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教育-086】野营归来

<- 分享“新西兰教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2-26 新西兰教育



 

本文为【新西兰教育】原创文章,欢迎各位朋友转发分享。如媒体或者公众号需要转载,请书面接洽 consultingsherman@gmail.com

 

令人期盼的五天四夜的野营生活,瞬间已经成为过去。现在,我脑中是满满的回忆。


这几天的收获是如此之丰厚,丰厚到行文码字难以取舍,只好先从整体活动的安排说起吧。


这次女儿十年级的野营活动的目的地是位于新西兰北岛中部的汤加里罗国家公园,它建立于1887年,是新西兰历史上第一个国家公园。这次野营,女儿她们10年级近160学生,18位老师,12位毕业班的学生(老生为年轻一些的学生提供服务),外加8位家长志愿者(所有家长志愿者都是十年级学生的爸爸或者妈妈)参加。整个野营团分别住在汤加里罗国家公园内的三个不同的营地。学校比较人性化地安排家长志愿者分别住在自己孩子所在的营地,这样还可以时常见到自己的孩子。


真正在国家公园里的活动是三整天,分为三个不同的活动组进行活动。每个活动组的活动内容整体一样,但三天之中活动顺序各有不同。我的日程和女儿的活动组是这样的。


第一天:上午山地自行车15公里,下午军队博物馆。

 

全服武装之后,我骑上了一辈子骑过的最高级的山地自行车-居然有27个速度可以进行变换,而且第一次骑自行车带头盔!我们骑车沿着一条废弃的铁路向山里进发。


骑自行车对大部分中国人来说都是小菜一碟。想我自小学之初就“掏裆”骑着28大号自行车横穿数条大小马路到几里地以外的副食店给家里买切面,(因为那时个子小而无法跨过自行车的大梁,只能一条腿弯曲在大梁下面,而够到另一面的脚蹬子的骑行方法)。大学毕业回京工作,每天都要从北京的南三环中路骑车到万寿路电子部附近上班,每天的行程都在30公里以上。但是,这山地自行车我还是头一次尝试,很爽!很棒的车子加上很棒的风景,这小心慢行的同时,时不时地在平缓地段撒个欢,轻风拂面,眼前一片辽阔的原野,实在是享受。


这两个小时的骑行道路的结尾,是个小型的山地车公园,有各种比较挑战的地形。有些比较运动型的学生这那里玩得不亦乐乎,我也尝试了一次,速度慢还可以,但是如果快起来,我估计是吃不消的。



山地自行车在新西兰是比较普遍的一种运动。在路上时常看到有人骑车后面拖个架子,上面挂着几辆山地自行车。这次去参加野营的一位家长志愿者是位医生,他就是带去了自己的山地自行车参加野营。

 


军队博物馆的参观也算是新西兰对学生进行的爱国主义教育吧。这新西兰,对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丧生的军人给以非常崇高的敬意。下图中的红花是去年澳新军团日100年纪念活动时候《罂粟花,四月盛放》,博物馆征集的纪念罂粟花,每一朵花代表一个在一战中丧生的将士。墙上那些白色的花,是华人社区专门制作的,每一朵白色的花是一位在一战中丧生的华裔将士。



 

博物馆讲解员马克使得整个参观变得非常精彩!他把可以很枯燥的内容用非常生动形象的方法给学生们讲解出来,我们大人在旁边都听得饶有兴趣。


下面这张照片是他正在解释一种自动步枪,可以点发也可以连发。但是,枪手一个很重要的工作是要记住自己的弹夹里还有几发子弹。因为如果对面有敌人对阵,自己不知道该换弹夹了,是很危险的事情。


所以学习算数很重要。那么问题来了,一个弹夹里有30发子弹,现在”嘭嘭“,他问学生,

“还剩几发?”

28”,

很快有人说出答案。

“好,嘭嘭嘭嘭嘭,还剩几发?”

23”,

还是有人说出来。

“好,再来!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同学们傻了,数不出打了几发子弹。马克说,简单点我告诉你们打了九发,还剩。。。一位老师说出了答案“14”。马克说好,这时候就要换弹夹了。因为如果是连发,这剩下的子弹连一秒钟都打不够,因为这张机枪可以一秒钟打16发子弹。我后来插空跟他聊,知道他在这个岗位已经讲解了11年,而且看上去他还是非常享受他的工作。

 

第二天:白水漂流14公里,室内攀岩,岩洞探险。

 

白水漂流(White Water Rafting)就是这露天的河道中进行漂流,与它相对的是黑水漂流(Black Water Rafting,岩洞中的暗河漂流)。这次漂流相比我之前在泰国和阳朔玩过的漂流水流要湍急很多。


我和六个学生一起坐一艘橡皮艇,女儿刚好和我被分配在同一艘船,让我们有更多共同的经历。漂流是在美丽的汤加里罗河上。河水清澈,可以直接饮用。行进过程中我多次用手撩起水来喝,水凉凉的感觉有点甜,味道比矿泉水还好。


我们的向导是位入行不久的小伙子,一路上脸上都洋溢着微笑。在几个简单动作的培训后,他带我们开始漂流。在14公里风景如画的河道,我们时而划桨在激流前进,时而蜷缩在橡皮艇里躲避与巨石的撞击。有时会搁浅,向导小伙子带着笑容跳入水中,用尽全力让我们脱险,而现在,我和女儿还都能够回想起他那洪亮而有节奏的口令声“Forward Pedal… and stop…” “Hold on” “Hold onand get down” “backward pedal … and stop” …

除了在水中漂流的快乐,坐在第一排的两个男生专注的时常交流的眼神也让我印象深刻。向导小伙子安排我们组中的两位男生坐在第一排,对他们说,他们担负着重要的责任,他们需要保持同步。如果他俩的划行动作不同步,整个船的方向就会跑偏。这个小男生在两个多小时的漂流过程中,时不时地相互对视,试着保持动作的同步,我觉得这也是团队合作的一个小实验呢。将来,他们在需要团队合作的时候,也许会想起这段漂流经历当中的同步合作。


室内攀岩对孩子们不新鲜,因为学校就有室内攀岩的设施。但是学校可没有岩洞可供探索。岩洞探索由向导带领,两个小时在漆黑的洞里摸来爬去。对我倒也不算难事,就是要舍得一双旧鞋和弄一身泥浆。探索岩洞对我最大的意外时发现洞里有很多萤火虫,就是新西兰最著名的怀托摩萤火虫洞中能够看到的像漫天星星的那种萤火虫。向导时常让我们关闭头灯,蓝色幽幽的光就在眼前,那些就是萤火虫发出的光。这么近距离地观察萤火虫感觉妙极了。不过岩洞里面怕带手机搞湿,没有照片展示,只有下图是孩子们都穿上了工作人员提供的套装工作服,准备进洞。


 

第三天:全天穿越19.4公里的汤加里罗阿尔派火山步道。

整个活动对我的体力是个挑战,但是最终另外意外惊喜,全须全尾地完成了全程,不过溜溜走了一天,九点进山,五点出山,走了八个小时。



路上的天气很是多变,但老天非常眷顾,最后没有下雨我们走完了全程。前一天的那一组,因为山上下雨,走到半程只能返回,留下遗憾。

 


一路上的风景也都是非常独特的火山地貌。






在野营过程中我了解到,其实报名当野营志愿者的家长很多,学校都是挑选比较有野营经验并且熟识的家长。但是家长志愿者的名额非常有限,我这次比较侥幸地被学校选中。(过程参见前《令人期待的野营(老爸篇)》)。据说有一位学生的妈妈是医院的护士,可以做救护工作,虽然申请但是这次都没有被选上,因为已经有一位医生作为家长志愿者了。了解到这些状况,我更加感到这次作为十年级唯一的华人家长志愿者参加这次野营是多么地幸运。


这篇拉杂似的记录了一些野营的日程。在野营的过程中还有很多感受,会在今后陆续写出来分享,敬请期待。




作者简介


Sherman Wang - 在外企工作了二十年,曾任全球五百强美资企业中国区服务总监。因希望为孩子寻找更好的教育环境,全家移居新西兰。


Sherman创办了提供教育服务的公司,并在奥克兰理工大学(AUT) 教育系就读深造。


如有关于新西兰留学方面的需求,请发邮件至

consultingsherman@gmail.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