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日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日本痛失500亿澳元大订单,打乱日本南海战略,全因澳洲看中国脸色?

<- 分享“澳洲新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7 澳洲新闻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26日宣布,决定选择法国造船公司DCNS作为新型潜艇的共同研发伙伴。



法国公司潜艇设计图


也就是说,法国击败了世界两大潜艇技术大国——德国和日本,获得了总额500亿澳元的潜艇建造大订单!为澳大利亚建造12艘新型潜艇。


日本大失所望


日本苍龙级潜艇无缘澳大利亚500亿军购订单。原本热火朝天的超级盟友关系,信心满满的头等军售交易,怎么就最后黄了呢?



日本苍龙级潜艇编号SS502云龙号(资料图)


日媒大都以《日本向澳大利亚出口潜艇计划失败》,《日本落选澳大利亚潜艇合作项目》作为标题,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一开始日本信心满满,拿出了最先进的“苍龙级”潜艇。他们强调苍龙级潜艇是4000吨级柴油动力舰艇中唯一拥有实际运用成果的,反复宣传日美澳安全合作的深化有助于构建亚太秩序。


防卫相中谷元26日在防卫省向记者团表示,“将要求(澳方)就(日本)未入选的理由进行说明,并(在今后)吸取教训”。关于两国关系他强调:“特别伙伴关系国这一定位不会改变,将为深化防卫合作竭尽全力。”外相岸田文雄也称:“希望深化日美澳的防卫合作。”


日本潜艇方案最差?落选纯属技术问题?


在结果公布之前,澳大利亚已经有传媒报导国家安全保障会议认为日本提出的方案“最差”。


法国现有的梭鱼级核动力潜艇排水量达4700吨,为澳洲建造的版本会改由柴电推动,排水量略减至4500吨。而采用的推动系统比传统潜艇推进器宁静,更容易隐藏行踪。



法国将向澳大利亚出口的一款核潜艇


日本《外交学者》网站分析,日本落败的第一个原因是澳大利亚要求高,担心日本武器制造及出口经验不足; 其次是澳大利亚希望新建的潜艇至少可以持续服役30年,但日本潜艇的平均寿命只有19年。 第三是日澳技术共享问题。未来苍龙级潜艇将采用先进的锂电池技术,但这一技术是日本顶级军事机密,未必能够与澳大利亚共享。再加上锂电池有很大的安全隐患,虽然身为澳大利亚的盟友,日本也不得不与这笔生意失之交臂。


日本出局有内幕?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军售案么,NO!


这笔订单价值500亿澳元(约合386亿美元),是澳洲史上最大军火订单!


这是2014年制定武器装备出口新原则后,第一宗大型武器装备的出口!


这也是日本与澳大利亚军事合作的重要一环。也是日本推动围堵中国的重要一环!


日本政府希望推进与该国的潜艇相互运用,深化美日澳三国的安全合作,从而牵制在南海等处海洋活动频繁的中国。


但,这一战略并未成功。。。



日本苍龙级潜艇(资料图)


因中国施压?


日本媒体看来,在与中国经济合作方面态度积极的特恩布尔也可能顾及到了中国的强烈反对,因此未选择日本潜艇。


共同社分析称,日本在潜艇竞标中落选的最大原因在于去年9月澳总理换人后形势发生变化。下台的前总理阿博特高度评价日本潜艇性能,重视日美澳安全合作等战略要素,但新就任的特恩布尔则更关注对当地经济的辐射效应以及与中国的经济合作,这出“政变大戏”影响巨大。以“中国经济通”著称的特恩布尔虽然以与美国的同盟关系为最优先考虑,但也积极推进与最大贸易对象国中国的商务活动。“中国对日本潜艇摆出反对姿态,可能影响了澳方的甄选。”


许多外媒也都提到“中国因素”。


美联社26日称,澳前总理阿博特认为,日本参与潜艇建设具有战略价值,澳大利亚可以同日本和美国都增强关系。但有人警告,日本在澳大利亚潜艇合同上的长期合作可能令双方结成盟国,而这可能会使澳大利亚卷入同中国的冲突当中。


《日本经济新闻》称,日本政府为推动潜艇出口不遗余力,在本月初的日澳双边联合军演中,日本首次派出最精锐的“苍龙”级潜艇参演,期望向澳方展示先进潜艇技术。现在日方投标失败,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澳大利亚基于与中国日益密切的经济关系最终放弃日本。就在本月中旬,澳总理特恩布尔率庞大代表团访问中国,与中国签署十多项合作协议,重视实际利益和地区平衡的澳政府表现出重视澳中关系的姿态。



日本三菱重工神户造船厂内停放的海上自卫队“苍龙”级潜艇。


日本TBS电视台称,面对中国在亚太影响力的不断膨胀,日本与澳大利亚为应对中国而构建发展“准同盟”战略关系。日澳潜艇联合开发计划的流产,使得日澳战略合作的一角出现塌陷。


“无论是从技术角度还是政治角度衡量,日本都不是一个最佳选择。”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和国防研究中心教授休·怀特表示,二战后,日本从未向其他国家出口过潜艇,目前全世界对日本的潜艇建造技术并不非常了解。从政治层面,除去未来日本本身外交战略和政策的不确定性,若从日本购买潜艇则意味着澳大利亚与日本形成某种防务同盟关系,这会迫使澳大利亚在处理与中国以及其他亚洲国家的关系时非常矛盾。


澳媒呼吁政府别买日本潜艇!会被中国认为“挑衅”!


《澳大利亚时代报》4月18日刊登题为《影响潜艇决定的潜流》的文章称,买潜艇不是买车,选择日本这个选项将会被中国视为“不友好”和“具有挑衅性”。


致力于与一个正在衰落的大国结成一个不可撤销但是日渐式微的联盟,同时对主要的贸易伙伴嗤之以鼻,这么做毫无意义。

特恩布尔总理上周在访华期间,甚至没有讨论即将成为澳中关系中最为重要的标志性问题。它不是南中国海、网络间谍问题,甚至也不是贸易平衡的问题。它是哪家公司将负责建造我们的新潜艇舰队的问题,而这将是澳大利亚有史以来最大的防务合同。

公开来看,北京把这个问题完全留给我们处理。如果我们要选日本潜艇来出色地装备我们的舰队,应该不错。但是,如果你相信这是真的,你认为中国真的不关心谁制造舰只,那么你就没有注意听讲。

让我们先把技术问题搁置一边。来自3个国家——法国、德国和日本——的财团正参加竞标,竞相打造我们的新舰队。法国在建造大型远洋潜艇方面的经验最为丰富,但是他们的设计需要从核潜艇改造为常规推进潜艇。德国建造过更多的潜艇,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建造过我们的海军所需要的那么大的潜艇。这两个国家也在与其他国家合作建造舰只方面拥有相当丰富的经验。

日本的投标不是这样。事实上,日本海军向来喜欢单独行事,利用本土作战系统,而不是我们所使用的美国的系统。日本舰只也是完全不同的设计;双层船壳,为冷水行动而设计。长时间在热带水域行动既会严重降低电池寿命,又会需要全部内部重建。因此,问题是,由于没有哪个投标者提供一个现成的设计方案,我们无法选择“最佳潜艇”。相反,他们提供了通向未来的途径;所有都是技术上可行的,但没有哪个拥有决定性优势。

然而这只是故事的一半。陆克文独断专行地决定,我们需要十几艘潜艇,把我们目前的舰队规模扩大一倍,但没有说明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者这笔钱从哪里来。但在持续犹豫不决之后,决策程序移交给了托尼·阿博特。他与安倍晋三密切合作,共同推动了日本的投标,如果他没有被推翻,我毫不怀疑这已经被接受了。



2014年7月,安倍与阿博特签署经贸与防务协议,相谈甚欢。


特恩布尔的加入给这一进程加了辐条。要理解为什么,你需要认识到,这次购买远非购买一个军事硬件那么简单。

以其一贯的内敛和含蓄的方式,国防部长丹尼斯·理查森已经向愿意听他说的人明确表明了自己的意见。对未来潜艇的所谓“竞争力评估程序”(由海军少将格雷格·萨马特有效地推进)将向内阁国家安全委员会提出建议,但这仅会涉及到技术问题。

许多非正式的讨论已经让人绝对认为,无论公众的“立场”可能是什么,选择日本这个选项将会被中国视为“不友好”和“具有挑衅性”。如果堪培拉选择建造东京的潜艇,北京会认为,澳大利亚此举是视与中国的关系为草芥

即使领导层都愿意接受这样的决定,大街小巷的反应将会非常消极。人们的看法是,澳大利亚将进入一个具有约束力、为期50年的联盟,而该联盟将直接致力于将中国边缘化,会产生不良后果。疏远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是不理智的;令自身长期反对我们的财富与繁荣越来越依赖的大国,这代表着对未来的一种短视,更容易制造冲突而不是化解冲突。



(点击可放大)

澳媒列出购买日本潜艇的有利因素和不利因素,其中大部分都是地缘政治考量。其中不利因素包括阿博特糟糕的“秘密协议”(意指与安倍私相授受),日本缺乏出口经验


正因如此,这个决定远非为下次选举及时在阿德莱德创造几个焊接就业机会。它还给总理上周的北京之行增加了一个更深刻的角度。特恩布尔周围的一些人远远比阿博特身边的人更理解该区域的潜流。

例如,特恩布尔的外交政策顾问孙芳安(弗朗西丝·亚当森)是我国前驻华大使;他的媒体顾问约翰·加诺特写过几本关于执政党运作的著作;也许最重要的是,他的女婿是中国公民。不过,特恩布尔将有机会直接衡量这一重要关系的温度。

卫星情报显示,中国正在积聚新的挖掘机队来在南中国海开垦另一座岛屿。如果它就这么把民用船只派去占据领地,其他国家该怎么做?奥巴马会在这块沙地上划一条线并且威胁要发动战争吗?几乎不会。

世界正在发生变化。虽然美国仍是世界上的一个超级大国,但它正在迅速失去其优势地位。但是相对于潜艇决定,关键得多的一点是,日本正由于经济真空而处于衰落之中,安倍晋三的开出的政策药方却回天乏力。人口很快就会进入考量之中,从而进一步令任何复苏的可能性复杂化。致力于与一个正在衰落的大国结成一个不可撤销但是日渐式微的联盟,同时对主要的贸易伙伴嗤之以鼻,这么做毫无意义。



资料图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