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病重,亲戚叛离,她用这种方式赚钱……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3 内涵段子


“对不起,你的条件真的很不错,只可惜公司这方面的职位已经没有空缺了!”面前的美女此时脸带十分的歉意,将简历退还了回来。

尽管心中很是失望,最终徐少宁还是强扯着脸皮给了一个很是僵硬的笑容,然后站起来离开了。

他刚一走开,后面接踵而来更多的求职者涌现在了招聘人员前面。

不知道这是今天的第几次被拒了,也不知道这是开始找工作的第几次碰壁了。

徐少宁这个学设备管理的人成为了就业大军之中拖后腿的人,屡屡碰壁。其实他的要求真心不高,给个一两千元的工资能养活他自己就好,而且他也愿意吃苦的。

只是,这样小小的愿望,似乎老天爷都不愿让它实现一样。

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浊气,看着这人头攒动的招聘会,一种烦躁从心底升起来,找了个角落,点燃了一根烟之后,狠狠的抽了几口,徐少宁那颗被打击的心又顽强的活了过来。

就在徐少宁满血复活准备再一次去寻找他人生中的伯乐的时候,兜里手机响了。

一个陌生的电话,犹豫了一下,徐少宁立马按了接听键。

“喂,是徐少宁吗?我是玉溪医院住院部的,今天早上你妈突然昏迷不醒送到医院来了,现在请你赶紧到医院来班里入院手续!”

“啪!”的一声,手中简历掉在了地上,听到说自己的母亲昏迷不醒进了医院的那一刻,徐少宁就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坍塌下来一样。

浑浑噩噩 之间,徐少量不知道他自己是怎么来到玉溪医院,又是怎么来到他母亲所在的病房的。

只是在看到一个中年妇女安然的躺在病床上,带着呼吸罩的时候,徐少宁突然一下子觉得眼睛一酸,眼泪差点掉落了下来。


“少宁啊,你回来了,快,赶紧去见一见医生吧!你妈的情况不乐观啊!”此时,一个中年人拿着一些单子走进来,见到徐少宁站在病床前,于是走过来小声的说道。

“何叔,我妈现在怎么样了?”徐少宁一听声音,就知道来人是谁,家里除了何叔一直照看着我们母子俩,又还有谁会出现在这里了。

“你放心,暂时抢救过来了,只是身体虚弱还没有醒过来!”何叔一边说着,一边将徐少宁拉倒了主治医生那里。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见到何叔带着徐少宁来了,就明白他是谁了。

“你好,我是姜医生,你母亲的病不容乐观啊,虽然是早期肝癌,动手术有治愈的希望,只是治疗费用有些高昂,需要六十几万了......

从姜医生的办公室里出来,徐少宁整个人都懵了。

早期肝癌,手术费用要六十几万,这对一贫如洗的家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可是不管怎么样,但凡有一点希望,自己都不能放弃的。

“我说方芸啊,你就在这里躺着装病也是没用的。瞧瞧,连氧气都插上,装得可是真像的。我告诉你啊,你别以为你这样就可以逃脱照顾爸的责任了!怎么说,你今天都给我从病床上爬起来回家照顾爸去!想当初,爸的铁饭碗可是让老二接过去的。就算老二不在了,你这做儿媳妇的怎么都跑不掉的!”一个尖锐的女声从303病房传出来,一听到这声音,徐少宁黑着脸就加快了步伐。

果不其然,此时徐少宁的母亲方芸已经被吵醒了。病床周围围了好几个人,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尖酸刻薄的表情。

“够了,这里是医院,你们来这里吵什么吵!护士,护士呢?不知道我妈现在不能被打扰吗?出了事你们负得了责吗?”

徐少宁一下子推开了们,黑着一张脸,就冲着里面的吵吵嚷嚷的人们冷冷的说了这一番话。

一边说着,徐少宁一边来到了母亲的病床边,然后换了柔和的声音。

“妈,你醒过来了!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吓死你儿子我了!”

方芸刚清醒过来,其实还需要静养才行,之前被吵得不行,此时脸上已经有了疲倦之态了。

“妈是不是又耽误你的时间了?妈没事,你先回去好好的学习,眼看着你都要毕业了,好好找份正经工作才是!”方芸拉着徐少宁的手,轻声的说道。

触摸到妈那双柔软无力的手掌,徐少宁心中难受得很难。

“少宁,你这是什么态度啊!真是没爹养就没教养了?怎么说我们都是你的长辈,有你这么和长辈说话的吗?”刚才那个尖锐的声音又烦人的响了起来。

还没等徐少宁反应过来,就有一双手过来拉扯方芸的手臂,眼见着方芸扎着输液针头的手臂被拉扯了一下,徐少宁怒了,直接一下子抓住了那只手,用力的朝着后面一甩。

一声尖叫声传来,徐少宁的三姑徐雯就被他给甩了出去,而徐少宁此时确实焦急的查看着母亲方芸正在输液的手臂上。

“幸好没事!”徐少宁悬吊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三姑夫却是一拳朝着徐少宁的脑后袭来,方芸无意之间看到,惊吓得立马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大喊道:“宁儿,快躲开!”

迟了,徐少宁被三姑夫一拳打到了后脑勺,头晕眼花的时候,又感觉到另一拳袭来。猛地身体重心不稳,一下子被三姑夫打到在地上,头因为磕到了床头的床头柜上,顿时鲜血一下子就出来了。

见到徐少宁的头流血了,方芸挣扎着想要起来。

原本在门外的何叔听到里面的动静之后,赶紧进来拉住了三姑夫,同时方芸的情绪也爆发了。

“你们闹够了没?闹够了给我滚,老爷子那边你们爱咋地咋地,如今我自己都得了肝癌,也没几天好活的了,若是你们还觉得我们孤儿寡母的好欺负,我今天就死给你们看,让外面的人戳着你们的脊梁骨去!”

或许方芸突如其来的怒吼之声震惊了那些狼心狗肺的亲戚,亦或者是方芸得了肝癌的事情震惊了他们,此时三姑父恨恨的看着徐少宁,然后从何叔的钳制中挣脱,这才来到了此时正在抹眼泪的三姑身边。

“那啥,你得了癌症你还有理了?谁知道你是不是装的!”另外一边,五姑也不甘心的说道,只是见到徐少宁眼中冒出的嗜血的目光,顿时话越说越小,最后不敢吭声了。

在何叔的搀扶着站了起来,看着里面的这一堆所谓的亲戚,徐少宁顿时笑了。

“既然大伯,三姑,四叔,五姑都觉得该我妈去照顾爷爷,大家都是亲戚一场,要不一人借点钱出来给我妈治病吧,治好了,我妈就回去照顾爷爷了!”

徐少宁这话一出,对面的一群人全部都张大了一张嘴巴,每一张脸都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情来。

被徐少宁推出去的三姑此时尖酸刻薄的说道:“你妈不去照顾爸,反倒还要问我们开口借钱,真是异想天开,我这钱就是丢乞丐都不会借给你们的!”

这话一出,其他人也是满嘴的“就是!”附和着,甚至还有些人眼里冒出了幸灾乐祸的神情,这让徐少宁的心都变得冰冷起来。

这就是他的亲人啊,他母亲都得了肝癌了还闹着要让母亲去照顾爷爷,如今更是见死不救......


徐少宁双手紧握着,一双眼睛死死的将这些人此时的表情记在了心里。

“都围在这里做什么,病人需要休养,你们在这里吵吵闹闹的做什么!赶紧给我出去,这里是病房,不是在你们自己的家里!”姜医生此时走了过来,见到病房里居然挤了这么多人,脸色顿时不好看的呵斥道。

也许是姜医生的话起了作用,亦或者是那群吃人不吐骨头的亲人根本不愿意借钱,所以在姜医生吼了之后,他们一群人快速的离开了病房,而且眨眼间消失得干干净净的。若是不是徐少宁的头上还有留着血,就好像刚才的一切是一场梦境一样。

何叔看徐少宁这样,赶紧找了护士要了酒劲和纱布,然后给徐少宁清洗起了伤口来。

“少宁啊,你怎么这么冲动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家那些人是什么样的!你说你要是有个好歹,你妈可怎么办啊?”何叔叹了口气,苦心的劝说道。

徐少宁看了看自己的母亲一眼,然后小声的说道:“何叔,你不知道三姑居然动手碰到了我妈输液的手了,你说要是这针断在血管里面可怎么办?万一这针扎到我妈身上的其他地方怎么办?我一着急,自然就不知道轻重了!”

何叔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后,也不在说什么,眼睛里却是含着愤怒之色。可是这毕竟是属于我徐家的家事,他一个外人也不好说些什么。

姜医生这边给方芸检查了一番之后,叮嘱她要好好休息,接着就离开了。

母亲也是之前被闹腾狠了,此时见到徐少宁没有什么大碍,又昏昏沉沉睡过去了。

看着面色苍白的母亲躺在那里,原本才四十出头的她,却因为多年的操劳,已经是满头白发。

眼见着徐少宁即将毕业了,终于可以找份工作给母亲方芸减轻负担的时候,这突如其来的肝癌,将一切都推向了绝望的境地里。

想着想着,徐少宁的泪水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

何叔在一边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的说道:“少宁,你出来我有话要和你说!”

看了看母亲,擦干了眼泪,徐少宁拜托了另一张病床上的家属帮忙照看着一下,就跟着何叔出去。

来到了医院下面的院子里,何叔从包里掏出了一本存折出来,放在了徐少宁的手上。

“少宁啊,这是何叔的一点心意,住院费和住院手续我已经去办了,剩下存折里的十万块钱,你拿去给你妈治病去!”

十万块钱,落在徐少宁手里,比一座山还要重。

家里的亲戚还不如一个邻里啊!

就在徐少宁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何叔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推辞了,你妈的手术费有了这十万也还差很多,何叔能帮的就这么多了,剩下的钱就需要你去想办法了。你妈这里我先照顾着,你且先出去凑点钱吧!”

说完,何叔就朝着病房走了去。但我没想到这之后……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就只更新到这了,后续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