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式英语:也许你误会了澳洲腔

<- 分享“澳洲乐邦移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6 澳洲乐邦移民



在你抵达澳洲之际,如果听到机长兴奋地说“Welcome to Australia to die!”,千万别飚冷汗,他真的不是想让你“去死”,事实上,他只是想说 “Welcome to Australia today!”。在网络上,想找到这类笑话并不难,澳式英语被当作“乡村版”英式英语的存在——粗犷的发音、上扬的语调、“诡异”的俚语都成为网友调侃它的理由,但如果你多了解它一点,说不定会有一点点爱上它。



一、澳式英语 一个特别的存在

1. 澳式音调 不招英国老板待见

在英国流行的澳洲电视节目正在改变着英国人的说话方式,如今不止澳人、新西兰人,几乎每个20岁以下的英国年轻人都在使用尾音上扬的说话方式,但这种被形容为“阳光一代的专属语言”或“澳洲语调问题”的语言可能会让一些人付出很大的“代价”。

澳媒2月17日的报道称,如果求职者说着一口以尾音上扬为“亮点”的澳式英语去英国求职极有可能碰壁,而员工的升职和加薪的机会也可能被扼杀,所以位于伦敦西南区的罗汉普顿大学(University of Roehampton)告诫一众实习教师,在以后面试时不要采用尾音上扬的说话方式。

媒体公司Pearson采访了700名英国企业老板后发现:

“在句尾把语调挑高的行为使语句听起来像是在问问题,如果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或希望被别人尊重,那么就不要采用尾音上扬的说话方式。”调查报告的作者哈里·基(Harry Key)称。

■ 你知道吗?

71%的企业老板表示,尾音上扬是一种“特别讨人厌的特质”。

85%的人认为,尾音上扬显示出一个人缺乏安全感或情感脆弱。

超过50%的老板警告,尾音上扬会破坏员工的晋升前景和加薪机会。

44%的面试官表示,他们会把使用尾音上扬的面试者的分数降低1/3。

57%的人认为澳洲腔有可能会损害一个人的职业信誉。

■ 澳总理口音也被调侃

2011年10月28日,英国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出席了在澳洲珀斯举办的英联邦国家首脑会议,会议修改了英国王位继承法,废除了长子继位制。事后,卡梅伦和时任澳洲总理吉拉德(Julia Gillard)闲聊时,吉拉德称:“这对女孩子来说是个好消息”。

在11月14日的晚宴上,卡梅伦引用这段闲谈作为开场,并模仿了吉拉德的澳式口音重述这段对话,引起台下一片笑声。这一举动遭到澳媒的严厉批评,《悉尼先驱晨报》批评卡梅伦的发音“不伦不类”;《每日电讯报》称这是“史上最糟糕的澳式发音,足以引起一场外交纠纷”。还有澳媒刊文称,卡梅伦此举是对吉拉德之前未对女王行屈膝礼的“报复”。

2. 留住自尊 澳式英语你得懂

对于英国人或其他国家的人来说,“清除”澳式腔调不是难事,不去模仿就行了,但对澳人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他们不去英国找工作,关于他们口音的调侃或非议也从未停止,而这些“笑料”大多源于移民或游客来到澳洲后,出于对澳人乡音的不了解而产生的 “美丽”误会——纵然你对自己多年来练就的标准美式或伦敦音充满信心,但来到澳洲,一切还要重新开始。

首先问下自己,曾几何时你有没有对澳洲餐馆的着装要求(No Thongs)感到困惑:是指不要穿那种遮羞布式的比基尼裤,还是不要穿人字拖?其实是后者。

你有没有曾因别人让你带“一个盘子”(Bring a plate)来用餐,而把一整套餐具带到聚会场所,从而感到无地自容?其实人家是让你带一些食物来分享。

一直用“Root”为喜欢的足球队喝彩助威吗?来到澳洲就该换换了,不然可能会被当成“死变态”,因为“Root”在澳洲英语中有“性交”的意思,属于猥亵词汇当中的“佼佼者”,所以你要用“Barrack”(加油)才不会有危险。

还有,如果你走进电梯,想去一楼就千万别按“1”。没错,每一个“英译中”软件可能都会告诉你这是“一楼”的意思,但按下它你真的会被带到二楼去,去一楼要按“G”,这样你才能顺利抵达一楼。

还有一个令人纠结的问题,如果有人跟你说“See You Later”(一会儿见),怎么办?那他一定还有事找你,必须要等啊!事实上,等到花儿都谢了也没用,在澳式英语中,这就是和你说“再见”的意思。

此外,如果你和某人说“Thanks”(谢谢),他回答“No worries”,千万别认为人家在关心你的心理状况,安慰你“别担心”,其实那只是“不客气”的意思——“No worries”堪称澳洲日常最高频短语之一。

■ 4个技巧 马上拥有“澳洲腔”

许多华人常常抱怨澳洲口音非常难懂,其实是对澳式英语的基本发音不了解。不过只要掌握了以下5个发音特点,别说听懂了,保证你马上拥有一口澳洲腔!

1. a 发成 ai
2. 问句后必加 eh?
3. o 发成 au
4. o 发成 e:

PS. 切记语调上扬,不管是不是问句都要上扬!

■ 英语发音怪!连英国人都被调侃


● 英国:遇“t”就不好好说话
美国人调侃称:不管英国人说什么,我们总觉得他们好聪明哦,因为他们的口音就让人觉得很高智商,但这都是假象。英国人碰到单词里有“t”的时候,发音就会不正常,因为他们会把“t”的音发得很夸张,如“letter”;有时则完全不发“t”的音,如“that”,就完全找不着“t”的身影。

● 印度:自黑不止
有人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印度人说英国话。印度的发音规律为:p发b、th发t、t发d、k发g、r发l ,如 “I am thirty”(我30岁了)会被发成“I am dirty”(我很脏/下流)。如果一个印度人嘲笑日本人的英语发音,则会这么说“Jabonese agcent is vedy, vedy hard to undershdand.”

● 日本:交流基本靠揣摩
f读成hu,t读成to,d读成do,r读成“阿罗”……是日式英语的特点。如life point(生命值)都被读成laihu pointo,great(棒极了)为gleito。
大多数日本人还分不清l和r的发音,他们把“load”和“road”都读成“楼朵”。
如果日本人要对印度人进行吐槽则会说:“Indeian ekusento isu belly belly haudo tsu andasudando.”

● 韩国:没有字幕真心不行
分不清p和f、r和l,如“fried rice”发音类似“扑来的赖斯”,“photo”发为“剖头”,“very”发为“白梨”,“programming” 发为“破陋雇拉民”,“wife”发为“歪扑”……谁听得懂啊喂!

● 新加坡:背下“一棵真实的树”
在新加坡英语里面的 One、Two、Three,发音对应为标准的 One(一)、True(真的)、Tree(树)。

二、澳洲腔是这样炼成的

看惯了网上对澳洲腔的调侃,有些人或许已经先入为主地认为澳式英语就是一种“奇怪”的语言。事实上,它的形成有着复杂的历史原因,背后还有很多有趣的小故事。

1. 澳洲腔不只一种

总的来说,澳洲腔分为有教养的(Cultivated Australian)、粗犷的 (Broad Australian)和普通澳洲英语 (General Australian)三类。

有分析称,如今大约有10%的澳人说的是“有教养的”澳洲英语,这一口音尤其受到语音学家和老一代移民的青睐,因为它最接近于英语标准音“RP”(《简明牛津词典》定义的“在英格兰南部说的标准英语口音”),但有时也会被贴上“势力、做作”的标签。而使用“粗犷式”英语的澳洲人有约30%,通常是农夫和技工,这一口音被认为具有澳洲本土的豪爽特色,但缺乏内涵;把“today”说成“to die”就是粗犷型的代表。而普通澳洲英语则最普及,与英国伦敦口音也较为相似。

2. 多国方言打造雏形

澳洲腔的形成经历了200多年,在承袭了18世纪英国伦敦音特色的同时,经过不同民族口音的融合,形成了具有“南十字星特色”的澳洲腔。

有媒体将澳洲英语的演进以二次世界大战为界,区隔成前150年及后50年。因为澳洲最初是英国殖民地及罪犯流放所,所以前150年的澳洲英语源于伦敦、英格兰及爱尔兰中下阶级的罪犯及军官。但随着与澳洲原住民发音的融合,很多英语的拼法和发音发生了改变,这在一些古老的澳洲动植物名称和地名上有所体现。

第二批涌入澳洲的人是淘金者,他们来自英、法、美、意、德等多个国家,所以各个地方的方言又让澳洲英语来了一次“潜移默化”地“整容”。

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大量非英语国家移民来到澳洲,虽然他们的语言对说英语的澳洲来说,冲击并不大,但大量外来字的“入侵”,如Cappuccino(卡布奇诺咖啡),让很多澳洲人开始怀疑自己的英语是否开始退步了。

经历了几轮语言“洗礼”的澳洲在1950年代电视诞生及海外游客不断涌入后又迎来了一次巨大冲击。这时美式英语逐步占据澳洲英语的一席之地,并进一步充实了澳洲英语,如澳人至今仍同时使用着英式的“Flat”(公寓)、“Film”(电影)及“Lift”(电梯)和与之对应的美式的“Apartment”、“Movie”及“Elevator”。不过一些年长的澳人仍拒绝在澳洲正式的文献或记录上使用美式英语。

3. “懒汉式”发音与苍蝇有关?

有人形容澳式发音“Flat”(扁平)且“Lazy”(慵懒),如说“Me”这个词,就好像在说出“My”的最后紧要关头才临时改了主意,改说“Me”的感觉,许多男士的发音就像是受了几重压迫后释放出来的。

正因为这种“懒音”,一些澳洲早期的文学作品所记录的东西足以让人笑翻过去,如“Sydney”会被写成“Sinny”,“Ladies and Gentlemen”会被写成“Laze en gem”……据说,这种发音方式的形成和他们的自然环境密不可分——早期的澳洲苍蝇太多了,为了避免苍蝇走错路,钻进嘴里,所以人们都尽量少说话,尽量说得又短又快,而且嘴唇也尽量严把关,能开多小就开多小。现在,澳洲的苍蝇是少了,但口音却传了下来。

语言学家阿拉斯塔·莫里森(Alastair Morrison)曾说,想象一下,咬紧牙关、不让苍蝇飞进来,用这样的口型来说“Australian”这个词,是不是很像“Strine”,这也是如今Strine变成了对“澳洲”的戏称的原因——简称“老澳”。

4. “直接”是发脾气的后果?

有人说,相较于美式英语的油滑、英式英语的婉转,澳式英语显得太过直接。而这一特点的形成不得不再从澳洲早期的自然环境找原因。

那时的澳洲不只有一望无际的海滩,也有很多原始丛林,由于土地干旱,部分土地并不利于农作物的生长,这显然与当时英国欧洲国家土地肥沃大相径庭。于是,来自英国的部分绅士们在这种极恶劣的自然环境下,失去了耐心,说话也没有之前轻声委婉了,并且经常脾气失控,加上其它国家的人们说着形形色色的方言,久而久之便形成了现代所谓“朴实直接”的澳式英语。

5. 尾音“上扬”是一种体贴

说到口语,很多人会评价澳洲上扬的尾音“感觉有点怪怪的”,你永远不知道他们在回答问题还是在问你问题,这种特殊的语气被取了一个专有名称“非疑问语气陈述句升调”,也被称作“澳式疑问语气” (Australian Questioning Intonation)。

有学者指出,这种升调于1965年首次出现在澳洲,最初许多澳人在陈述自己明了而听众可能不大清楚的事情时,为了照顾对方的情况,如担心他们有不同意见,于是选择用询问、试探性的语气。后来,这一用法在年轻人、女性和中下层人士中风靡起来,进而自下而上地传播到整个社会。

直观地感受下“澳式疑问语气”的“杀伤力”吧:
一般疑问语气:Did you go to the beach yesterday? 我想知道你昨天去没去沙滩,可以这样问。
疑问语气陈述句:You went to the beach yesterday? 我想确认一下你昨天当真去沙滩了,可以这样问。
澳式疑问语气:I went to the beach yesterday? 我就是告诉你我昨天去沙滩了,但这不需要问了吧。

■ 澳洲俚语知多少

Arvo:下午
Ay: 什么,用于“我没听见/懂,请重复一遍”。
Barbie:原指芭比娃娃,在澳洲也指一种户外烧烤用具,或烧烤野餐。
Blind: 喝得太多以至于看不真切。
Bloody: 感叹语,轻微的诅咒,与 “血”没有半毛关系。
Cuppa:一杯茶或咖啡,澳人有时需要查看一下提供给他们的到底是茶还是咖啡。
Dead horse:不是死马,是调味汁或番茄酱。
Dunny:卫生间,通常指户外卫生间。
Mozzi:蚊子
Roo: 袋鼠
Spud: 土豆
Ta: 谢谢
Tea:除了茶外,还指晚餐。
Bottle shop:不是卖瓶子的店,是卖瓶装酒的。
Digger:当有人不停对你叫唤:“Hey Digger”,把它当作赞美吧!这是指朋友的意思。
Struth:“Oh My God!”的澳洲版,“Is it the truth?”的简写。

三、澳洲腔也有“粉丝”

尽管澳式英语有诸多让你哭笑不得的理由,但也不乏有人对它情有独钟。有网友这样评价各国口音:美国人说话,每个词都像是上了油,打了蜡,一句话下来,东南西北地就能给你甩上无数个弯来,那摇头摆尾的样子,仿佛全天下的道理都被囊括在这巧舌如簧之间,由不得你不信。英国人说话,也许是因为文化历史传统太厚重,结果,平板笔直的一句话,总是有一两处会被压得沉下去,然后再恢复平板笔直,听得让人肃然起敬。相比之下,澳洲的口音既不油滑,也不肃穆,非常朴实大方。澳洲口音的确很特殊,但听惯了,你倒觉得英音和美音原来竟都是那么做作。

2月19日,有媒体调查了美国人喜欢澳洲的十大原因,其中语言高居第三位。他们表示,澳洲富有韵味的俚语和原住民地名令人着迷,澳洲单词听起来隐隐是英语,但又似乎是外星人的暗语,澳洲机构名都被赋予了爱称,如Macca’s(MacDonald’s)

Vinnie’s(St Vincent’s),绝对亲民。此外,3月10日发布的iPhone最新iOS7.1系统里的语音软件Siri已添加了澳式英语版,可见,美国人爱澳洲腔真不是装的。

事实上,换种角度和心态来看“澳洲腔”,它也不失为一种可爱的语言,澳洲男士的粗犷口音也可以是豪放不羁,充满男人味;女士则“如同一个聪颖灵秀、早已深谙大都市一切机关的乡下女子,绝没有美国女人谈吐间的飞扬跋扈”。

■ 除了口音,你还误解了澳人什么

误解一:澳人常常穿着冲浪服,因为他们很休闲,可以随时到海边冲浪。
真相:由于澳洲海港众多,水上运动项目发达,海上冲浪是节假日里年轻人相当热衷的项目,但大街上的澳人并不穿冲浪服,只有去海边冲浪时才会换上此类装扮。

误解二:澳人都爱喝大量的瓶装或灌装啤酒。
真相:啤酒曾在澳人的日常生活和文化传统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是世界啤酒消费排名靠前的国家。但随着澳人对健康问题的重视,今天的澳人爱喝葡萄酒,而不是啤酒了。澳洲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澳洲2013年的啤酒饮用量达到了66年来的最低点,而葡萄酒消费量正在增长。

误解三:澳人会将袋鼠作为宠物。
真相:完全错误。如果你想尝试这样做,也许会重伤。成年袋鼠身高1.6米、体重100多公斤,最高可跳4米,最远可跳至13米,尾巴一扫就可以致人于死地,袋鼠后腿强劲有力,在澳洲的确有发生过人被袋鼠踢碎了脑袋、踢断了大腿的事故。


转自乐城市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