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澳洲房地产交易的六大看点

<- 分享“大洋置业Melbourne2015”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1-26 大洋置业Melbourne2015



最新市场调研显示,今年至少价值300亿的商业房产以及价值几十亿的住宅房产将在澳洲转手交易。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根据去年房地产的盛况列举出2016年最值得关注的六大房地产交易: 1. 房产大亨们的动向 《商业评论周刊》富豪榜上的亿万富豪们,如房产开发商Lang Walker以及布里斯班的房产大亨Kevin Seymour的交易不容错过。 两人都看准了本世纪最大的商业房地产的投资热潮,纷纷准备大捞一笔。 Walker打算出售他在墨尔本25亿澳元的collins square项目,这可能是澳大利亚最大一笔单宗房地产直接交易。拍卖定在2016年初,预计可以成为这个房地产周期中最强劲的回报之一。该项目由澳洲瑞银房地产负责销售。 Kevin Seymour则决定出售3亿澳元的投资组合来探测市场反应,组合包括停车场和布里斯班的汇丰银行大厦。和Walker一样,Seymour也委任了房产顾问公司Knight Frank的Ben McGrath和房产管理公司JLL的Geoff Mclntyre来督导销售。 全国的办公大楼在过去有着很高的售价,但今年房市可能有所冷却。因此一些机构型业主,例如DEXUS地产集团,也可能会在今年出售部分主要资产。 2. 中国投资者虎视眈眈 从办公大楼到牧场,居民房到土地街道和购物中心,中国买家在2015年挥金如土令人瞠目乍舌,这样的趋势预计在新的一年还将延续。 中国住宅开发商R&F在布里斯班的公寓热潮开创了记录,以8250万澳元购买了一块河滨地皮,相当于DEXUS地产集团在2013年卖出该地块的价钱的三倍还多。 根据今年二月份的金融评论报消息,本地开发商PointCorp从Dexus花费2600万澳元买入布里斯班的两套地产,一个在Donkin Street,一个在Buchanan Street,获得了980套公寓的开发批准后又售给R&F。JLL的Seb Turnbull负责了这一销售。 此外,中国投资责任有限公司(简称CIC、中投)以25亿澳元的天价从摩根士丹利房地产金融服务公司手中收购了Investa办公室资产组合,该交易由澳洲瑞银房地产接手。 在此之后,办公楼的销售几乎停滞不前,业主们都等着看中投公司(CIC)这笔交易将给市场造成多大的震荡。该笔交易在九月份结束后,很多大型上市集团如DEXUS地产,Investa和GPT集团都宣布要重新对他们的办公司资产组合估值。悉尼和墨尔本的主要建筑收益率略超5%。 3. 强制违规交易物业重新拍卖 去年,中国第15大富豪被限制90天内转售悉尼最好的房产 – 3900万位于Point Piper的宅邸Villa el Mare – 不然就要面临起诉。 在《1975年外国收购与接管法》下,他被届时联邦财长Joe Hockey勒令出售该宅邸。控诉为非法购买(海外投资者拟议在澳大利亚购买城市土地必须事先向澳大利亚的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申请批准)。 还有五套房产都被迫出售,包括Perth的Ardross、悉尼的Elizabeth Bay、阿德莱德的Underdale、布里斯班的Stretton和黄金海岸的Labrador。财长的镇压给海外买家发出信号:在澳大利亚置业请遵守规则。 那些未向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申请购买批准的海外买家们在11月30日之前必须出售房产。至于他们是否会准守规则,答案很快就会揭晓。 4. 澳洲零售回暖提振商业地产回报 由于蓝筹租户的高需求,Coles,Bunnings和woolworts位于500万到4000万之间的小额交易地产已经显示出了一些难以置信的紧收益率。 2015年Wesfarmers旗下的Bunnings Warehouse在黄金海岸Oxenfor一家Kmart超市创下5.95%的收益记录。 在布里斯班Springfiled中心,bunnings warehouse出售之后又回租其一家店面时,也创下了5.27%的收益率。Savills Queensland的销售组长Peter和Jon Tyson负责此项交易。 类似的例子数不胜数,引人深思的是零售商将给市场带来什么,房价和收益率又有怎样的走势。 房价再高也没有阻挡买家强劲的需求。Charter Hall集团已经决定通过Woolworths融资斥资2亿澳元购买墨尔本dandenong南部的配送中心。 海外集团Mapletree花费2.53亿澳元收购了Coles一个冷藏配送中心。该交易由JLL和Colliers International谈判达成。出售价格反映了5.78%的收益率。 5. 旅游热带动酒店投资活动 在远东机构和信合集团同意支付4.453亿澳元购买地标性悉尼威斯汀酒店之后,人们开始大量关注服务业。这笔交易是由JLL和Colliers International所谈判,每个房间价格创纪录地达到120万。 该交易使悉尼酒店市场进入到一个价格不菲的领域。在过去数年,近20亿亚洲资本投入了悉尼五星级酒店如希尔顿,四季,索菲特温特沃斯和喜来登。其中威斯汀酒店夺得头筹。 大部分悉尼的酒店交易都发生在2015年,今年墨尔本被视作酒店业主要的交易者。 澳大利亚酒店投资销售额预计在2016年猛增超过40亿澳元。投资组合包括新加坡基金Ascendas的14亿精选酒店以及可能在新加坡上市的斯坦福置地公司在澳大利亚价值超过10亿的豪华酒店投资组合。 6. 大型农业用地受海外投资者关注 看起来与世无争的偏远地区地产市场已经起死回生,有一些大规模交易正在进行。 零售业亿万富豪Brett Blundy去年斥资1亿收购了麦格理集团的Wallhallow养牛场。其他亿万富豪如Gina Rinehart、Andrew Forrest、Kerry Stokes和中国的马兴发都有购买大型偏远地区的土地。 今年年初最大的考验会是著名的S Kidman&Co – 澳洲最大的牛养殖企业 – 是否将出售土地。去年的一次销售被联邦财政Scott morrison所阻止,但不涉及国防敏感地区的土地分开出售后,投资组合仍然可以出售。 该投资组合将成为2009年小派克4.5亿牧场交易之后迄今为止最大的出售,但不太可能超过AMP在2003年4.9亿澳元的牧业交易。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