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察】澳大利亚未来繁荣与否的关键年

<- 分享“普华永道澳大利亚”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1 普华永道澳大利亚



根据普华永道新发布的报告,与一年前相比,澳大利亚CEO们对公司发展前景信心不足,同样也对全球经济增长的乐观程度有所下降。

 

《普华永道第十九届全球CEO年度调查报告》于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发布。该报告显示,仅有三分之一左右的澳洲CEO们对将来12个月的营收增长充满信心,比去年43%的比例有所下降。

 

只有31%的澳洲CEO预计今年的全球经济会有所增长,而去年的这一比例为38%。 超过半数的CEO(57%)认为经济增长保持原状。

 

49名澳洲CEO以及全球范围内超过1400位CEO参与了此次调查,其中包括西农集团(Wesfarmers)总裁理查德·格莱德,Mirvac集团CEO苏珊·赫维茨以及Airtasker公司CEO蒂姆·冯。

 

普华永道澳大利亚CEO卢克·塞耶斯认为,艰难的运营条件、充满变数的全球前景和不断扩大的财政赤字将使2016年成为决定澳大利亚未来繁荣与否关键性的一年。

卢克表示,“澳大利亚二十四年以来保持经济持续增长的事迹常被提及,但我们决不能忘记创造这一纪录背后的艰难改革历程。若想接下来二十五年还能保持这一势头,吸取过去的经验教训至关重要。2016年我们必须达成共同愿景,并制定能够超出下一轮大选周期的长期经济和财政计划。”

 

“创新声明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但好的开端必须有企业和政府致力于税制改革;基础设施开发;在科学、技术、工程、数学教育方面的投资;以及与亚洲邻国在贸易层面以外更深层次的交流等后续行动为依托。”


“今年我们有很多机会去解决这些问题,同时也需要通过更多的就业机会、更高的实际收入以及更好的生活水平,为年轻一代的未来打好基础。”

 

澳大利亚CEO年度调查报告也很好的体现了塞耶斯先生的上述观点:


  • 大多数澳洲CEO(82%)认为政府对债务和财政赤字的应对乃是影响企业发展的首要经济、社会、政策或环境威胁,这一比例高于全球范围内的71%,高于美国、中国和日本。

  • 61%的澳洲CEO认为,构建清晰易懂、稳定高效的税务体系是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仅有18%的CEO觉得政府做到了这一点。

  • 63%的澳洲CEO认为,中国是发展最迅速的海外市场,其次是美国(51%)。

 

本次调查也询问了CEO们关于当前尚不明朗的国际经济前景及本国经济增长预期的应对之策。

多数澳洲CEO(73%)认为首要策略是落实成本削减方案,其次是组建新的合资企业或战略联盟(53%)。

 

对成本控制的关注使雇佣意向产生了实质性的转变,2015年仅有12%的CEO表示裁员意向,而这一比例到2016年则高达41%。然而,塞耶斯先生也提出,澳洲企业可能太过倾向于狠抓成本管理,而忽视了妥善投资。

 

他谈到,“自金融危机以来,成本削减周期或多或少都在持续,因此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是企业是否真正采取行动而不是在做表面文章,企业不能切断自身的发展道路,想要长期发展的企业应致力于明智投资,特别是创新、技术及进军亚洲市场三大方面。”

 

令人鼓舞的是,报告显示,澳洲CEO均对颠覆性技术革命有所认知并做出回应,参与调查的所有澳洲CEO均表示将对如何利用技术应对利益相关方不断变更的预期做出改变。

 

然而,澳洲CEO对于研发(R&D)和创新的态度仍明显落后于世界其他地区,全球范围内超过半数的CEO表示,在与客户利益相关方交流方面,研发和创新产生了最佳回报,但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澳洲CEO对这一观点表示赞同。

 

塞耶斯先生谈到,“技术对企业来说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但若缺乏相应的对创新的重视,企业就不能发挥其在这一领域投资的全部潜能。通常为公司带来价值的不是基础技术,而是随之而来的商业模式创新。更全面的理解创新与技术之间的相互作用有助于企业解决在发展过程中遭遇的挑战。”

 

其中一项有利于创新的方面是澳洲CEO对职场文化、行为和多样化的关注。调查中约四成的澳洲CEO表示,他们正在调整多样性以及包容性战略以此吸引和保留人才,而全球范围内这一比例仅为22%。

 

塞耶斯先生表示,“重视多样化的企业文化,对于任何渴望尝试经历新事物的公司来说均至关重要,以不同角度思考问题的人才,加上支持灵活性、勇于尝试及“灵活应变”的企业文化,对那些在当下动荡不定,增长低迷,且利益相关方不断提高预期已成为常态的大环境下寻求发展的企业来说乃关键所在。”


此文为中文译文仅供参考,若与英文原版存在不一致,请以英文为主,不构成法律意见。普华永道对信息的准确性不负任何责任。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