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南岛奇遇记:中国小伙儿VS新西兰海豹!谁会赢?

<- 分享“新西兰移民家园”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0 新西兰移民家园



微信用户点击题目下方新西兰移民家园,一键关注。

新西兰移民政策、留学快讯、当地生活信息一网打尽!

有任何问题都可在订阅号中给小编留言喔~


“凯库拉”这个词在毛利语中的意思为“龙虾大餐”,如果有机会来这个南岛东北部的小村子游览,一定要尝尝本地的海鲜。这里的生态旅游也独具特色,在离海岸不远处即可看到野生的抹香鲸、海豹以及海豚在水中游弋;另外在岸边还有新西兰海豹的栖息地,可以与海豹近距离接触。


听说凯库拉附近的半岛尽头有一处海豹殖民地,遂准备徒步过去看看。野生动物习性向来不好把握,能不能遇上还是看运气吧。




沿着镇子上最主要的滨海公路向半岛行进,前两天还非常僻静的小村子,今天路上居然车水马龙。


才刚过早上10点钟,就已经有很多年轻人坐在海滩上,抱着酒瓶开喝了。跟当地人一打听得知,今天是凯库拉村一年一度的SeaFeast,附近十里八乡的年轻人都专程赶来凑热闹——其实主要就是想找个由头能在白天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喝个酩酊大醉。




在这些热情好客的人群中穿行是件很不容易的事,走几步,就会被人拉去一起拍个照或者请喝酒什么的。


还没走出镇子,我已经因为盛情难却在沙滩上喝了两听半的啤酒,并且还得到了一瓶威士忌。到最后,只要一见前面又有人围坐畅饮,我就赶紧假装扭过头去拍摄大海,然后快步通过。


实在要拉住我喝的,我就干脆说还有事情要赶路,然后主动把包里的酒送给别人,结果人家马上又给我塞回两瓶更好的……等到终于出了镇子,我包里的酒都快够开个酒吧的了。




远处是起伏的雪山,近处是生满了海草的石床。潮水退去,石床完全露出水面,好像一块坚硬而辽阔的陆地,放眼放去,尉为壮观。


石床上错落有致地分布着大大小小的礁石,经过海水长年的冲刷,大多已经变成光溜圆滑的样子。比如我眼前的这一大块,完全没有任何棱角,在阳光下,反射出漂亮的光泽,这礁石……突然动了!我瞬间就石化了。


可等了几秒钟,那石头没有任何动静,我使劲揉了揉眼,它还是纹丝不动。唉,早就知道不应该喝那么多酒了。这明明就是一块石头,它怎么会动呢?虽然它现在又动了一下,可它根本就不可能动的嘛……什么?!又动了一次!这一下非常明显,一半身体都了抬起来,然后又放下去。


我仔细一看,这哪是什么礁石,分明一只大海豹!再往周围一扫,好家伙,原来整个石床上全都趴满了海豹,如果不注意,还真以为是石头呢。




海豹先生估计也发现了我,刚才那是抬起头来,观察情况呢。可它自从刚才一望之后,便再无动静,好像睡着了一样。既然如此,不如跟它来张合影吧!


我赶紧卸下背包,放在离它大概三四米的地方,然后把相机架到包顶上。设好自拍,赶紧绕到它身后面,摆一个要多傻有多傻的姿势,然后再飞快地跑回相机旁边查看拍摄结果。


可惜这张照片一片黑。我二话没说,开了闪光灯然后一溜烟从海豹旁边绕过去,再摆姿势,又一溜小跑回去看结果:这次倒是亮堂,可是照歪了。没办法,把相机调整好角度,再跑一趟。可谁知马上就要照时,我那不争气的背包软了下去。


这时候因为旁边多了个跑来跑去的“精神病”,午休中的海豹先生也被吵醒了,睁开眼看着我。我把背包放躺,又用镜头盖在相机下面支出一个角度。


再次跑回它身边的时候,海豹先生把头扬起来看了看我。唉,实在不好意思,豹哥,我照完马上走,绝不敢打扰您休息。


闪光灯一闪,我心满意足地刚刚站起身……突然,海豹张开血盆大口咆哮着向我扑过来!这一猛然突击来得毫无预兆,着实把我吓了一跳。脚下不敢怠慢,一个箭步闪开它,又绕着原来的路线往回跑,谁知道海豹居然还很灵活,一下子没扑到,马上又向我追过来。


原以为海豹在陆地上就是行动缓慢的大肉球,没想到它这一挺一挺的速度这么快!就这么几米之内,我丝毫未占先机。还有那个超重低音的吼声实在太有穿透力,震得我汗毛都竖起来了。




我飞快地一手抓相机,另一手薅背包,再一个加速窜出去十几米,终于听不到海豹的低吼,这才敢放慢步子。回头再看,海豹先生大概刚才用力过猛,现在又趴下了。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觉得自己挺好笑,被一只看上去笨笨的海豹追得如此狼狈。幸好没人看到,太没面子啦。


有惊无险,收起相机,正准备继续徒步……哎?话说镜头盖去哪了?在身上找了半天,未果。该不会……我心中掠过一丝不祥,顺着海豹追来的方向望去,找到了。


刚才跑得太匆忙,把相机下面还垫着的镜头盖完全忘了,现在它还在原来的地方——只是旁边多了一只大海豹。怪不得它这么轻易就不追我了呢,原来这家伙是发现我掉了东西,干脆来个守株待兔。谁说海豹不聪明?依我看它要上了树比猴都精!


没办法,我只好又小心翼翼地回到海豹先生旁边,这时海豹先生已经十分销魂地躺在石滩上,一副已经完全忘记刚才争斗的样子,要不是因为它下巴就压在我镜头盖上,那这将是个多么完美又和谐的场景啊!


那双小眼睛充满惬意地时睁时闭,不知道是真的在那享受阳光还是成心气我。我在它旁边各种手舞足蹈,企图再次把它引开,好拿回镜头盖,可海豹同学就是完全不理我,好像真的睡着了一样。




实在无计可施了,我开始学着它的声音怪叫起来,这回倒是有点效果,海豹睁开眼,看了看我,然后,它竟然,拱了拱镜头盖。拱完后干脆就躺在镜头盖边上,歪着脑袋看着我。这明显就是挑衅啊!


作为一名处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我怎么可能被区区一只肉乎乎的海豹难倒。你不是想让我去拿嘛?好!我……就不去。要知道,被海豹咬一口可不是闹着玩的,那巨大的咬合力,还有会导致伤口感染的细菌,如果被它啃一口,最少也要痛苦一个多星期,还不知道要去医院换多少次药。


哼哼,想跟我玩守株待兔这一套,我才不上当呢。我的大脑电光火石般地飞快运转,很快便知道:确实没有什么应对的好方法……无奈,只好找了一个安全的距离,一屁股坐在石头上,跟它耗。




大约耗了6、7关《愤怒小鸟》的工夫,海豹先生终于沉不住气了,兴许是肚子饿,也可能是母海豹在远方召唤它,总之,它百无聊赖地从我镜头盖附近移开,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大海方向爬去了。我捡起失而复得的镜头盖——上面还带着海豹那股独具特色的臭味。




一路上走走停停,满眼尽是海豹,在美丽的大海和雪山陪伴中,下午3点多才走到公路尽头的停车场,这附近的海豹更是肆无忌惮,有些胆大的就干脆躺在栈道中央呼呼大睡。




我坐在海边的长椅上,准备吃午饭。刚拿出吃的,就飞来一只海鸥,站在我对面,直勾勾地盯着我。就这样,我吃了多久,它便在我对面站了多久。人家就为争口吃的,容易嘛!


我被这股执着劲打动了,还剩下半个面包,干脆就给它开个小灶吧。没想到刚扔出第一块面包就“呼啦啦”飞过来一大群鸟,见当地“群众”如此热烈地簇拥过来欢迎我,我也热情地向它们挥手(撒面包)致意。


到后来,这些鸟儿居然发展到面包还没扔出去,就敢直接飞到我手上把它叼走的地步。




新西兰估计还是人太少,动物完全不怕人。鸟居然敢飞到我手上抢面包吃,可见有多大胆,这要是在中国,估计它现在已经被至少三种烹饪方法做熟了。




吃饱喝足,告别了海鸟,开始上山。来时都是沿着公路走,直到现在开始,才真正进入无人区。很快上到山顶,景色顿时变得更加美丽:回头望去,浪花打起老高的水雾,从远处看,后面起伏的雪山就像隔了层薄纱,绮丽而柔美。每看一眼,心中都激动不已


再向前绕过海角,山的这一边是一望无际的淡蓝色大海,海边那雪白的浪花和天空中各种形态的云彩,仿佛一串串音符,不论从哪里连起来,都是一段让人愉悦的旋律。




地图显示下面的海滩上还有一个BirdCity(鸟之城),有了上午看海豹的经历,我知道这里肯定也不容错过——听这名字应该就很壮观。


从悬崖顶端沿着阶梯下到海边,海岸边有一块向海中间延伸出的微型半岛。整个半岛上,密密麻麻地全都是海鸥!以前只在《探索》频道里看过这种地方,今天居然亲眼见到了,着实震撼。


刚才喂海鸥的时候就已经觉得够多的了,没想到那只是九牛一毛,新西兰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我兀自在那感叹了半天,殊不知这里便是南岛上最大的红嘴海鸥栖息地。




来源:乐途旅游网与专栏作家 - 超级小包子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遇侵权 可联系小编删除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