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女王"张馨予:一个现实主义者,最羡慕的人是杨幂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0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秦筱 图/薛建宇


因为化妆耽误了一会儿,张馨予比约定的采访时间晚了半小时才出现。不过,时机刚刚好——落日的余晖透过酒店顶楼的全透明玻璃天花板洒进来,色调温暖柔和,恰是拍照的最好时刻。但从没有开灯的房间迈入天台,张馨予还是被阳光晃得眯了眯眼。“要逆光拍哦,对着光拍出来特别丑。”她的目光准确捕捉到手捧相机的摄影师,对我们说了第一句话。


模特出身的她会拗造型,也很懂得如何去“找”光线衬托自己的脸,拍摄提前完成。



▲很会摆pose的张馨予


对于用谁的手机来录ID这个问题,张馨予也和助理、记者进行了一番讨论,最终决定用助理的,因为其手机上有美颜相机,“录完等回头网络好的时候发给你,来得及吧?”她对记者说。


然后,再坚持用随身携带的黄色柔光灯——这只灯曾陪她走过戛纳红毯——换下摄像机上冷硬的白光灯,并亲自指导摄像师将镜头调到一个“显脸小”的角度之后,主角终于落座,采访正式开始。


“你很爱美?”第一个问题脱口而出。


“哪个女人不爱美呢?”她的回答也脱口而出,无比坦荡。


即使在女明星这个特殊群体中,张馨予所表现出的对自我美貌的在意与执念,也无人能出其右——一场发布会几百张照片,都要经她亲自过目,一张张筛选、PS后才能发布。可以想象,此举招致的非议,绝不亚于她对灯光的挑剔带给我们的诧异,但张馨予似乎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妥。


这位一路从争议中走过来的“话题女王”早就懂得,去揣摩别人的看法,除了浪费时间、徒增烦恼外,毫无益处。一个现实主义者,必须学会在“虚名”和“实利”之间做选择。



▲张馨予,一个现实主义者


“很美很仙女”与“东北大花袄”的抉择


在大众眼中,张馨予最近一次的“出格”选择,是在《重生之名流巨星》(以下简称《重生》)里演了“自己”。在这部讲述娱乐圈爱恨情仇的电视剧中,她饰演的女一号“柳艺”也是一个是非不断的女明星,微博“手滑”点赞惹争议、遭网友集体声讨,乃至被喊“滚出娱乐圈”,每一项都能从张馨予的履历中找到原型故事。


考虑到原著小说中的柳艺只是个没出场几次的小配角,很难推翻人们对于这个角色是“为张馨予量身定制”的猜测。于是,宣传期内,记者们都会反复问同一个问题:“接一个跟自己这么像的角色,不怕又惹来争议吗?”而她总能采取特有的现实主义手法,顾左右而言他,她巧妙地转移了话题:“有一点这样的担心,但如果因为我个人的原因把这些点删除的话,对这个角色是有影响的,那我觉得也没什么必要。”



《重生》里的张馨予造型美艳


还有一种声音说,现实中的“话题女王”是想借角色来“洗白”自己。“我自己没有这个意思,可能我的编剧朋友有这样的想法吧。”她说。


但她的确没有拒绝“朋友”的提议。剧中有一段柳艺T台走秀的情节,制片人唐丽君跟张馨予商量,可不可以把在戛纳红毯上穿的“红绿花棉袄”元素放进来,她没有经历什么内心挣扎就答应了,理由依然是“为了角色”:“挺好的,可以体现出柳艺是个比较个性化的女人,不走寻常路。”


第一次采访就在这样的“打太极”中结束。


到第二次采访,在我们的一再追问下,张馨予终于不再扮演“柳艺”,讲起了那件让她初次亮相国际电影节红毯就名声大噪的礼服的故事:2015年戛纳电影节开幕前5天,张馨予在朋友的引荐下认识了设计师胡社光,并请对方为自己的红毯着装提些意见,又聊了聊各自对服装和时尚的观念,“一聊就聊到一块儿了,于是疯狂地愉快地决定了这件事”。


▲2015年在戛纳红毯上的张馨予



《重生》媒体探班上,张馨予再次演绎戛纳造型


团队的人也“疯了”。早前,他们费尽周折才找来一条高级定制的蓝色裙子,“很美,很仙女”,张馨予也承认。但那一刻,“美”不再是最重要的因素。她早就分析得很清楚:“这次红毯意义比较大,因为是戛纳,会有很多人关注,我希望它(礼服)是特别的、让人眼前一亮的。”与胡社光合作,除了她所说的“缘分”“性格合拍”外,最核心的原因恐怕是她终于看到了心目中“正确的裙子”的样子:彼时,“东北大花袄”已经通过时尚圈、娱乐圈的小范围热议——哪怕其中大部分是吐槽——成功证明了其“让人眼前一亮”的能力。


团队劝不住她,正在上海拍戏的张馨予立刻买了张机票回北京,直奔胡社光的工作室,自己画了服装设计草图,经过胡社光的修改、裁缝们的昼夜赶工,“战袍”赶上了去戛纳的飞机,并在第二天与穿着它的张馨予一起登上了各大网站的头条。


面对汹涌而来的“丑”的评论,她说,自己可以接受。“副作用”也是选择的一部分,“我一早就准备好接住所有声音,照单全收”,当晚,她在微博中写道。


能增加热度的,不是什么坏事


早年,张馨予也曾“玻璃心”过,花一整个晚上一条条删除微博下面的负面留言。但后来她想通了,“你一定不要怀疑自己,一定要肯定自己,不能放弃——放弃了就是认输了”。


想通之后,她再也没有删过微博评论,甚至学会了“自黑”。《重生》中有一段剧情,柳艺因为遭同组女演员诬陷而被大众误解,一群人在剧组门口举着“柳艺滚出娱乐圈”的横幅来抗议。为了增加“真实感”,张馨予主动要求群演们真枪实弹向自己扔鸡蛋菜叶,搞得异常狼狈,还被一颗鸡蛋砸中了左脸,当场青紫。事后她在微博晒出剧照,称“当时我在想,如果我的黑粉们来客串群众,效果应该更好”。


▲在《重生》中张馨予饰演的艺人柳艺被粉丝的鸡蛋砸中


这出“自黑”当然是为了宣传新剧,但在这个时代,为自己的作品再怎么使劲吆喝也不为过,不是吗?


事实上,更早之前张馨予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2014年她在新版电视剧《封神榜》中演妲己,有记者问接这部戏的原因,她回答:题材、人物,以及“一个保证收视的编剧”(简远信)。


“可是他的戏每次得到的吐槽声也很厉害啊。”记者说。


“那倒真的还好。”张馨予回答,“你说像于正老师的戏也是很红,也会有褒贬不一的评论,那这个东西大家去争议一下,说一说,我觉得是能增加热度的,不是什么坏事。”


人人都知道“热度”是当下明星的立身之本,但承认对它的重视,又需要相当的勇气。某种程度上,你简直无法判断她到底是太精明,还是太“耿直”。


戛纳红毯事件至今还在发挥“余热”:拍摄期间,《重生之名流巨星》剧组将唯一一次媒体探班安排在了拍T台走秀的那天,“花袄”再次成为热门话题。到这场戏播出时,又引起了一轮讨论。


相比之下,戛纳之后的威尼斯电影节,张馨予的白色礼服就低调很多。事后接受采访时她称:中国媒体不是很多,自己“就像逛街一样走完了红毯”。



▲张馨予穿低调白礼服亮相威尼斯电影节


一帮爱摄影的老大爷

找个模特儿在村里面


从本质上说,张馨予走进演艺圈的故事与跟胡社光的合作有着相同的内核:“缘分”,加上近乎本能的审时度势和决断。


2009年,她去北京看望一个当平面模特的朋友,在对方的介绍下认识了一些摄影师,拍了几次照片,发现“做平面模特不是也挺好吗,不但能拍照还可以有工资”,于是打电话回家:“妈,借我一万块,一年以后还给你,我要在北京发展,房租挺贵的。”


半年后,她又跟妈妈借了两万块钱,交给一个自称经纪人的男人做“保险金”,对方承诺,会带她“去拍很多好看的写真、去见很多很好的剧组”。这些承诺当然没有兑现,男人和两万块钱一起不知所踪。


在今天,这样简陋的骗局连高中小姑娘都骗不了,但当时张馨予和妈妈都觉得,“赌一把”是正确的选择。“我妈后来跟我说,要是我不给你这个钱吧,可能以后你没有成功会一直怨我。如果他真是个经纪人,你跟着他能有出息;如果他是骗子,那就两万块钱给你个教训。结果他真是个骗子,笑死了。”


“笑死?难道不是哭死?”


“没哭,完全没哭。”与“我一早就准备好接住所有声音,照单全收”的姿态如出一辙。



▲生活对张馨予开的玩笑她照单全收


张馨予没有食言。一年后,她将房租和被骗的“保险金”如数还给了妈妈。这一年里,她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转折:先是从默默无闻的小模特变成“网络红人”,然后在大导演的电影中客串,登上大荧屏,成了真真正正的“明星”。


但她不同意用“幸运”来总结自己的经历:“现在很多人一出道就演女一号,你说哪个算幸运?我是一步一步从最底层开始摸爬滚打,没有一步我是落下的,从来没有跳跃过——或许这也是一种幸运吧。”


当模特的最初半年里,张馨予“什么都接”:时尚杂志内页的“豆腐块”,影楼橱窗里摆着的沙龙照,背着相机的文艺青年的邀约……乃至“一帮爱摄影的老大爷,找个模特儿在什么村里面,什么山山水水的地方去做人物摄影”,她都不拒绝。


同样年轻美貌的模特同行们有“偶像包袱”,但对张馨予来说,不是在乎这个的时候。当下最紧要的是挣钱,她的工作量几乎是别人的两倍,不管一天100、200还是400,都是钱啊。除此之外,还包含着“慢慢很多人会看到我网上的照片”的隐隐期待——从那时起,她就看到了“热度”的重要性。



▲张馨予在微博上发布的自拍


几个月后她就得到了回报。她成了网游《铜雀台》和《穿越火线》的代言人,穿上游戏人物的火辣装扮,出现在街头的大幅海报和视频网站的广告中。


“接这个(代言)的时候完全是‘路人’。”张馨予自嘲,代言费是多少她都不记得了,“反正不比一次拍摄多”。但她迅速享受到了“被人看见”的连环效应:开始有电视剧组找她来拍戏,这些不知名的小角色让她半只脚踏进了影视圈,然后在2010年“上海华谊之夜”的红毯上碰到了冯小刚,对方打量了她一下,说我认识你,要不要来帮我客串一个戏?于是,《非诚勿扰2》中那个也叫“馨予”的小演员的角色,为她开启了真正的演艺道路。


我对自己从来都没有什么理想、定位、规划


如今,张馨予几乎每发一条微博都能引来超过五位数的评论,“被人看见”不再需要汲汲营营。她有了新的目标:好好演戏。


“我们别聊以前的事了——你被人误解是怎样的心态?你哭过吗?你有过不去的时候吗?两三年了,每次专访都聊这些,真的没什么意义。已经过去的就放在回忆里,我想向前看。”这的确是一个典型的现实主义者的生活态度。



短发攻气十足的张馨予


按照张馨予的说法,之前自己在电影、电视剧中都是“打酱油”,直到2013年一部叫《致命闪玩》的电影让她“开了窍”。那是一部在市场上几乎没有引起什么反响的小成本悬疑剧,张馨予在其中饰演一个性格压抑的神秘女子“晓青”。


“以前我演戏就是说台词,完全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节奏和表情去展示这个情绪,甚至还要学习怎么走位。但是那部戏让我一下子有了一种拨开乌云的感觉,好像知道演戏是怎么回事了。”


那也是她终于开始接到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配角的时候。《精忠岳飞》中的梁红玉、《天龙八部》中的康敏、《封神榜》中的妲己、《神雕侠侣》中的李莫愁,让似乎永远身陷非议的张馨予感受到了正面评价的鼓舞。她甚至有点得意忘形,在微博上沾沾自喜地数对自己“黑转粉”的网友数量,又“手滑”转发调侃陈妍希版小龙女的图片,结果自然又是给自己“招黑”。


不过,这些并没有影响她从女配角成为女主角的进程。包括《重生》在内,2016年有三部张馨予主演的电视剧要播出,而且三个角色各不相同。“我只是喜欢有挑战性的角色,我不喜欢去重复自己的角色。”这位多年来的“话题女王”大概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可以这样对记者说。


但她并不想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有理想的演员”的形象。“我对自己从来都没有什么理想、定位、规划。”她毫不愧赧地承认。



如果张馨予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也许会成为一名画家。从小她就展露出这方面的天赋:“只要我在的学校,(绘画比赛)肯定是省级第一名;只要我在的班级,肯定是黑板报的全校第一名,我能为我的班级每个礼拜都争取一面流动红旗。”


她的学习成绩一般,几乎全部的优越感都来自这一项才能,但“成为一个画家”的梦想在“长大后”就被她自己彻底否决。“哇,那得画得多好啊!而且就算画得好也不代表你能在画画上面闯出事业,真的,”她在“真的”上加了重音,“基本上好多画画好的人都很穷,他们没办法放下画画这个梦想,可他们也没办法去外面工作,最后就变成了吃家里的本。”语气里颇有为他们惋惜的意思。



▲张馨予秀出绘画作品


张馨予没有那么多的“放不下”,她迅速找到了一条能把自己的优势和现实结合起来的道路:学设计,“不管是logo的设计、房屋的设计还是服装的设计”。


“反正是能找到一个工作的那种专业?”


“对,反正以画为生是不可能的,太不现实了。”


如今,张馨予这么解释自己“好好演戏”的决定:工作能带给我安全感。最拼的时候,她白天拍《神雕侠侣》,晚上拍《鹿鼎记》,整整四天没有睡觉。“你说我这么拼干嘛?买了房子自己住不了,买了车自己没法开,天天被扣在剧组里,生活有什么意思?”但她又自己在微博上转发图片,回答了这个问题:“我这么拼的意义,就是为了让自己成功的速度,超过父母老去的速度”。


“如果在演艺圈找一个你欣赏的前辈,或者你想成为的人,她会是谁?”


张馨予笑了一声:“我为什么要成为别人呢?自己战胜自己就好了。”但她的确有一个羡慕的对象,不是什么影帝影后,而是杨幂——一个“事业家庭都圆满”的俗世典范。


(摄像/秦付强)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重生之名流巨星》,一部剧看透娱乐圈。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