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新西兰第七代地主 如何走上破产卖地路

<- 分享“新西兰微财经”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8 新西兰微财经


 点击关注,新西兰财经延伸阅读


Alex Benton是南Wairarapa农场的第七代农场主,前两天高级法院却宣布他破产,最后他不得不变卖农场,从土豪地主摇身变成了破落户。

 

Alex Benton的家族从1861年就拥有了这片农场,传到他这里已经第七代了,



Alex Benton从3岁开始变梦想有一天能当上农场主。最终,Alex Benton在1992年从父亲手中买下了这片农场,据他们家族的传统,农场从来没有免费赠与一说。

 

可造物弄人,经过几十年的辛勤耕耘,银行最终却拍卖了他的农场,现在他只能寄居在朋友篱下。


到底经历了什么悲催的遭遇,才让Benton落得个瓦片全无?

 

事情还得从10多年前说起……早在2000年初期,农场在Benton的经营下,已经是无债一身轻了!



但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据说是Rabobank银行说服他进行一项灌溉计划投资,他便开始向银行借钱,从此便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就是这个广阔的物业: 


后来灌溉计划遇到了审批、法律和建造等一系列问题,在10年左右的时间里,他向Rabobank的欠债竟翻到了近500万纽币。

 

银行便指定破产公司接管人,在今年3月,农场以350万纽币的价格被出售。于是现在Benton不仅要面对破产、失业,而且还无家可归。

 

其实最早出现问题是在2007年,按照当时Irrigation Services的灌溉方案,另一家公司要在他的农场钻孔。

 

但后来钻孔坍塌,被淤泥堵塞,Benton便拒绝向该公司付钱。2012年,Irrigation Services胜诉,高级法院判出Benton需要支付的金额超过了35万纽币。

 

雪上加霜的是,2012年12月,Rabobank告知Benton银行不会再借钱给他,他应该卖掉农场去还债。 

新西兰农民最怕负债,而乳品业投资最大负债最多


向高级法院求助无果后,Benton实在想不通,自己辛苦经营的祖传家业怎能说没就没了,现在他打算最后一搏,希望政府能撤销银行对农场的拍卖决定。Benton先后向国会议员John Hayes和新西兰优先党寻求建议。


支持Benton的观点认为,是银行不顾实际情况,诱惑他借了不该借的钱,开始了不改开始的项目,才有今天。



优先党副党魁Ron Mark认为,Rabobank对Benton的处理很不得当,“银行要对Benton的遭遇负部分责任,Benton欠债越积越多,银行也脱不了干系。大惠灵顿区域市政局对Benton灌溉计划的审批也有失偏颇。”


Ron Mark呼吁建立一个独立的机构,审查银行是否需要对债台高筑的农场客户负责。



如果乳价继续低迷,会有更多农民无法支撑

 

目前,优先党也正帮助Benton以试图撤销强制拍卖。

 

但Rabobank代表却称,所有农场运营的方案都是客户自己决定,银行从不干涉。

 

说到底,最后Benton还能将农场延续到第八代吗?现在仍需拭目以待。


新西兰农场主借贷风险


1.      Rabobank银行业务在整个新西兰乳业贷款中占15%,但该银行已经宣称不会扶持每个农户度过本季萧条低迷的难关;


2.  新西兰储备银行称,如果目前的低迷乳价还将再持续三季,那么银行的贷款损失会高达15%


3.  今年3月储备银行明确表示,新西兰的各大银行可能被迫接管土地好几年。在极端情况下,会有接近10%的坏账到2020年被迫撤销;


4. 目前每年银行总利润约50亿纽币。



新西兰微财经

info@webizlink.com


长按二维码也可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