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日本地震叫好?如果没有日本你可能会失去这些

<- 分享“澳洲新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8 澳洲新闻


前天晚上9点26分左右,日本熊本县益城町发生6.5级地震,日本西部大部分地区有震感,此后余震不断。

 

据日本NHK最新消息,目前地震已造成9人死亡,1100余人受伤,此次日本地震的震感为2011年地震以来最强。


小编看到了很多为日本发生地震叫好的评论:



 


 


 

 

 

不知道拥有怎样人性的人能发表出以上这种评论,当然也看到很多友好的评论

 

 

 

 

 

 

 

一部分网友对于日本发生地震幸灾乐祸的叫好,甚至是希望日本沉了,从世界上消失,如果没有日本,也就没有日货,那我们将失去什么呢?


一、什么是“日货”?


有人说要抵制日货。好吧,那就抵制得专业一些。


首先,我们得回答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什么是日货?



这个问题好像很简单,“Made in Japan”就是日货,日本牌子就是日货。不过此事细思极恐——好像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当然,“Made in Japan”或者日本品牌,一般来说,来自日本的增加值贡献会更多一些。


但换成“Made in China”,或者我们所谓的国货,就肯定是中国本土的增加值贡献更多、日本的增加值贡献更少吗?


未必。


二、iPhone就一定不是日货?


这时候,笔者又要拿出大家熟悉的iPhone来摆弄一下了。



有两位非常有耐心的专家,他们将iPhone的主要零部件全部分拆开,看它们分别来自何处以及价值几何(见下图)。


他们得出的结论是:


iPhone的零部件供应商主要分布在五个国家,按照其价值占比的排名由高到低分别是:日本、德国、韩国、美国、中国。



从这个零部件成本的角度来看,美国本土制造的部件在iPhone中仅占6.0%,中国则占3.6%,而日本一国提供的配件,就占了一部iPhone的三分之一。


或者也可以说,一部iPhone手机的硬件中,三分之一是日货。


当然,最后iPhone的到手价格,除了零部件的成本,还要包括运输费、苹果公司的利润、各国的销售税费等等,而且iPhone也不算国货。


那么我们就姑且把iPhone当做一个引例,接下来看看如果购买国货手机会是一番怎样的情形。


三、“国货”小米?


第一个选择是号称“工艺和手感超乎想象”的小米4。



笔者很忙,没有力气像那些果粉一样,把小米的零部件一一拆开。


但是小米4的参数信息在官网上很容易就可以获取,国货小米4前置和后置相机都是索尼的,而显示屏则是夏普或者JDI(日本显示公司)的产品。



顺便说一句,JDI的背后是日本的索尼、日立和东芝三大巨头。


可见,虽然国货是国货,但它的眼睛和脸,都是日本的。


换句话说,假如要抵制日货,那么拿在你手上的那台小米4,至少也是要部分抵制的。


四、“国货”锤子?


我们再来看看另一个国货,锤子手机。


锤子手机的有名,不仅在于其自身,也在于老罗的宣传推广。


锤子的手机屏,也是JDI公司生产的。


而且锤子手机的“顶级”摄像头,不仅摄像头本身是索尼的,而且老罗在发布会还说了,摄像头本身好不是决定性的,锤子手机还选用了日本富士通的Milbeaut Mobile方案,实现最好的成像效果。



也即是说,这一“顶级的成像效果”其实源自于日本产品+日本服务。


五、华为=最后的希望?


那好像只有最正宗的国货——华为才能拯救世界了。



不过,先别高兴得太早。


Mate7的屏幕同样是JDI供货,而镜头同样也是索尼的。


并且,华为与日本的联系不仅仅体现在手机产品的部件上——华为在日本投资的研发中心已经运营多年,并于2013年进行了“整容”,也就是整合和扩容,而这一中心正是负责华为与日本供货商的合作以及通信技术研发的。


这些投资毫无疑问也无形地凝结于手中的Mate7中。


六、到底什么是“日货”?


所以,什么是日货?什么是国货?为什么我买的是国货却好像还是难逃为日货做贡献?这一疑惑就自然产生了。


如果想要解开这个疑惑,就不能忽略一个现实,这就是全球价值链的大发展。



在这个背景下,产品的国家属性被模糊化,从消费者的视角出发已经很难判断一件产品究竟来自于哪个国家,最后在消费者手中的,很可能是一件混血产品。


即便购买的是国产手机,但也难逃对日货的消费。


相反,即便购买的是日货,也可能在一定程度、甚至在相当大程度上推动了中国制造。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意味着,消费者能够更快捷和更低成本地享受到一件好的产品,因为价值链的形成使得各国企业都生产自己最擅长的那个部分,一个企业不用十八般武艺精通就可以制造出好的产品——譬如日本的JDI显示屏和华为自身通信技术在华为Mate7上的结合。


全球价值链的这种分工合作,对于消费者而言无疑是福音。



全球价值链的发展还意味着,“贸易-服务-投资”三位一体的格局正在逐渐形成。


我们除了可以看到手机中各种配件来自于五湖四海,还可以发现在手机上凝结的服务和投资来自于四面八方。


譬如锤子手机中包含有来自日本的服务。


iPhone手机中有中国工人的组装服务。


而在华为的例子中,对日本研发中心的投资也推进了Mate系列手机的发展。


因此,即便我们把看得见摸得着的部分都拆解了,其他隐含在其中的外国服务和投资也未必能够被发现。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全球价值链把大家都串在一起了,很难截然分开。


这时候,日货的定义也颇为令人费解。


所以说,抵制日货,并不是振臂一呼那么简单。


如果非要抵制,也许你得首先从身边的“国货”开始了。



抵制日货,你得扔掉手机


当今,2014年中国智能手机用户仅5亿,能在网络上抵制日货的年轻愤青差不多人手一部,就在你用的智能手机,不管是高大上的苹果、三星,还是牛逼国货的小米、华为和中兴,离开日本生产零部件全都玩完。


我们首先看目前风头正劲的iPhone 6。iPhone 6的摄像头所采用的积层式CMOS图像传感器则由索尼等供货,而iPhone 6的触控屏则由日本显示器公司(Japan Display)提供,包括4.7英寸和5.5英寸两个规格的液晶面板。此外,置于显示屏内部,起到调节画面亮度功能的"LED背光灯"也将由日本公司美蓓亚供货。


而LTE网络的信号传输线路所使用的高频率部件则将采用日本的村田制作所的滤波器产品。iPhone 6 Plus摄像头所搭载的"光学防抖修正用促动器"的供货商被认为是日本阿尔卑斯电气和三美电机,并且据称这款新型促动器的价格较之前产品高出50%至1倍,所以仅限部分高级机型采用。


中国本土品牌手机的零部件中有相当大一部份(有些情况下按价值衡量高达50%)由村田(Murata Manufacturing Co.)或TDK Corp.等日本公司生产。这些零部件包括显示屏、Wi-Fi模块以及微型储能陶瓷电容器等。电容器和其他组件制造商村田的社长村田恒夫(Tsuneo Murata)称,几乎所有手机生产商都是该公司的客户。高盛(Goldman Sachs)分析师Daiki Takayama称,在某些中国品牌的手机里,按价值计来自日本供应商的零部件至多占到了一半。


中兴通讯的手机营销战略负责人吕钱浩说,中兴的高端手机从日本的夏普(Sharp Corp.)采购显示屏,从索尼公司(Sony Co.)采购相机模块;原因是日本供应商的技术水平、生产工艺和质量控制。


抵制日货,你得告别数码拍照


在DC、DV感光元件CCD和CMOS这个领域,日本企业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没有任何敌手。



曾经,传统感光元件巨头柯达还能够生产一部分数码相机,然而抵不住日本企业的不断研发,性能、功能和可靠性差距越来越大之后,柯达不得不放弃了数码相机的研发和生产。我们国内的明基、联想、爱国者也同样有一定数量的数码相机上市销售过,但都用到过日本的感光元件产品或专利。


抵制日货,你得拒绝复印文件


虽然美国公司施乐是复印机的发明者,曾经风光无限,但它的复印机属于集中复印的模式,价格高昂,体积巨大并不适用于中小型企业。



佳能经过详细的市场调查后发明了适合中小型企业用的复印机,然后把自己专利以非常低的价格转让给其他日本同行,如美能达,理光,东芝等多家公司,联手做大了市场,成就了我们现在普遍使用的复印机。而没有相关专利技术的中国厂商只能生产一些兼容配件(比如硒鼓、碳粉),还不得不向日本企业缴纳巨额的专利费用。


抵制日货,你得扔掉笔记本和手机的锂电池


对于手机和笔记本来说,续航时间是非常重要的性能指标,而续航时间决定于锂电池的容量及其他技术。



虽然全球大部分的锂电池都由中国制造,但自从1992年索尼成功开发出锂电池技术,并将之实用化以后,锂电池的关键专利始终掌握在发明锂电池的索尼及其他日本企业手中。中国企业每年付给日本企业巨额的专利费用更是在支持着它们进一步的技术研发。


抵制日货,你得扔掉你的二代身份证


从2004年起,中国开始了由一代身份证向二代身份证的身份证换代工作。由于第二代身份证完全采用彩色数码照片,因而对印制质量的要求很高。来自日本的全球知名复印机生产企业——富士施乐公司在竞标中胜出,从而成为二代证试点工作中惟一的印制设备提供商。



方正电子也参与了这次身份证换代的部分工作。当时,方正公司数码部某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也参与了其中的工作,但由于没有相关的硬件设备,只是负责数码照片的校色工作。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