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咋舌的赛马工业 - 您不太认识的另类奢华

<- 分享“澳大利亚悉尼春天投资”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0 澳大利亚悉尼春天投资



天空蔚蓝、白云朵朵,金色阳光照射在绿色的鲜嫩草地上。凉风袭来,混合着泥土与草香的芬芳在空气中弥漫。 看台上的人群或交头接耳、或若有所思;酒吧里有带着花俏丝帽、穿扮时髦性感的仕女们高声谈笑;酒保们忙碌地服务着酒客,另一边投注的赌客们则聚精会神地注视着赔率,不时与身旁的人小声讨论。 突然,一阵骚动,十几匹马同时从闸口衝出,眾蹄翻飞,骑师们清一色的蹲伏姿势,「漂浮」在马背上策马,播报员急促的语调随着马群的推进逐渐拔高,看台上、酒吧里,不约而同地传来此起彼落的加油呼喊声, 整体声量在马群通过最后一个弯道之后达到高峰,「C’mon!」,呼喝的、拍桌的、顿足的、尖叫的声音将现场气氛推到沸腾,然后在第一匹马通过终线后嘎然而止。接着取代的,是欢呼击掌声,以及粗鲁的咒骂声。 很快地,情绪落地,热气转凉,整个赛马场又回复到先前的氛围…。 


这是一场赛马的粗浅素描。 如果您觉得赛马就是几匹赛马竞跑、几个赌客投注点钱、马场做莊兼卖酒的一点小事业,那就错得大了! 赛马在西方国家,是一年有数千亿美元产值的庞大工业,全球有超过一亿人直接地靠它挣钱维生。 这么大的規模,可不只是几匹马儿跑跑步那么简单。


赛马何時何地发源,已不可考,合理猜测从人类把马匹当作骑乘工具开始,就有了赛马。 古希腊、巴比伦、甚至古埃及都有关于赛马的史籍记载,而第一场「国际级」的赛马大事,大概可以追溯到西元前 648 年的希腊奥林匹克运动会。  现代的赛马制度起源于英国,西元 1750 年,一家叫 The Jockey Club 的机构。 两百多年下来,赛马工业已经成为一个结合尖端科技和庞大金融链的硕然大物。


因为牵涉到巨大的利益,赛马工业每个环节分工细腻,严谨、精緻而独到。仅就 Thoroughbred (纯种马) 的培育而言,它就是一门包含生物学、兽医学、遗传学、以及统计学的育种科学,好的冠军马身价动辄在数百万美元之谱。在一个养马场里,就可能有驯马、练马、操马、喂马、钉蹄、以及马医等十多种专业分工,各司其职。 光就为马儿钉蹄铁的钉蹄师 (Farriers) 来说,其中就有外人想象不到的深奥。欧洲各国都有专业的钉蹄师学校,学生从十多岁开始就接受系统的培训,包括许多理论课,还有实际工作要求,培训严格。在爱尔兰,取得钉蹄师硕士学位的钉蹄师,通常都已超过 30 岁。


西方世界对赛马重视的程度,从迪拜 (杜拜) 世界杯赛马可以管窥一斑,迪拜世界杯是 1996 年由现任酋长穆罕默德创办,首场迪拜世界杯赛马总奖金即高达400 万美元,随后奖金逐年攀高,2010 年美丹赛马场 (Meydan Racecourse) 落成启用时,当年总奖金来到  1,000 万美元。 豪华马场的启用进一步推高迪拜的地位,包含迪拜世界杯在内的迪拜国际赛马嘉年华,在 2012 年总奖金已经达 2,725 万美元。 斥资 27 亿美元打造的美丹赛马场 (上图),是世界上最豪华、最炫目的赛马场,拥有容纳 6 万名观众的看台,看台大楼绵延 1.6 公里,整个赛马场可容纳 12 万人,停车场可停 8,600 辆轿车,它还有一个长达110米、世界上最大的室外电子荧幕,可以尽览赛马实况。 2,400 米的标准草地跑道不算,还有一条1,750 米的合成材料制造的全天候跑道,使赛马不受天候影响。


更有意思的,是马场里的美丹大酒店 (Meydan Hotel,上下图),这是世界第一个在赛马场内,沿着赛马跑道兴建的五星级酒店,285 个房间有 95% 可以直接观赏赛马,使住宿在里面的旅客,享有超越 VIP 包厢的优越与舒适。 (如果沿着跑道有公寓可供永久蒐藏,岂不更酷?)



在澳洲,虽然没有用金子堆砌起来的豪华赛马场,对赛马的重视及普及程度,却较迪拜有过之而无不及。 全国共计有近 400 个大大小小的赛马场,几乎每个市镇都有自己的赛马场,大一点的城市还拥有不只一个。 赛马是澳洲人根深蒂固的文化,从小就浸淫其中,每个周末一定有大型赛事,马场里永远人声鼎沸。赛马场是澳洲人傳統的社交场合,每位女士衣橱里都有好几套参观赛马的服装,去马场是「跑趴」活动的一种,跟参加婚礼派对一样普通。在 TAB 里投注、小玩几把不被视为赌博。影视红星、商界名流、政治人物不是拥有农场,就是拥有马匹,投入深一点的还持有马会或马场的股份。 在澳洲,一个父亲可以给小女儿最梦幻的生日礼物,就是一匹小马 (pony)。


每年在墨尔本 Flemington 马场举行的「墨尔本盃」马赛,是世界最重要的「两英里」级赛事,全民投入的程度超过任何一场球赛,许多公司单位不是放一天假,就是一起集资投注,还有的公司虽然照常营业,女性员工们自动穿着观赏赛马的小礼服,带着头饰上班。


在隔壁的纽西兰,「Rugby, Race and Beer」(橄榄球、赛马和啤酒) 被视为国民最重要的全民消遣活动。 至于海这边的澳洲,可能对啤酒的爱好稍逊,但是对赛马的狂热,绝对远胜。


在赛马这么风行的国家,如果在大型赛马场里面拥有一套公寓,可以直接观赏赛马,该是多么傲人的一件事?


悉尼春天 Sydney Springfield 制作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