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Angela

<- 分享“炜炜的澳洲生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31 炜炜的澳洲生活


刚上大学的我对这个大学生活虽然享受但是还是有很多的不适应, 在我的大学,只有10%-20%是国际学生,中国学生也不是很多,第一次进入学校,看到周围都是黄头发蓝、绿、灰眼睛的同学,心中难免觉得自己与环境不搭。自己长得太特别了。在大学里的这一个月,我没有交到什么朋友,因为文化差异是很大的。他们很难和你深交或者很快和你变得熟悉,这个不是种族歧视,这个真的是文化差异。他们对我是很好的,我做作业有困难会给予我帮助,很热情。但是我们真的除了作业之外,就很难有话题了。比如说中国人喜欢寒暄:吃饭了没?家里人还好吗?最近怎么样?外国人可不是这样的,他们会问你们今天怎么样,如果你问他们家人,问他们吃饭了没,这完全不符合澳洲生活环境,他们会回答你但是人家难免觉得奇怪。就好比在中国,刚见面有人就问你,你今天快乐吗?这就不符合我们中国的问话语境了。

我前几日去参加一个心理学的交友活动,一个外国人可以把他耳朵上的伤疤谈论很久,变成一个笑点,可是我是完全不懂得,被石子划伤的耳朵,有什么好笑的呢?可是他们却可以融入进去,而我完全get不到笑点。
这也就是我这么想说我和angela的关系的,简直是一种很特殊的关系。我原本以为在她家里住了已经一年了,很多摩擦都会减少,但是我觉得我们最大的摩擦就在于文化差异,这点如果存在,那么我们的摩擦是不会减少的。

她对中国一无所知,但是看似很想了解的样子,却又不能够接受。她责备中国封锁消息,以致是她产生了这样的偏见。她这几天对“钱"这个字眼特别敏感,她觉得只要是中国人,那么就是唯利是图,金钱至上的。她觉得所有的中国人都是爱谈论名利与金钱,包括我。因为她敏感,她总能在我的话里面找到钱的影子,比如我说清明节要烧纸钱给祖先,买东西要买新鲜的贵一点的,用的东西要用好一点的,穿的衣服质量不能太差。她就很敏感,觉得我一直在追求”奢侈“的生活。她的生活方式是买很多快要过期,很便宜的东西放到冷冻柜里,一吃就吃几个星期。我不能说她就是错的,只能说我们的生活观念真的十分不一样。

她有问我未来想怎么样,我说想有个房子有辆车有个家吧。她觉得我的追求太腐朽。她说她觉得有钱的人都是在破坏环境为代价,用他们的权利欺骗穷人,贪污之类的,然而多数穷人才是具有保护环境意识的人。从她的话里,她痛恨有钱的人。她觉得有钱的人会摧毁这个世界。做人就要无欲无求。她在挑战我的思维,她也是个模棱两可的人。她觉得人不应该最求名利买大house和车,可是她自己已经有大house和车了。她说她不在乎钱,可是我因为不想吃她的早餐,没有给她交早餐钱,她说我应该另付网费。她说的和她做的行为并不一致的。这就是我很好奇也很Interesting的地方。她也许并不能代表整个澳洲,但是她的思维模式可以代表一部分的澳洲人。

和她在一起生活,我尝试解开她是个怎样的人。我也很反感她老实和我谈论政治的,一个不了解中国政治的人,是没有权利以各种方式侧敲旁击的抨击中国。其实我的心里是杂糅的。

但是总体来说,她是个好人,是个很好的人,这就是我对她感觉的奇妙之处,我知道你是个很好的人,但是我们不可能深交,她对我很好,可是我做不到想对国内长辈一样的感情,这就是文化差异,就是这么奇妙。

不过我其实还是在适应澳洲生活中,所以很多事情还是要慢慢去发现。其实人与人的差别真的不是很大,但是有时候又感觉有不可逾越的鸿沟。主流观念不道德的行为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被颠覆如,背叛,乱伦,欺骗。这些都是在任何地方不能接受的。唯一不一样的就是价值观和生活方式,这由文化背景和家庭教育有关。

这也是我为什么兜兜转转,还是在中国的圈子里生活,我没有说在外国的世界里中国圈子不好,我很开心很多共同语言。但是中国和本土两个圈子像厚厚的墙,各自想进入对方的世界都是很难突破的。


如果你们有什么想了解的就给我留言吧,我可能会写在后期的文章里。

送几张澳洲的上课照片还有大学长廊~Have a nice day everybody~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