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振宇:40岁以后的人生,是这样的一种感觉|美国瑞德教育

<- 分享“美国瑞德教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0 美国瑞德教育



罗振宇老师,1月9日在腾讯理财大讲堂上所做的演讲,话题是说说理财,不过罗老师却带出了许多对人生的看法。他说自己在40岁生日的那天晚上,突然发现他之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少了,而我们怎样才能做到把有限的时间,放在更值得的事情上呢?



 以下为罗振宇演讲全文:

  

今天这个话题特别私密,怎么理财?我讲这个话题其实特别不合适,我们家到底有多少钱,存哪儿了,我完全不知道,我在家里不是负责理财的人。

  

但是我有一些原则,可以跟大家做一个汇报。讲我们家怎么理财之前,我先说一下我对这个事情的基本看法,人到底是什么?我自己的结论很简单,人就是一段实践。

  

大家想一想,罗胖有一天死了,埋在那儿,墓碑上会写什么?会写罗胖,其实非常简单,一九七三到二零几几年,其实就是一段时间,其他不用写。你是中国人,对钓鱼岛的看法是什么,对金三胖有何评价,都不会写进去,人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的一段时间。

  

我自己为什么决定要去做罗辑思维这件事?其实跟我知道自己逼近40岁有关系。因为40岁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年份,40岁之前你所有的人生姿态都是弯腰的,因为老觉得后面的时间是比前面长的,所以可以无穷的,以登顶的心态去经营自己的人生,后面还长,所以眼前很多事情可以不做,留到以后去做。比如说孝敬父母,比如说对自己好一点这种事,都觉得以后挣了钱再去做。




但是一到40岁的时候,整个心态就会发生逆转,至少我自己就是这样。40岁生日那天晚上,我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我后面的时间很可能比前面要短,也就是说人生处于一个下山的状态。下山的时候就自然会把头抬起来往下走,每走一步其实都是倒计时。现场比我年长的朋友可能心里不高兴,大过年的,说这个干什么?但是这个是我的真实心态。40岁之后,我每天早上都想这个问题,假设这是我人生的最后一天,我会怎么做?

  

带着这样的心态去想的时候,很多事情你会调整。首先,你绝对不会干坏事,因为你没有机会去回补了。第二,尽可能干好事,比如说孝敬父母,因为很有可能后面没有机会。再有,不会轻易把自己饶过,今年过年我是在美国过的,大概住了10天,我住在一个度假别墅里,天那么蓝,地那么绿,人又那么傻,美国人各个都缺心眼,就觉得那不是天堂的状态吗?什么也不用干,脑子放空。

  

但是我住第6天的时候心里发慌,在中国的时候会感觉到周边的世界在呼啸而去,觉得特别累。但是在美国住的10天,我感觉我自己的生命在呼啸而去。会反复问自己一个问题,这辈子就这样?我去年去了一趟新西兰,就有这样的感受。40岁之后我决定要做很刻薄自己的事,就是现在做的罗辑思维。



  

大家很可能无法想象我做这件事有多艰难,比如说每天早晨发60秒的语音,头一天晚上录好,第二天发出去,要顺利说到正好60秒,不顺利的话要说50、60遍,这是经常发生的事。我录一次视频,大概50分钟左右的视频,大概要录20小时左右,每一段话要反复说、反复说,一直说到我觉得逻辑非常周严,表达比较满意,因为我做的知识服务,要对用户的时间负责,所以大概要说20、30遍,然后才比较满意。

  

我长期有慢性咽炎,就是说话太多,也是我不太出来参加活动的原因。40岁之后做这件事就是抓紧时间,我生怕到了那一天,眼睛一闭,再说什么就来不及了。我不是叫苦,创业者所有的苦都是自己找的,不是诉自己的苦难,我只是想告诉大家,40岁的人突然意识到生命的宝贵,如果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再来看理财这个话题,得到的结论可能就不一样了。

  

很多人理财实际上是假设自己可以无穷无尽生存下去,比如说我的父母,他们那辈理财就是这样的观念,所有人都储蓄,但是未必花钱,因为时间模型是错的,觉得自己可以永生,把现在的生活无限制苛刻的对待自己,把财富的兑现放在未来。我们这代人都知道,很不明智,因为生命是有限的。

  

对于个人财富状态来讲,可以清晰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增量财富,一部分是存量财富。所谓的存量财富,就是指过去挣了多少钱,所谓的增量财富,就是未来可能挣多少钱。如果站在时间这个纬度上看,会发现增量财富可以理解为缩量。

    

“三个原则”

  

我刚才讲了,人一过40岁之后,过一天少一天,用一个缩量的时间获得的增量,这是人生理财的第一个问题。第二就是存量,存量财富也是时间,如果大家学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讲过非常精彩的话,什么是商品的价值?是凝结在这个商品中的平均固定劳动时间。这是马克思特别精彩的一个判断,人类所有享受的财富本质上都是凝结到具体的产品和服务理念的时间,只不过不是你的时间,是别人的时间。所以,面对自己的存量财富,其实是怎么处理自己已经获得的自己和他人的时间问题。如果把自己的财富这样一剖为二,有的东西就比较清楚。比如说我自己来之前想了一下,我大概心中有三个原则,今天跟大家分享。




第一个原则,绝对不要为了存量的时间去花时间,因为这不值。比如说我就特别看不惯我的朋友圈40岁以下的人去炒股,因为太花时间。你就是赚了,你都是赔了,因为那是存量的时间,你要用增量或者缩量的未来的时间去不断的保护你原来的存量时间,这实际上是一件特别不划算的事情。

  

第二个原则,一定要回避存量时间面对的风险。比如说到今天为止,还有一些理财机构找到我,跟我讲我有10%的理财产品要不要投。我们刚才在贵宾室也讲这个问题,也没有绝对的标准,但是我心里大概的标准,按今天的中国来讲,超过5%的金融产品的回报率就是扯,它一定背后有没有告诉你的风险。如果今天告诉我有一个风险极小的10%年利率的金融产品,基本上可以判定这个人是个骗子。高风险的东西我是不碰的,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因为万一风险降临到我的身上,它会影响到我的心情。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但是我对自己的心情,觉得这是特别重要的资产。我去年一年把微博关了,为什么关了呢?就是因为我不愿意听别人骂我。这其实不是傲慢,是我对自己情绪的管理,我们都是人,都生活在社会当中,都因为别人目前夸奖自己而感觉到得意,都会因为别人谩骂自己感到沮丧。

  

第三个原则,我这辈子最大的财产还没有到来,就是增量部分,或者说缩量部分,我未来挣的钱肯定比现在拥有得更多。我说这个可能有点不厚道,我自己是个创业者,而且刚过40岁,后天是我43岁的生日。作为这样的一个创业者,可能敢讲这样的话,有的人未必愿意说这样的话。我的判断还是有那么一点影子,我一直认为中国在未来的20年里,它的经济会好到各位不相信的程度。什么叫好到各位不相信的程度?就是倒转30年,我们现在再回到30年前,你能相信今天中国会发展成这样?你能相信我们今天会过上这样的日子吗?这就叫好到不相信的程度。

  

为什么?因为我不太相信有的经济学家那种耸人听闻的判断,比如跟我很熟的一个经济学家谢国忠,一直都在唱衰中国经济,他在中国经济学家当中有一个著名的称号叫“不走的表”,反正他每天都能说对两回,但是永远都不动。经济学家有的时候耸人听闻,这个也很正常。为什么判断中国经济会特别好?因为很简单,中国人是全世界最想发财的人。

  

这一代中国人是跑在一个本身前进速度就特别快的船上,所以不可能不好。抓住中国的一切财产,我觉得都是可投资物,比如说北京的房产,我刚才还在讲未来10年北京的房产再翻一倍一点问题都没有,当然有一些好的金融产品去抓住,我觉得问题不大。

  

如果在中国再去创业,或者说不去创业,就在创业公司里待着,个人财富状况的改变也会超出你的预期。我想跟大家交流一个话题,很多人说我不是创业者,我也没有那个野心,也受不起那个罪,或者说现在有一个工作,要不要去创业还拿不定主意。其实你想这个问题都想多了,没有人是真正有勇气的人,你听到所有关于他人勇气的故事,我基本可以跟你打保票,都是胡扯。就像很多人说罗胖有勇气,把央视给炒了,我跟记者可以这样说,但实际情况是我在央视混不下去了,当时我的领导看不上我,他现在坐牢了,他叫郭振玺。他老觉得我不听话,其实我挺听话的。

   

“优化协作关系”

 

人和人类社会最大的好处是什么?你只要把自己放在最好的协作关系当中,这个潮流自然会让你往前走。冯仑曾经讲过,他说任何一个女孩子人生都有两种安排方式,第一种安排方式就是三陪小姐的方式,19岁盈利能力达到巅峰。还有一种是良家妇女的安排方式,19岁的时候大学没有毕业,穷得一塌糊涂,大学毕业的时候男朋友跟你一样穷得一塌糊涂,但是你进入一个公司,好好做,50岁的时候你有儿有女有家庭,也有很好的很体面的收入,人生走的是上坡路。

  

前者19岁达到人生巅峰,她也在想未来的人生安排,将来开个花店或者服装店,但是你会发现她很难走这条路,因为社会协作关系败坏掉了,她19岁见尽了人生丑态,一直走下坡路,因为十几岁的时候就进入了一般特别坏的协作关系的状态。

  

  冯仑讲这个例子,他其实是在讲什么?人生也是理财,关键的眼光就是你是不是能够观察到复利我在央视的时候,我觉得我还算是好人,我离开央视之后,帮我挣到第一票大钱的一个人,是我原来在栏目组的扫地阿姨,她给我介绍了一个生意机会,我挣到了离开央视的第一票大钱,我就拍着胸口说好险,我当年在央视是制片人,那个时候央视的制片人就是土皇帝,财权、人权,一把抓,一年要批出好几千万的钱。如果那个时候不是用一颗还算不错的心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你想一个扫地阿姨,你走了之后,她会给你提供这样的机会吗?我离开央视之后,我拍着胸脯说,好在还算是个好人。



很多人在想到底要不要创业?我说别想这个问题,你就想一个问题,你甭管是公务员,还是大公司的职业经理人,你周边那个最能干的人将来创业愿不愿意带着你,你就用这个标尺来衡量自己,不要想怎么创业的问题,因为创业往往是一个偶然因素触发的,让你进入全新的协作系统。

  

你现在就在你的协作系统当中,反复叩问自己是不是做到让我现在的每一个协作者觉得我很棒。如果他遇到机会,他愿不愿意把这个机会拿来和我分享。所以什么是理财?我觉得就是经营自己的资源所有的人都不要指望你像一个站在山颠的巨人一样可以俯瞰山谷,你知道一切形势,知道一切资产价格的未来走向,不可能的,所有专家都做不到,他说能做到,就是吹牛逼。

  

怎么办?很简单,优化自己身边的协作关系就行了。别人有好事愿意带上你,为什么?因为你对他有用,你是一个靠谱的人。所以,有那么一句话,我在创业的过程中一直深信,做好眼下的这一件事情,尽可能排除别人对自己做好眼下这件事情的一切影响,然后等待美好的结果自然呈现。

  

我们公司写了一句话放在墙上,到我们办公室参观的人最乐意看的两句话,一句是“脚踩西瓜皮,踩到哪里是哪里”就是永远不要做长久规划,就近期所能的做到最好,如果做不到最好,就持续改进它,就想这一件事,不想今后怎么样。理财通说能推书单,我就来,我就把过年的书单做好,至于能不能产生效益,不去想,那是未来的事情,这是第一个心法。

  

第二,罗辑思维,我们从来不认为是一家聪明的公司,而是一家很吃苦的公司,这就是我们公司贴在墙上的话,把它翻译成“我们愿意优化当下的协作关系,把事情在当下做得更好,我们不往前看,就看当下。这是我跟大家讲的所谓理财的第三个原则,经营好自己当下的协作关系,好好跟着当下的协作关系走,一定会得到很好的回报。

  

我们这一代地球人,如果说有什么理财真正的法门,那就活在中国,活在中国的创业圈的周边,活在中国最好的创业公司的周边,活在中国最好的创业产业的周边,我觉得这本身就是一种理财。

  

总而言之,人就这么短的一辈子,谁有钱,你都不妨到殡仪馆去看一看,那是没有行李架的,什么都带不走。经营好自己,是最好的理财,包括你已经有的财富,也是变成未来经营自己的那个缩量时间的助力。

  

理财最愚蠢的一种方式,就是把自己拥有的存量变成自己的负担,那些天天去炒股的人,我看着他们特别可怜,早上一开始就要关注大量的财经新闻,9点多钟开市的时候一直盯盘,一直到下午,就为自己那天存量的资本在担心,我觉得这样的人生根本不值一过。

  

你所有的存量资产都应该用于滋养现在的生命,帮助你更好的往前走,成为心里上的靠山和寄托。


此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