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28岁的神经科学家 用超能力改变未来

<- 分享“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3 美国中文网


提示点击上方"美国中文网"↑订阅本微信推广平台

美东时间4月12日早晨,旨在鼓励新移民子女在各专业继续深造的索罗斯新移民奖学金(The Paul & Daisy Soros Fellowships for New Americans)公布了2016年的获奖名单。正在康奈尔大学医学院/洛克菲勒大学/斯隆癌症医院攻读三校联合培养医学/生物学双博士学位的程度(Du Cheng),成为了今年的30名获奖者之一,将获得9万美元奖学金。
今年刚满28岁的程度无疑是学霸级的人物:本科就发表了11篇文章,其中4篇是第一作者(理工科学生都明白这个数字有多惊人),在斯坦福大学做过研究,现在跟着世界顶尖的神经生物学家、洛克菲勒大学教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脑计划负责人Cori Bargmann做科研,发明的医学新设备被广泛应用到全美多个高校及医院。但你恐怕想不到,这样的一个有为青年,当年是个高考落榜生。

从“学渣”到“学霸”
程度1988年生于河南郑州,双鱼座,用他自己的话说,从小就是个“调皮捣蛋”的人,家里买的玩具他立马就给拆开,不光拆自己的,还拆表弟的,为了这个没少挨骂,还曾经改装学校的电梯,差点被扣上“破坏公物”的罪名。直到现在,程度觉得自己还和小时候一样调皮捣蛋,甚至爱拆东西的习惯也没变:买来的东西,拆开看一看,3D打印机坏了,就拆了自己修。
刚满百天的程度
6岁的程度

一路调皮捣蛋的程度小时候成绩自然不怎么好,第一次高考时他栽了跟头,考了400多分落榜。复读一年后,他考上了河南大学。

在河南大学读了一年,程度迎来改变一生的选择——作为交换生来美国念书。做出这个决定对程度和他的家人来说很不容易:活了20年没出过国门,他又是家中独子,家境也不富裕。但祖上出过程咬金的程家一直有股闯劲,见儿子一心想要“看看外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父母一咬牙,向家里人四处借了钱,把程度送到大洋彼岸。
程度从小就继承了家族的“闯劲”。

虽然以前成绩不太好,但程度对科学的兴趣倒是与生俱来,特别是生物方面。而让他选择了神经科学领域的原因之一,是一部电影——
电影《黑客帝国》海报

还是小学生的程度不仅注意到了电影里酷炫的打斗,还有关于把人脑与计算机结合的内容,从此就对人类的神经、大脑和行为等方面着了迷。

作为一个曾经的高考落榜生,程度却自认很幸运,因为自己接受了中国教育所长的基础教育,又进入了美国鼓励创新的环境。2008年8月,程度进入加州洪堡州立大学(Humboldt State University)细胞分子生物学系(Cellular/Molecular Biology),也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对科学的热爱和创新能力得到充分发挥,而最让他高兴的是,他发现自己可以不只是重复前人做过的事情,所做的一切对于人类、对于社会和世界都是有意义、有贡献的。

2011年5月,程度和家人在洪堡州立大学毕业典礼上。


“我的初衷就是想要帮助人”
在我们问程度的导师、2015年富兰克林奖获得者Cori Bargmann对于程度的印象时,除了多次说“聪明”,她的一句话让人印象深刻:他(程度)发明是为了帮助实验室里的其他人,而不只是为了解决自己的问题;他努力让别人也变得更好,而不只是他自己在进步。

“帮助别人”的想法可以说是程度发明创造的动力源。在本科期间,他发明了显微镜适配器(即现在他自己公司的产品iDu Microscope adapter),让大家用iPhone手机就能拍下显微镜下的物体;在康奈尔医学院这两年间,他建立了医学3D打印设备,让其他人也可以将发明的器械工具制造出来,并且和医院的多个科室合作。

程度向我们展示他的发明:iDu Microscope adapter
程度和他的3D打印模型

除此之外,程度还和另外两名同学一起申请经费,开创了每月一次在布鲁克林和皇后区的低收入社区进行免费眼科普查的活动。程度说,每次去义诊,一天都能接待50-100位病人,他们有的没有保险,有的不懂如何预约医生,尤其是专科医生,不少人患有各类疾病却很久没有就过医。在帮助这些人后,从他们感激的眼神和回馈里,程度说,“我真的觉得我们做的是非常有意义的”。
程度为病人进行眼科检查。

索罗斯新移民奖学金项目主任Craig Harwood也在接受我们采访时提到了程度对社区的服务,表示这也是让他在今年异常激烈的候选人竞争中最终获奖的原因之一,他说:程度了不起的一点,就是他不仅有创新的精神,还能带着这些技术深入社区。
从事科研的人总是会经历无数次的失败,用程度的话说,“大部分时间都是失望”。和所有科研工作者一样,程度也为此付出许多,比如第一次来美国后,为了假期做实验,四年半没回过家,这是他认为自己做过最大的牺牲。
而面对所有的挫折和低潮,当我们问程度,怎样在这种情况下坚持不放弃,他说:对于帮助人类的憧憬让我们继续下去,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程度还说,他从事科研的初衷,就是想要帮助人,他也很感激自己所遇到的环境,让他能够有这么多的途径,帮到他人。

学而优则创业
“当我们做创新的时候,如果只是在教育、科研上,不真正用到社会上,其实做来没有什么大的意义。但如果我们能把科研上做的东西,运用在实践中,拿到社区中为人服务,或者用商业运作推广开来,这样才能真正形成对社会有用的模式。”
读本科时,程度见到许多同学想把手机拿到显微镜上照相,却因为精度、距焦等原因无法成像,于是他发明了显微镜适配器,结果大受欢迎,被大家来回借用。毕业后,他把这项发明带到了做研究的斯坦福大学,当时的教授对他说:等你做完两年研究离开学校,我们用什么照相呢?于是程度想到了利用当时刚兴起的3D打印,自学技术,制作出了更多模型。
程度没想到,对他这项发明的需求越来越高,甚至教授的朋友也想要,于是他开始越做越多,拿去Amazon网站卖,还没做广告,销量就完败了市场上其他廉价制品,如今这项产品也即将正式推出。

对于程度的商业头脑,他的导师Bargmann教授非常赞赏,她说:程度的特别之处就在于,他将自己对科学的兴趣、对医学的兴趣、以及作为一名冒险家和创业家的能力,都结合起来,这些特质的结合,能让他做成别人都做不了的事情。

程度自己制作的显微镜适配器广告

作为一个科研工作者和企业家的结合体,程度从商的目的不只是赚钱,甚至不只是要推广技术。他的偶像,是创办了特斯拉电动车、SpaceX等公司的Elon Musk,因为他“领导了一个新能源新科技领域的发展,打破你对现有生活的固有模式”,程度也想如Elon Musk一样,“让人看到未来的样子”。
程度的偶像Elon Musk

一个活泼的学霸
程度的冒险精神不仅是体现在学术和商业上,他的兴趣爱好也非常多:踢足球、打枪、爬山、野营、旅游,等等。他认为,多样的爱好让自己接触到更多的领域,也使自己思维更活跃。
虽然平时任务繁重,但作为一个研究脑神经的科学家,程度认为在工作学习间隙的调剂放松非常重要。本科所就读的洪堡州立大学地处加州北部,有著名的红树林景观,他说自己以前研究有了困难,就会去红树林、去海滩走走。

程度自己用无人机拍摄的加州海滩

为了徒步旅行,程度多次前往南美。


程度和朋友在厄瓜多尔进行漂流

而摄影这个爱好,是程度从小在父亲的影响下形成的。

程度镜头下的朋友聚会


程度参与医学生抗议弗格森警察枪杀非裔活动时,拍摄下的抗议画面


索罗斯奖学金项目主任Craig Harwood说,在面试程度时,感觉到他是一个“温暖、幽默、喜欢也擅长交流的人”。程度自己也说,他喜欢和别人说话,有时候遇到瓶颈,和周围的人聊聊,就能茅塞顿开。

程度与同学交谈


程度的建议
索罗斯新移民奖学金由两位匈牙利移民——Paul Soros和Daisy Soros于1997年建立,希望鼓励像当年的自己一样,克服困难在各领域发展的年轻新移民们。
索罗斯奖学金创立者:Paul & Daisy Soros (Paul Soros也是金融大鳄George Soros的哥哥)

作为新移民中的佼佼者之一,程度8年前刚来美国时,也曾经历英语不好、沟通不畅的难关。对于其他刚来美国的同胞,程度最大的建议就是多融入当地文化,多接触当地朋友,和大家一起参加活动。他自己也成立了帮助远程学英文的公司,拉上常春藤名校的学生,为中国想来美留学的的学生进行英语辅导和学校申请辅导。
程度的第二个建议,是给像他一样进行学术研究的人。他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放弃,遇到困难,不用钻牛角尖,耐心花一些时间,困难总会解决。而第二点,是要把成果运用到实际中去,科学上的远大前景可能要许多年后才会实现,但每个阶段,都有科学家可以做的事情,改变人们的生活。第三点,程度从自己的创业经历出发,认为要做成一件事,要脚踏实地一步步发展,不必一开始就万事俱备,一点点尝试,也可以达成目的。

关于未来
刚刚拿到9万美元的奖学金,程度对自己科研的未来充满向往。他也即将与大学时就在一起的未婚妻结束三年异地恋,在纽约团聚,不久就要结婚。
程度和未婚妻的婚纱照

对于未来,程度说,五年或十年后,他将离开学校,再远的将来,希望自己要么在大学继续科研,要么有自己的公司,进行神经方面的科研,并把成果开发成能直接运用在人体的产品;而最终,他希望像科幻电影和小说里描写的一样,把人脑和电脑连接起来,尽管听起来遥不可及,但有梦想家性格的程度,仍然抱着能够亲自实现这个目标的梦。

后记
采访结束后,程度送我们到停车场。在自动付款机前排队交钱时,一位老太太的信用卡出了问题,被机器退回。由于耽误太久,后面有人催促她去找工作人员帮忙,让出机器。这时候程度走上前去,帮老太太找到原因,教她成功缴了停车款,还指给她等车的位置。

“我的初衷就是想要帮助人”,这听起来很大,但对于程度,的确不只是一句空话。


 (转载请注明美国中文网)


微信号:美国中文网
长按指纹扫描关注“ 美国中文网”




点击左下角查看完整采访视频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