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留学生家长是最苦的一群人?——写在悉尼留学女生被害之后

<- 分享“AustraliaLove”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30 AustraliaLove


关注AustraliaLove 惊喜随时发生


可能,留学生家长是世上最苦的人,


他们交着比别的家庭高得多的学费,


要克服语言和文化的障碍为子女规划学业前途


还要经历与子女远隔万里的挂念与担忧


最后要忍受无尽的孤独


前些天在朋友圈看到有人发状态说:“ 留学生家长是世上最苦的人。”


我很抵触,为什么留学生家长是世上最苦的人呢?苦在哪儿呢?这是站在谁的⽴场说话的呢?思忖良久,觉得值得一说。

 

每个学生出国的初衷不尽相同:有的是高考不理想,有的是想避开国内可怕的高中阶段,有的是对中国的教育甚为不满。这么庞大的群体背后是另一个更为庞大的群体: 留学生家长,他们是怎样一个状态呢?


《激情燃烧的岁月》剧照。电视剧里的情景经常发生在留学生父母家中,老两口拿着电话或者等在电脑前,不断地问:听到了吗?你能听到我吗?我这边有点卡,你等一下妈妈再登录一下挂过去哈。


沉重的经济负担 

众所周知,没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不敢妄谈留学,即便如此,高昂的学费对大多数家庭而言仍然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前段时间沸沸扬扬的加州学生施虐案让人痛心,痛心孩子的今天,更痛心家长的失职。这样的家长我觉得是最苦的,苦的是心血白费,苦的是看不到预期的美好愿景,苦的是看不到孩子的未来,苦的是悔不当初,遗恨终生。

 

大部分留学生并不是土豪家庭,作为中产阶级的家长们仍需要节衣缩食,精打细算,但是他们因为有了梦想斗志昂扬努力工作而充实幸福,你能说这样的家长是世上最苦的人吗?

 

还有一部分留学生家境一般,如果仅是因为攀比,那家长可就真是苦不堪言!  一笔缴款通知足以压弯他们的腰,压垮他们的意志,经济压力带来精神上的极度焦虑,这样的家长是自讨苦吃,是世上最苦的人。

 

有的家长不为攀比,为的是一个教育执念,为了给孩子最好的教育,在孩子努力前行的途中推波助澜,助孩子一臂之力。当他们看到孩子日渐成人、成材, 所有的辛劳都会在一个阳光、充满正能量的孩子前烟消云散。这样的家长不怕吃苦,以苦为乐,因此苦不能称其为苦。


在留学生眼里,他们父母是最苦的人吗?

他们把我弄出国,再也不用管我了,想怎么玩怎么玩”


我要多打几份工,帮爸妈减轻负担”


我绝不乱花钱,想到我每花一分钱爸妈就要还5倍多的钱,我就有种负罪感”

 

老王把房子卖了,换了个二手房子,唉,儿子在国外读书,真是苦啊!”

 

张姐,几年都没见你添新衣服了,女儿在国外,你也不能苦了自己啊”

 

咱不出国,你看李叔天天想女儿偷偷抹泪”


...... 声音很多,声音很杂,别人嘴里世上最苦的人真的是世上最苦的人吗?

  

大多中国家长都希望孩子呆在自己身边,结婚、生子,承欢膝下。

 

他们完全跟女绑定,没有自己的生活,视线之内春意盎然视线之外无限凄凉。所以一旦子女出国留学,他们便失去了生活重心,饱受思念之苦。

 

在别人眼里,留学生家长不仅经济拮据,压力太大,而且要承受思念之苦,孤独寂寞难享天伦,可不就是世上最苦的人!?

  

弥尔顿说过:“思想运用以及思想本身,能将地狱变为天堂,抑或将天堂变为地狱。” 拿破仑拥有了梦寐以求的一切——荣耀、权力、财富,然而他却说:“在我的一生中, 从来没有过快乐的日子。”海伦·凯勒是个又盲又聋又哑的残疾人,可她却说:“生活是多么美好啊!”

 

你不停抱怨,于是苦海无边。

 

苦与不苦,一念之间。


悉尼留学女生被害事件回放:

据悉,中国女留学生冷孟梦遇害一案犯罪嫌疑人Derek Barrett曾从事IT工作,目前以杀害其妻子的niece并将其尸体抛到NSW Central Coast被控,并拒绝保释。据悉,冷孟梅生前被捅二三十刀导致死亡,事后尸体被运至100千米之外抛至海中。而警方表示,冷孟梅是在Campsie的家中遭到谋杀。


警方表示,周四下午,这名25岁的中国女留学生在悉尼CBD逛完街之后,回到了和亲属同住位于Campsie的家中。

警方的尸检报告发现,冷孟梅在遇到袭击时,曾试图反抗袭击者,但是最终还是因为受伤过重,遭遇不幸。

同时,警方从监控录像中发现,在上周日早晨7点钟左右,有车辆进入 Lake Munmorah national park,而这里距离疑犯campsie的家仅有两个小时的车程。

而警方判断当时冷孟梅的尸体就在该车辆中。


图中前排左一为疑凶Derek Barrett,后中为死者冷梦梅

可靠消息称,这位中国女留学生在死前受到了近乎疯狂的袭击,身上有超过三十多处的刀伤。

Barrett在今天的庭审中保持沉默,在下次出庭之前,他将一直被监禁。


冷孟梅在五年前来到悉尼求学,并与48岁的auntie同住。


警方指控Barrett在上周四,4月21日4:45pm-4月24日10:30am期间,同时也是其妻子外出时间内实施了谋杀。并且不排除之前对她性侵。


孟梅母亲在他和多位孟梅生前友人的陪同下,已经抵达悉尼,“她妈妈一路上情况还算稳定,就是很急,急着想要见她女儿。”

随手分享,随心所想

图文来自网络 AustraliaLove整理编辑


AustraliaLove·源自生活·感谢有你

欢迎关注·欢迎交流·欢迎合作

点击展开全文