我已经全然顾不得晕头转向,依然屏住呼吸等待笼子出水。第一笼,我们只有一只龙虾和两条鲨鱼!由于这种鲨鱼是必须放生的,所以我跟他亲密接触了一下,就把它放回了大海。


(就是这条小鲨鱼。拿起它的一瞬间,想到了海明威在《老人与海》里的一句话:也许把这条鱼杀死就是一种罪过。但是或许这样干仅仅是为了生存。但即使面对残酷的自然界法则,我们也要学会取舍。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大自然的馈赠。)


第二笼,呼啦啦,里面居然有两条扭动身躯的巨大鳗鱼!连船长都惊讶了一把,果断迅速的把他们扔回了大海。

(看到笼子里硕大的鳗鱼了么?大家都被吓一跳。)


经历了前两笼的跌宕起伏,本以为第三笼能有好运气,却发现笼子中只有一只龙虾……

(第三笼,空空荡荡的笼子。)


最后一笼终于要出水了。怀着忐忑的心情,看着卷扬机下面堆积的绳子越来越多,笼子,终于,出水啦!“哇塞!”这一次,船上所有的人都惊呼起来:满满一笼子活蹦乱跳的大龙虾!兴奋地我们都忘记了拍照,就只顾得上不停地欢呼雀跃。


(这是当天四个笼子捞上来的所有的龙虾。但是最后只有8只是符合规定可以被带走的。)


钓完了龙虾,船长收回了喜悦,一本正经的说,根据相关法律的规定,我需要你们每一个人的协助,你们才可以把龙虾带走。首先,我们要把所有的龙虾全部挨个分清公母。如果是母龙虾,并且是怀孕的母龙虾,就一定要放生。第二,他拿出来一把量尺,说,所有公的龙虾,第二节两边触角之间的宽必须超过54毫米,母的的必须超过60毫米,每一只龙虾都需要测量大小,不到尺寸的,要全部放生。第三,所有可以留下来的龙虾,都要把虾尾上的最中间一截剪掉:这样没有办法拿到海鲜市场去买卖。看到有几个女生缩了缩脖子,他说,这样剪掉尾巴,龙虾并不会感觉到疼。在一番测量和放生之后,那满满一大笼子,大概20多只龙虾,最后只剩下了8只。


(小伙伴手里这只就是“不合格“需要放生的龙虾。后面的船长在量尺寸的时候,一个劲儿的用蹩脚的中文说,“抬肖了,抬肖了”。但是他说“龙虾”的时候,发音却很标准。)



捞完了龙虾,我们驶向了更深一些的海域,开始真正的海钓。


在驶向大海深处的时候,想起《老人与海》里,海明威对“伟大海洋深渊”的描述:“因为冲击在大洋海底的峭壁上,海流激起了漩涡,可做鱼饵的小鱼和海虾,在这里汇集。”凯库拉这片海域,或许就非常贴切的符合这样的描述:坐落于新西兰南岛东海岸的山海相接处,离岸边不远的海域中,有深达3000多米的深海峡谷。从南而来的寒流和从北而来的暖流在这里汇合,从海底卷起大量的营养物质,因而吸引了众多的海洋生物在这里栖息繁衍。鲸鱼、海豚和远洋鸟类把这里当作最佳的捕食地点,大量聚集在此。历史上,这里是重要的捕鲸站,如今,观赏鲸鱼的游客取代了昔日围捕鲸鱼的渔船。无数的海钓船繁忙的穿梭在这片神奇的海域。无论如何,鲸鱼和无数的海洋生物,才是这里永恒的主角。


在海钓的时候,钓鱼的渔线有一百多米,前面栓个铅块。每次放线的时候,看着渔线呲溜溜的向着海洋深处涌去,第一次对海洋的深度有如此感性的认识,内心竟然或多或少有些畏惧感。每次提竿收线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加明显:因为你全然不知这一次你的运气如何。第一杆,我钓到了一条鲨鱼。与前一条被放生的不同,这个种类的鲨鱼是可以食用的品种。船长笑呵呵的说,来,我来给你和鲨鱼拍张照!


后来,我的晕船又开始发作,我便只好静静的坐在一边,看着小伙伴们不断地从大海里钓起一条条的蓝鳕鱼、红鳕鱼、海鲈鱼……当然,每一种鱼都有尺寸限制,如果太小或者太大,都需要直接放生。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我们总共“收获”了八只龙虾和一些直接被片成生鱼片各种深海鱼。


(看到上面那条的尾巴了么?中间的鳞片被剪去,证明这是海钓捕捞上来的,而不是买来的。同时也说明,这只龙虾,不可以用来做商业交易。)


《老人与海》里,老渔翁桑迪亚哥喜欢用女性来形容大海,他认为海洋施人与恩惠和食物与否,以及海洋是否在突然间性风起浪肆无忌惮,完全是因为她身不由己。这次凯库拉的出海经历,更是被海洋这样喜怒无常,变幻莫测地“性格”所恫吓,虽然如此,对她的敬畏之心,却反而增加了许多。


(大家放生龙虾都非常积极,所以从凯库拉观鲸的微博里翻出来这张照片。这是一只怀孕的母虾。按照规定,她必须被立刻放生。在渔船上,看新西兰人如何处理渔获,又让我重新开始开始思考,人该如何与我们所赖以生存环境有序相处。归根结底,对自然有一颗敬畏的心,感恩自然伟大而无私的馈赠,或许才能正确的对待自然。在这一点上,新西兰人已经走在一条正确而不乏艰险的道路上。)


这几个小时的出海经历,再一次让我对新西兰人对于自然环境的态度,有了更直观而鲜明的印象。环保不是单纯的”主义“,而是一种在现实中寻求平衡的过程:你从自然中有节制的索取,也要对自然给予同等的回馈。环保不是在口头上的”为什么要吃鲨鱼”,而是在行动上的“如何正确的吃鲨鱼”。不是只停留在赞叹凯库拉的物产丰富,而是用严苛的法律和繁琐的程序,在实际操作之中来保证凯库拉一直都可以“物产丰富”下去。这种切实的环保,才是真正的环保。这也一如既往的如同这个国家留给我的印象:简单朴素,不浮夸,而是讲究实际。




欢迎访问我们的官方网站

www.katetravel.co.nz


已经在新西兰的小伙伴们

欢迎前往我们皇后镇服务柜台咨询

就位于I-Site内哦


长按下图中二维码,即可轻松关注凯特旅游


咨询方式:enquiry@katetravel.co.nz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