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丨这一趟旅程,满是飘着酒香的回忆

<- 分享“Wine Australia”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22 Wine Australia



对于一只美酒爱好者来说,有什么旅程比睁开眼就开始对着风景吃吃喝喝更美好呢?



最近,我们的2016澳大利亚葡萄收获之旅(点击此处了解更多)带着满满的酒香回忆凯旋归来。快来看看我们都去了哪些好玩的产区,见识了哪些与世界别处不同的风景?


第一站,我们来到西澳州的首府珀斯(Perth),驱车前往著名的玛格利特河(Margaret River)。



玛格利特河位于澳洲大陆的西南角,三面环海,远离人烟。眺望蓝天碧海,恍如置身于天之尽头。



我们访问的酒庄之一,Cullen酒庄,从1998年开始尝试生物动力法,2004年获得认证。下图这位,便是女庄主Vanya Cullen,也是当地有名的女酿酒师。她手上拿着的是会被埋在葡萄园土壤里的牛角,中间会装牛粪,给葡萄园提供健康有机的肥料。




该酒庄的赤霞珠葡萄藤是玛格利特河最老的一批,蓝天白云之下,硕果累累,引人垂涎。随手拍下的图片,已然恍如油画。





玛格利特河为我们举办了当地最富盛名的品种——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和霞多丽(Chardonnay),以及长相思赛美蓉的大师班。最赞的不仅仅是这一杯杯美酒,更是这背后的故事与人文精神,每堂课下来,都觉得收获满满。




每款酒都在诉说这个产区所追求的风格,然而并没有一句话可以将这一切简单概括。因为不同酒庄、不同酿酒师,会根据区域、年份、果实的情况来酿造各自的风格。




第二站,我们来到了麦克拉仑谷(McLaren Vale),同样是大名鼎鼎的产区,同时也是澳洲最注重可持续发展与环保的产区之一。




在这个海湾,几千年的风吹雨打让石灰岩裸露在我们面前,壮阔而悠远。就在这样典型的地中海气候条件下,生长着惊艳全世界的设拉子。




这么美的地方,少不了大家凹造型拍照啦!






在麦克拉仑谷,我们访问了百年酒庄黛伦堡d’Arenberg,庄主Chester Osborn是一位思想活跃、风格新奇的酿酒师。




我们非常有幸,品尝到了d’Arenberg家2012年份的15款单一园设拉子的平行品鉴,体会不同地块的不同风味,这样的执着恐怕全澳洲也找不到几家吧。每款酒只有一两百瓶,基本只放在酒庄的cellar door以及自己收藏。不到这里来,你根本喝不到!



第三站,全澳最知名的产区之一,巴罗萨谷(Barossa Valley),必不能少的项目自然是去拜访百年老藤,这些横跨前后三个世纪的生命,不知道见证过多少历史与人生?



 

摘下老藤上的一串小葡萄,多少感慨油然而生






除了一路葡萄园的美好风光,更重要的是,我们深入产区感受了葡萄园的风土。在巴罗萨,我们跟着当地的酿酒师一起挥舞铁锹,从泥土里感受葡萄风味之魂。



第四站,我们来到一个不太熟知的产区、位于维多利亚州的比曲尔斯(Beechworth),这里的奶牛会过马路,这里的羊驼会保护羊羔,这里只有25家葡萄种植者兼酒庄,这里的葡萄园只有400公顷,这里的海拔最高到800米,但这里的一些霞多丽享誉世界……





 

最后,我们来到了离墨尔本2个多小时车程的国王谷(King Valley),她被称为是澳大利亚的“小意大利”,这里的地中海气候适合种植一些意大利葡萄品种比如普洛赛克Prosecco, 内比奥罗(Nebbiolo), 桑乔维塞(Sangiovese)以及灰比诺(Pinot Grigio)。


我们拜访了布琅兄弟酒庄(Brown Brothers),作为整个产区最有大的酒庄,从酿造中的酒液,到十几年的museum wine我们都有幸一一品尝。在这里的Kindergarten Winery(育儿园酒厂),我们看到了一个愿意做各种酿酒尝试、愿意让各个酿酒新手来这里学习、犯错的富有创新和奉献精神的家族酒庄,也可以预见到他们的未来和发展……



 

在另外一家Gapsted酒庄,我们亲眼见证一颗颗葡萄是如何进行压榨,在经验丰富的酿酒师手中蜕变成我们的杯中美酒。



  

这一路,我们除了喝美酒,当然还有吃美食,下面这些光看图片就让人口水直流的美食,只是我们在澳洲品尝的一小部分而已!






哦差点忘了,我们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吃吃喝喝的……



 

最后,让我们以这次旅行的各种大合影来结束这一篇微信吧,炫耀一下我们这个颜值爆表的团队!



 



希望下次能与你同行,一起去看葡萄园里的蓝天白云




一起访问世界知名的酒厂




一起去探索更多澳洲葡萄酒带来的惊喜!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