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入的核心问题:你如何定位自己的身份|美国瑞德教育

<- 分享“美国瑞德教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2 美国瑞德教育



许多留学生家长或即将要送孩子出国留学的家长都担心同一个问题:孩子在国外不能融入外国人的圈子怎么办?如果不能融入外国人,只和中国人玩会不会学不好英语?如果融入了外国人的圈子,又会不会被他们“带坏”喝酒,开派对?如果外国人对你的文化不理解,你应该据理力争还是保持沉默?

 

许多留学生初来乍到时带着新鲜人的热情,积极参加各种活动,努力和美国人交朋友等等。然而他们会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语言障碍,即使是SAT,托福高分的学生亦是如此。除此之外,在文化习惯上的差异也让很多留学生感觉交不到外国朋友。


关于这些问题,我采访了十多位中国留学生,有高中留美的,也有本科开始留学的,有在哈佛,达特茅斯等常春藤大学的,也有在顶尖艺术学院的。


我想在此与各位家长分享他们的留学经验,以及自己的看法,仅供参考。



 

融入还是不融入,这是一个选择。


有的学生一到美国就强迫自己变成“美国人”,更极端的有完全不说中文,不和中国学生说话,假装ABC。有的人成功地把自己洗白了,加入了美国的兄弟会,和美国人称兄道弟。(兄弟会,姐妹会是美国大学中最团结的学生组织。同一个兄弟会的会员会在大学期间建立兄弟一样紧密关系。在毕业后,兄弟会的成员也会互相帮助,是进入社会后的重要人脉。因此,入会的要求非常高。申请加入一个兄弟会后通常需要经过层层挑战才能入会。)


一个在UCLA 的朋友是这一类学生的代表,他通过一个学期的努力,加入了兄弟会。他告诉我:跟美国人交朋友不是拿着一个评分表去考量对方。老会员决定让不让你入会其实只有一个标准就是他觉得你能不能get along。还有就是你要在很短的时间内,让对方记住你。而我决定加入兄弟会是我大学期间最不后悔的一件事。我不带着目的去交朋友,当然,认识人之后,其他的东西比如人脉,资源,工作,都会自然而然的跟来。”但是,必须提醒选择这样做的朋友,这个强行融入的过程会很辛苦,需要很强大的内心。


另外,这位学长提醒学弟学妹们“融入的同时要把握好自己的底线。比如,关于要不要喝酒,吸烟的事情,每个人的接受程度不同。但无论你的接受程度在哪里,一定有自己的底线。”(美国吸烟的合法年龄是18周岁,喝酒的合法年龄是21周岁。)



 

另外一个选择是不刻意融入,保有自己的个性,善用自己的长处,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不管对方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还是来自其他国家的留学生。刚到美国时,就有一位白人同学告诉我,“别担心,美国人的确会开中国人的玩笑,但他们也会开白人的玩笑,叫他们craker,开黑人的玩笑,叫他们neger在这个国家,每个人都是移民,只是来的早和晚的区别,而肤色问题不是留学生的问题,而是每一个美国人的问题。而后,我观察到学校里最受欢迎的几个学生有印度裔,亚裔和白人,而他们的共同点是成绩优秀,在某个课外活动表现特别突出,而且待人友善。这三点才是让一个人受欢迎的原因,而不是他的肤色或家庭背景。


一位达特茅斯毕业后现在联合国工作的留学生朋友告诉我,他曾是学校中国学生中秋晚宴的主持人,也是学校话剧社团中唯一的一张亚洲脸。将自己擅长的事情变成自己的闪光点后,自然会吸引到其他兴趣相投的人,又何必担心融入不融入美国人?

 

融入不是一个要求,而是一个选择。但无论选择哪一种方式,首先要去尝试,让自己去拥抱未知。即使尝试过融入而失败了,也可以因此而更加了解自己适合哪一种交友方式。一开始就固步自封,走不出自己的comfort zone(舒适圈),并抱怨美国人对中国人有stereotype,将自己的失败推到他人身上的一种弱者的处事方式。



 

不管选择融入还是不融入,对自己的文化越了解,越会被尊重。


有人说“和白人hangout时保持中国特色简直是自取其辱。”而在我看来,在美国这样一个种族多元的国家,对自己的文化越是了解,越是容易受到异乡的朋友的尊重。无论是课堂上还是课外,总会讨论到关于不同文化,政治的多样性。有的人抓住这些讨论的机会,给美国人上了一课,说得头头是道,让人由衷佩服;有的人却很害怕提及自己的本源的文化,其实根本原因是对自己的文化知之甚少。试问,如果连一个人自己都不敢向别人介绍他的国家的文化,又凭什么要求别人尊重他的国家呢。


拿我自己的经历为例,我想我第一次在美国的高中让同学们注意到我的时候应该是我带着我的古筝在学校coffee house(每月一次小型的音乐会)上表演。表演完以后,即便是平常没有交流的同学也会主动过来对我说“good job”。那也是我开始参加学校里各种课外活动的起点。而我的寄宿家庭的妈妈知道我会弹古筝时,主动让我把琴放在客厅里。每一次家里来客人,她都会“炫耀”一下她的“中国女儿”带来的乐器。


以我个人的观察和经历来说,大部分美国的人对异域的文化是感兴趣的。当然,我们不是要极端的爱国主义。我主张客观地实事求是地与他人讨论关于自己的以及他人的国家的文化,政治,甚至敏感话题。所以,我认为当外国人对你的文化不理解时,我们不必感到被冒犯,而是允许自己和对方都有可能有错误的认识,然后大胆地与对方讨论。


所谓融入主流社会的标准,就是对自己,对自己本民族的文化有自尊,有自信,对外在文化采取包容的,开放的心态。人已在其中,还往哪融?


本文作者:赵温亲。此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