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是否也应该应征收糖税?

<- 分享“每日新西兰”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8 每日新西兰


  

关注每日新西兰,随时随地第一时间了解时事动态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关注每日新西兰,你都可以得到有关新西兰的第一手信息。



今年3月,英国国会通过将从2018年起向饮料业者征收「糖税(sugar tax)」。长期推动糖税政策的英国名厨杰米奥利佛(Jamie Oliver)欢欣鼓舞之余,也呼吁澳洲、加拿大、新西兰与德国跟进。

对此澳洲贸易部长西奥波(Steve Ciobo)与澳洲饮料协会(Australian BeveragesCouncil)持反对意见;而以澳洲国家心脏基金会(National Heart Foundation of Australia)执行长真宁斯(Garry Jennings)教授与其它医疗专家为首的支持者,则希望能引进糖税,对抗肥胖问题。

目前世界上已有不少国家针对含糖饮料抽税,例如:法国、比利时、挪威、匈牙利与墨西哥;而台湾2014年当时计划的抽税对象,则是所有含糖超过三成的食品,不仅限于饮料。现在英国刚订立的糖税政策,规定每100毫升的饮料含糖5公克以上者,须缴纳糖税;超过8公克者,必须支付更高的金额。

由于纯果汁、奶昔以及冰沙等高含糖量的饮料皆不在此限,气泡饮料业者为此忿忿不平。技术上来说,英国政府明定向厂商征收糖税,但实质的用意是要业者将增加的税反映在售价上,藉以减少其销售量,避免民众过度摄取糖份。

从今年1月发表于英国医疗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的研究论文来看,糖税的引进的确有效让墨西哥2014年间含糖饮料的购买率下滑12%,其中低社经地位消费者的购买意愿更明显降低17%。同期,以瓶装水为主的无糖饮料销量,因此上升4%。另一方面,在澳洲等尚未引进糖税的国家,也可以从对征收烟酒税的研究,来预测糖税改变消费者饮食习惯的成效。

 比方说,近年发表于澳洲医疗期刊(Australian Medical Journal)的论文,就指出适当的税收,可抵制酒类商品的销售量。甚至还有研究用不同的方案,试算澳洲政府的酒税收入以及国民酒精摄取量,进而建议比现行更有效的酒税草案。同理,根据澳洲新南韦尔斯癌症机构(Cancer InstituteNSW2009年的追踪调查,烟税也一如预期地增加了国民戒烟的意愿。

无论是糖税、酒税,还是烟税,其主要功能除了能使对身体有害的产品销售量下滑,政府还可以将征收来的税收投入预防性医疗。英国目前预计糖税可带来5亿2千万到10亿英镑的收入,政府并承诺将这笔钱投资在健身计划与学童运动上。当此类的健康税捐使购买含糖饮料及烟酒的国民减少,运动人口提高,罹患相关疾病的比例下降时,政府就能省下未来预期可观的医疗支出。

然而相当吊诡的是,成功的健康税捐政策,使赋税商品的销量大不如常,也表示能收到的税将随之减少。某程度上,就考验着政府持续贯彻政策的动力。以纽西兰为例,2012年时该国正考虑引进新的烟税政策,以达到2025年前全国无烟的目标。纽西兰的医疗学者一边赞许这样的政策最能嘉惠低收入者、毛利社群以及太平洋群岛民族的健康;一边也忧虑当时间迫近2025年,香烟销量严重下滑,烟税收入将不再是13亿纽币,政府自然得从其它生活用品上抽取税收。

 无论如何,各国的医疗人士基本上相当一致地,都以国民健康为出发点,大力支持糖税等健康捐。相反地,抵制政策推动的反方,借口就琳琅满目了。2014年有鉴于台湾每五人就有一人有肥胖问题,医界呼吁政府对含糖食品抽税。卫福部国民健康署当时却响应「国内尚无共识」,而台北市糕饼公会更表示此举会造成研发困难、售价高涨。无独有偶,澳洲饮料协会也以售价来恐吓社会大众,说若是让政府对气泡饮料征收糖税,将来其它食品也可能被抽税;而过高的税收,最后可能间接导致饮料劳工失业。

如果单从经济层面无法吓阻糖税支持者,反方还会从道德角度切入,端出削弱糖税的正当性。南台科技大学财经法律研究所副教授罗承宗就曾引述孙文《民权主义》第二讲,推论出人民有选择吃糖的权力,是为「真自由」。最近澳洲饮料协会执行长帕克(Geoff Parker)也提出类似的说法,颇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这逻辑上的诡辩,毕竟是回避了个人选择发胖,却造成全民健保买单的不公平结果。如此的「自由」已经影响到他人的权益,根本不是「真自由」。

 此外,法令的规范,也是两方争论的重点。台湾立委当时提出的《肥胖防治法》与卫福部国民健康署推动多年的《国民营养法》有部份重迭,食品成分比例的标示又牵扯到《食品安全卫生管理法》,而教育部的《学校卫生法》也与此议题相关。再加上政府与民间对「肥胖防治捐」各有不同的版本与看法,最后立法程序陷入严重胶着。

现在澳洲饮料协会也是藉由立法的公平性来当作谈判的筹码,强调糖税仅针对气泡饮料,根本是政策性误导。不过,就连雪梨大学(University ofSydney)肥胖营养与运动机构(Institute of Obesity, Nutrition and Exercise)教授基尔(Tim Gill)也老实说,针对气泡饮料只是因为它容易定义,不会有模糊所带来的衍生问题。

眼见英国糖税新闻闹得沸沸扬扬,澳洲内部也为了是否跟进而四处民调。根据《雪梨晨锋报》(Sydney Morning Herald)读者们在该报糖税相关新闻页面投票的结果,36%赞成对气泡饮料征收糖税,43%希望糖税能涵盖更多食物及饮料,也就是说有将近八成的网友倾向支持。此外,肥胖政策联盟(Obesity PolicyCoalition)的民调也显示,85%的澳洲消费者期望政府将此税收用在防范儿童肥胖问题。

现在就看澳洲国会能多快代表民意,将糖税立法执行了。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