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兰治安乱象的背后,是什么让罪犯无法无天?

<- 分享“新西兰天维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8 新西兰天维网




“chancery”这个单词,翻译成中文意为“大法官法院”,是英国自15世纪起建立的一种司法体系。


然而,以这个司法名词命名的广场,每当夜幕降临,却成为这个城市最讽刺、最阴暗的图腾。



2016年刚刚过去3个多月,“不太平”成了这个在国人看来如世外桃源一般的国家的新图腾。

上周五下班前,天维网编辑部接到网友邮件求助,称在市中心High St附近的Esquires咖啡店有人闹事。天维网记者随即赶往该咖啡馆,发现警察已经抵达现场,与几名闹事者交涉。

经常遭到骚扰的咖啡店    

在咖啡馆门口,记者遇到了该店店长Dickson。从Dickson口中,记者了解到一个此前鲜为人知的“城市另一面”。

流浪者还是帮派?
无法定义的边缘群体

不论社会制度以及经济水平怎样,大多数国家和城市都有无家可归者。


这类人群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被迫流落街头,也被人们认为是值得同情的弱势群体。


对于很多流浪者来说,亚洲人给他们的总体印象就是有钱和慷慨。也正因此,这些无家可归的人经常会伸手向亚洲人索要酒、食品和香烟等物品。



但Dickson对此则有另一种解读。

Chancery广场的地理位置较为特殊,一面是奥克兰最繁华的Queen St,另一面则是一直以犯罪率高而“著称”的Albert Park。处在中间地带的它,渐渐成了无家可归者的“家”。


据Dickson介绍,这些流落街头的人,与常在Albert Park抢劫犯事的是同一伙人。他们常常在Albert Park抢完了东西就又聚集在这里。


他们每个人都互相认识,”Dickson说,“有时候会要东西,有时候就变成了抢东西。”

在Dickson看来,这些无家可归的人已不再是简单的流浪汉,而是一个具有“帮派”雏形的组织了,有领头、有分工,很多次对咖啡店的骚扰都是“协同作案”。

劣迹斑斑的“弱者”:
恐吓、勒索、性骚扰,无恶不作

Dickson管理的这家咖啡店是Chancery广场附近最大的一家咖啡店,店里的客人大多是中国、韩国、泰国等亚洲顾客。


据他介绍,这种情况其实已经有两年多了,最近半年以来情况逐渐加重,而最近两个月以来则达到一个极其猖獗的顶峰。


Dickson所在的咖啡店

“有女孩子从我们这里走过时,他们会直接伸手去抓人家的屁股,我甚至还曾亲眼看到一个高高大大的家伙就在下面(指着广场)光天化日打飞机(手淫)。”

这些流浪者时常进入咖啡店,跟顾客索要现金或香烟,更有甚者直接恐吓或动手抢东西。


期间,店员与流浪者发生冲突的次数已多到数不清,被激怒的流浪者常常拿起烟灰缸或其他咖啡店的东西朝店员砸去,让店里的员工和顾客都十分恼火。


“我们开着门做生意,但你看现在这生意怎么做?”Dickson说。


除了他们的咖啡店,附近印度人开的便利店也常被同一群人勒索骚扰,以至于后来经常是Dickson抓贼,印度邻居帮忙报警。


一个月抓了3次贼:
“就算把我送回中国我也要管”

与大多数华人同胞不同,Dickson和他的店员朋友们个个都是精壮的小伙子。


Dickson本人则是一个搏击运动爱好者。也许正是这个原因,他们的店虽然常常遭到骚扰,但并没有发生过太严重的人身伤害。


面对这些闹事行为,Dickson和他的店员们虽然保持了最大克制,但也并未一味忍让,任由这些流浪者胡作非为。他自己一个月就有3次控制住他们,并报警送到警局。

“就算把我送回中国我也要管,”他说,“我们辛辛苦苦为这个国家做着贡献,凭什么受这个欺负?”

报警无用?
禁止令几乎是一纸空谈

面对接二连三的骚扰,咖啡店员工们每次都会选择报警,但事情的结果往往并不尽如人意。

“报了警,警察也不一定会来,就算来了,可能一两个小时就过去了。”Dickson说。

警方与闹事者交涉间隙   

“就拿今天(4月15日)的这次闹事来说,他们(流浪者)下午3点多钟就开始在这骚扰顾客了,我们在报警之后,4点半警察才来。” 店里的另一位女性主管也表示。

记者在现场也看到,虽然过了一个多小时才赶到,但警察仍在现场堵住了几名闹事的流浪者,说明这些流浪者即便是在咖啡店报警后也没有离开。

该女性主管还引导记者向咖啡店不远处的一个阳台上看:“那边坐着的三个人,跟他们也是一伙的,但你看,他们根本不怕警察。”

闹事者对警察的到来并不介意,
面对记者的镜头甚至比出V手势。    

Dickson表示,随着他们报警次数的增多,警方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向这些流浪汉发出了“禁止令”:不许在Chancery广场附近逗留。


但常常是管了几天“好一点”,过了几天又回来了——闹事的流浪者根本不把禁止令当回事。

  
在上周的这起事件中,警方逮捕了其中一人,并且给他下了禁止令,要求该人远离这些建筑物。但附近店主们纷纷表示收效不大。

来自中国的22岁商科留学生Nina说,她的iPhone6S手机两周前在Freyberg广场(距离Esquires咖啡不远)被一个明显是无家可归者的人骗走了。

当时他跟我借电话,说他的朋友心脏病发作,需要打111。我借给他电话之后,他转身就跑了。”Nina没有报警,因为她认为警方对此也无能为力。

同样,在Chancery广场经营“寿司快线”(Sushi Train Restaurant)的Goro Usui说,他也总遇到这类事件。


寿司、饮料和一些餐厅设施被盗,餐厅厕所经常被流浪者弄脏我叫警察已经有10多次了,大多数时候,等警察到了他们也都已经走了。Usui说。



商铺店主Sam Snead表示,他现在不得不在自己店的玻璃门和前台之间加装安全门,以阻止偷窃事件的屡次发生。


他觉得,这些人是一个15人左右的小团体,年龄在18岁至25岁之间。



附近便利店店长Manvir Singh表示,店里的酒和食物也经常被偷。


有时候,这群人还会向他们投掷酒瓶。他担心如果事态继续发展,早晚会有人因此受伤。


■天维时评:

无法定义、无能为力、无药可医
——主流社会的视而不见导致了今日的奥克兰治安乱象

没有人能否认,治安问题是一个十分庞大、复杂的系统工程。


在一个以多元文化为基础的移民社会,给无家可归者群体天然地加上“弱者”标签就如种族问题一样,被视为一种“政治正确”。

  
然而,奥克兰的现状是,政治正确保证了,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普通居民的安全保障没有得到解决,无家可归者基本的居住权利也没有得到解决。


不少人将“无房可住”的现状归咎于华人炒房,这显然是一种幼稚可笑的指责——如果一个勤恳工作的人都负担不起住房,那么不工作的流浪者就能负担得起了?


 
市场的问题,最终还是要靠市场解决。而有些时候,“政治正确”已成一种矫枉过正的意识形态。

一周前,财政部长Bill English在一次公开讲话中表示,新西兰一些身体健康的年轻人应该靠自己的本事去赚钱,而不是躺在福利名单上靠救济度日。


尽管English部长已经选择比较委婉的表达方式,却仍然遭到大量抨击,认为他发言不当。



无独有偶,上周四 (4月14日),惠灵顿市议会开始开会研究城市中心日益泛滥的街边行乞问题。


在这次会议上,讨论的议题包括一些对行乞行为的限制,但最终结果以12票反对、2票赞同的悬殊比例无疾而终。


投反对票的议员认为,禁止流浪者行乞是“冷血”且“不人道”的,因此这次会议的结果基本就是:开了等于没开。




在“政治正确”的帽子下,主流社会选择对问题视而不见。人们被告知,所有袭击行为是随机的,不带有族群倾向的。但最近太过密集的袭击让人心惶惶,许多生活在新西兰的人不禁质疑:即便是在主流英文媒体上,所报道的被抢劫、被殴打的新闻,为什么也是亚裔居多?新西兰还安全吗?为什么仅占奥克兰总人口十分之一的华裔族群频频被抢?

  
经过白天的风波,Chancery广场上的Esquires咖啡馆此刻终于重归宁静。但令人感到讽刺的是,“chancery”这个单词,中文意为“大法官法院”,是英国自15世纪起建立的一种司法体系,而以这个司法名词命名的广场,却在夜幕降临时,成为这个城市最为讽刺、最为阴暗的图腾。


来源:新西兰天维网


合作推广请邮件至 info@skykiwi.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