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为何如此欢迎中国游客?不是因为拉动消费!

<- 分享“美国房产华富美”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1-31 美国房产华富美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美国房产华富美,即可关注我们哦~

华富美海外房地产是一家专门从事于有关美国房产投资、美国资产并购、美国留学以及投资移民咨询服务的专业机构。 同时也是美国奥玛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在华唯一战略合作伙伴。

来源:日经中文网

作者:张石

东京大学教养系客座研究员,现任日本《中文导报》副主编。著有《东京伤逝》等。)


大陆人去香港旅游,香港发生了一些反对运动,甚至有的人称大陆游客是“蝗虫”,说“内地游客,香港不欢迎你们”,与此相对,虽然来日本的中国游客越来越多,但是却没有发生像香港那样的抵制运动。

日本人对大陆游客,可以说是一边倒地欢迎。他们在各地把在日本早已消失的“春节”的庆典发掘出来,到处张灯结彩,好像是特意用“春节”与中国游客“认亲”;大百货店都在要求员工学中文,有的店对员工们说:不会用中文卖货不要紧,只要能用中文打个招呼,也能表现出我们的“亲切”,他们想着法让中国游客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许多中国游客从日本回来,都在网上诉说在日本受到的感动。当然,香港与日本不同,也许宽阔的东海,把游客来日的负面因素遮断,只剩下了正面因素了,不欢迎中国游客的香港人也只是一部分,而且这种情绪的成因也十分复杂,对此我没有研究,不敢妄加评论,但是对日本人为什么能如此欢迎中国游客,甚至能如此原谅中国游客的“缺点”,我却是有一点心得的。


“客人就是上帝”的彻底性


对于中国人来日本“爆买日本”,拉动日本的消费这一点,我就不想说了,因为所有的媒体都在说,我只想说一些更深层的体会。


刚到日本来的时候,我在买完东西以后,日本人都要说声“非常感谢”,当时使我大吃一惊,在中国的时候,买东西就是接受服务员的“服务”,要感谢他(她)才成。现在大陆和台湾等地,买完东西有时也会得到一句“谢谢”,但是我相信那都是和日本人学的。

后来我在日本发现一条“铁则”,那就是付钱的人就是“上帝”,收钱的人就是“奴仆”。这个“铁则”甚至在公务员和市民之间也是这样。

日本的政府常常教导他们的公务员:我们不生产任何有交换价值东西,我们是拿纳税人的钱活着的。


因此日本的公务员都十分谦卑,如果你去各级政府办事,只要是按照法律和条例规定应该办的,他们都会竭尽全力给你办成。


我经常看见纳税人站在政府大厅里大发雷霆,但是公务员们却都是毕恭毕敬,连声道歉,甚至经常看见有人在街上对着警察破口大骂,警察也是毕恭毕敬。


在商业上,这条“铁则”就被贯彻地更加彻底,付钱的人就是“上帝”,似乎怎样吹毛求疵都有理。中国游客来日本消费,当然日本人也会按照这条“铁则”服务,而且你付的钱越多,你受尊重的级别也就越高。




虔诚的款待是一种美学




日本文化之中,有“款待之心”(もてなしの心)的传统,从语源上来看,“款待之心”,还与“恭谨的礼仪”、“优雅的才艺”等词义相连,是以群体文化为特征的日本“和”之精神的体现,它不强调争夺而是强调分享,不强调独占而强调同乐。


据日本歌舞伎演员松本幸四郎在NHK电视台里介绍,在千年原始深林郁郁葱葱的鹿儿岛的屋久岛,古来就有用刚刚采来的松蘑款待不相识的客人的习惯;在濑户内海的小岛上,对于来岛上参拜观音的人会全岛出来款待;在大分县的山村里,对来看樱花的人不论是谁都飨以盛宴。


这种传统在日本进入商业社会以后,作为一种商业美学保存了下来,商业上的“款待之心”的灵魂就是站在对方的立场上,使对方喜悦,同时对方的喜悦之光返照在款待者的心中,款待者本身也充满了喜悦。


它要求款待者对被款待对象的愿望能及时察觉,以提供最完美的款待与服务,它是 “款待之美”的形成、磨练与完成的过程,是一种至高的行为艺术,一举一动,莫不中矩合节,正像庄子笔下的庖丁解牛--“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

这种美学只在被款待者满意的目光中升华,而绝不以回报为前提,是款待者与被款待的对象共同完成一种美的享受。饭店里穿着优美的和服进行跪式服务的服务生深谙“款待之心”的传统;温泉中的绿水红枫凝结着“款待之心”的神髓;厨师刀下如花如画的生鱼片挥洒着“款待之心”音节,这种传统渗透到所有领域特别是商业的领域中,因此从事服务业的日本人基本不会对客人“看人下菜碟”,因为这不符合他们“款待之心”的美学传统。


善意理解中国人不尽人意的习惯


有时,中国人的一些不尽人意的习惯,也会引起日本人的反感,但是他们会努力地理解这些习惯的成因与背景,不会一味地谴责。


如我在别的文章里说过一点有关中国游客在日本的厕所中遭遇“文化冲突”的事,就是中国游客在如厕后把手纸不是扔在马桶中冲掉,而是扔到外面的垃圾箱里,这使日本人奇怪和反感,日本的媒体人士来问我是怎么回事时,我就和他们说:由于中国的水洗便所还远远没有普及,手纸也是千差万别,水道的压力也千差万别,不像你们那样,全国人民都用可以在马桶里融化并冲走的手纸。


如果随便把手纸扔到马桶里,中国游客会担心厕所堵塞,所以中国的便所里都有手纸篓。你们可以想象,一个中国人如厕以后,在你们的便所里找不到纸篓,而扔在马桶里,他们会担心厕所堵塞,所有就扔到了外面的垃圾箱里。他们不是恶意,而是好心。

他们听到后立刻就在媒体上认真解释这种“文化冲突”产生的原因,有一个特别知名的人士还在电视节目里说:发展的阶段不一样嘛!这是理所当然的。日本在刚刚使用座便的时候,还有的日本人以为那是洗脸池,还在那里洗了一把脸呢!

中国人买东西的时候喜欢拆封,一开始店家也很反感,后来媒体通过深入调查,得出了结论,那就是中国的假冒商品比较多,对于中国人来说,不开封是不放心的。

在媒体的“教育”下,商家把每种商品都拆开一个作为样品,这样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一般来说,日本人不会歧视来自发展态势较低的国家和地区的人们,这可能与他们的文化根本上植根于一种“泛神论”有关。


在他们的基本信仰中,无论山川草木,日月山河,穷通贵贱中,都是有神的。这种“泛神论”如果用黑格尔的话转译一下,就是“一切存在都是合理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日本著名人类文化学家中根千枝在她的文章“文明之国瑞典”里,讲述她在60年代到瑞典的一段经历。


为了参加一个国际会议,她去斯德哥尔摩,住在一个幽静而漂亮的住宅区里,和当时尘土飞扬的东京相比,瑞典是一个高度发达的现代化的国家,皮鞋穿几天也不着尘。她住的地方有家具,有设备齐全的厨房,有宽敞的镶瓷砖的浴室,洗脸间、厕所,而且斯德哥尔摩新式大厦,安着和自来水管道一样的热水管,没有必要烧开水,热水和凉水从两个水龙头流出来的瞬间水温表(水银柱)马上上升,不用伸手试水就可以调节水温。厨房的现代化更不用说了。倒垃圾只要按一下电钮,一个大窟窿通到底,无论什么东西只要扔进去就行了,很省事。办什么事都可以用电话解决,这是斯德哥尔摩典型的生活方式。

但是她觉得瑞典由于过于富裕和安宁,一切都有点畸形了。

当她离开瑞典,来到哥本哈根:


走在街头上,我第一次遇见一位衣衫褴褛的贫穷老人。不知怎的觉得他的眸子闪烁着充满生机的光芒。我对我的丹麦朋友说:我从瑞典来了以后,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老人,感到了一种充满了人生气息的喜悦之情。而他立刻流露出一种疑惑的神色,对我说:“呦,那么中根小姐,你是说贫穷好吗?”这正是倒开车,是对人类健康的欲望的否定。老实说,我也不知怎么搞的,当时没有找到结论,十分伤脑筋。面对这样复杂的人生问题,我们究竟该如何对待呢?

也许中根千枝是具有代表性的日本人,她不会面对 “较落后的文化现象”横加指责,而是努力去寻找它存在的根据、理由及合理性。


【延伸】大陆人在日本亲历:一个生鸡蛋带给我的震撼


转自:猫眼看人(cat-eyes2015


由于工作原因,使我有机会踏足日本这个让我既向往又排斥的国家。


刚踏入日本,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国民的秩序感强烈的另人惊讶,马路上没有任何一辆车会随意变道抢道。

在路口遇到对头车,几乎双方都会同时停下,示意对方先过;过马路时,车辆基本能全都停下,示意让行人先过,而后到的行人会不好意思让车辆长时间停留,示意让车先过。

在上下班高峰,也不会有车会耍小聪明抢其他道行驶,就算堵车也能保持行进,一切都那么井井有条。


下面切入正题,谈谈我在遇到的两件小事。


初到日本,本来以为这里的物价会像国内所报道的那样KB。结果出乎意料,这个人均收入是中国十几倍乃至数十倍的国家(我所在的国内公司一个普通的职员工资通常只有5000元左右,而日本的各个分公司普通职员的工资通常为40万左右折人民币4万不到)物价竟然和中国差不多。(小编:总体还是比中国贵些)

到日本后的第一个任务,自然是购买数码产品,第一天我便在日本店里看中了一款数码相机,付款采用银联的信用卡。

由于此类型的电器店,可以通过会员卡点数来抵扣下次购买产品的价格。于是我向营业员提出,办理会员卡,然后用购买相机得到的点数,来买其他配件,营业员当即表示同意。但是结款时,却迟迟不肯确认,敏感的我也担心是不是歧视中国人,不肯让我用便宜的手段买东西呢。


结果出乎意料,营业员果然希望我不要使用会员卡点数。当然原因和我想的不一样,因为外国人使用信用卡可以通过10%消费税减免的方式购买,她之所以迟迟不肯结账就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在帮我计算哪个方式购买比较合算。这是我在日本感受到的第一次震撼。



住日本酒店,自然免不了吃日式的早餐。日本人吃早餐有个习惯就是将生鸡蛋混入酱油拌饭吃。

而我的早餐盘中,自然也出现了生鸡蛋,由于对生东西向来不感冒,我把其他菜吃完后,便匆匆了事了。

第二天的早餐,同样餐盘中也放入了一个鸡蛋,我只能无奈的皱了下眉头。

随手摸了下,突然发现今天的鸡蛋是热的!!!

我环顾下四周,发现其他的住客津津有味的吃着生鸡蛋,全场只有我一个人的鸡蛋是熟的。

我拼命的回忆,昨天不曾向任何人提起我不吃生鸡蛋,仅仅是原封不动的保留了那个生鸡蛋。

我不知道服务员用了什么魔法把我从几千名住客中牢牢记住,并把我的喜好告诉其他服务员,并且一眼认出我是那个不吃生鸡蛋的客人,准确的把唯一一个装熟鸡蛋的餐盘放入我的桌前。


这样一件小事,却是我在日本受到的最大一次震撼。


(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文中投资建议仅供参考)


华富美国际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联系人:黄女士 18601368105

http://www.mightygain.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