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签证福利, 澳洲总理访华背后还有这么多你不知道的秘密!

<- 分享“澳大利亚无锡商会”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9 澳大利亚无锡商会


“2016澳大利亚周·中国”终于落下帷幕,澳洲总理谭宝亲率的千人访华团完成使命。


单单商务盛宴、场租、人力等各种出行开销,加起来至少就花费85万澳币的成本。


这些钱花的值吗


除了给中国人带来了签证出行的福利,又给澳洲人和澳中两国贸易带来了什么好处?来看深度盘点


着澳大利亚史上最大的商贸团陆续回国,此次双方商贸交流的一系列成果,也开始发酵、升温。



商贸周期间,考察团到广州、北京、天津、深圳,转战上海、连云港、西安等多地,经贸商谈、签约、考察项目……


澳中经贸交流晚宴






每年向中国出口100万头活牛:零关税时代的宠儿




澳大利亚是红肉的全球领导者,每年出口的牛肉占全国总产量的2/3。该国也拥有十分多样化的产品加工生产能力,从供应高效的商品级牛羊肉制品,到全球顶级餐厅所选用的部位肉,不一而足。



澳中联盟公司与中丝集团就活牛进口项目深度合作签约仪式


澳大利亚也通过向中国出口优质的饲料级谷物、饲草和饲料,提供可最大程度提高农业生产效率的种畜和优质产品,以及动物营养专业知识,来支持中国的红肉和乳制品产业发展。


中国从2014年爆发式进口优质海外活牛,主要进口地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由于澳洲本地屠宰成本较贵,活牛是低人工成本的亚洲国家比较欢迎的进口方式。2014—15财年,澳活牛出口创下最高记录。全年共出口138万头,较前一年上涨22%。据澳国家统计局数据,由于关键的亚洲市场需求持续增强,且售价上涨,全年活牛出口总值为14亿澳元,涨幅29%。澳北部活牛出口产区平均农场现金收入由前一年的143,000澳元拉升至277,000澳元,涨幅高达93%。


来看看中国数据,过去10年,全世界牛肉消费增长率为 1.1%,中国的增长率为 2.7%,短期增速达到 4.4%。近10年,中国牛肉消费需求增长较快。预计2020年中国人均牛肉消费量为5.49公斤。按照2020年全国14.5亿人口测算,牛肉消费需求总量为796万吨。尽管中国牛肉市场供不应求,但中国肉牛产业发展明显滞后。肉牛饲养业是传统的畜牧业,但由于其成本大、周期长、风险高,我国肉牛产业一直发展较为缓慢,肉牛存栏量十五年内基本上稳中下降,产量逐年下滑。


4月14日,在澳大利亚总理谭宝到达上海当天,在浦东金茂大厦内,澳大利亚澳中联盟有限公司与中国丝绸服装进出口公司,举行了就活牛进口相关合作的签字仪式,而中海运集团等相关领导和澳中企业家俱乐部主席均在场见证。根据协议,双方将在活牛牛源引进、运输、国内隔离、屠宰、销售等产业链各个环节深度合作,而澳洲公司之所以选择跟中丝集团以及中海运集团等央企的合作,也是希望发挥双方的政治优势、资本优势,以及很好的议价能力,更好地推进项目顺利开展。


此后,澳中企业家俱乐部会员考察了江苏连云港活牛进口项目建设现场,来到中国号称“百湖之县”的农业大县江苏连云港东海县,东海县是一个传统农业大县,此前,时任中国国家农业部部长的孙政才,曾站在东海县田间地头向世界宣布:我国夏粮首次实现新中国成立以来连续六年增产。


澳中联盟公司董事程总向实地考察的澳中企业家俱乐部主席介绍进口活牛隔离带


就在这里,澳中贸易联盟公司的澳洲活牛进口隔离、屠宰场项目便落地在此,占地200多亩的澳洲活牛屠宰基地已经完成了“三通一平”,即将开工建设,工程有望今年10月建成投运,并在明年春节前,迎来澳洲第一批活牛。在距离屠宰基地直线距离3公里的地方,澳中贸易联盟公司又在筹建一个占地300亩的隔离区,活牛从连云港港口下船后,将被运往隔离区隔离,再次通过检验检疫后方能进入屠宰销售环节。届时达产后,每年进口、隔离、屠宰、销售澳洲肉牛的规模将达到10万头。


根据中澳签署的自贸协定,活牛关税将在4年内由目前的10%下调至零关税,中澳间达成协议,澳大利亚每年将向中国出口100万头活牛


一边是中国活牛需求旺盛的市场,一边是澳大利亚强烈的出口愿望,加之自贸协定的推动,双方的前景只有:买!买!买!


澳洲活牛进口分析图




农业:限购不是办法,合作才有长远



澳中企业家俱乐部会员考察连云港东海县澳洲产品体验店


去年以来,由于中国大陆对奶粉的巨大需求,海淘、代购的扫货推动下,澳洲各大超市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常常是被海淘、代购党一扫而空,超市不得不采取限购手段。不仅奶粉,保健品等很多产品也因为无法满足中国大量需求而限购。


一方面是海外扫货的巨大需求,一方面是中国国内的内需不旺,因此,供给侧改革在此背景下提出,供给侧改革,就是从提高供给质量出发,用改革的办法推进结构调整,矫正要素配置扭曲,扩大有效供给,提高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说白了,就是中国自己要生产有质量的产品,让国人买国产货,而非总是出去海淘。


供给侧改革看似与中国无关,实际上,对于澳洲而言,仍然是深度参与的好机会。


澳大利亚提供的农产品、服务、技术和专业知识可帮助中国解决目前在食品质量、生产、生产率和环境影响方面所面临的重大挑战。


澳大利亚在农业和食品生产方面的开拓性研究为其在农业生产领域带来了良好的领导力声誉。科学和技术的进步让澳大利亚成为了该地区食品生产创新和专业知识中心。


深圳市新媒体文化传播协会会长陈素平向澳中企业家俱乐部主席袁祖文展示制作的中澳文化交流产品


商贸周上,据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介绍,澳大利亚在农业领域所取得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该国的农户、政府、教育和私营机构,其中包括无数将产业和政府资源予以整合的合作研究中心共同努力的结果。


中国-澳大利亚自由贸易协定为下一阶段中澳两国的经济关系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历史基础。该协定正在有效增加包括牛肉、乳制品、谷物、纤维制品和皮革等在内的澳大利亚农产品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市场。随着中澳自贸协定实施,澳大利亚在农业领域的竞争优势会更加明显。报道,据澳大利亚外事贸易部数据,近年来中澳农业贸易往来日趋频繁,澳对华农业出口额从2013年的91.62亿澳元稳步攀升至2015年的107.5亿澳元。


本次澳中企业家俱乐部部分会员考察了位于深圳盐田区综合保税区的深圳精茂进口商品展示交易中心(澳洲馆)。它是目前深圳经营面积最大的保税商品展示交易中心。该中心一楼的City Wish进口商品直购中心以及跨境电商O2O体验店已于昨日启动,目前直购中心和跨境电商体验店提供包括食品、冷冻生鲜、水果、酒水、母婴产品、日化等六大类商品。

澳中企业家俱乐部会员考察深圳精茂进口商品展示交易中心(澳洲馆)


该交易中心采用前店后仓模式,即大批澳洲农产品进口后,以保税状态存放在保税区仓库内,而只是将少量样板商品拿到商场进行展示交易。据澳中企业家俱乐部会员David Gao介绍说:“商品在展示过程中,商品也不需要交税,直到消费者购买商品并交易完成,税费才上缴到交易中心,再由交易中心定期向海关缴税,这就相当于分送集报。


这种采取“线上交易+线下交易”前店后仓模式,所售出的澳洲商品价格比国内在售的相同商品便宜15%至20%,部分独家代理的产品甚至比同类商品的市场价便宜50%。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商务周上,澳洲商界代表在中澳农业百年合作计划(ASA100)框架下提出BFTZ项目,希望复制中国-新加坡自由贸易区的成功模式,建设一体化经济区,通过共有物流网络和简化的生物安全通关流程等优势连接澳洲高质量农产品和中国消费者。这将在自贸协定签订后,大幅减免关键农产品进出口关税的基础上,进一步促进澳洲活牛、冷藏牛羊肉、海鲜和谷物等高品质农产品出口。


在中澳经贸如此频繁的背景下,一味的限购并不是解决之道,况且在中国供给侧改革推动下,将来对中国人的限购有可能变成不购了。因此,澳大利亚可以深度参与到中国对于消费品结构的改革中来,毕竟作为理想的农业经济长期合作伙伴,澳大利亚有能力为提高改善中国的食物供给质量、效率、安全和可持续发展做出显著贡献。


澳大利亚的农业经济部门可提供优质的大宗货物,包括肉类、谷物、饲料、纤维制品和皮革等,并具备了必须的研究能力、经验以及技术知识,能在消费模式转型,气候变化之际,帮助中国国内食品生产应对农业生产力增长的需求。

 

 



科技、教育市场:人才无国界



袁祖文与香港清华同方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在深圳举行会谈

 

澳大利亚以不到世界0.5%的人口,贡献了全世界3%的科研成果。目前有来自200多个国家的60多万国际学生在澳大利亚学习。


在本次澳大利亚中国周期间,科技创新代表团为首次亮相,此前,澳大利亚和中国在科学、研发以及科技创新方面已经合作了40多年。双方经济存在互补性,且同样重视创新及研发。澳大利亚政府每年在科技创新、研发方面都投入了大量的资金,2014-2015年投入资金高达97亿澳元,并在2015年年底宣布总投资11亿澳元的国家创新和科学计划(NISA)。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留学生市场,根据2016年3月发布的国际学生注册数据统计显示,2015年来自中国的学生注册总数逾17万,占所有国际学生注册总数的26%,再次成为最大的国际学生群体。2016“澳大利亚周•中国”期间,国际教育代表团对中国现有人力资源需求及通过职业培训和网络及互动培训培养未来人才的需求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这些领域正是澳大利亚的优势所在。

 

右起:原维洲州长,现ACBC主席John Brumby, 澳中企业家俱乐部主席袁祖文,华为澳洲主席John Lord及堪培拉“华人之家”主席Joanne Guth 


4月的深圳,春雨淅沥,在深圳南山区,仅仅一条街区,就有十多家上市公司,且均为科技企业,因此,这里成为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硅谷。由于深圳数量众多的高科技公司和互联网企业为当地带来了巨大受益,因此让深圳政府最为骄傲的宣扬是:我们政府收入不靠卖地。深圳也因为此,成为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又一次领头羊。


澳中企业家俱乐部会员参观了深圳市新媒体文化传播协会,并且与深圳航都产业文化有限公司洽谈相关合作,内容包括,利用最新科技手段及信息技术,在澳大利亚传播中国传统文化,推进中澳文化交流。


此外,澳中企业家俱乐部主席袁祖文先生与香港清华同方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举行会谈,就双方将就未来中澳人才培养、留学、工作签证办理等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并初步达成合作意向,今后,双方将就教育问题展开全面、深度的合作。澳大利亚拥有行业领先且公认的优秀教育和培训资源,包括提供澳大利亚学历资格认证或面向特定需求的专业化定制课程。


在此合作下,那些有一技之长却找不到工作的毕业生,有望未来进入澳洲劳动力市场寻找工作。未来数年,随着中澳教育培训的合作深入推进,将为求职者带来利好,在部分工种中,经过双方培训后,文凭有望互相承认,这将极大地推动人才的自由流动,也将使人才资源得到优化配置。


双方的合作的内容,ABC也得到了印证,根据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的介绍:澳大利亚教育和培训机构能够帮助中国的院校和组织完成一些具体的内容,如确定培训目标、考核评估现有技能水平、针对行业特点提供专家建议、针对某项培训提供审查、评估或培训需求分析、向高级管理层进行培训计划推介、提供现场、远程、课堂或综合性培训课程。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