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美国华裔枪杀成都岳父母——他为何如此残忍

<- 分享“美国华人资讯”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1 美国华人资讯


家暴引发的悲剧?


在邻居的描述中,Caminero Wang不太友善——他身高1.8米以上,身材壮硕,总是板着脸,不爱和邻居打招呼,甚至“看着就像帮派分子”。

邻居们称,刁丽很怕先生Caminero Wang——当着先生面,刁丽不太敢和邻居说话,私下里,她才敢和邻居简单聊几句。

在亲朋中流传比较广的一种推测是——老两口在离开美国前夜,跟女婿提到了家暴的问题,或许是这方面引发了争执,不过这一推测目前仍无法得到证实。


北京时间4月15日


这天本是60岁的刁爱平、张蜀夫妇乘飞机回四川成都的日子。去年年底,他们从成都飞到美国探望女儿,居住了4个月。离开美国前一晚,在女儿位于南加州西柯汶纳市的家里,刁爱平夫妇和女婿Caminero Wang发生争执,被女婿枪杀。他们被宣布死亡的时间,是北京时间4月14日中午12点。这一天,刁爱平夫妇的中学同学们已经定好聚会的地点,等待他们次日归来。


洛杉矶时间4月13日


晚上8点钟左右,西柯汶纳市Oahu街1300街区一幢蓝白相间的两层连体别墅中,传来五六声枪响。

这里居住着刁爱平的女儿刁丽和丈夫Caminero Wang,以及他们的三个孩子。听到枪声,一位邻居跑出门看到,对面别墅二楼的房间里,隐约有一名男子正走来走去。接着,又是十多声枪响,连续而有节奏。更多的邻居听到了动静和孩子的叫喊声。枪声停息后,邻居觉得不对劲,拨通了警察局的电话。


当晚8时30分左右


西柯汶纳市警察赶到现场。警方发现,一男一女两位华裔面孔的老人倒在血泊中,身中数枪。三个孩子躲在卫生间里瑟瑟发抖。正在上夜班的刁丽接到警方电话后回家,看到家里的场面,瞬间崩溃。

晚9时,法医宣布,两位老人当场死亡。作为唯一的嫌疑人,43岁的Caminero Wang当场被抓。


 美国邻居眼中 他“看着就像帮派分子”


如果没有发生枪击案,邻居们不会注意到这个华裔家庭。刁丽在闲聊时向邻居提及,丈夫在和国防相关的公司任职、上夜班、工资较高。而刁丽本人在家当过一段时间家庭主妇,而后,在一家医疗机构工作。

在邻居的描述中,Caminero Wang不太友善——他身高1.8米以上,身材壮硕,总是板着脸,不爱和邻居打招呼,甚至“看着就像帮派分子”。他也不太喜欢和人交往。菲律宾裔邻居Anthony和他们同住近一年,也只有过一次交流。

刁丽则相对和善。但邻居们称,刁丽很怕先生——当着先生面,刁丽不太敢和邻居说话,私下里,她才敢和邻居简单聊几句。三个年幼的孩子也不怎么和邻居家的孩子玩耍——他们说中文,彼此语言不通。

不过,Caminero早前就有关于涉嫌家暴和非法藏枪的记录。当地媒体曾报道,在2013年3月,Caminero曾因涉嫌家暴被警方调查。警方在搜查其位于埃尔蒙特市的家时,无意间发现了其收藏的23把枪。美国《侨报》报道,根据当时的法庭文件,Caminero被控两项非法藏枪罪名,但最后被判处无罪,也没有关于家暴的指控。生活中,夫妻俩经常争吵。有邻居称,此前经常能听到争吵声,但不清楚争执原因。

邻居们觉得这可能是华裔的相处方式,并没有在意。


中国亲戚眼中 “他们在美国过得很美满”


在大洋彼岸的亲戚们心中,刁丽和丈夫过着美满的生活。

刁丽出生在成都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刁爱平夫妇都是四川成都某外国语学校的老师——刁爱平在书法和绘画方面很有造诣,颇具才华;张蜀性格开朗,热心公益。刁爱平和张蜀是中学同班同学,恋爱、结婚,而后进入同一所学校工作。刁丽是刁爱平夫妇的独生女儿。“从小就家教好,学习也不错。”邻居说。从华西医科大学毕业后,刁丽留在成都一家医院工作。

约十年前,经家里介绍,刁丽认识了老家同在四川的美国二代移民Caminero Wang。不久之后,两人在成都结婚。婚后,夫妻俩在成都待了一段时间,刁丽辞掉了四川大学华西妇产儿童医院的工作,跟着丈夫去了美国。

刁丽的表弟称,多年来,亲戚们只和表姐夫Caminero Wang见过两三次面,主要集中在表姐结婚期间的家族聚会上。“他说话一半英文,一半中文,交流很费劲。”刁丽表弟说,因为语言障碍,亲戚和他的交流仅限于很表面的信息。他们甚至不知道Caminero Wang的家庭背景。“我们也不会关心这些,我姐姐嫁人,她自己了解就好。”刁丽表弟说。

此后,亲戚们再没有见过Caminero Wang,包括刁爱平夫妇。作为独生女儿,每隔一两年,刁丽都会带着孩子返回成都探望父母,但Caminero Wang从没有回来过。亲戚问起时,刁丽说:“他从事国防方面的机密工作,不太方便到处跑。”


他为什么杀人


在亲朋中流传比较广的一种推测是——老两口在离开美国前夜,跟女婿提到了家暴的问题,或许是这方面引发争执。


提及家暴引发争执?


2015年夏天过去,刁丽带着三个孩子回了美国。

此时,刁爱平满60岁,从他任职多年的成都某外国语学校退休。他决定和早已退休的老伴儿去美国看看女儿。他们9月开始准备签证材料,出发已经是2015年年底。有邻居注意到,两位老人在美国的短暂停留期间,很少见到他们和女婿交流,每次都是刁丽开着车,带着父母和几个孩子一起出门。案发前一小时,邻居还看到张蜀带着外孙在家门口的社区马路上玩耍。一小时后,就听到了枪声。

曾和刁爱平共事的一位老师有些唏嘘。他说,2013年前后,刁爱平曾患上癌症,治疗了一年多,终于好转,本以为退休后能过上好日子,没想到,又遭此厄运。亲朋们觉得,以刁爱平夫妇的性格,不太可能和女婿产生冲突。在亲朋中流传比较广的一种推测是——老两口在离开美国前夜,跟女婿提到了家暴的问题,或许是这方面引发争执。

但这一推测目前无法得到证实。



曾经,听说他女儿嫁到美国

都有些羡慕老两口


刁爱平夫妇被女婿枪杀的消息,周一下午便在三元外国语学校传开。

从同事到邻居再到门卫,学校大多数人都已听说了刁遇害一事。据与一位与刁爱平一起工作十来年的同事说,三原外国语是私立学校,但刁老师干到了退休的最后一个月,才刚刚去享受退休生活,结果没多久就出了这事,“我们替他觉得遗憾。”


他见谁都会点头打招呼


刁老师在教师公寓的小区邻居对他的印象都不错,人长得白白净净,虽然言语不多,但对人彬彬有礼,见谁都会点头打招呼。刁爱平在城区的住处位于青羊大道旁,沈先生是小区里与他门对门的邻居。

据沈先生回忆,虽然上有老母,下有女儿,但平时在小区居住的,只有刁爱平夫妇俩,两人生活相当平静和睦,平常张蜀负责收拾家务,刁爱平则负责买菜做饭,“他们经常携手出门,感觉很恩爱,感情很好”。

沈先生回应,邻居9年,他见过刁爱平女儿刁丽几次,最后一次见她是在去年夏秋交替时,那次刁丽带着三个孩子一起回国,在家待了几个月。沈先生说,在这之前,刁丽一两年会回来探望一次,但从没待过这么长时间。至于刁丽丈夫,沈先生称从来没有见过,“只是听他们家亲戚说过一句,他(刁丽丈夫)是美国某军工厂的。”

去年12月底,刁爱平夫妻俩出门去美国前,还专门找到沈先生的妻子和岳父,“说他们要出远门了,要麻烦我们多照看一下他们的家。他们当时说,差不多四月份就回来。但阳台上的花都枯死了,人还没有回来。”


老两口都是能干人


刁此前曾在该校教师公寓有一套房屋。刁在成都市区也有房屋,妻子张蜀(真名)就住在城区那套房屋,教师公寓这套房子平时就刁中午住住,前几年他把这套房子卖出去,后来又像买家租了回来,一直住到去年退休,才彻底搬了出去。

渠县华蓥山发电厂子弟校的一名学生说,1996年前后,刁在该校任小学美术老师,刁算是该学校的名师,不但对学生和蔼耐心,而且有一套独到认真的教学方法,教二三年级的小学生速写,居然都用真人当模特,当时培养过一些不错的美术苗子,而其妻子张蜀也是厂里有名的能干人。这名学生说,刁的女儿刁丽,大她几届,也跟着刁在学画画。

三原外国语的多名学生介绍,虽然和刁接触只限于在校的学习和生活中,但刁对学生很有耐心且不摆架子,学生都很喜欢和敬重他。当时读书时,有些人听说他女儿嫁到美国,有好工作,生活也幸福,都有些羡慕他。


同步播报


事发地检察院: 下月5日庭审此案

昨日凌晨,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了洛杉矶郡地区检察院的公共信息官员萨拉(Sarah Ardalani), 她向记者回复确有此事,并告知现年43岁的犯罪嫌疑人Caminero Wang已经于4月15日被起诉。萨拉表示,Caminero Wang出生于1972年10月26日,目前面临两项谋杀罪的指控。此案的案宗编号为KA112295。嫌疑人原本定于洛杉矶时间4月15日在波莫纳高等法院出庭受审,但因故推迟到5月5日。如若罪名成立,检方将决定是否起诉要求其判处死刑或无期徒刑。目前,Caminero Wang被关押在西柯汶纳市警局,不得被保释。


成都三原外国语学校:

严惩凶手告慰两人在天之灵


昨晚8时许,成都三原外国语学校发出正式声明:刁老师于2015年底从我校退休。在其任教和担当生活老师主管的工作期间,刁老师深受学生和家长的喜爱和领导同事的认可,其严谨认真却细腻温情的学生管理工作深受赞扬。

我们在4月16日得知本次事件,公司和学校立刻关注,指定专人通过各种渠道尝试联系他们在国内的亲属,也通过三原海外学子尝试对其女儿,对其国内外的亲属进行安抚慰问。

这是一起由家庭矛盾引发的异国惨案,逝者虽已退休,但依然是我们学校大家庭的亲密一员,因此我们对凶手的行径表示强烈的愤慨和谴责,我们强烈呼吁严惩凶手,希望法律给予其应得的惩处,以告慰刁老师夫妇的在天之灵。


【延伸阅读】


华裔移民渐成家暴高发群体

专家称有内外双重因素:

文化差异、生活压力、枪支管控


如今,移民国外再也不是什么新鲜词了。

就算在国外出生的本土移二代,因为上一辈家庭背景和理念等问题,在成长过程中也会面临很多困扰,较难融入当地社会。

移一代和小时候生长在中国,长大后再移民的中国人面临的困扰更多。

其中最大的困扰就是文化的冲击,和身份认知的迷茫。

在国内读完初中,然后随父母定居美国的刘欣(英文名Leo)如今已是在异乡的第4个年头。

“一开始的语言障碍让我很长时间交不到朋友,后来语言问题解决了,但是中美两国不同的生活习惯和理念也让我很困惑。”刘欣说,在国内时,他凡事都不会出头表现,而到了美国,年轻人都很勇于尝试,这样的反差曾让他很长时间内都难以适应。

在家庭生活中,学校和家庭几乎都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这种割裂感也让他对自己的身份认知持有怀疑。

“白天尝试融入美国人的生活,晚上又要回归中国人的世界,久了就感觉两边都过得不太舒服。”刘欣说,这样的压抑往往无处倾诉,他便选择抽烟和打游戏来缓解,“有的时候也想找个垫子来打一打。”

“这里的一切和你曾经熟悉的东西都不一样,尽管大部分身边的人都很友善,不过还是有歧视。”刘欣的经历其实代表了很大一部分移民群体。

另外,一位定居美国的中国人曾在媒体发布了一篇文章,《嫁到美国的真实经历:华人家庭成家暴高发群体》,文中称,据纽约市警察局公布的数字,2008年全纽约华裔家庭有超过4000起家庭暴力事件,占全市家暴案的70%左右。

对于高发的华裔家暴事件,澳大利亚华人心理咨询师陆玮称,家庭与生活的压力是移民现实存在的问题,焦虑、抑郁等情绪如果发展到极端,容易引发刑事案件。

四川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张雪梅认为是内因和外因双重作用。张雪梅指出,每个人的成长离不开文化、环境的影响,一个本身具有暴力倾向的人,不论在哪里,都有可能发生暴力事件。

至于外因,张雪梅分析了三点:文化差异;生活压力;枪支管控。

“从文化差异来看,中国人对家庭内部暴力的容忍度远高于美国,”张雪梅称,譬如两口子在街上吵架、拉扯,中国人可能不会在意,而美国人则会上前询问情况。“电影《刮痧》就生动形象地描述了两国文化差异。”

其次,华裔在国外生活和工作,难免会有各种压力,语言交流、生活方式等方面的障碍,需要不断适应,这种压力可能会让人感到焦虑、急躁、不安。最后,美国枪支也让这种暴力行为有了实现的可能性。

(本文整编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