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奶奶比童年

<- 分享“悉尼雨轩诗社”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5-07-09 悉尼雨轩诗社



作者 行迈


紫金山下,秦淮河边,
日寇的军车,
席卷着南京城的硝烟,
碾过一座座残瓦和断垣。
奶奶的爷爷和奶奶,
躲在家里的炉灶前。
门被撞破,恶魔入院。
鬼子抢走值钱的东西,
又用刺刀划开了老人的脸。
他们流尽鲜血,
死在自家还没断火的炉灶前!

马鞍山下,嘉陵江边,
日本人的飞机,
在陪都重庆的上空盘旋。
奶奶的父亲,在防空洞里,
挤在百多个难民中间。
炸弹落下,密如雨点,
防空洞塌陷了,
死亡的哀嚎声响成一片。
奶奶的父亲,
和百多人一起,
从此离开了人间。

奶奶的母亲,
工作在战地医院,
她怀着奶奶,
在前线抢救伤员。
过度的操劳,
使她晕倒在手术台前。
奶奶就这样,
提前来到了人间。
她和自己的母亲,
从来还没有见上一面。
奶奶被收养在孤儿院,
直到抗战胜利那年。

时间辗转,战火停下,
奶奶迎来了火红的年华。
她历尽坎坷,抚养了爸爸。
爸爸来到澳洲,带着奶奶和妈妈。
我就出生在,悉尼西郊的Parammatta。
我喝着蜜水长大,
在奶奶爸爸和妈妈的呵护下,
从来不知什么是愁,什么是怕。
直到昨晚,奶奶坐在我的床边,
告诉我那场战争,和她亲人的遭遇……。
懂事以来,泪水,第一次,
布满了我的脸颊。

我还年轻,我热爱生活,
我厌恶人间的罪恶!
战争就是最大的恶魔。
它夺走宝贵的生命,
它把仇恨,填满人们的心窝。
70年过去了,
那个侵华国家的政府不思悔过。
我要对它的猛喝:
STOP!
停止你重新武装的炒作!
停止你准备战争的邪恶!
和平,是人类的宪章,
和谐,是各国人民的脉搏!
博爱、合作、共赢,
用绿色的丝带,
系紧各国人民的胳膊。
让我们美丽的星球,
永远充满 繁荣 和欢乐!


(我是含着眼泪写完这首诗的。这里写的是民族的故事,也包含我家的故事:全家分批从南京向四川逃亡,南京的家被战火吞没。爷爷不堪逃亡之苦和骨肉分离而死在路上。父亲坚守岗位不能前往。母亲工作在为前方造子弹的兵工厂,因为辛劳得病,我生下来就没奶吃,咬着母亲奶头不放,母亲疼得惨叫……。如果这篇诗歌能够入选,我真诚地邀请一位14-22岁的社友女儿,代表我们的后代,在专题诗歌朗诵会上朗诵这首诗歌。)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