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梁案量刑现场视频曝光 格雷女友庭外崩溃

<- 分享“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0 美国中文网


提示点击上方"美国中文网"↑订阅本微信推广平台



梁彼得迎来命运的宣判


格雷女儿生母陈词


法官做出宣判

经过一年多来的审议,备受关注的纽约华裔警员梁彼得误杀非裔青年格雷案今天下午在布鲁克林州高等法院进行量刑,梁彼得迎来命运的宣判,梁彼得的妈妈贺芳、梁彼得的妻子,大批华裔挺梁人士都前往法庭旁听支持梁彼得,旁听席上还有多名警员的身影。法官Danny Chun当庭将梁彼得的过失杀人罪减至刑事疏忽杀人罪,判他5年缓刑以及800小时的社区服务,这也意味着梁彼得将免于牢狱之灾。而这一判决也点燃了格雷亲友不满的情绪,在庭外大声抗议。
法官减罪 梁彼得免除牢狱之灾

(以下为量刑全程实录)

法官Danny Chun首先听取了梁彼得律师要求驳回有罪判决的辩词。
梁彼得律师沙特曼
该案缺乏证据证明梁彼得过失杀人,而认定他渎职的主要争议在于他没有为格雷急救,要知道当时梁彼得下楼梯的时候,已经有人给格雷做急救,已经有救护车来了,而且梁彼得当时很震惊不知所措。纽约州此前没有任何判例,渎职罪给予这么弱的证据。希望法官能撤销罪名。
格雷的女友Melissa Butler
这是我人生中最可怕的经历,我受到很大伤害,我再也不能听到我的爱人的声音了,没有什么能让他死而复生。
格雷女儿生母Kim Ballinger
这起案件影响了很多人的生活,纽约市长白思豪都惋惜格雷的死。格雷是一个好父亲,他是一个被鲁莽的警察杀死的完全无辜的人。


布鲁克林助理检察官Joseph Alexis
我们建议判处梁彼得缓刑5年,条件是对他进行为期6个月的在家监禁,期间要佩带电子监视设备,并进行500个小时的社区服务。梁彼得应当为他的过失杀人和渎职负责。他试图保护那栋政府楼的治安却失职了,他开了枪,杀死了格雷。两个多星期的庭审证明了梁彼得是一名罪犯。这是一个公正、合理的判决。尽管之前并没有这样的先例,但是梁彼得没有资格担任警察,他也该为他所做的道歉。这不是一起简单的警察暴力执法案,而是一名新手警员误杀案, 这件案子也将成为未来案件的判例。
梁彼得律师沙克曼
这是一起意外,不是犯罪。梁彼得不是坏人,他是一名正派的人。梁家是来自中国的移民家庭,他的爸爸是名厨师,妈妈是衣厂工人。梁彼得是一名好儿子,他很努力,在高中成绩名列第三,他是他们家第一个上大学的,从纽约州立大学宾汉姆顿分校毕业后,他实现了当警员的梦想。他从来没有想过当一名坏警察去伤害任何人 。这是一场悲剧的意外,此前没有这样的判例,他不应入狱,应让他有机会重新来过。
梁彼得
我2013年从警校毕业,实现了当警察的梦想,我的原则是怀着敬意公正对待每一个人。案发当时我很惊慌,紧张得不能呼吸,我的命运在那一刻被彻底改变了,我向格雷的女友Melissa Butler和格雷的家人道歉,我希望我有机会可以补救。
法官Danny Chun裁决
被告梁彼得的二级过失杀人罪( manslaughter in second degree)减至最低重罪(Felony)指控——刑事疏忽杀人罪(criminally negligent homicide)。没有证据证明梁彼得知道格雷当时在楼道里,但是证据足以构成刑事疏忽杀人以及渎职罪。鉴于梁彼得的背景, 以及他在事后有多么懊悔,没有必要让他入狱。我收到了超过4万封支持梁彼得的信件,我也看了案发政府楼的监控录像,梁彼得确实认真地在保卫那里的治安,开枪和杀人是他最不想做的事,相信这不是一个故意的行为。因此我判决他5年缓刑,800个小时的社区服务,从6月20日开始执行。
(梁彼得在听完量刑结果后,一脸平静地走出法庭。)

检辩双方在法官做出裁决后,都表示将继续上诉。检方反对法官为梁彼得减轻罪名,而梁彼得的律师则表示将上诉至梁彼得无罪。


支持者:坚持上诉 继续维权
梁彼得不必坐牢的消息传出后,全美各地许多关心着梁案的民众都感到欣慰,不少人表示这也是华裔史无前例大规模维权的结果。
与此同时,支持者们也表示,这还远不是大家最初想要的结果。梁彼得的律师已明确表明将继续上诉,亚裔维权大联盟发起人陈善庄在宣判后接受本网记者采访时说,将继续支持梁彼得上诉,直到他无罪为止
全美各地的支持者也在各个微信群中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呼吁华人群体应继续维权。
今天也是纽约州的初选日,梁案已激起了全美华人维权、参政的意识,有许多人在关心梁案之余,不忘互相提醒投票。


法庭外
法官宣布对梁彼得的量刑结果后,格雷的姑妈离开法庭时表现得非常气愤,表示“这不公平,非常荒唐(There is no justice. This is ridiculous.)”。而随后在法庭外,场面也一度出现混乱。

同以往一样,今天也有大量民众自发组织前往布鲁克林高等法院,声援梁彼得。除了陈善庄,陈家龄、吴一平等一直关注支持梁彼得的社区人士也悉数到场。


案件发生后第一个发声支持梁彼得的民选官员——纽约州众议员寇顿(William Colton)今天再次到场,宣判前,他在现场高声重申了自己的观点:这是一起不幸的意外,不是犯罪。梁彼得前往案发的政府楼是为了保护民众,导致事件发生的真正原因是楼内照明不佳、电梯无法运行,这些都不是他的责任,也不应被忽略。案件中有两名受害者,让其中一名成为替罪羊不是公正的行为

寇顿与民众高喊"Justice for All"。

中午起,大量支持者在法庭外聚集,他们举着"No Selective Justice""Political Prosecution"等标语牌,声援梁彼得。

另外,纽约州众议员巴隆(Charles Barron)、格雷的姑妈以及其他反对者也再次到达法庭现场。


梁案回顾
2014年11月20日晚 约11点15分
新手警员梁彼得和其搭档在布鲁克林一栋政府楼的楼道进行垂直巡逻时,梁彼得的子弹打到墙上,弹到非裔男子格雷胸口,格雷送医后不治身亡。
2015年2月10日
梁彼得被大陪审团正式起诉,被诉以过失杀人、攻击罪、鲁莽威胁他人罪(Reckless Endangerment)、刑事疏忽谋杀罪(Criminally Negligent Homicide)、渎职罪(Official Misconduct) 等5项罪名。
2015年2月17日
华人在白宫网站发起联署,要求撤销对梁彼得的指控,5天之内就达到了10万人的联署要求。就在联署签名后的一个月,49个华人团体和个人联合声明,呼吁民众集会,寻求公平。不仅是纽约的华人组织,包括加州、新州等全美各地的华人社团都加入了呼吁。
2015年3月8日
3000名华人在纽约市政厅前举行维权游行,“亚裔维权大联盟”应运而生。
2015年4月26日
来自各地的华人再次举行游行示威,超过5千人横跨布鲁克林大桥,抗议梁彼得被控过失杀人。
2015年11月
在多次庭审日期被推迟后,在社区人士建议下,梁彼得决定聘请私人律师,梁彼得的妈妈也向社区筹款,共筹得5万余元,为梁彼得聘请两名私人律师罗佰能和柯诗慈。
2016年1月25日
梁彼得案正式开庭。
2016年2月11日
陪审团经过17个小时的商议之后,判梁彼得过失杀人罪等五项控罪全部成立,梁彼得将面临最高15年的监禁,引发社区哗然。
梁彼得听到自己被裁定罪名成立时以双手掩面。
2016年2月18日
在巨大舆论压力下,起诉梁彼得的布鲁克林地区检察官办公室主动联系美国中文网记者,向华裔社区解释澄清,并表示将慎重考虑如何向法官建议梁彼得的刑期。
2016年2月20日
全美40多个城市挺梁集会吹响集结号,从美东到美西百万华人加入示威队伍,声援梁彼得,呼吁司法公正,创下有史以来全美最大规模的华裔示威集会的历史。
2016年3月2日
亚裔维权大联盟宣布与美东联成公所为帮助梁彼得上诉展开的筹款,共收到来自全美甚至世界各地的逾60万美元善款。
2016年3月23日
布鲁克林地区检察官汤普森向法官建议让梁彼得免于坐牢,建议判处梁彼得缓刑(Probation)5年,条件是对他进行为期6个月的在家监禁,期间要佩带电子监视设备,并进行500个小时的社区服务。
2016年3月24日
数十名示威者在地检办公室外集会,高举“Jail Killer Cops”等抗议标语,对汤普森轻判梁彼得的量刑建议表达不满,非裔州众议员巴隆(Charles Barron,下图右二)甚至声称,如果梁彼得不入狱,就发起暴动让纽约瘫痪。
2016年4月5日
梁彼得的新辩护律师保罗·沙特曼(Paul Shechtman)和陈盖博(Gabriel J. Chin音译)向法官提交了一份动议,称该案9号陪审员瓦加斯(Michael Vargas)撒谎隐瞒父亲犯罪史,因此以陪审员渎职为由,向法官要求重审。
2016年4月12日
为了缓和非裔和华裔社区之间的紧张关系,华裔和非裔社区各有十多名代表在布鲁克林区府与布鲁克林区长亚当斯会面,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闭门会议,共议两个社区如何消除矛盾,加强沟通合作。
2016年4月13-14日
在举行了两天的听证会后,梁案法官认为陪审员瓦加斯并非故意撒谎隐瞒父亲犯罪史,而且辩方也未能证明瓦加斯对其他陪审员的裁决造成影响,因此做出驳回重审动议的裁决,宣布将于4月19日宣布对梁彼得的量刑。


由于检辩双方都已表示将上诉,梁彼得的案子还没有结束。正如我们看到的,梁彼得一案也超越了事件本身,引发了全美华人有关维权的关注和讨论。因为这个案子激发而开始的华人团结维权之路,更远远没有结束。我们也将持续关注事件的发展。而法官的量刑结果意味着什么?华人维权走到这一步有何意义?我们来看开口不凡的解读。

【开口不凡】
法官判梁彼得免入狱! 华人终获公平的正义
法官今天裁定,梁彼得的定罪从过失杀人罪降至刑事疏忽杀人罪,并采纳检察官汤普森的建议,让梁彼得免于入狱服刑,可以说是在经历了近一年半的起诉、审判、定罪争议后,各方激烈抗争较量中,给出了一个“公平而正义”的裁决。
可以想见,韩裔法官Danny Chun是顶住巨大舆论压力做出这一裁决的,事后推特上很快就出现“亚裔法官轻判梁彼得”的言论。
这无疑是华人社区维权的一个重大里程碑。从梁彼得被起诉,到审判、定罪,一步步司法程序的推进像海啸一般席卷而来,让华人社区感到愤怒,却毫无反抗之力。但渐渐地,随着华人力量的凝聚,整个局面也渐渐发生着变化。
检察官先是主动向我们美国中文电视传递出了缓和的信号,说定罪并不意味着梁彼得就要入狱,而后直截了当地提出了免于服刑的量刑建议。
我们眼看着法律的天平终于渐渐向华人社区倾斜,但与此同时,我们也眼看着原本的警民冲突渐渐演变成了华裔和非裔之间的矛盾,剑拔弩张。表面看,这似乎是种族之争,但究其根源,这实际上是一场公平和正义之间的矛盾。
前不久我和前市主计长刘醇逸关于梁彼得案聊过一次,其间他说到,我们华人示威时举的标语上写着”Justice for Akai Gurley. Justice for Peter Liang”,仔细思考之后,他认为应该改成”Justice for Akai Gurley. Fairness for Peter Liang”。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Justice并不等同于Fairness。Justice正义,重在道德、价值取向,而Fairness公平,则侧重于尺度,强调不带偏见、用同一个尺度来衡量所有人和事,一视同仁。
华人挺梁挺的是公平。去除种族因素、政治因素,按以往判例来看,法庭对梁彼得的量刑应属公平。上一次纽约警察因射杀平民被定罪还是2005年,警察在追捕嫌犯时误杀了无辜的非裔,被判刑事疏忽杀人罪,最终量刑结果是五年缓刑,免于入狱,和梁彼得相似。
而格里的家人经历了丧子、丧偶之痛,他们想要寻求的不仅仅是公平,而是正义。只是正义也分几种,格里家人想要的或许是“报复式正义”,他们的目的就是重罚梁彼得,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同时希望以此震慑整个警界,改变暴力执法的现状。但显然法官和检察官选择了平衡双方的需求,认为是一系列不可控的因素导致梁彼得射杀格里,他虽有罪,却罪不致服刑。
美国政治哲学家罗尔斯写过一本著作叫《公平的正义》,他认为,只有在你不知道自己的社会处境时,才能想清楚什么是正义。在梁彼得案中,假设我们不知道自己是华人还是非裔,不知道自己是警察还是受害者,我们会希望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如果是我,我会认为梁彼得的确应当承担法律责任、受到法律惩罚,但是,一定是和他行为严重性、目的性对等的、公平的惩罚,而不是因为此前其他警察暴力行为所引起的公愤,而对梁彼得采取重罚。

我认为法官的裁决,是公平而正义的裁决。这个公平的正义,是由美国华人社区成千上万人空前的团结和努力争取而来。今天,值得我们庆祝。


(本文照片来自美国中文网记者戴兆辰、王依依、吴丹琪、李若冰)



 (转载请注明美国中文网)

微信号:美国中文网
长按指纹扫描关注“ 美国中文网”




点击左下角查看更多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